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7章:風平浪靜後的糾結小甜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7章:風平浪靜後的糾結小甜蜜字體大小: A+
     

    顏素的身體本來在葉慕楓的精心餵養下已經很好了,可是這幾天遭的這份罪讓她的身體又變得嬌弱起來,貧血有些嚴重,已經建議在醫院裏面多觀察兩天。葉慕楓的傷口雖然不深也得放着不要感染了。

    既然顏素在這裏,葉慕楓也不急着出院了,叫榮景坤安排了個特別的病房,兩人住在一起。顏素這一覺睡的很沉,好久之後才醒來。

    朦朦朧朧中就聽到細小的爭吵聲。

    “我靠,你是不是有病啊,早知道那顆子彈讓你擋了,直接給你射死,省的老來打擾我老婆。”葉慕楓的聲音。

    “哼,我倒是願意,那樣素素會記得我一輩子,都是你多事。”尚飛不甘示弱,站在*邊看着顏素的睡顏反擊道。他只是想等她醒來之後再離開,看到她沒事自己纔會放心的離開。

    不過看到葉慕楓的冷臉心裏有些小痛快,他臉越黑,他的心裏越爽。拿了一個橘子坐到顏素*邊的椅子上吃起來。大有賴着不走的姿態。

    葉慕楓氣的牙癢癢也不能怎麼樣,瞪他一眼爬到顏素的身邊摟着她躺下,摸摸小手,親親額頭什麼的,做些幼稚的動作想氣走那礙事的男人。

    尚飛面不改色,只覺得這老男人幼稚的行爲可笑極了。顏素他早就放下了,現在看到這樣的畫面也替顏素感到欣慰,這男人是真的愛她。當時擋住他們的那一槍並不是因爲他穿了防彈衣而不怕,而是不容許顏素出一點意外,自己要是真的中了槍這個男人寧願自己死掉也不會讓他受傷,因爲他對顏素的在意到了一種極致的境界,就是她的心裏除了他根本就不能有任何一個男人的影子。就算是朋友親人,只要是雄性動物就不可以更何況自己曾經是顏素最親密的人。

    想到這裏尚飛笑笑,若不是經歷了思思那件事,他想他一輩子也學不會放手。而現在大家各歸各位挺好,不是他薄情,而是愛情這東西很微妙,於顏素算是愛過吧,現在該愛的人是那個小小的小丫頭。

    這時顏素被葉慕楓揉揉捏捏的動作弄得煩躁起來,睜開眼睛瞪着他“你夠了啊,怎麼跟嘟嘟一樣,拱什麼啊,癢死我了。”顏素纖細的手臂擡起來摸了一把臉,不耐煩的推開他蹭在自己胸前的大腦袋。

    葉慕楓如一條大型種犬一樣對着顏素笑“老婆你醒了?有沒有哪裏不舒服?餓不餓,渴不渴?”一連串的問題讓顏素煩躁的不行,想了想還是沒有發作“渴了,喝水。”

    “好,你等一會兒啊。”起身去廚房給顏素倒水。顏素在他下了*的時候就坐起來了,尚飛走過來揉揉她的發頂“你醒了,我可以安心了。”

    “尚飛...”

    “恩?”

    “謝謝你...”她指的是當時他那爲自己擋槍的動作。她當時只顧着葉慕楓的傷勢,根本沒時間顧忌尚飛,現在回想起來他那一幕的動作真的是讓她既心驚又感動。除了謝謝,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示感謝了。

    尚飛笑笑“傻丫頭,說什麼傻話,我怎麼能眼睜睜看着你受傷呢。”

    葉慕楓倒水出來看到尚飛親暱的把手放在顏素的頭頂,頓時火氣上來,幾步上前拿掉尚飛的爪子,將手裏的水杯遞給顏素“老婆喝水,尚飛,你該回去了吧,思思,就是我那小姨子不是跟你一起來的嗎?買什麼東西還不回來?去看看吧。”葉慕楓咬着牙提醒道,你現在的女人是我小姨子也是素素的妹妹,所以不要再對素素有任何非分之想了,即使是說話也儘量避免吧。

    尚飛只是淺笑,並不在意他的話,對顏素說“素素,我想跟你單獨談談,可以嗎?”

    對於半個救命恩人的請求,顏素並不想拒絕,也找不出來拒絕的話,況且她也有話要對他說。點點頭,還沒有說這個好字,葉慕楓就冷着臉應道”不行,素素沒什麼好跟你談的,她身體不好,有什麼話跟我說。”

    顏素皺起眉頭趕人“葉慕楓,我就跟師兄說幾句話,你別跟着搗亂好不好?我也餓了,你去幫我買點吃的。”

    “素素...”有些委屈的眼神看着她,顏素失笑,拍拍他的臉“乖,聽話,不然我生氣了。”

    葉慕楓無奈的警告的看了尚飛一眼,拿着錢包出去了。門口看到了坐在走廊上的思思,思思笑着跟他打了個招呼,葉慕楓看看緊關着的門又看看思思,眼珠一轉,開口道“那個尚飛在裏面,你進去吧,素素也醒了,我要去給她弄吃的。”

    思思擺擺手“我在這裏等一會兒再進去吧,姐夫你去忙你的吧。”

    葉慕楓眨了眨眼,這女人都不吃醋的嗎?“我不忙,我去打個電話,你隨便吧。”思思笑着點點頭。

    “素素,我明天的飛機,跟思思回英國去,以後見面的機會很少,你要保重自己,好嗎?”

    顏素點點頭“尚飛,謝謝你,你也要保重自己,思思她很好值得你珍惜,不要再錯過了。”

    尚飛點點頭“恩,我知道。”

    “對不起。”

    “什麼?”

    “就是覺得對不起,以前的那段時間,我覺得好抱歉。”她垂着頭,皺起眉頭似乎不知道要怎麼說出口纔好,醞釀了半天,她看着他說“一個女人最介意的就是自己愛的男人心裏裝着別人,我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尚飛怎麼會不明白她想表達的是什麼,伸手給一個爆慄“你這女人怎麼就自戀成這樣,真是跟葉慕楓呆的久傳染了?”

    顏素瞪大眼睛看着他,又聽他說“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男人?只是因爲責任纔跟思思在一起的嗎?再說你,我早就放下了,不然你覺得你跟他會過的那麼太平?”

    顏素才明白他話的意思,接着兩個人對視一眼失聲大笑起來。爽朗的笑聲傳到門外,思思勾起了脣角,原來他還會有這樣的笑聲。

    葉慕楓打完了電話回來,見門口的人還在安靜的坐着,房間的門還在緊緊的關着,看看時間已經過了四分多鐘,耐心已經被磨沒了,突然推門而入。

    尚飛抱着顏素“素素,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受了委屈你還是可以告訴我的。”

    顏素拍拍他的背“恩,不過你也要好好地對思思,不然我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兩人又是笑起來,正要鬆開,一道冷風嗖的躥過來,葉慕楓大力的將尚飛拉開“說話就說話,幹嘛摟摟抱抱的,顏素你當你男人是死的不成?”他咬着牙,恨不得將尚飛咬死的勢頭。

    “素素姐姐。”思思及時的出現,葉慕楓被顏素拉住了手,攥緊了,葉慕楓這纔將滿腔的怒火壓下。

    思思坐在*邊問了顏素的身體情況,兩人又說了一會話,林凡提着食盒過來送飯,尚飛就拉着思思離開了。

    葉慕楓鐵青着一張臉給顏素盛飯,顏素看着他的黑臉一陣好笑歪着頭喊他“老公?”

    “恩”淡淡的迴應。

    “今天林凡送來的是什麼?”

    “....”這飯碗就擺在你面前看不到嗎?

    顏素真煩,又看看他胸前襯衣領口處露出來的繃帶耐着性子弱弱的喊了一聲“老公,你會餵我吧,手疼呢。”顏素把自己打了一上午吊瓶的小手伸到他面前,上面針扎的地方都有些淤青了,新來的*紮了三次才把針扎進去,氣的葉慕楓一通吼把*嚇得哭着跑出去的。

    葉慕楓看着是真心疼,放下手裏的飯碗抓起她的小手親了親“很疼嗎?一會兒我弄點熱水給你泡泡,先吃飯。”

    “恩,好,我就知道老公最好了。”

    葉慕楓臉色緩和了些“哼,就你會哄人。”他盯着她笑的彎彎的眉眼看的有些癡迷,目光移到她有些發乾的雙脣上咕咚一聲,咽口水的聲音。

    幕心跟葉雨欣推門進來的時候正看到,葉慕楓一手端着碗,一手抱着顏素的腦袋啃。老臉一紅,咳嗽一聲“咳咳...”雨欣簡直不敢直視自己二哥“媽,哥這樣是隨了誰啊。”幕心臉色更紅,心道不就是跟他爸爸一個德行嗎,復婚之後葉成跟個大型水蛭一樣整天粘着她,煩人的不行。

    顏素皺着眉推他,葉慕楓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她,再一看門口,老媽帶着妹妹來了,面不改色的招呼他們進來。

    顏素垂着頭一臉的懊惱,低低的喊了一聲“媽,雨欣。”

    幕心笑笑提着手裏的湯壺走過來“恩,在吃飯啊,快吃吧,我們這是陪你姐姐來做產檢了,剛好想過來看看你們倆,叫阿姨熬了湯,一會兒喝一點。”

    葉慕楓接過湯壺,顏素紅着臉說“謝謝媽。”

    “哎,嫂子不用這麼客氣。都是一家人。”

    “是啊。你這孩子。快吃飯吧,這幾天受大罪了看你瘦的,趕緊養好身體,你看你姐姐這都四個多月了,你們也得抓緊了,我可是等着抱孫子呢。”幕心呵呵的笑着,沒有察覺到顏素變得黯淡的神色。

    葉慕楓蹙眉看到顏素失色的小臉心疼極了,端起飯碗坐到顏素跟前“來吃飯了,你不是要我餵你嗎?”他笑着想要轉移顏素的情緒。

    顏素牽強的扯了扯脣角“我自己吃就好了。”

    “哎,媽,您看我嫂子不好意思了,咱們還是先走吧,不要當燈泡了。”雨欣捂着嘴拉着媽媽一起出了門。

    顏素眼眶發脹,孩子是她心裏永遠也不能抹去的痛,現在她更是沒有了一點心思。葉慕楓柔聲安慰她“寶貝,先吃飯好不好?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相信我好嗎?”

    顏素靠在他的肩膀上,心裏酸澀極了,她知道這個男人承受的壓力比她還大,點點頭“我吃飯。”一頓午餐吃得索然無味,外面的天氣還很冷,兩個人在病房裏依偎在一起看着窗外飄落的雪花,有一搭無一搭的聊着,顏素的情緒始終淡淡的,葉慕楓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麼。

    將她的身體掰過來讓她看着自己的眼睛“素素,我知道你心裏難受,可是我也不比你好受多少,當你被徐唐接走的時候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而現在我們都好好的活着,說明還是會有奇蹟發生的,素素,我說過會帶你回家,就真的帶你回來了,對不對?”

    她眼眶溼溼的點點頭。

    “我現在說我們一定會有孩子的,你信不信我?”他說的無比真誠眼神堅定的看着她,顏素怎麼不知道他這是在安慰自己.“老公。”

    “素素,聽我說,沒有什麼比我們經歷了那麼多還能在一起更重要的了,你覺得呢?”

    顏素想起那些讓人膽顫心驚的畫面猛地點頭“老公,我再也不要跟你分開,如果你很想要孩子,或者家裏逼的緊了,你..你就去跟別的女人生一個吧...”

    “顏-素”葉慕楓咬着牙喊出她的名字,手上不敢用力“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去跟別的女人?你會願意我上別的女人的*,讓別的女人的孩子叫我爸爸?顏素你覺得我會因爲一個孩子就做出那樣對不起你的事情來嗎?如果我在意的是孩子,早在知道你身體情況的那一刻就放棄你了,你這女人到底有沒有良心,啊?”

    “嗚嗚...我也不想,我想我正常一點,我也想有我們兩個人的孩子,可是做不到了,我做不到了,怎麼辦?”

    葉慕楓心疼的把她摟在懷裏抱緊“現在的醫學技術這麼發達,這些你都不用擔心,我們多努力,實在不行就去做試管嬰兒,顏素我要的從來都是你,你這個女人,而不是一個會生孩子的機器。”

    “可是...唔...”她想再次說出口的話被他吞進口中,抱着她懲罰似地啃咬,力道卻又沒有太重,顏素被他突然吻住,眼淚也忘了流下來。

    葉慕楓並沒有想進一步,只是想懲罰一下她這不聽話的小嘴巴,居然還有要他去跟別的女人生孩子的想法,真是該打一頓,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顏素被他吻的雙脣滾燙,身體有些發熱,他的手也已經從她衣服的下襬探進去了。顏素一驚猛地一把推開他,抱住自己。葉慕楓被她突然推開,再看她那副驚慌的表情,想到送她進病房給她換衣服的時候,胸前的衣服有被刀子劃過的痕跡,眼神黯淡了下來,放揉了動作攬住她的肩膀“素素,別怕告訴我怎麼回事?”

    顏素垂下眼眸,委屈的淚水就流出來了,撲到他懷裏緊緊的抱住“老公,徐唐他死了嗎?”

    葉慕楓拍着她的背輕聲安慰”不要怕他再也不會傷害你了,跟他一夥兒的那些人都已經被消滅了,至於徐唐,哼,現在他連爬的能力都沒有了,只是讓他死根本就是太便宜他了。”顏素從葉慕楓的話中瞭解到,徐唐的雙腿被幕易寒用上了兩把手槍上的所有子彈,下半身光子彈就取出了十幾顆,而最要命的是他命根上已經被葉慕楓一槍打的血肉模糊,顏素很難想象那種痛苦,可是這也是他應得的。可是徐唐還撐着一口氣沒死也是一大奇蹟了。重症監護室裏他帶着繁瑣的儀器,根本不能動彈,三天之後警方傳來消息徐唐在護工給喂水的時候咬碎了玻璃杯吞下玻璃,碎玻璃穿透了咽喉,醫生都沒有進行救治就直接宣佈了死亡。

    三天後顏素跟葉慕楓也一起出院了,那次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提過孩子的問題。生活歸於平靜之後,顏素已經淡出了娛樂公司,只是她感興趣的演唱邀請還是會參加的。

    轉眼到了三月天已經漸漸暖和了,葉慕楓已經着手準備婚禮了,顏素也不再跟他矯情。深感現在兩人還能活着在一起實在不容易,人生苦短現在她都已經快27歲了,葉慕楓也三十多了,他們倆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在一起?

    手上戴着黃金的指環,顏素看着戒指失笑,還記得那天她們剛回家住了幾天宇安就召集所有的人給她辦了一個家庭大聚餐。除了已經回英國上學的思思和不被付家所接受的陳勝剛,所有自己的親人都到齊了,飯桌上葉慕楓當着所有家人的面單膝下跪從口袋裏拿出這枚黃金的指環跟她求婚。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易寒更是打趣地說道“是不是葉氏要破產了,這麼寒酸,居然用個幾克的黃金戒指就想把我們素素娶走?”

    初夏錘他一記“貌似某人連求婚都沒有給過我吧。”易寒噤聲不再說話。

    爸爸顏廣平卻覺得很好開口給他解圍“我覺得黃金倒是不錯,沒有鉑金的金屬質感那麼強硬,也沒有鑽石的奢華,而黃金總有一種古意的典雅,還帶着點點的暖意,結婚過日子就是求得平淡溫暖,素素你覺得呢?”

    顏素當着大家的面臉紅的像番茄而且覺得爸爸說的極有道理點點頭“我覺得爸爸說的很好,我願意。”

    時間一晃而逝,轉眼又是一年的年關將至,顏素覺得這麼冷的天就該縮在被窩裏,可是這男人非要拉她去外面鍛鍊身體,說什麼她體質太差了,可是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體質有怎麼樣。

    葉慕楓在她耳邊又親又咬“寶貝,起*了,昨天你又暈了,才做了兩次你就睡着了,素素這樣怎麼行。”

    “啊,啊,啊”葉慕楓你還能再無恥點嗎?滾蛋,你給我滾蛋,老孃今天就是要罷工,我不幹了,我要睡覺,你要是再給我搗亂,我就去英國找思思,順便看看師兄。”

    葉慕楓臉色一垮“你睡,我去做早餐。”

    顏素翻過身蓋好了被子呼呼的睡起來。葉慕楓做好了早餐再進來的時候,顏素睡的小臉紅撲撲的,想想她的威脅,他沒敢打擾,自己吃了早餐,跟阿姨說了一聲就去了公司。

    顏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大中午的了,睡的精神飽滿的她滿足的揉揉眼睛起身出了臥室,保姆迎上來問她是不是要吃東西。她摸摸肚子就是餓醒的“要,阿姨我好餓,想吃湯麪。”顏素說着嘴裏不停的咽起了口水。

    可是當鮮美的魚湯麪端上桌的時候,那股魚腥的味道讓她胃裏一陣翻滾。捂着嘴跑到浴室裏吐了個昏天黑地,眼冒金星。阿姨擔憂的將她攙着出來“少奶奶,咱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顏素擺擺手“我好餓,先吃東西吧,這湯麪不要就吃白粥吧。”

    她喝了幾口溫水似乎好多了,阿姨重新去做吃的,顏素餓得直揉胃,跑到冰箱跟前打開看看冰箱裏有什麼是可以先吃的,爸爸前幾天送來的泡菜黃瓜,讓顏素看了食慾大增,拿出來拿了一小塊放進嘴裏,酸辣的味道襲遍口腔,她覺得這爽脆的東西酸酸辣辣的還真不錯,拿到餐桌上就着一片全麥麪包吃起來,阿姨再端着熬好的白粥出來的時候顏素已經吃飽了,一整盒泡菜黃光被顏素吃的一乾二淨。

    白粥沒喝一口,顏素洗漱完了之後就接到了孫楊的電話,這妮子最近被她家人逼着去相親,週末已經跟對方訂好了見面,約她一起去買衣服,顏素本來就閒得慌,一聽立馬應下叫司機備了車。

    晚上購物回來顏素累的彎着腰進來倒在沙發上,葉慕楓蹙着眉訓她“誰讓你回來這麼晚的,有沒有吃飯?

    顏素有些不耐煩揮揮手“我歇一會的,好累。”

    葉慕楓將司機送進來的那一大堆的包包袋袋扔到一邊,嘆一口氣將她抱起來“再喝點雞湯吧,然後洗洗再睡。”顏素聽到葉慕楓口中的雞湯,胃裏又像早上一樣翻滾起來,掙扎着下來跑進了洗手間。“嘔.........”

    葉慕楓追進洗手間,顏素吐的胃膽汁都出來了,鼻涕用眼淚流了一臉“咳咳...嘔....嗚嗚......”

    顏素難受的直哭,今天跟孫陽在外面支持了一些清淡的粥,去的是大飯店應該不至於吃壞了獨自啊,怎麼這一天盡是噁心,嘔吐呢?

    ps:227和番外一內容是一樣,大家訂閱一張就好了,實在抱歉,本來放在存稿箱了,可是忘記刪除提前手發了,實在不好意思,不用擔心被扣了小說幣,下一章的內容我會在番外一里面換掉,親們彆着急,是我失誤了,抱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