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4章:驚魂一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4章:驚魂一幕字體大小: A+
     

    徐唐現在的心情糟透了,剛傳來消息,自己安插在警方內部的人說葉晉陽被逮捕了,不僅如此還招供了所有的事,不見用了什麼刑罰,身上一點傷也沒有,可就是一字不差的把跟徐唐在一起做的事情全招了,那批貨已經被海關查獲了,跟着送貨的幾個手下也一併被抓到了,本來只差一步過了出了這片海域,事情就算辦成了,這最後一大筆錢就收到手了,可是葉晉陽這慫包壞了好事。

    再聽到顏素剛纔的話更是怒火中燒,本來就是殺人不眨眼的人,此時憤怒起來,顏素還會有好?

    顏素現在被憋的一張臉通紅,呼吸薄弱,真覺得自己都要死了,從徐唐的那一隻眼睛裏看到的只有憤恨,她的一雙手使勁的抓着他掐着自己脖子的那隻大手,在上面劃出一道道血痕。

    就在自己覺得快要死的時候,突然脖子上一鬆。顏素堆坐在地上,她大口的呼吸着,堆在地上不敢擡頭,嚶嚶的抽泣聲,讓徐唐的憤怒消失了大半,剛纔差一點他就將她一下子掐死了。不過她的眼淚救了她,除了一絲捨不得之外,更多的是她還是他逃生的砝碼。

    將她抱到*邊放好了她“害怕了嗎?”他不等顏素回答又自顧的說道“既然知道怕,就乖乖的,老公,哼”他忽然嗤笑一聲,看着顏素一字一頓地說“如果葉慕楓知道你被我用過了,他還會不會要你?或者他還會要你,不過就是不知道會是個什麼反應?”

    顏素瞪大了眼睛護住自己拼命地往後縮“不要....”

    熊熊的大火,他眼睜睜的看着顏素被徐唐帶進了那片火海,他的手腳都被束縛住,根本動不了,驚得他一身的冷汗.....

    “不要...素素”葉慕楓驚叫着醒來已經是將近凌晨的時間了,看看空蕩的臥室才知道剛纔的那一切都是噩夢。舒了一口氣從*上下來。客廳裏葉雨嫣跟同事們還在討論跟部署,葉晉陽都是都招供了,可是他說的地方只是徐唐的臨時落腳點,像這樣的住處還有許多即使是一一的排查整個d市也要浪費不少時間。素素在徐唐手裏多一分鐘就會多一分危險,實在不能等了。

    現在顏素失蹤的消息已經被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陳爺爺曾經的部下率領一隊手下的兵來幫忙找人,小雅那邊的也已經連夜派了最得力的手下過來幫忙,現在幫忙去救顏素的人已經不少,可是還是不能確定顏素現在的位置,葉慕楓急的頭疼。眼見就要天亮了還是沒有一點消息。

    他此時真正的體會到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絕望。而徐唐已經窮途末路,就不信他這樣貪心的人不會提出條件來,現在這樣的抻着自己不過是想磨滅自己的耐性。

    顏素一直躲在洗手間裏,不敢動,剛纔已經被髮了瘋的徐唐壓在身下,脖頸上都有被他啃咬過的痕跡,她流着淚掙扎哭喊根本就撼動不了他,才明白麪對喪失人性的惡魔面前只要他想做的事情,什麼樣的情況也不能阻止,大姨媽只對葉慕楓有用。那一刻她幾乎都絕望了,如果自己的身體被他侵犯了,真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葉慕楓。

    正絕望地時候突然門被敲響了,徐唐從*上下去就跟着那個手下說了什麼就離開了。顏素見狀趕緊躲進了洗手間裏,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也顧不得哭了,看看那個有一條縫隙的窗口,立馬想到做求救信號。

    整間衛生間裏只有衛生紙,她沒有筆,只好按着電視劇裏的情景咬手指,可是這手指咬破了她疼的都快要死了,嗚嗚的流淚也不敢哭出來,才擠出了一點血,纔在衛生紙上寫了一個s,再咬另一根手指她真的下不去口了,渾身都在顫抖。看來電視劇裏的情節還是不要隨便模仿了,真特麼的坑爹,那些寫血書的一根手指的血就夠用了?突然身下一股暖流,她靈光一閃,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有這現成的血不用,幹嘛咬自己的手。

    將求救信號寫完之後麻利的提好了自己的褲子,看着那已經幹了的血書,顏素覺得有點噁心,不過也顧不得了。將這張血紙卷好了捲成了一個小卷放到那個窗邊,又一想,這樣被人發現的機率太低了,一張紅色的衛生紙誰會看?

    手指上的鑽戒,那是她跟葉慕楓重新生活在一起之後送給她的,當時她以爲他的了不治之症,這枚戒指她覺得好珍貴,一直都捨不得摘下來,就算知道了他的謊言也沒有賭氣把戒指摘下來,眼前還能浮現出他給自己戴上戒指時的深情。

    現在就算再捨不得也不得已了。先救了自己的命再說吧。摘下戒指心都跟着抽搐了一下。將那捲紙塞進指環裏面,璀璨生輝的鑽石一定會引起路人的注意,希望能夠遇到個好心人將這消息彙報給警方,或者自己寫的那個電話號碼。

    徐唐跟手下在外面的客廳裏看着那個跪在地上一臉淚水的女人,眼裏閃過不屑。擡頭問手下“怎麼把她帶來了?”

    手下踢一腳地上的言敏之“大哥,這女人是葉晉陽的。而且我們的之前呆過的幾個地方已經被條子查過了,其中一處有幾百萬的貨沒有來得及處理也被端掉了,現在葉家四面楚歌,不過在警方的監管範圍裏,我們不能動手,這樣的損失總得找個宣泄口吧。”說着冷笑了起來。

    “不要,徐...徐老闆,不干我的事,跟我沒有關係,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嗚嗚~~~”言敏之被捉到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是落到了誰的手裏,此時都不如被警察抓去,還能保住一命,可落到了這個男人的手裏,那真可以讓人生不如死,想到那個楊小藝的下場,她嚇得腿軟的不得了。

    徐唐看了一眼這個女人“你們看着玩吧,先別玩死了。碼頭那邊安排好了嗎?”

    “啊,不要,徐...唔...”手下一個眼神身後的兩個光頭男人上前把言敏之的嘴巴捂住拖了出去。

    門被關上手下恢復了一本正經“山哥已經去安排了,剛纔打過電話來,說這邊安排好隨時可以走。”

    徐唐滿意的點點頭“恩,告訴阿山在那裏盯着,你們先帶着人跟貨走一批,剩下的人跟着我準備去撈大魚,現在手裏的這個餌還算好用,不過爲了以防萬一,還是看看再抓一個過來吧,葉家的小女兒就不錯,看好了時機再出手,小心一些,去吧。”

    手下應聲離開。

    徐唐冷哼一聲,葉慕楓,我會帶着你的錢你的女人離開,讓你感受一下痛不欲生的滋味。

    葉慕楓這邊一籌莫展焦躁不已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電話,頓時眼裏閃出了希望。

    顏素扔下去的那枚戒指被一個五十歲左右的清潔工撿到了,這個中年女人叫王萍。平時打掃衛生的時候就會把一些東西撿回家,看到這枚戒指閃着光,上面還有一小卷衛生紙,本來抽出來就想扔掉的,那個戒指也沒有當成是真的,只想着是個假的玩意帶回家哄小孫女,可是抽下來被風一吹,那紙上的紅色字跡就被她看字了眼裏,雖然不識字可是上面的電話號碼她可是看得懂,再有就是那一片鮮紅的明明就是血啊,她才意識到不對勁,手裏的戒指拿着也覺得燙手,拿着這兩樣東西就回家去了,趕上自己的兒媳婦在家裏,就拿出東西來給她看。

    王萍的兒媳婦是個喜歡攀比的女人,什麼東西時尚她都瞭解,可是自己嫁的這家人家並不富裕,很多東西她也只能是看看乾乾的過過眼癮,當婆婆把那枚璀璨生輝的鑽石戒指拿出來的時候,她眼裏閃出了精光本來是想騙婆婆說東西不值錢據爲己有的,可是今天的婆婆似乎有點不好糊弄,這枚戒指可是奢飾品首飾裏面的佼佼者,她只在雜誌上見過一次,設計獨特樣式新穎,那顆近3克拉的水滴型粉鑽最是奪人眼球,當時自己還感慨要是能帶一次這樣的戒指那該多好。

    王萍拿出那張紙給她“莉莉,你看着上面寫了什麼,我只知道那串電話號碼,這是用血寫的吧,是不是這扔東西的人遇到危險或者是被綁架了什麼的,我們要不要報警?”

    王萍說完,兒媳婦莉莉接過婆婆手中的東西看到上面那紅色的血跡,寫着;顏素sos,189......重謝。再看看手上的戒指“顏素?”

    莉莉瞪大了眼睛只覺得自己是走了狗屎運,天上砸了大餡餅下來,興奮的就差尖叫了,現在全市乃至全國都知道顏素被綁架了,整個d市隨處可見的警察,軍人都是在查顏素的行蹤,就連他們這郊區小鎮都有不少軍人的行蹤。而且提供線索的懸賞簡直能讓她們家脫貧了,事不宜遲穿上衣服拉着婆婆拿上東西就去了市區。

    葉慕楓見到眼前兩個女人手裏的東西,頓時眼眶發紅,這枚戒指是他親手給顏素帶上的,那張已經有些皺了的衛生紙上那鮮紅的血跡閃的他眼睛生疼,這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她寫下來的,血是哪裏來的,是被徐唐弄傷了還是自己割破了什麼地方,不管那樣都讓他心裏異常的疼。

    警方的人在王萍婆媳倆的帶領下找到了這處居民樓。在對面的大廈上安排的狙擊手發現了一個小玻璃窗上紅色的字跡,救命,立即鎖定了目標。安排人上去。

    葉慕楓不顧阻攔拿着槍也跟着一起去了。

    顏素在廁所裏呆的時間很長了,徐唐不悅的將門踢開,就看到了顏素站在那小窗口上用紙巾胡亂的摸着什麼,顏素一緊張,手裏的東西掉在了地上侷促不安的看着他。

    徐唐的目光定在那帶着紅色血跡的玻璃上面,頓時一股怒火直衝心頭,上前一步一把將顏素的頭髮抓住拖拽出來“踐人,踐人,你個踐人。”

    “啊~~~”顏素被他拽的頭皮生疼,驚聲尖叫着,眼淚順着眼角就流下來了,雙手護着自己的腦袋以減輕一點痛楚。徐唐將她拖到外面扔到*上,

    顏素的頭皮得到了放鬆,她防備的坐起來揉揉自己的頭髮,一張小臉因爲驚嚇變得慘白,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那驚恐的雙眼望着徐塘,生怕他下一步會過來直接殺了她,昨晚被他掐住脖子的恐懼還沒有消散,此刻襲上心頭,她下意識地摸了自己那有着紅色勒痕的脖子。

    徐唐看到她的臉,又注意到她脖子上的那一抹痕跡頓時心裏有些難受,皺着眉頭走過去,顏素看到他的動作往後一縮,這個躲閃的動作讓徐唐剛壓下去的怒火頓時又燃起來,粗略的大手捏着她的臉頰,憤憤的瞪着她“你就是恨不得我死是不是?那次你用槍,這次你想把警察招來,顏素,我特麼的就是對你太仁慈了。”手上力道一重,顏素疼的眼淚直往下掉,那一滴滴的淚誰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滴在徐唐的手上,他看着她朦朧的淚眼手上的力道輕了些,將手放下到她脖子上那一抹勒痕清晰的浮現在眼前,這個女人昨天差點被自己掐死,其實當時他就後悔了,從來不想傷害她,只是憤怒起來什麼也顧不得了,不過顏素於他來說還是不一樣的,能讓他找回一點理智。

    放在顏素脖子上的手感覺到手下身體的顫抖,徐唐的臉色柔了下來“素素,別再惹怒我,聽話,乖乖的聽到沒有?”徐塘雖然緩和了語氣可是在顏素聽來,他的聲音依舊如地獄的魔鬼一般,她點點頭,只能乖乖地聽話。

    顏素被嚇的夠嗆,自己在洗手間的那小窗戶上用大姨媽寫的救命兩個字,就是怕徐唐進去的時候會發現,在裏面多呆一會兒就給擦掉,只希望那極微弱的一點時間裏能被對面大樓裏的人發現,自己扔出去的戒指不知道會不會被發現,只要有一點機會就不能放過自救。

    徐唐見她真是嚇壞了,到底是心有不忍,經歷過這麼多的女人,她一直讓他覺得牽掛。電視上看到她的身影會不自覺的勾脣,知道她被人欺負很感覺到憤恨,他不認爲自己非她不可,卻也知道顏素於自己是特別的,就像當年即使她拿着槍對着自己,那一刻船要爆炸的時候都想帶她一起離開,換成別人他早就不管不顧了,還有剛纔,這樣的舉動足夠死一千次一百次了,可是看到她的蒼白的小臉跟滿臉的淚痕,又狠不下心來傷害她。

    顏素被徐唐從身側摟住,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她不知道這個魔鬼想要怎麼樣,而自己也沒有還手的能力。絕望地閉上眼睛。將自己縮成一團。

    這時門又被敲響了,沒有得到允許就直接被踢開,徐唐正要發怒,手下趕緊稟告“樓下有警察,我們被發現了。”

    徐唐臉色一冷看向顏素,顏素慌張的揮手“不是我,我剛寫上字,就聽到了你的動靜,我怕被你發現,就趕緊擦掉了..真的不是我...”顏素一邊說着牙齒打着顫,驚恐不已。

    徐唐冷哼一聲“沒關係,即使就是你,老子也不怕。”轉頭對剛纔的手下手說“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快。”

    他們這一層是二十一層,警方就是來了也不會這麼快查到這一層。根據他們以往做事的經驗,警方一般都是會兵分兩路甚至三路一層層的排查。手下動作快一點趕得及逃離。

    言敏之被帶過來,她的臉根本都看不出本來的面貌了,顏素只模糊的見過言敏之一面,對她的容貌也很模糊,現在她衣衫凌亂渾身青紫的樣子也不知道她是誰,看着地上無力*的女人,只覺得頭皮一陣發毛,身上的羽絨服已經被徐唐給扯下來了,顏素抱着自己的胳膊慌張的看着他“你幹什麼?”

    “艹,我現在倒是想幹你,可惜沒時間了,把褲子脫下來,快點。”顏素防備的抱着自己看着他將手裏的羽絨服扔到地上女人的臉上低聲喊道“趕緊穿上,不然老子一槍崩了你。”

    顏素看着她慌張的穿衣服,才意識到他是想做什麼,不情願的把身上的牛仔褲脫下來,徐唐扔給她一件灰色的長款棉衣,像是個男人的衣服“趕緊穿上不然一會兒出去會凍死你的。”

    根本容不得顏素磨蹭時間,羽絨服被徐唐給穿好,又把她的嘴巴用東西給粘住,她出不了聲,一雙手也被繩子綁上了,頭上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了。

    徐唐將她扛在肩上跟手下吩咐着,讓其中一個手下帶着換了她衣服的女人去樓下,另外找兩個人去樓道里面放空槍,弄出動靜來,掩護他們逃離。

    顏素真恨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也許葉慕楓也一起跟來了,來救她了,可是她連一點消息都不能給他。

    葉慕楓被姐姐強制穿上了避彈衣跟隨他們上了電梯,電梯門一打開就聽到了樓道里傳來了槍聲,接着就是女人的尖叫聲,葉慕楓想就是顏素,順着那聲音就追去了。等到看到那只有一陣陣尖叫聲的錄音筆的時候才發覺上了當。

    樓下的車子已經開走了,他從窗口那裏看到顏素穿着白色羽絨服的身影,被強制的推到了一輛黑色本田車裏,樓下車裏待命的警察已經追了上去,葉慕楓也趕緊下樓開車跟了上去。

    呼呼的北風從車頂刮過,葉慕楓的車子跟上來,眼看着前面車子彪的飛快的車子車門突然被打開,葉慕楓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這羣畜生,這樣的車速,人要是被推下來,還會有活路嗎?

    葉慕楓渾身的血液沸騰起來加快了腳下的油門,突然~尖利的一聲剎車聲,跟着顏素的那輛警車停下,一道白色的身影從車上滾落下來,葉慕楓幾乎停止了自己的呼吸,渾身顫抖,一個手滑,車子的方向被扭轉了,葉慕楓開着的車“嘭”的發出了一聲巨響,撞上了路邊的護欄上,葉慕楓根本感覺不到額頭上呼呼的血液直流,顫抖着身體從車上爬了下去,耳邊呼呼的風聲,刮過警察打電話的聲音“這裏是b47國道的收費站附近,請趕快派就護人員來,人質從車上掉下來現在呼吸微弱,口吐鮮血....”

    “素素,沒事,別怕...老公來了...”葉慕楓根本聽不出來自己這幾個字吐出來的時候聲音顫抖的有多厲害。

    看着白色衣服上染上的鮮紅血漬,他的雙眼都已經模糊了,額上的血流下跟那透明的液體混合在一起,他覺得自己的腳下生了根一樣,跑都跑不動。

    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跪在堅硬的柏油路上,顫抖着雙手伸向那已經渾身是血的女人,眼前閃過的是她美麗的笑顏,昨天還在機場聽到她喊自己老公,那渴望的眼神讓他心裏揪得生疼,可是現在...“素素...”身邊的車呼嘯而過,他完全感覺不到。

    徐唐將顏素的臉貼在車窗上,她看着那個地上的男人悲痛的顫抖着雙手想去觸碰又不敢的樣子,淚水就流了下來,模糊了雙眼,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可是那跪在地上痛苦的模樣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腦海裏。

    跟來的警察,寬慰着葉慕楓,將地上女人的頭髮撥開,葉慕楓甚至不敢去看。

    “死者不是顏素,被掉包了,我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剛纔過去的車輛裏很可能有歹徒,趕緊通知同事全力排查所有車輛。”

    葉慕楓根本聽不到警察的話,還是葉雨嫣的一個同事在他耳邊告訴他“葉少,死者不是葉太太,人被掉包了。”

    葉慕楓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個警察,再看地上已經被撥開了臉的女人,真的不是顏素,他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了覺得有些詭異,像是在笑又像是再哭。

    “不是素素...不是素素....”他不斷的重複着這一段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ps:吐血了,偶累死了,遁走繼續碼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