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2章:機場槍戰,顏素被劫束手無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22章:機場槍戰,顏素被劫束手無策字體大小: A+
     

    顏素驚訝的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什麼東西一樣,根本出不了一點聲,身後那硬如雕塑的身體,冷冷的在她耳邊說道“乖乖的別動,不然割斷你的脖子。”冷硬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幾乎將她的身體凍僵。

    顏素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動不敢動,張開眼睛就看到了眼前那惹人矚目的男人。他像是匆忙趕來的,手裏捧着一大束花,是自己很喜歡的,身着着西裝的他顯得身材筆挺,俊臉上的五官深邃奪目,看到他站在那裏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尤其是在這個時候。他額前的髮絲有些散亂卻絲毫不能阻擋他迷人的氣質。淚不知不覺的掉下來幾顆,她努力的眨眼睛,不然視線變得模糊,定定的看着他。

    看到他突然之間顫抖不已的心就安定了下來,他會救自己的,不要慌張,他一定會來救自己的。葉慕楓我不再任性了,你快來帶我走好不好。顏素這邊的動作被身後的保鏢發現時已經晚了,短短半分鐘的時間,顏素就被人冰冷鋒利的匕首劫持了。正要上前出手,身後已經出現了對手,雙方廝打起來。

    陳勝剛反應過來的時候不顧一切的撲向那個劫持顏素的人,那人冷不防的被人抓到了手臂,一個反手將陳勝剛甩到了地上,抵在顏素脖子上的那把刀只一個眨眼的時間,手起刀落只聽陳勝剛慘叫一聲,顏素聞到了血腥味,她垂下眼眸那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片已經沾染上了一大片鮮紅的血跡,張了張嘴,牙齒都在打顫,地上捂着傷口的陳勝剛讓她難受的淚流不止。顏素的一雙腿都在打顫,這樣的陣勢輪到真槍實彈的上演在自己的面前,除了驚慌,什麼也做不到。

    機場本來喧譁熱鬧的人羣被這一突來的劫持,驚得失聲尖叫了起來,慌亂的逃竄。葉慕楓站在大廳中央,手捧着新鮮的大把花束,滿懷欣喜的等待自己女人的到來,卻聽到了驚恐的尖叫聲,和慘叫聲。

    擡眼看去,葉慕楓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動,顏素正眼含淚水的看着自己,她的脖子上那閃着寒光帶着血跡的刀刃,刺得他眼睛生疼。低咒一聲,扔下手裏的花向顏素這邊跑來。

    “老公~~~”顫巍巍的一聲呼喊,葉慕楓的那顆停止了跳動的心瞬間又活絡起來,現在不是驚慌的時候,先救了素素纔是最要緊的事。

    她一邊跑一邊對着她喊“老婆別怕,我不會丟下你的。”他讓她安心,看着她對自己眨眨眼睛逼回眼眶裏的淚水。顏素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葉慕楓看在眼裏,心生疼生疼的。

    “嘭”的一聲槍響,葉慕楓反應迅速,一個閃躲側過身子滾倒在地上,那顆子彈從他剛纔的位置直接射到了側面的柱體牆上。顏素的身體已經軟的不聽使喚了,心像要跳出來一樣。,身後的男人利落的摟着她的腰往身上一提“別亂動,站好,刀子不長眼。”

    顏素聽着這跟冰渣子一樣的聲音,強制自己冷靜下來。

    葉雨嫣一槍將準備再對葉慕楓下手的殺手直接斃命,她吹吹槍管瞄準了劫持住顏素的墨鏡歹徒,可是那個歹徒十分狡猾,用顏素的身體將自己擋住,葉雨嫣無從下手,身後接連響起槍聲都是衝着葉慕楓來的,她又開槍去追擊那些歹徒保護弟弟。

    “嘭”又一聲槍響,顏素驚的閉上了眼睛,半天不敢睜開。身體被身後的人拖着往後面走,顏素意識到不好,失聲尖叫”老公,葉慕楓....救命啊...啊”脖頸處一個刀手落下顏素兩眼一番昏過去了,閉上眼睛前看着葉慕楓張大了嘴巴喊着自己名字向這邊跑來,之後就昏迷了意識。

    機場的大廳已經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槍聲此起彼伏,顏素已經在這片槍聲的掩護下被那墨鏡歹徒擄走,葉慕楓窮追不捨,拼盡力氣,還要躲避那些槍槍置他於死地的子彈。

    而敵方人多勢衆,武器威猛,隱蔽在各個角落。這機場裏只有他跟姐姐還有幾個同行的警察,手上的武器不如對方的威猛,一陣機槍掃射之後,機場大廳歸於平靜,機場的旅客已經被警方疏散,傷亡情況還不算嚴重只有幾個乘客受了輕傷,死者是被葉雨嫣一槍斃命的一個歹徒,另一個是重傷婚禮的歹徒已經被趕來的救護車帶走了。待救援的特警趕來之時,人已經被劫持走了。陳勝剛肩膀受了刀傷被送進了醫院。葉慕楓恨恨的握着拳看着顏素消失的地方,心裏懊悔更多的是無可奈何,只能跟姐姐直接回了警局。

    本來也不知道葉慕楓來這裏接顏素,她們會碰到也是湊巧,來這裏純粹是辦公事,言敏之被葉晉陽的老婆捉殲在*之後,捱了一頓毒打加辱罵,葉晉陽的母親爲了平息有些勢力的兒媳婦的怒氣,更是對她百般凌辱,葉晉陽本就理虧,可是看着這朵較弱的小花受氣實在是心疼不已,就打算讓她出國去躲一陣子,等到風頭過去,自己的公司上了軌道再接她回來,而言敏之也已經料到,這是葉慕楓在開始還擊,這件事只是一個極小的懲戒,後面一定會有大動作,而此時正是逃離的好時機,她的能力在哪裏都能吃上飯,況且手裏還有不少葉晉陽給她的好處。

    接她?哼,省省吧,這次離開就一定再也不會這裏,出去之後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只是她的如意算盤沒有打好,想不到被警方給盯上了,看到警察她就晃神了,側耳一聽在跟辦理登機手續處正打聽自己的名字,一下子躲進了洗手間,不敢出來。跟了葉晉陽幫他做了不少賬目上的事情,追究起來,自己的罪範的也不輕,要不是這樣她也不急着離開。

    葉雨嫣跟同事剛問完言敏之是否辦理了登記就傳來了尖叫聲,望過去,就看到了自己那十分醒目的弟弟葉慕楓,正驚慌的喊着顏素的名字。她拔出槍就追了過去...要不是葉雨嫣碰巧又及時的出現,葉慕楓沒準就得交代在這裏。

    顏素醒來的時候身下是柔軟的*,她微微眯縫着眼睛,感受到這份舒適心裏在想莫不是自己被葉慕楓救回家裏來了?一時間心裏無限安定“老公?”

    躺在她身側的徐唐眯了眼,咬着牙看着她“素素,就這麼想他?”

    一道駭人的傷疤映入眼簾顏素驚恐的大叫起來“啊~~”隨即又覺得這道聲音有些熟悉,雖然有些沙啞,但是顏素敢肯定這個人是熟識她的。

    她猛地瞪大了雙眼,看着這個距離自己很近的刀疤臉,哇~~的一聲哭出來“我這是死了嗎?”她還不想死,好不溶解放開了自己的心結能跟葉慕楓在一起了,她怎麼捨得死,又是經歷過死亡的人,那種瀕臨消失的感覺再也不願意嘗試了,可是似乎這次並沒有什麼痛苦啊。

    “素素,你沒事,我怎麼捨得你死呢?”徐唐握住她的一隻手柔着聲音說道,顏素只覺得身上一陣刺骨的涼意,那股涼意從頭皮一直躥到了腳底。她忘記了哭,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身邊的男人,嚇得牙齒打顫,手腳一片冰涼。都忘了要抽回自己被他攥住的手。

    徐唐看着她這幅吃驚的樣子,勾起了脣角,她還是那麼美麗,甚至比幾年前青澀的她更多了幾分成熟的小女人的嫵媚。瞪大眼睛又張開嘴巴吃驚的樣子更是可愛極了,他難得的溫柔眼神看着她,那種貪戀跟喜愛是他這些年都不曾出現過的。

    顏素根本看不到他眼睛裏的神采,還沉浸在自己的驚恐中,這個人,莫名覺得熟悉的人難道是徐唐,他也沒有死嗎?怎麼可能?

    “素素,原來你一直都不知道我還活着,就沒有人告訴你嗎?”徐唐抓着她的手又靠近了些,顏素終於從他的口中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驚慌的抽回自己的手,防備的往後面縮。她的動作有些大,好像眼前的人有病毒一樣,徐唐先是蹙眉,接着喊了一聲“小心”剛伸出手,顏素已經應聲摔倒在了地上,疼的她直咧嘴“嘶”這可跟家裏的地板不一樣沒有地毯是光潔的的地面。這冷不丁的一摔,顏素疼的直倒吸冷氣,只覺得身下一股熱流,顏素刷的一下臉紅了,這大姨媽來的好及時啊。

    徐唐居然沒死這件事足以令她震驚不已,現在還將她擄來他對自己的心思,從來就是那樣的齷蹉,不知道被這噁心的男人惦記多久了,想想都覺得渾身發炸。

    難怪葉慕楓出差的時候,對自己千叮嚀萬囑咐的要自己小心呢,還時常讓葉雨欣過來陪着自己,出這趟門,還派了保鏢跟隨,原來是防着個這個傢伙。

    自己出神間,徐唐已經走過來蹲在她的身旁,輕笑着看着她“怎麼這麼粗心,疼不疼?”那溫柔的語氣讓顏素有些受不了,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爲這個男人是個多體貼的,可是顏素知道這個男人骨子裏就是一個魔鬼。

    顏素不出聲,只是防備的看着他。

    他也不惱,像是有的是耐心一樣,撫上她的髮絲,顏素下意識的一躲,徐唐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顏素顫抖着身體看到他那特別的眼睛沒有一點神采,而另一隻眼裏閃過寒意。她下的一個激靈頓時腦子裏轉動了起來,機場那一幕槍戰,她敢肯定他現在的手段,自己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惹怒他。

    垂下的眼眸擡起來看着他“疼。”顏素指指那堅硬的地板說了一個字,徐唐眼裏的寒意被笑意掩蓋“知道疼,剛纔幹什麼去了,讓你躲。”聽起來責備的話卻讓顏素感覺到了語氣裏的*溺。顏素知道他一直對自己是怎樣的心思,現在她還不想死,得想辦法跟他周旋,所以徐唐伸過來扶她的手,她也不敢再躲避了,雖然覺得那粗造的大手很噁心,可是她還是將自己的手放上去了。

    徐唐將她扶起來讓她坐到了*上“怎麼樣還疼嗎?要不我給你看看,那裏摔傷了沒有。”輕浮的話讓顏素恨不得一下子掐死他,臉色通紅的瞪他一眼垂下頭,氣哼哼的回了一句“沒事。”

    徐唐只是開玩笑,現在他可沒有心思跟她在這裏做什麼,只是這個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終於能在身邊了的感覺真好,突然發現只那麼看着她都覺得身心舒爽。站起來一側頭看到了地上的一點血跡,眉頭又擰起來,看看顏素“你有沒有哪裏疼,別忍着,怎麼流血了,快給我看看。”說着就拉上顏素的胳膊想要將她拽起來看看。

    顏素惱怒的甩開他的手。羞憤不已“我都說了沒事。”她偏過頭看到了地上自己剛纔做的地方的那一點鮮紅的血跡頓時一張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來,垂下了頭,甚至不敢擡起來。

    徐唐見她臉色紅的不像話,又垂着頭,有些不明所以,正要詢問,顏素低低的聲音傳來“我想去廁所。”沒有那個東西,先多弄些衛生紙將就吧,除了葉慕楓以外她還真沒有臉找別的男人要衛生棉。

    徐唐指了指右邊關着門的屋子“那裏是洗手間,你確定沒事?”

    “恩”顏素皺着眉頭站起來夾着腿快速的走向洗手間。徐唐的視線緊緊的盯着顏素的身後,當看到她白色牛仔褲上那抹紅色時立馬明白了她臉紅懊惱的原因,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顏素被他的突來的笑聲嚇了一跳,加快了腳下的步子,“嘭”的一聲關上了洗手間的門。

    徐唐勾勾脣角,這段時間都沒有那麼好的心情了,仔細想想似乎這些年都沒有真正的笑過,可是跟這個女人才待了那麼一會兒就讓他心情放鬆了。

    自己身邊也有過很多的女人,各色的都有過,什麼招式都玩過,可是除了身體上的舒爽,那發自內心的放鬆一刻也不曾有過,腥風血雨了這麼多年,頭一次感覺到了疲憊。也許經歷過狂風暴雨的人更渴望平靜吧,徐唐甩了甩腦袋看着那緊閉的衛生間的門拿起手機給手下打了個電話。

    不大一會兒功夫,顏素整理好了自己,身下塞了幾乎多半捲紙,走路都很彆扭,坐在馬桶上想着今天的情景不知道陳勝剛的傷怎麼樣了,也不知道葉慕楓有事沒事,心裏隱隱的擔憂,可是現在自己什麼也不能做,貼身的那個小包已經不在身上了,想來那手機什麼的東西都被徐唐搜走了吧。得像個什麼樣的辦法才能跟外界聯繫上呢?

    正在發愁,門被人從外面敲響了,顏素警惕的站起來身體緊緊的貼着門。重重的低着,不敢啃聲,也不敢打開。外面的人沒有什麼耐性的沉聲說道“素素,你覺得這麼一扇門能擋得住什麼?別白費力氣了,趕緊把門打開。”

    顏素頓了手上的動作,一陣汗顏,是啊,他們手上都有槍的,一下子把他們惹怒了自己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她雖然擔驚受怕可是還是有理智的,知道現在該如何做,才能不激怒對方,剛纔的行爲只是下意識的反應。

    門被打開,徐唐收回了不悅的神色,將手裏的東西遞給她“趕緊去換,然後出來陪我吃飯,我可是沒什麼耐性的。”語氣淡淡卻充滿了威脅,顏素就是心理再不滿也不敢表現出來,拿着袋子又將洗手間的門關上,打開那一包超長夜用的護舒寶,顏素嘴角抽了又抽,這絕對是爆炸性的消息,有見過歹徒還給劫持的人質買衛生棉的嗎?此時也顧不得臉紅羞澀了,褪下褲子將那一堆紙扔掉換上了一個衛生棉,整理好自己,推門出去了。

    聽到動靜徐唐坐在餐桌前對顏素揮手“素素,這裏來吃飯。”

    素素?顏素暗罵一聲,叫得這麼親熱,我跟你很熟嗎?不情願也不敢不聽話,低着頭走過去,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下,徐唐看看兩人隔着幾米的距離,不滿的蹙眉,拍着身邊的椅子“來,坐這裏。”

    顏素剛想說坐這裏挺好,只張了嘴巴,就看到徐唐眯起的眼睛,抿起脣又起身坐到了他的旁邊。桌上的飯菜是外面買來的外賣,並不精緻,卻也不是油膩膩的那種,顏素肚子也餓了,看着徐唐一口口的吃着,顏素也端起了飯碗。徐唐滿意的勾勾脣,夾起一塊雞翅放到她碗裏“多吃點。”

    顏素悶頭吃飯,想着先吃飽了纔有力氣逃走的。他看看他的臉色還好,謹慎的問了一句“你知道救我的那個陳先生現在是什麼情況嗎?他傷的嚴重嗎?”顏素問完了這句話,只覺得自己的心裏難受極了,她是恨陳勝剛,可是也不想欠他的,如果真因爲自己他有個什麼意外,那已經年老的爺爺要怎麼辦?

    徐唐擡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回答道“不是很清楚。”

    顏素垂下頭也不再問繼續吃飯,明明食之無味,可是還是強迫自己多吃一點。空間變得安靜極了,只有兩人吃飯的聲音跟筷子觸碰餐具發出的聲音。飯吃到一半,突然咕嚕一聲,有什麼東西掉到了桌子上,顏素順着聲音看去,一個圓滾滾的東西,滾落到了桌子中間碰到了一個盤子然後停住了,顏素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停住的圓滾滾的東西根本就是一個人的眼睛,她突然覺得噁心極了,捂着嘴擡起頭,看到徐唐的一張臉的時候嚇的失聲尖叫了起來“啊~~”她驚叫着,手裏的東西也被她甩到了地上,發出瓷片破碎的聲音,顏素捂着腦袋,嗚嗚的哭,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因爲在黑暗中呆的久了,不敢再看一點恐怖的東西,她看到徐唐那沒有眼珠的一邊空洞的眼眶,只覺得渾身的寒毛都立起來了。徐唐放下筷子對她的驚慌尖叫沒有太大了的反應只是蹙了蹙眉,抓起那顆人造眼珠塞進了那個眼眶中,那吱扭的聲音,讓顏素胃裏一陣翻滾。

    徐唐站起來向她這邊走了一步,顏素防備的後退,這個男人簡直就是魔鬼,剛纔的那一幕讓她噁心到了極點。抽噎着退後雙手放在前面哭着求他“徐唐,你放過我吧,你到底要怎麼樣?”

    “素素,我想怎麼樣?”想起剛纔顏素的嫌棄,他怒上心頭,指着自己的那隻假眼睛問道“你知道我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嗎?都是葉慕楓,把我逼上了絕路,那場爆炸沒有要了我的命,卻將我的這隻眼睛炸的血肉模糊,素素,你看着噁心,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痛苦嗎?”回憶起那一段艱難非人般的生活,他的臉上閃出的那股寒意然顏素驚心極了,他對葉慕楓的恨讓她擔憂“你到底想做什麼?”

    “哼,做什麼?當然是要葉慕楓的命。”他冷冷的扔下這一句話,甩手離開了飯廳,顏素胃裏又翻滾上來,捂着嘴巴跑進了洗手間,哇哇的吐了起來。

    徐唐聽到洗手間裏的聲音,寒冰般的臉上更冷了幾分。

    “下面爲您插播一條最新消息“本市國際機場於下午4點30分發生一起槍擊劫持人質事件,案發當時一名年輕女性突然間被手拿匕首的歹徒劫持,隨即有人發覺上前救助,不料歹徒兇猛殘暴,將救人的中年男人陳某摔倒並刺傷,接着槍聲響起,現場一片混亂,據候機大廳的監控視頻顯示,被劫持女子爲新人歌手顏素,也就是已經成爲本市年輕富商,葉氏現任總裁葉慕楓的妻子,已經淡出娛樂圈的顏素,當時顏素從外地度假回來,葉氏總裁葉慕楓親自手捧鮮花前去接機,卻不料發生如此驚心動魄的一幕,就連顏素隨同的保鏢都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混戰就開始了,據警方分析作案人員身手靈敏矯健,現場佈局嚴密沒有被相關人員查到,可見這一夥歹徒是有預謀而爲之,並且從他們使用的武器中可以看到,這夥歹徒的實力不容小窺,目前警方已經封鎖消息,此次事件已經成立了專案小組,葉氏更是重金懸賞,積極配合警方爭取早點解救出顏素....”

    車上的兩人同時瞪大了眼睛,互看對方一眼買幾乎是同時的開口“師傅,麻煩原路返回。”

    這兩人就是付思思跟尚飛,兩人本打算一同回英國去的,可是剛纔的這則消息,他們怎麼還走得了,思思拿出手機直接打給了爸爸,電話被接通,思思就慌張的開口“爸爸,素素,是顏素表姐她有危險了,剛纔我們聽到了新聞...”

    “思思別緊張,我們現在在警局,你們還是先回來吧,就是到了機場你們也走不了,那裏已經被封鎖了,機場暫時封閉了。現在你們回去素素住的地方爺爺奶奶們在那裏等消息。”

    “好,我這就回去。”思思掛斷了電話,對師傅報了一個地址,緊張的跟尚飛說“我爸爸他們都在警局,現在讓我們回去她住的地方,大家都在那裏等消息。”

    尚飛的手緊緊的握成了拳對她點點頭“先回去再說吧。”

    顏素出事的消息通過媒體互聯網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而付家,陳家,還有葉家跟幕易寒個人都發出了重金懸賞,只要有顏素的相關消息,就可以得到鉅額的懸賞金。

    付家二老急的不行,老太太本就不大好的身體更是時常的暈過去,思思母女照顧老太太在客房裏,客廳裏已經被警方安排成了臨時的專案處,監聽設備,電話追蹤,葉雨嫣的同事快速的佈置着,葉慕楓頹敗的坐在沙發的一側,一雙猩紅的眼睛裏不滿了寒霜。此刻他後悔死了沒有藉助小雅的力量除掉徐唐這個禍害,如今素素到了徐唐手裏會受怎樣的苦?還記得自己曾經從徐唐的手裏救過一次意志迷離的她,徐唐根本就是個沒人性的畜生,素素會被怎樣,自己根本不敢想下去。

    葉雨嫣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不必太擔心,徐唐對素素存了特別的心思,素素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葉慕楓雙手捂着臉,就是知道他對她有那樣的心思才更擔心,若是單純的想要錢或者是報復他,素素纔不會是真的有危險,而現在顏素基本上就是在狼的嘴邊,狠狠的一拳捶在牆上,頓時鮮血流出來,幕易寒走上前去,拿了幾張紙巾給他“你這個時候發什麼瘋?素素還危在旦夕,你現在該做的事冷靜的等待,要是你都自暴自棄素素還有什麼指望?”

    葉慕楓皺着眉頭,手上的血流不止,葉雨欣趕緊拿了藥箱上前給他包紮手。

    “葉隊,已經查到手機的位置了,小劉已經帶了人過去,很有可能是對方爲了迷惑我們的視線做的煙霧,可也不能放過這目前唯一的線索。”

    ps:今天會萬更,大結局了,各種求支持求鼓勵。下一章在中午,現在先去睡覺,好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