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14章:敞開心扉,溫存纏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14章:敞開心扉,溫存纏綿字體大小: A+
     

    說完還眨眨眼睛,笑着眉眼彎彎的說不出的可愛,葉慕楓*溺的捏捏她的鼻子“這得嘗過才知道。”說着已經貼上了她的脣。

    他淺吻了幾下放開她看着着她泛紅的臉頰,還有那一雙晶亮的眼睛,勾起笑“這樣淺嘗嘗不出來味道,需要深入~~”他的臉靠在她的耳邊噴灑出的熱氣幾乎都能將她的意識融化,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臉,她的眼眶有些溼潤,白希的手指撫上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脣...然後放在他的頸後就這麼定定的看着他的臉,心裏一片安定,直到豆大的淚珠從眼角滑落,才知道自己是一直渴望見到這張臉的,這張臉是她一直想念的。

    葉慕楓伸出拇指失去她臉上的淚痕“乖,怎麼又流淚了?”他的眉頭蹙起,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麼,眼底是那種說不出的一種情愫。讓他忍不住擔憂。

    顏素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溫熱的大掌有讓她覺得溫暖,看着他笑“葉慕楓。”她連名帶姓的叫他“你知道嗎?我已經快四年沒有像現在這樣好好的看看你了,我只覺得自己錯過了好多,越是看着你,越是想得要命,即使你現在就在我眼前。”

    葉慕楓對上她的眼睛,聽着她敞開心扉的話,只覺得自己置身於一片溫暖的陽光中,那麼溫暖那麼和煦,而更多的是震撼跟無數的感動,這種情感單單都不能用一句我愛你來表達。

    顏素從來不知道這個男人也會流眼淚,雖然只有很細小的一滴,也被她捕捉到了,她吻上他的眼睛,那顆淚珠被她含在嘴裏,鹹鹹的,有些澀,這是他爲她流的眼淚,真的值得好好紀念。

    接下來,兩人的情緒在*的吻中釋放。有多想念,有多愛那個吻就有多*。

    臥室的大*上,被壓在葉慕楓身下的顏素,始終睜着眼睛,看他爲自己變幻的眼神,動情的俊美容顏,他的吻輕柔中帶着霸道的侵佔,讓她的急促的喘息,身體漸漸地爲他變得柔軟,他的熱情將她點燃,他的吻從她的脣上一點一點的落到她的頸下,鎖骨。顏素突然勾脣一笑,一個用力反趴在他的身上,葉慕楓突然被變換了位置,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她輕吻他的脣“老公,我怕你累...讓我來吧。”她說這些的時候還是有些羞澀,垂着眼眸,跨坐在他已經yi絲不gua的身體上。

    她媚眼如絲脣角勾笑,一雙玉手滑過他的胸膛,所到之處無不引起一陣戰慄,葉慕楓眯起了眼睛,手鉗住她的腰,就要起身,顏素又將他推到,彎下身體趴在他耳邊說“我也會的,別亂動。”這個妖精簡直就是可以折磨死他。

    葉慕楓也不再忤逆她的意思,躺好,等着她下一步的動作......

    ............

    當她慢慢將他吞沒的時候那包裹與被包裹的兩人同時輕哼出聲,那種同時感覺到的舒服,讓兩人的心跟身體一樣都像是融化了一樣。顏素在他的身上起伏着自己的身體,用這樣的方式表達着自己內心的感受給他最舒服的感覺。

    看着她不刻意又很青澀的動作,努力的來取悅着自己,那種美好的感覺讓他不知道如何表達,她是他的一直都是,她對他表達了對自己的態度,又用最原始的方式取悅着他的感官,讓他恨不得將她融進自己的身體乃至血骨裏,與她合二爲一再也不分離。

    顏素只動了一會兒,就氣喘吁吁,身上已經是香汗淋漓,這真是個體力活,她實在是有些累半趴在他身上,看着他隱忍又有些舒服的表情更是迷人,只是這樣的他會一直好好的活下去嗎?現在看他的臉的輪廓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燈光下的效果怎麼看怎麼有些消瘦,該是病痛折磨的吧,之前自己看不見,他也是一直在忍着不再自己的面前表現出來的。突然心裏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了。緊的有些喘不上來氣,眼淚就又滑落下來“老公~~”拖着長長的尾音聲音有些哽咽,她抱着他的肩膀停止了剛纔的動作,緊緊的摟着他,像是摟不緊的話他就會消失了一樣。“你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葉慕楓聽到她不對勁的聲音,跟疑問,睜開了眼睛,摟着她的背輕輕地拍打着“傻妞,又想什麼呢?我這不是好好地嗎?”

    顏素抱着他搖搖頭哭起來,這些天她都沒有哭過,是在心裏存着一絲僥倖,可是實實在在的看到他才覺得很有可能看一眼就少一眼了,畢竟得了這種病的人有多少會好好地活下來的?即使是治療了完全好的例子全世界又有幾個,患的之後便是患失,她的心就是是跟坐過山車一樣,一下上去又一下下來。老天對自己從來都是不公平的,她渴望的奇蹟會出現在他身上嗎?心裏擔心極了,而現在突然像是找到了一個爆發點一樣,嗚嗚的哭了出來。葉慕楓被她這圖來舉動弄得吊住了,上不來下不去的難受極了。坐起來抱着她,讓她趴在自己的背上,輕聲安慰着“素素,我沒事的,真的,因爲有你在也不疼也不難受,也許真的會像是你想的那樣,誤診了也說不定,也許等檢查做完了以後,會發現我完全沒事。”

    葉慕楓懊惱不已,她幾乎每天都在爲自己的身體而擔心,有時候強裝鎮定的樣子讓他看了都心疼死,可是隻有這種情況下她纔會對自己敞開心扉,千依百順,這樣美好的她他是真不敢說出真相了,要是真的讓她知道了這是個局,自己把她騙進來隔着她現在的性格脾氣一定不會原諒的,況且她身後的力量越來越大,又都對她心存愧疚,對自己又是一百個不待見,一點勝算也沒有,這種情況現在只能這樣拖着了,哎,他此時纔有一種搬起了一大塊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他的目光閃了閃,拍拍顏素的背說“素素,別哭了好嗎?你的眼睛纔剛好,要是又哭傷了眼睛,那之前的努力不是白費了嗎?而且你不知道,剛纔你看我的樣子有多美,我覺得我們會這樣一起互看一輩子的,相信我,爲了你,我能做到。”

    顏素聽了他的話抹抹眼淚點點頭,坐起來一些抱着他的脖子對上他的眼睛無比真摯的說“老公,我會一直陪着你,不論生死,我們都會在一起,你不要害怕,我也不會害怕,你只要記住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葉慕楓看着顏素堅定地眼神,,結合她說的這些話,覺得有點慎得慌,像是要跟他殉情的感覺一樣,只是他還沒細細琢磨她話裏的意思,她扭動了一下身體之後,那一壓一觸,剛剛有些退減的*一下子衝了上來,他幾乎是馬上的就將顏素反壓在了*上。

    顏素驚呼一聲,位置又被翻轉了,她的兩隻手被他的兩隻大掌分別壓住攤開在頭的兩側,雙手十指教纏緊緊的握住,她的雙眼伴隨着他落下來密密麻麻的吻漸漸的迷離,那沾染了一層薄薄霧氣的雙眼閃出了璀璨的光芒。她在他生動的指引下慢慢融化,悄然綻放.......

    這*,她無比的配合,*上一片凌亂,她被他抱到窗臺邊,坐在鋪了絨毯的窗臺上,她被他一次次的送上頂峯,她失控的尖叫爲他的用力,不住的嬌喘,爲他的愛撫,她叫老公,她獨有的稱呼爲他一次次迷離。浴室裏,沙發上,到處有過他們歡愛的痕跡,顏素無力地被他清洗乾淨抱到*上躺好。

    縱慾過後極其疲憊,顏素的身體軟軟的趴在他身側,可是卻一點睏意也沒有,支着腦袋看着他的臉。葉慕楓被她看得有些發毛,做了壞事的人往往都是心虛的,雖然很享受她柔順的感覺,可是那潛在的擔憂也是一個很大的隱患。

    他眨眨眼睛捏捏她的臉“怎麼一直看着我,是不是覺得你老公很帥?”顏素抿着脣笑,抓起他的手咬一口“就你自戀。”不過他也確實有自戀的資本,顏素看着他英俊的臉,晴欲過後更是說不出的性感,忍不住就又吻上了他的脣,只輕輕一觸隨即就放開了。

    葉慕楓將她攬在懷裏,臉貼在她的耳邊“寶貝兒,是嫌爲夫不夠用力嘛,現在還有精神*我?”

    顏素的手指戳在他的胸膛上“去你的,討厭,你就不會想點別的嗎?自己的身體也不在意些,沒完沒了的。”顏素有些氣惱其實更多的是擔心,抱着的手臂說“我就是今天突然能完全看到了心裏很高興,又好久沒有好好看看你,現在都不想閉上眼睛,真怕一覺醒來之後又像以前一樣看不到了。”那種失望好難受的。她最後一句話沒有說出來,可是葉慕楓也能體會她的感受,將她抱進“不會的,傻瓜,明天我們去軍總讓醫生好好地檢查一下。”

    顏素我在他懷裏點點頭。葉慕楓摟着她的肩膀手指的指腹摩挲着她肩膀上的那隻蝴蝶。那道傷疤即使掩蓋住了也掩蓋不住曾經的疼痛。當時的場景他從來不曾瞭解過,到底是怎樣的情況下讓她受的這傷。

    顏素側過臉看到他凝視着那隻蝴蝶,眉頭蹙起。她抓起那一隻手“別搓了,我的蝴蝶都掉了,紋這個的時候也很疼的,你要是弄壞了我又要去繡一次。”

    葉慕楓心裏微微的刺痛,這怎麼會搓壞了呢,她只是不想自己看到她的那處傷痕。低頭吻上那道傷口“素素,爲什麼會受了這道傷?是徐唐下的手嗎?”

    顏素搖搖頭,看到他眼底的痛,捧着他的臉說“都過去了,我們不提了好不好?”

    “不好,素素,告訴我,當時都發生了什麼,你在垂死掙扎的時候我卻自以爲是的恨你,怨你,素素我真是個混蛋,這些痛本來都是該我受的。”他說不下去聲音已經哽咽。

    顏素將他的頭抱在自己的懷裏撫着他的背”我們只說這一次,說過以後,我們就忘掉過去好不好?”

    他伏在她胸前安靜的像個孩子,過了好半響才吐出一個“好”字。顏素緩緩的開口“那些事,真的像是噩夢一樣,老公我只回憶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想了,你也不許再問了。”

    他點點頭,緊緊的摟着她的腰像是要給她一些溫暖和力量。聽着她說那些驚心的場景,他的身體僵硬極了,放在她腰上的手緊緊的握成了拳,他當時眼睜睜的看着她離開,明明自己可以叫住她的,明明當時心裏很痛,依然捨不得她的,可是,爲了那份狗屁自尊他將她推向了地獄。

    “老公我害怕,害怕回到那間別墅,就是在那裏的地下室我學會的怎麼開槍,雖然沒有將子彈打出來,可是那槍管抵在我自己脖子上的時候我真的好害怕,其實我真的不想死,可以那個時候已經絕望了,沒有一點生的渴望。我就想着跟他同歸於盡,如果不是有陳佳雪事先安了炸彈,單憑我自己根本不可能將徐唐怎麼樣。可是當我知道自己沒有的病還有了寶寶的時候我好想你去救我就我跟寶寶,葉慕楓那個時候你在幹嘛,我好恨你,真的好恨你,嗚嗚~~~~”可是她還不知道那個魔鬼根本就沒有死,依然存活在這個世界上正準備伺機而動。

    顏素嗚嗚的哭着,胸前一片溼潤,她突然止住了哭聲,將他的臉擡起,可是她根本撼動不了他的力量,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那裏曾經有過他們的孩子....他懊惱悔恨,恨不得殺了自己,可是這樣做他也不會回來了,是不是因爲寶寶在怨他,所以才肯回來,讓他們飽受沒有孩子的痛苦跟遺憾。“對不起”他吐了一口氣“素素,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們母子,都怪我,都怪我啊...”他悶悶的自責聲讓她能確切的感受到他心裏的痛,絕對不比自己少。趴在自己的小腹上,那裏一片溼潤,他僵硬的身體微微的顫抖,顏素的一雙手緊緊地抱着他,無聲的安慰着。不知道過了多久,葉慕楓的聖體跟呼吸歸於了平靜,顏素撫着的肩膀“老公都過去了別難受了,其實我也有不好,我也很過分。”現在這個時刻了她也不想再瞞着他了,不知道他們的明天還有多久,今天把自己的心事一吐爲快,從此跟他再無心理壓力負擔的過好以後的每一天。

    “素素,不是的,你很好,你是最好的女人,是我當初眼拙看不出,什麼都看不出來,錯過了你,辜負了你傷害了你。”

    “老公,你聽我說。”顏素打斷他,

    “恩,好。”

    “其實我決定跟尚飛一刀兩斷的時候,就知道了自己不能懷孕,而且那個時候你私自跟我辦了結婚證,我也沒有拒絕就想着跟你在一起不讓你有反悔的機會,可是代價就是你不會再有孩子,因爲我的身體已經不允許我有自己的孩子了。對不起,我答應跟你在一起只是想報復你。”她說完,也不見他有反應,坐起身來,戳了戳他“喂,你睡了嗎?”他搖頭“沒有,你繼續說。”顏素有些驚訝,他都不生氣的嗎?還是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素素,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自責的,我活該的,這都是我的報應。”

    “你知道?”顏素驚訝的反問,隨即想了想,醫生給自己診治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自己一直沒有去想,漸漸地忘記了跟他在一起的初衷“老公,可是我現在是因爲離不開你,想你才願意跟你在一起的,跟當初腦子一熱的想法沒有一點關係。”她解釋着。

    葉慕楓點點頭“素素,我都知道。”

    顏素突然嗚嗚的哭起來“不是的,都是我是我存了這樣的心思才害你得了這樣的病,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寶寶,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了...”她接下來的話都被他直接吞入了口中,兩張溼潤的面緊緊的貼在一起,他這個時候真的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可是他不敢冒這個險,只能讓她暫時忘掉這一切。

    顏素都不知道這一次兩人用了多久的時間才結束的,只記得自己的腰幾乎都要被他撞散了。再次醒來的時候豔陽已經高照了。睜開眼睛,眼睛漲得發疼,可是眼前的事物很清晰,眼睛的痛楚大概是昨天哭的太多的原因吧。坐起來,渾身都像是被拆掉之後重組了一樣,這個男人怎麼就不知道節制呢。本來是交心的怎麼就又變成交配了。顏素一臉的黑線,圍着被子坐起來身邊的位置一片冰涼,她不免有些擔心,撐着身子下了*,好在身體已經被清理乾淨了,她隨便拿了一件睡袍穿上,剛走到門口,臥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葉慕楓穿着襯衫西褲站在自己面前,頭髮有型的豎起,領帶也打得一絲不苟,臉上很清爽。顏素想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形象是什麼樣子,眼睛一定腫的像核桃了,頭髮也亂七八遭的,簡直不會有一點形象。看他淺淺笑着臉色也不差應該沒什麼事吧,到時自己跟打了幾場仗一樣腰都累得直不起來,果然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樣的。

    葉慕楓看着她那副慵懶的樣子笑笑,彎腰將她抱起“累不累?”

    顏素嘟嘟嘴,扯扯他的領帶“你要出門嗎?”

    “我已經從公司回來了,現在已經一點鐘了。阿姨已經做好了飯菜,現在去洗漱,我們吃午飯。”聽到吃顏素還真的是有些餓了。被他報到浴室放下,顏素看到鏡子裏的自己,差點沒尖叫出來,不止眼睛腫着嘴巴也腫着,頭髮像個鳥窩一樣。臉上還有一趟清晰地口水印,顏素垂着眼眸看一眼給自己擠牙膏的葉慕楓,他淺淺的笑意看在顏素眼裏怎麼就覺得那麼彆扭呢。

    “葉慕楓,你是在笑我嗎?”

    葉慕楓笑笑,看她嘟着微微腫起的小嘴,只覺得可愛極了,雖然這形象有些,好吧是非常邋遢,可是她是自己的女人,變成什麼樣子都覺得她只是她,自己心裏最愛的女人。

    “是啊,素素,你都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簡直是...嘖嘖...”他搖着頭嘖嘖兩聲,顏素撇着嘴“你什麼意思,是嫌棄我?”

    葉慕楓笑着湊到她的眼前一低頭就碰到了她的脣上,含住。顏素瞪大了已經腫起來的眼睛。葉慕楓吻了一會兒將放開她了,顏素捂着嘴巴,小臉通紅。自己還沒有刷牙呢,他怎麼也不嫌棄?

    “快點刷牙洗臉吧,難道要這樣去醫院?”葉慕楓將牙刷遞給她,顏素接起看了看他徑自的洗漱起來。洗漱完用冷水敷了一會兒眼睛。

    吃了飯顏素就跟他坐着林凡開的車去了醫院。醫院裏葉慕楓安排好的專家已經在等着她了。顏素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害怕的,可是自己的手一直被葉慕楓握着,就像是有了無窮盡的力量。

    檢查完之後老專家笑着說“恢復的不錯,本來眼睛就沒有完全失明,這眼角膜換的也還算正確,要是不換的話即使腦袋裏的淤血散開也不見得會看到。不過你這情況都能散去淤血,用的藥應該也是不簡單啊。”

    聽醫生這麼說,也把家裏的一袋熬好的中藥帶過來了,請他一起看看“這就是每天喝的中藥,您給看看現在的情況還適合喝嗎?”

    因爲這藥沒有原料,只是湯水,檢驗起來有些困難,得需要些時間。讓他們回去等消息。顏素跟葉慕楓回去之後就找了孫陽跟自己的公司聯繫一下放消息出去說她的眼睛好了,順便提一下那個醫生的名字,這件事也算是有一個交代了。

    再有兩天就過年了,葉氏的年會在明天下午舉辦,葉慕楓今天破例沒有回去跟顏素一起吃午飯,被她叨唸了好幾句。下午剛完成了這些繁瑣的事情,雨欣的內線就打來了“葉總,有位付先生找你。”

    “付先生?”

    “是啊,叫付宇安。”

    ps:網線還沒有修好抓狂中~~~~暈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