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12章:葉慕楓被懷疑AA雨嫣要離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12章:葉慕楓被懷疑AA雨嫣要離婚字體大小: A+
     

    葉慕楓看着她擔憂的小臉心裏感動極了,這個傻女人啊,不過心裏現在暖的都要化掉了,她身上只穿着自己給她套上的那一條小褲褲,帶着些許紅痕的潔白身體上,那頂端的兩點赫然挺立着,讓他不自覺的吞了口口水,將*上剛纔放置的居家服拿起來給她套上了一件,抱着她坐在*上“現在穿衣服,然後我去給你弄吃的,餓了吧?”

    顏素點點頭“這一天就早上吃了點東西,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她靠在他身上有氣無力地說。葉慕楓給她穿褲子,她拿過來要自己穿,葉慕楓不讓“寶貝兒,讓老公伺候你吧,這樣的機會不多。”葉慕楓說這句話其實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有感而發,的確是伺候她的次數不多。

    可是停在顏素的耳朵裏就理解成爲了別的意思,他的日子不多了,想要多爲自己做些什麼。顏素臉上的神色黯淡下來,反手抱住他“沒事的,我們會有很長的時間,明天我們就去做檢查,確定一下手術時間好不好?”

    葉慕楓抱着她看着她臉上的表情細想剛纔自己說過的話,才明白過來這個女人誤會了,想解釋,卻又不知道怎麼圓這樣的謊,葉慕楓只好點點頭“素素別瞎想,我好不容易能跟你在一起了,纔不想那麼早死了呢,明天我們就去找醫生做檢查,我會配合醫生的治療,爲了你我也捨不得死啊,我們還有美好的未來呢。”

    顏素安心下來讓他給自己穿好褲子,套上拖鞋,又圍了一件睡袍,挽着他的手臂去了餐廳。桌上的飯菜早已經涼了,葉慕楓拿碗給她撥了一些飯菜放在微波爐里加熱,又給她熱了一碗湯,看着她一口口的吃飯,覺得這樣的畫面好溫馨,葉慕楓坐在她對面,腦子裏不禁想到了明天的檢查,哎,這個彌天大謊撒的,得好好地收場纔是,一會兒哄她睡覺了給景坤那小子打個電話,明天做下安排吧。

    顏素也是餓極了,剛兩個飯碗吃的乾乾淨淨,葉慕楓笑着遞給她一張紙巾“飽了嗎?要不要再吃點?”

    顏素搖搖頭“不要了,差不多了,等一下還有一袋藥要吃。”想到那苦苦的藥,她又蹙起了眉頭。葉慕楓站起來繞過她身邊,牽起她的手“好,現在是要運動一下嗎?”

    顏素紅了臉,掐一下他的手背“你就不會想點別的嗎?再說你的身體受不了的,去休息吧。”

    葉慕楓捏捏她的小紅臉呵呵的笑着說“你啊,想什麼呢?我不過是想你消化一下散散步什麼的,剛吃完那麼多飯,一會兒吃藥就灌不下去了。真是個小色女,哎~~”他說完還嘆息一聲表示無奈,顏素誤解了他的意思窘的垂下頭,捏他的手。

    葉慕楓牽着她的手在房間裏轉了幾圈,突然想起她參加尚飛演唱會時跳的那一支華爾茲,她步態輕盈舞姿優美,當時讓他驚豔了一番,只是她的舞伴讓他覺得不舒服,印象裏,她還沒有跟自己好好的跳過一支舞,他看看窗外當空的月色,覺得今天是個不錯的夜晚,也是他們終於心無旁騖在一起的好的開始。放開她的手“素素,在這裏等着我。”顏素站在那裏等着他,只聽影響被他打開,放了一張碟片進去,不一會兒舒緩優美的舞曲響起,葉慕楓走到顏素面前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上,顏素感受着他手上的溫度問道“是要跳舞嗎?”

    “嗯哼”葉慕楓應一聲“可以嗎,美麗的顏素小姐。”

    顏素呵呵的笑起來“手都被你抓着了還問可以不可以。”

    葉慕楓也笑一隻手摟着她的腰,另一隻手保持着剛纔的姿勢“素素,除了華爾茲,你還會跳什麼?”

    顏素想了想“還會跳我專輯裏面的那一支,不過那個只能我自己跳了。”

    “我說的是交誼舞的種類。”現代舞他這老胳膊老腿的也不會啊,不過倒是可以找個機會讓她調給自己看,但是現在他想跟她跳交誼舞。

    “哦,只會那一種,還練了好久的。”顏素想起自己跳舞的場景,心裏就覺得好難過,那時候她只是獨自一個人在那空蕩的房間裏,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他,可是每個夜晚都是孤獨寂寞的,自己就坐在陽臺上看月亮,就會想起他教自己跳舞的場景,想的多了就自己站起來想象着有他在身邊跟自己共舞,多少個夜深人靜孤枕難眠的時候,她就一個人獨舞,跳的累了才沉沉睡去,後來眼睛看不見了,尚飛的演唱會上有這麼一個場景的安排,本來是要跳絢麗的弗朗明哥的,可是她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裏學好,而她也就只會跳華爾茲,所以就改了,不過效果還是不錯的。

    她的小臉被葉慕楓挑起看到兩頰的淚痕,葉慕楓慌了“素素,怎麼了是不是又想到以前了?”他的記憶裏只有她被自己從身邊推開,拉起了別的女人的手,那是她第一次跳舞,當時她眼裏的失望跟黯淡自己都看在眼裏,回到家裏,她如同一個被遺棄了的孩子一樣蜷縮在牆邊。葉慕楓想她是回憶起了那些所以心裏難過了吧。“對不起素素。”她輕吻她她的臉頰將她臉上的淚痕吻下去,將她抱緊。“我們不跳舞了,素素我又讓你想到以前的事難過了是不是?”

    顏素擡起頭來仰着臉搖搖頭“不是的,我們跳舞吧,就跳一支,然後喝藥,就去睡覺。”這樣輕緩的運動應該沒有什麼的,只一支舞難得他也有興致,自己不該再糾結過去,讓自己痛苦也讓他難受,現在的情況也不容許了,該珍惜好現在的日子,過好以後的每一天甚至是每分每秒。

    她拉着他伴着舞曲優雅的起舞,舞姿還算是可以,但是兩人身上的睡袍實在是很不搭調,不過他們相擁在一起的心此時只想着靠的更近,其他的一切都已經不在乎了。

    夜深了顏素已經睡熟,葉慕楓看着她靜靜的睡顏,只覺得此時好幸福,給她蓋好被子,出門去了陽臺打電話。

    第二天一早,兩人在*上賴着都不想起來,顏素是真的好累,葉慕楓則是享受不夠這樣跟她溫存的時光。最後還是顏素催促他趕緊起來,吃過早餐還要去醫院檢查呢。葉慕楓這才無奈的起了身將她抱起來一去了洗手間洗漱,洗漱完了,顏素被他安置在餐桌前,他動手做了簡單的早餐,顏素嘟囔着責備他“叫阿姨來做不就得了,你身體又不好,累到怎辦?”

    葉慕楓端着奶黃包放在她面前“素素,你可嘮叨死我了,纔剛二十多歲,就跟個老太太一樣,再說這麼點事,我能做的又不是斷手斷腳了。”

    顏素嘟嘟嘴咬一口奶黃包“我不過是擔心你嗎?”

    “是了,我知道我家素素捨不得我辛苦,可是你不知道能給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做早餐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顏素垂下頭聽着他的甜言蜜語,心裏暖暖的。葉慕楓見她羞澀的樣子,笑起來端着盛好的餛飩坐在她身邊,用勺子餵給她吃,顏素彆扭的搶過勺子,要自己吃,葉慕楓也不勉強,兩人吃完了早餐,林凡就已經等在了門口看到老闆跟老闆娘甜膩膩的攙着手一起出來,林凡笑的極燦爛,這下總是要雨過天晴了,他們這羣累死的累活的人也該可以喘口氣了。

    顏素一出門口就覺得好冷,身上穿着長及腳踝的白色羽絨服,雪地靴,頭上還帶着帽子圍巾口罩,手套,簡直就是全副武裝,再看葉慕楓只一件黑色的羊絨大衣,一條圍巾,裏面只穿着一件略厚一些的襯衫,顏素摟着他的腰問“冷不冷?”葉慕楓搖頭“不冷,我是男人,沒有那麼嬌氣。”

    顏素沒好氣的撇撇嘴“這冷不冷跟男人女人有什麼關係,你是不嬌氣,可是你現在的身體不好,就該多穿點。”顏素叨叨地說着已經被葉慕楓塞進了車子裏。

    上了車,顏素不說了,就讓林凡把暖風開大了些。葉慕楓問了林凡一些公司裏的事情,又交代了一些任務,快過年了,各部門的福利跟紅包都是要他親自過目的,林凡的意思是要他抽出點時間去公司一趟,而且今年的年會也得要他親自出席。

    顏素拽拽他的手臂“公司的事情不是交給你的什麼助理了嗎?怎麼就缺了你不行了。”

    葉慕楓拍拍她的手“沒事的,不會很累,這些事情必須親力親爲,葉氏的員工給我賣命一年了當然要給些獎勵,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的。”

    車子開到了醫院門口,林凡已經約好了榮景坤帶着他們直接去了他的辦公室。顏素踏入醫院心裏的弦就緊緊的繃起來,葉慕楓都感覺到握着她的手僵硬又冰涼,她是真的擔心自己。爲此他有些自責,甚至不敢想以後,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會是怎樣的後果。所以這件事得趁早解決了。

    安慰的握緊她的手“素素,你在這裏等我好不好?”

    顏素搖頭“我想跟你一起面對,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都要知道。”

    葉慕楓只握緊了她的手什麼也沒有說拉着她一起進了榮景坤的辦公室。這還是榮景坤第一次與顏素見面,他伸出手來禮貌的與嚴肅打招呼“嫂子你好,我是榮景坤,比葉二哥小,您叫我小坤就好。”葉慕楓將他那隻手直接打開,惹的榮景坤連翻兩個白眼,至於的嗎?這麼小氣。

    顏素點點頭並不知道他伸出了手笑着跟他打個招呼“你好。”

    “嫂子,給我籤個名吧~~”

    顏素一頭的黑線,現在她可是一點心情都沒有。

    “呵呵,開玩笑的,是這樣的,二哥的情況呢,我已經詳細的研究過了,已經證實了他的病情,建議他住院觀察,然後準備手術。”榮景坤看看她的臉色,轉移了話題。

    葉慕楓的眼睛都要瞪出來了,看着他,咬牙切齒的道“不是說還要再檢查一邊的嗎?”靠要是不檢查的話,他怎麼弄那個誤診的情況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後生啊,該死的小子這不是昨天晚上他們都已經談好的嗎?

    榮景坤視而不見,昨天剛把追到手的音樂學院的院花帶回家,衣服都脫了,就差一步了他就得手了,就被葉慕楓這個電話給攪和了,擾了他的好事,再敷衍的掛了電話之後那女人已經穿戴好了站到了門口,說什麼也不留下了,他到是沒有強迫人的嗜好,即使是勉強留下了那種感覺也不會美好,不僅陪了好多的時間,還搭上了一條新款的鑽石手鍊,錢倒是不在乎,關鍵是浪費了那麼多感情到了手的鴨子又給飛了,糾結起來都是他這一通電話攪的,他今天要是不找回來,他都愧對榮家祖宗。

    顏素顯然是擔心極了,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問着,什麼手術的話有幾成的的勝算,會不會又後遺症?現在要做什麼樣的治療來抑制病情...榮景坤拿了一份文件放在葉慕楓手裏,衝他挑挑眉,又拿了一支筆做了一個簽字的動作,然後把筆遞給他,嘴上回答着顏素的問題,專業性的名詞跟解釋讓顏素覺得頭暈,根本聽不出來重點。

    葉慕楓看看手裏的文件,又聽着榮景坤跟自己女人打太極的對話,心下一狠將這份文件籤傷了自己的大名。這是他之前就跟自己提過的,高檔醫療中心的構建文件,他只負責出資建設,成爲其中的股東,其他的事情他來搞定。可是葉慕楓對醫療行業根本沒有興趣,所以就一直沒理會他,想不到他這麼執着,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威脅他籤合同。

    顏素聽到唰唰的聲音,以後的轉過頭“老公你在寫什麼?”

    葉慕楓瞪了一眼榮景坤,剛要開口解釋,就被榮景坤搶先開了口“嫂子,是身體檢查的注意事項,這種全身的檢查一般會有些輻射的影響,所以做之前要徵求病人的同意。”

    “剛纔你不是說,已經確定過了,不是不用再做檢查的嗎?”

    “哦,我剛纔跟您討論二哥的病情的時候覺得還是有些可疑之處,還是再檢查一遍的好,況且術前也是要接受一遍系統的檢查的,要是真的沒有大礙不是皆大歡喜,要是還是跟以前的情況一樣,我們就抓緊手術,也省了他在做複雜的檢查,浪費時間對他的身體也不好,您覺得呢?”

    顏素被繞的有點暈待有些清醒的時候,已經從醫院裏出來了。

    坐在車上,顏素一直蹙着眉頭,葉慕楓將她週期的眉頭撫平“素素別擔心,只是個檢查而已,也許會有奇蹟發生也說不定。”顏素依舊皺着眉過了一會兒對他說“老公,我怎麼覺得你這個醫生朋友不怎麼靠譜呢?要不然咱們換一家醫院做檢查吧。”顏素的話音一落,林凡手上一滑,方向盤就打偏了,迎面路上的卡車呼嘯而來,嚇的趕緊往相反的方向拐去。等着到了路口處的紅燈亮了他的車子停下,車上的三人都是氣喘呼呼的。

    葉慕楓看着顏素那清澈沒有神韻的一雙眸子,心裏只覺得愧疚難當,她這麼爲自己着想,而自己卻是在想方設法的騙她,不過這都是善意的謊言,老天不會怪他的吧。

    “咳咳”她咳嗽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對顏素說“素素,不用去別處了,景坤的能力值得信賴,他是留美的博士,曾經主刀過不少類似甚至更嚴重的手術,對於術後的恢復跟術前的調理都有很多的經驗,他要是治不好我的話,那就沒有人治的好了。”

    顏素聽他這麼說,也不再反對了,點點頭“好,就聽你的,先檢查完了再說吧。”她嘆息一聲滿臉的惆悵。葉慕楓把他圈在懷裏心裏也是一聲嘆息。

    剛到家門口就看到門口停着的那輛黑色的賓利。葉慕楓跟她下了車就聽到了付宇安的聲音“素素,你回來了。”付宇安走到顏素身邊,親熱的挽起她的手臂,又打量了一番葉慕楓“素素,他怎麼跟你在一起啊?”語氣裏慢慢的都是嫌棄。葉慕楓抿緊了嘴脣,這個臭小子,要不是看在他是素素的表弟的份上,早一腳把他踢飛了,還素素,素素的叫,叫得這麼親熱。不分尊卑的傢伙,葉慕楓因他對自己的無視完全的對他沒有好感。哼了一聲進了屋子裏面。

    顏素笑笑“你怎麼過來了?”

    說着話就往屋裏面走,付宇安扶着她進去說“奶奶想你了,想問問你這些天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就搬回去吧,這就快過年了到時候咱們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好好過個年,讓顏叔叔跟小齊也一起住過去。奶奶最喜歡熱鬧了。”

    顏素聽了笑笑“到時候再說吧,不是還有十幾天了嗎?”

    葉慕楓在廚房裏聽到付宇安的話超級不滿意的出來了,將一杯溫水放在顏素的手裏”素素先喝點水。”接着對顏素身邊的臭小子說“素素過年的話當然是跟我回葉家過,如果外公外婆還有舅舅他們喜歡熱鬧的話就一起來我們這邊吧。”

    付宇安真的覺得這個男人的臉皮挺厚的,呵呵笑了一聲說“你算是我姐的什麼人,憑什麼去你們家過年,再說,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

    葉慕楓被這個小子說了兩句,面上不大好過,卻礙於他的身份不好說的太多分“小舅子,我是你姐夫,你說我是素素的什麼人?她是我老婆,過年的話當然是要跟婆家人在一起過,至於外婆家舅舅家等到年初二的時候我會跟素素一起去拜訪的。”

    他笑的人畜無害的樣子讓付宇安看着着實不爽,可是他那句姐夫?“素素,他說他是我姐夫了又,這人臉皮夠厚的,你什麼時候接受他了?”

    “啊~~~嘶~~~”葉慕楓捂着自己的胃,發出聲音來“素素~~”

    顏素聽到他虛弱的聲音趕緊上前抓住他的手臂“你怎麼樣了?哪裏不舒服我們去醫院吧?”

    “不...沒事,素素,我去屋裏休息一會兒就好了,你這個表弟真是氣死我了,我先回房間了。”他拉開顏素的手就進了房間,顏素也慢慢的在他身後跟了進去。

    付宇安看看兩人一陣莫名其妙,等了一會兒顏素走出來了,他上前扶住她“素素,葉慕楓到底怎麼回事?”

    顏素嘆一口氣“他身體不好,你不要老是跟他鬥氣了,我知道你們都爲我以前的事情替我覺得委屈,可是都過去,我也不計較了,現在我已經跟他在一起了,這段時間我怕是沒有什麼空去看外婆他們了。”

    “爲什麼啊?”

    “他這邊離不開人的,我得陪着他。”顏素蹙着眉頭說道。

    付宇安不以爲意“素素,他又不是老幼傷殘,也不是得了絕症,怎麼會離不開人,你是不是又被這男人給騙了啊?”付宇安話還沒有說完顏素的眼淚又流下來了。

    他被嚇了一跳,拿紙巾給她擦着臉說“哎,你別哭啊,到底怎麼了?是他欺負你了還是又強迫你什麼了?跟我說,我幫你報仇。”顏素這一哭,付宇安就以爲她又遇到了什麼困難,可是卻不知道就是剛纔自己的那句得了絕症,讓顏素心裏又難受起來,剛纔從醫院裏出來,細細想了想那個榮景坤的話,讓他再做檢查也許根本就是敷衍他不想他有什麼負擔,其實應該已經肯定了他的情況。想到這裏她的眼淚就控制不住的流下來。

    付宇安心裏着急,終於在顏素的哭哭啼啼中聽明白了她難過的原因。付宇安想想看到葉慕楓的臉色,根本看不出一點病容,尤其像是他這樣的人一般都會被家裏保養得極好,怎麼會輕易得病還一下子就是胃癌這麼嚴重。他怎麼舉得表姐簡直就是被騙了啊。顏素心情不好,敷衍了他幾句就讓他回去了。

    付宇安在車上還在想,素素的話根本就是有很多的疑點嗎?可是顏素就是衣服他病入膏肓的樣子,估計現在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也許只有在證據面前,她纔會看清葉慕楓這隻大尾巴狼的真面目。

    顏素擦擦自己的臉,進了房間,葉慕楓站起來拉過她的手跟她一起坐下,顏素問他“現在還難受嗎?”

    “不難受了,素素,只是那一陣沒事的,呵呵讓你擔心了,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顏素搖搖頭“你沒事就好,我還不餓,一會兒讓阿姨過來做飯,你現在先休息下吧,別亂動了。”

    葉慕楓拉着他的手“那你陪我。”顏素點點頭跟他一起靠在*上休息。

    葉慕楓的身體檢查該在了下個星期,顏素只好等着,這幾天對他的關心可以說是無微不至,關懷備至,每天早上葉慕楓都要被林凡接去公司裏處理些事情,等到中午的時候再接他回來,這段時間是顏素最坐立不安的時間,就怕他過度勞累運到什麼的,還好一直都沒有什麼情況發生。

    ps:今天兩萬字已經完成,各種求鼓勵~~~~

    轉眼到了做檢查的時間,葉慕楓又不去了,顏素氣的質問他原因,他說”還是等過完了年吧,等過完年再去做,到時候不管怎麼樣都接受,現在家裏的人都還不知道我的身體情況,也不想他們擔心。”顏素也能理解他的心情又問了醫生,這樣單個會不會影響病情,醫生說先吃着抑制病情的藥物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她才放心下來。

    這天葉慕楓從公司回來時還帶了兩個孩子回來,兩個孩子圍着她親熱的喊着“舅媽舅媽”顏素有些不適應的答應着“哎,這是怎麼回事?誰家的孩子?”

    葉慕楓想起自己那個姐姐真的是一陣頭疼,揉揉太陽穴說“我姐姐家的,小丫頭叫妞妞,臭小子叫君君。我姐姐又懷孕了,沒時間照看這兩個小祖宗就放家裏了,今天回了趟家非吵着要來跟你玩,就帶來了。”

    兩小傢伙可熱情了拉着顏素問東問西,一口一個舅媽,親熱的不得了。顏素本來也很喜歡孩子,很快就玩到了一塊兒。不過還是忍不住問“你姐夫呢?孩子的爸爸不管嗎?”

    “哼~~”葉慕楓冷哼一聲“要離婚了?”

    “啊?”

    葉慕楓回到家就看到了雙眼通紅的姐姐,本來還沒有發現什麼,可是她哭着一趟趟的跑洗手間,去吐,才知道她懷孕了,而且已經是三個月了。這本來是好事的,可是問過之後才知道怎麼回事。

    葉雨嫣的任務沒有完全完成就申請回來了,而且徐唐的行蹤變得越來越神祕,菲律賓的大本營早已經人去樓空,抓住他有了更大的難度。而自己是因爲懷孕了根本進行不了這樣危險的行動了。可是開開心心的回到家裏準備給老公一個驚喜的,沒有想到陸一浩給了她一個驚雷,不但要跟她離婚,還準備再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