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09章:從她面前倒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209章:從她面前倒下字體大小: A+
     

    “什麼?”顏素蹙起眉頭“你是什麼意思,他的私人財產跟我有什麼關係?”

    律師將文件打開拿出來對她說“這裏面的文件都是葉慕楓的私人財產包括十一處固定房產,六輛五百萬以上的車子,股票證劵,還有現金,跟他自己的一部分葉氏股份,全部轉在了您的名下。”

    “我不要”

    “顏小姐,已經轉讓完了,您連簽字都不用直接就擁有了這些財產的使用權。”律師說的這個消息讓顏素不知道該如何消化,她是跟初夏開玩笑說過,要跟分他的財產,但那也不過是說說而已的,這讓她擁有這麼多錢,她怕遭遇強盜好不好,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又抽什麼風?覺得這樣就會接受他跟他好好過日了嗎?切~~她又不缺錢,她要的也不是這些。

    “他又有什麼目的?”顏素除了這樣的想法根本想不到他這樣做的原因。

    那個律師被嗆了一下,頓了好一會兒才說“那個顏小姐,葉總的心思我們做下屬的不好猜測,他交代的事情,我只是盡力完成而已。”

    顏素點點頭,也是,他也不過是奉命辦事,自己也不好再爲難他,只是這桌上的這些東西,讓她爲難起來“你還是把這些東西帶走吧,我...”

    “顏小姐,我也是奉命辦事,現在也見不到葉總的人,這些東西都是他的私人助理交給我的,要是讓我拿回去,而您也沒有收下這些東西的話,我真的是會很難辦的。”律師爲難地說着。

    “你怎麼會見不到他的面?難道他都不去公司上班的嗎?”顏素覺得這個男人的話有些奇怪,雖然葉慕楓的消息少了不少,幾乎根本沒有但是也不至於,公司也不去吧?

    律師嘆息一聲“不瞞您說。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了葉總了,公司的事情都交給了田特助全權代理,很重要的會議也是開視頻會議。”

    他的解釋讓她蹙起了眉頭,不由得想起了上次見到林凡時,他說的那番話,難道真的是生病了?但是什麼情況這麼嚴重,居然一個多月不去公司?當時林凡的語氣裏透着一股悲涼,自己還覺得他演戲演得真到位,可是這個律師的話?顏素坐下來仔細的在腦子裏想了想,林凡是他的心腹,也許真的會幫着他合夥演戲,這個律師也是他的人,聯合起來跟自己演戲,也不是不可能,想到這裏,顏素更覺得這個男人無聊透頂,簡直可惡至極。

    不過她心裏是暗自咒罵的,但是面上卻沒有爲難這個律師“好,你帶來的東西我先收下了,有什麼情況,我會找他當面談的,你的任務完成了,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律師面露喜色“謝謝顏小姐,配合我的工作,不過在下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恩?什麼?”

    “顏小姐能幫我籤個名嗎?我的小侄女很喜歡你。”他說着拿出了一個卡通的本子出來,阿姨被顏素叫過來幫她看了看就是一個普通的小日記本,上面並沒有寫任何字,顏素才放心的簽下了自己的名。

    顏素也是被以前遭遇的陷害弄得怕了,不敢輕易的簽名,每次都是孫陽幫她看好了,她再簽字什麼的,就是怕以前的那種情況再發生。想到那段時光,顏素臉上的身材又黯淡下來。

    保姆將律師送出了門外,從廚房裏端着一杯熱茶走過來遞給她“素素,這些東西要幫你收起來嗎?”

    顏素擺擺手“先放那吧,這麼多錢不明不白的我可不敢要,這個男人到底是要玩什麼花樣?真是閒的難受。”

    保姆聽明白剛纔那個律師的來意就又不好的預感,現在她也顧不得顏素愛不愛聽了“素素,那次我在醫院看到了葉先生,我想他應該是真的生病了吧?而且病得還不輕,這些東西說的好聽是轉讓,其實是在交代遺囑也說不定。”

    顏素冷哼一聲“怎麼可能?”

    “你這孩子,非得他真的死了,你才相信嗎?”阿姨的那個老鄉就在她那次看過之後沒有幾天就去世了,所以說病來如山倒,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財富,病魔面前人人平等,更何況還是那種不可能治得好的病症。

    顏素沒有料到阿姨的反應會有這麼大“您怎麼會確信他不是騙我?”她也不禁懷疑起來。按照以往,那個男人就沒有幾天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即使是那次故意找了個女主持人來氣自己也不過是消失了幾天而已,幾天之後照樣跟狗皮膏藥一樣黏了上來。這次消失的時間真的是有夠長了。

    阿姨抹抹自己的眼淚“我上次去看我那老鄉就見到了葉先生也在那個地方,我還覺得奇怪,他怎麼會去那個區域,聽到他跟醫生的對話,我才知道他很有可能的了那種病。”

    顏素只覺得自己的嘴巴乾的難受,喉嚨發緊“您...您怎麼不早說呢?”阿姨指的的那個區域,她當然知道,阿姨請假的時候就說她的老鄉是癌症晚期,她會在那裏見到葉慕楓...“您看錯了吧?”她真的不敢相信。

    “怎麼會看錯,我這眼神這麼好,再說了,那聲音我也不會聽錯啊,再有葉先生剛纔叫律師來這裏是幹什麼,根本就是交代後事嗎?你這孩子啊,到時候他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你哭都沒地方哭去。”阿姨感慨着就哭出來了,坐在那裏嗚嗚的直掉眼淚,也不知道是因爲跟葉慕楓的感情深厚還是因爲她那剛死去的老鄉。

    聽着這哭聲,顏素的心底一片冰涼。她坐在那裏發呆了好半天,直到雙腿都麻木了,才站起來,拿到自己的手機給幕易寒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幕易寒難得在家裏陪陪老婆兒子,雖說老婆還在跟自己分居狀態中,而且還不怎麼順溜,但是也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但是看着也覺得美啊~~

    接到顏素的電話時,孩子剛睡着,他拿着電話去了房間外面,怕給孩子吵醒了。

    “喂,素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哥~~”半天的沉默,她有些氣息不穩的喊了一聲“哥”。她現在能想到的人只有幕易寒,而這一聲哥,她叫出來沒有太多的不適,只覺得這個稱呼很溫暖,在遇到事情的時候還是有個可以商量的親人的。

    幕易寒有些震驚,似乎從相認開始她從來沒有喊過他一次哥哥這個稱呼,爲此還被葉慕楓那小子笑了幾次。

    幕易寒因爲這一聲哥,顯得有些心情雀躍,可是聽出她尾音裏那一止不住的顫抖,意識到她可能遇到麻煩了。

    “素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再哪裏?”一連串的問話透露出他的擔憂。顏素吸吸鼻子“我在家,沒事,就是想問問你,這段時間你有見過葉慕楓嗎?聽說他病了。”易寒跟他的關係現在是最好的,他的情況他應該知道的吧。

    幕易寒見葉慕楓就是昨晚一起去收拾那一家三口,不過這件事他不想讓顏素瞭解了。只隨口回到“見了一次,不過他臉色確實不大好。”幕易寒到是沒有說謊,那天他的臉色的確是挺難看的。顏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裏的那些疑問根本就完全的被自己給打翻了,也許真的是這樣的吧?

    “怎麼了?素素,你是不是其實心裏還是有他的?”幕易寒的話沒有得到顏素的迴應,過了半天顏素才淡淡的開口“哥,你來接我一趟吧,我想見葉慕楓。”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幕亦寒趕到顏素這邊的時候,顏素臉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麼情緒,他還沒來得及問,顏素就站起來了,拿了阿姨遞給她的大紙袋對幕易寒說“現在去葉慕楓的地方,我要跟他見面,把這些東西還給他。”

    “什麼東西?”幕易寒拉着顏素的手腕,順勢接過她手裏的東西,隨口問道。顏素搖搖頭“等一下我就還給他,這些東西我一點都不稀罕,我們走吧。”

    葉慕楓正在聽律師的彙報,知道顏素收下了那些東西,就料定她會找上門來,顏素一定相信了律師的話,再結合之前故意被保姆看到的那一次,還有林凡的特意轉告,這些一定會讓她覺得自己這次真的不是騙她的,他是真的生病了,這種病確實是一種絕症,叫做非顏素不可的綜合徵,而這個病也只有她能治好。

    這邊剛讓阿姨把律師送出去,幕易寒的電話就打給自己了“你在哪?我帶着素素去找你,她想見你。”

    葉慕楓聽到這個消息激動地都要跳起來,可是嘴上確實有些無力的說道“我在郊區的別墅這邊,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你們別來了,有什麼事改天再說吧。”

    顏素聽到話筒裏他有氣無力地聲音心裏更是有些摸不着底,直接摸到幕易寒的耳邊奪過手機,對着手機大聲的喊道“你給我等着,哪兒也不許去,我今天必須要見到你,你聽到沒有。”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爲什麼要生這麼大的氣對他大喊,可是眼淚已經控制不住的流出來了。

    幕易寒摸摸她的頭,拿了紙巾給她擦擦眼淚“素素別哭,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了,我們先過去看看情況再說。”說真的即使是葉慕楓的臉色不好,幕易寒也覺得他可不像是那種得了什麼不治之症的情況吧,可是顏素手上的那堆東西,還真不好說。

    將顏素安撫了幾句,開着車帶着她去了葉慕楓郊區的那處別墅。

    保姆早早的站在門口迎接了,看到他們來打了招呼,便請他們進去了,葉慕楓在樓上的臥室,顏素被幕易寒攙着上了樓,走了幾步顏素被周圍熟悉的感覺包圍,她眨眨眼睛便看到了眼前的景象,頓時身體一僵,這個地方?有她最難受的回憶,第一次真正的失明,感覺到自己懷孕了,他的無情佔有,還有那將她推向地獄的所謂的證據。地下室裏拿着槍對準自己的頸部動脈。哪一幕回想起來都可以讓她痛苦不堪,偏偏她又回到了這裏,回到這裏又是不好的事情,這個地方簡直就是一座地獄。

    幕易寒感覺到了她的僵硬,便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顏素迎上他的視線,看到他眼裏的擔憂,搖搖頭“我沒事,走吧。”她垂下頭看着自己的腳尖,不讓自己去注視這裏的佈置跟相關的一切。終於走到了書房的門口,幕易寒直接推開門,她便看到了站在*邊的葉慕楓,比起上次見他,他的背影的確是有些消瘦了。他聽到聲音,慢慢的轉過身來,顏素看到他的臉上真的是憔悴了許多,襯衫的衣釦敞開,下巴上還有了一些青胡茬,頭髮也不是再有型的豎起,而是軟軟的趴在頭上,這樣的他顯得有些蕭條,讓顏素覺得很不適應。

    “你們來了,坐吧。”葉慕楓明顯有些激動,卻在幕易寒面前還要強忍下,目光一動不動的定在顏素的身上,顏素被他看的彆扭,又想到這個地方,他的書房,那最後的*,她從這裏拿走了自己僞造的文件,而他就是站在剛纔的位置上看着自己去送死的吧?想到這裏,她的眼眶酸脹的難受,憑什麼他要在這種時候生病?他欠自己的那麼多,只是一場病痛就要她原諒嗎?若是沒有回到這個地方,她或許會軟化,可是現在她只覺得心裏有一團火正在燒起來。

    “素素,那些東西既然給了你,就沒想過要收回,素素以後我不在你身邊了要好好照顧自己。我...”葉慕楓有些難受的捂住自己的胃說着,突然被顏素打斷。她手裏的東西直接飛出去,落在他身上,又掉在地上發出紙張散落的沙沙聲,葉慕楓臉色一白,額上已經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胃部的不適讓他難受的說不出話來,就聽顏素接着說道“我的事不用你關心,你就是得了絕症也好,馬上就死去也好,跟我沒有一毛錢的關係,這些東西不是我的我也不屑要,如果你不辦理離婚的話,我也可以等你死了,直接在伴侶那一欄上寫喪偶。”

    葉慕楓捂住胃的那個動作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胃疼,他這一段時間幾乎都沒有好好的按規律吃飯,本來就有胃出血的老毛病,這個胃嬌貴極了根本禁不起他這樣的折騰,再聽了顏素這番絕情的話之後更是難受的要死,他站直了身體,臉色蒼白“顏...”素字還沒有說出口“咣噹”一聲他高大的身軀直直的從她的眼前倒下,她剛還能看到他臉上表情的眼睛頓時陷入了黑暗“葉慕楓~~”撕心的一聲大喊,將她心裏憋悶着的淚水頃刻之間傾瀉而出。幕易寒第一時間將葉慕楓抱住,拍打着他的臉,他的臉色白的不像話,嘴脣也已經青紫,這時保姆聽到動靜跑上來,幕易寒叫他看着顏素,自己背起了葉慕楓就往樓下跑,將他放上車,迅速的將車發動起來,往醫院的方向開去,路上打了電話給榮景坤讓他備好了急救室。

    車子一路狂飆,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的障礙,闖了多少個紅燈。剛纔葉慕楓倒下的那一刻他也心驚了,好好地一個人怎麼會說倒就倒呢?

    顏素已經後悔死了自己的衝動,當初自己寧肯忍着委屈去送死,都不想讓他出事,剛纔她是說了重話,可是又怎麼捨得真讓他去死呢。是不是隻有這個時候才能看清楚自己的心究竟是什麼樣的?

    她顫抖着身體爬起來,抓着身邊的阿姨的手“送...送...我要去見他...送我去...”阿姨已經給葉慕楓的那個助理打了電話,扶着顏素下了樓林凡就已經趕到了。聽保姆說了大概的意思,就是顏素說的話刺激了葉慕楓,然後他暈倒了,被易少送去醫院了。

    林凡聽到這裏一點擔心也沒有,這不過是自己老闆演的苦肉計而已,看顏素顫抖的身體和滿臉的淚痕,知道她這是真的害怕了,不由得替葉慕楓在暗地裏擺了一個勝利的姿勢。

    將顏素扶着上了車,一邊開車一邊繼續爲葉慕楓的苦肉計增加細分戲份“葉少他,每天都看着你的照片發呆,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他不在了,你要怎麼辦?以前還有個尚飛在你身邊,可是沒有想到尚飛做了那麼*的事,把思思表妹給...哎...少奶奶,您是不知道,他每天愁的都吃不下去飯,滿腦子都是您。”

    顏素坐在車上聽着他的話只默默的流淚一聲不吭。林凡說了一會兒也就住口了,不僅將葉少對她的神情表現出來了,也把頭號大情敵給抹黑了一下,這件事一定要上報,然後拿點實質性的好處回來。

    車子在顏素的催促下很快就開到了醫院的停車場。再次來到醫院這個地方,顏素的雙腿止不住的顫抖,醫院,她好不容易克服了的地方又再度讓她覺得恐懼起來。

    ps:明天兩萬更,今天的章節就這樣嘍,現在睡覺,然後準備明天的2w更新,嗚嗚嗚~~~~~各種求鼓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