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7章:被當做替身的思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7章:被當做替身的思思字體大小: A+
     

    “尚飛?真的是你做的嗎?”顏素的聲音突然響起,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顏素被孫陽扶着站在了門口。尚飛側過身看着門口的顏素她臉上失望的神色,心裏冷極了。顏素從公司出來就讓孫陽開車帶她來找尚飛了,她真的不覺得尚飛會這樣,做出這麼幼稚的事情來。

    葉慕楓看到顏素趕緊迎了上去,喊着“素素”從孫楊手中接過顏素的手,卻被顏素一把揮開,她並不理會葉慕楓只是在此問道“尚飛,真的是你嗎?”

    原來在她的心裏自己就是這樣卑鄙的男人,可是如果這樣的方式能挽回她,卑鄙一次又能怎麼樣?“素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聽到他的話顏素搖搖頭“再也不會有機會了。”對孫陽說“我們走吧。”葉慕楓看一眼尚飛“不要再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了,素素不會再理你的。”

    跟着顏素的身後就一起走了。

    尚飛想要追出去,看到了手裏的支票,頓時一顆心沉入了谷底,在她拿到這張支票的時候,心裏就已經決定好了吧?想到母親的行爲,他除了無盡的嘆息,還能怎麼辦?到底是跟她沒有緣分,一次又一次,讓她傷心失望,終於從自己的身邊徹底消失,這次的照片事件到底是誰做的,已經不重要了,她跟他的距離只會越拉越遠。可是兩次阻斷自己緣分的人都是自己的母親,那是自己的母親啊,他又能怎麼辦?

    顏素跟孫陽上了車,車門又被葉慕楓拉開“素素,我們好好談一下好不好?”

    顏素蹙起眉頭“有什麼好談的,我覺得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現在我的事情很忙沒有時間招呼你,葉總,您這麼久不在你的公司呆着不是葉氏要倒閉吧?你這麼閒?”

    顏素的話差點把葉慕楓給噎死,這個女人就是有能耐氣死他,怎麼就那麼嫌棄他呢?“素素,別擔心,你男人還是有這個能力的,公司不會倒閉,養你也養得起,我知道你很忙,那你就去忙吧,記得注意身體,晚上我在家裏等你,到時候我們再談。”說完關上了車門,就回去了自己的車子裏。

    孫陽開這着車就聽顏素在後面嘀咕“這個男人臉皮怎麼那麼厚呢?都把他趕出去了,還回家,回個頭的家啊。”

    孫陽扯扯脣角問道“素素姐,我們現在是去哪裏?”

    顏素本想說去看看初夏的,但是葉家人裏還是不去的好,那個葉老自己可招架不住,要是在把葉慕楓也給請過去,估計自己會給煩死。現在躲他都來不及,尤其是想到言敏之故意放在家裏的那隻手機,一定不會有好的內容,不知道是跟她還是個別的女人鬼混的證據,若不是這樣,幕心怎麼會連坐都坐不住?

    顏素搖搖頭又想到照片的事情,雖然自己看不見網上網友的留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一定被罵的很難聽。

    “陽陽,去我爸爸那裏吧,你先給他打個電話知會一聲,然後放下我,你去家裏幫我收拾東西,一個小時之後你來接我,我們直接去車站,這次坐動車去b市,會快一些,估計記者們也會在機場等着,這樣時間不僅錯開了,而且車站的話他們估計我不可能會做動車去b市會少很多麻煩。”

    孫楊點點頭“我會安排好。”不僅這樣,之前易少給的那幾個保鏢也得帶上,以備不時之需。

    尚飛在房間裏不停地喝着醇烈的洋酒,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付思思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尚飛的房間大門敞開了一條縫,聞到濃重的酒味,她皺了鼻子,看到網上的消息,她才意識到自己的這件事情做錯了。她後悔死了,給表姐造成了這麼大的困擾,已經找了爸爸的朋友來解決這件事情,希望能夠盡力的多彌補些吧。

    走進房間,看到地上的尚飛,她頓時呆住了。地上的男人,痛苦的蜷縮着身體,似乎是在痛苦的抽噎,身上的襯衣已經被揉皺,原本有型的的頭髮也已經被抓亂,腳上的鞋子也已經被甩到了一邊。身邊倒着幾個空酒杯和酒瓶。頹廢的尚飛,自己見過一次,但是那次的他雖然難過心痛,可是還有一絲理智,而現在的這個男人已經落魄的自己都像不認識他一樣,看着他這樣,自己的心裏覺得好難受。

    “尚飛哥哥,你別難過,先起來。”思思試圖將他拉起來,可是他的身體最實在是太重了,根本就拉不起來。他口中不知道叨唸着什麼,思思聽不清楚。

    就在一個小時前,尚飛收到了私家偵探的消息,原來他的母親做了那麼殘忍的事情,而素素爲了不影響自己的事業還要跟他一起演戲,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那天她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時候,是怎樣的心痛?他都不能陪在她的身邊,自己的母親?他能怎麼做?這個傻女人,卻爲他一直忍受着,這種屈辱跟難過。這樣好的女人,自己何其有幸能夠曾經擁有,可是他們之間終於不能走到一起了,她誤會他,以爲那些照片是自己發佈的,可是他不想再解釋了,就讓她恨他吧,怨他吧,也許這樣,自己的良心會好受一些。

    思思的面容映入他迷離的眼睛裏,讓他覺得自己產生了錯覺“素素?”

    思思費勁了全身的力氣將他拉到了*上“尚飛哥哥你說什麼?要喝水嗎?”尚飛躺在*上搖搖頭“你不是素素?”

    “尚飛哥哥,我是思思啊,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杯水。”思思掰開他拉着自己的手,去拿水,給他喝了一點茶水,又拿來毛巾給他擦臉。尚非看着思思近在眼前的臉龐,那雙眼睛像極了顏素,可是她終究不是顏素。“她不相信我。”

    “恩?尚飛哥哥,你說什麼?”思思低下頭,將自己的耳朵放在了尚飛的脣邊“你再說一遍,我聽不清。”

    “素素她,她不相信我....她不相信我....啊~~~~”尚飛的悲痛讓付思思覺得慚愧,看着他自責又難過的樣子覺得心裏難受極了”尚飛哥哥,你別這樣,沒關係的,我會去找姐姐解釋清楚,這件事不是你做的,這些照片其實是我發出去的,我只是想也許這樣你們之間就會有緩和的機會了,而且很多時候都是媒體在炒啊炒的就成了事實,你們兩個人之前明明那麼相愛的,弄成這樣我看着也好難受的,雖然我還是很喜歡你,可是你愛的人是素素表姐啊,我也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所以我想做些什麼,來幫助你們,不過,我好像幫了倒忙,真是對不起,所以你也別生氣了,我一會兒就去表姐那裏跟她解釋清楚,,誤會解除了,你們之間或許還會有希望的,而且我已將找了爸爸的朋友幫....啊”

    思思的下巴突然被捏住,她疼的叫起來,這半天只顧着低頭自說自話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尚飛已經坐起來了,並且用及危險的眼神冷冷的瞪着她。

    他修長的手指跟拇指死死的捏着她的下巴,用恨不得咬死她的語氣怒吼道“你說....是你做的?”

    他湊的思思的臉頰極近,口中濃重的酒氣讓思思極不適應的蹙眉“尚飛哥哥,你放開,好疼。”她的兩隻小手抓着他的大手使勁的往下扒,可是他的力氣大得驚人,得不到她的迴應又大喊了一聲“是不是你乾的?”

    思思不知道是被他嚇哭了,還是被他的手捏的疼的劉喜樂一串串的淚珠,那晶瑩如水晶般的淚珠從她的眼角滑落,她哽咽着開口解釋“我也是向你們能儘快在一起,看到你傷心我好難過,對不起,我不該多事的...嘶...我會解釋清楚的...啊~~~”

    思思覺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要被捏碎了,她模糊的淚眼分辨不出他眼底的色彩,只是他緊繃的臉上滿滿的都是怒意。她眨眨眼睛,再睜開便看到他深邃的眼神裏那自己看不懂的光芒。

    他受傷的力道鬆開了些,臉卻湊得更進了,她長長的睫毛上沾了一層水霧,朦朧中帶着一絲迷茫,尚飛殘存的理智已經被酒精麻痹了神經,看着眼前在這雙跟顏素極相似的眼睛,他勾起了脣角“素素,別走。”思思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下巴上沒有那麼疼了,嘴上卻傳來了一陣溫熱,她瞪大了雙眼,驚恐的看着正在吻自己的尚飛,突然之間慌張極了“唔....不,不要...唔...”

    她的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他根本不愛自己怎麼能跟她做這樣親密的事情呢?,他口中濃重的酒精味兒幾乎要讓她透不過來氣了,他的雙脣將自己封的密不透氣,她的臉憋得通紅,正覺的自己就要被憋死的時候,他終於給了她喘息的機會,可是下一秒,她身上的羊絨裙一下子就被撕開了“啊~~尚飛、你個混蛋,你快住手。”思思嚇得大叫,剛纔他霸道的吻已經讓她的心都快從喉嚨裏跳出來了,現在她才明白,面對一個醉酒的男人自己的處境有多麼的危險。她開始害怕起來,又捶又打還失聲大叫,可是尚飛已經沒有了理智,只知道自己懷裏着柔軟的身體是自己最最心愛的女人的。

    他又好不容易抓住了她,怎麼能讓她再逃掉。思思根本抵不過他的力氣,自己只要張口,就會被他的脣封住,像是懲罰似的咬着她的脣舌,她覺得心裏難受極了,她的*已經被他推到上面,那一團小小的小可愛被他我在手裏,她的手腳被他一隻手一條腿就鉗制住了,她除了嗚嗚的哭,在也沒有反抗的能力。

    她柔軟的身體帶着淡淡的奶香氣,如嬰兒一般。那美好的味道一直往他的鼻腔裏鑽手觸上她那一團軟綿綿的小饅頭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過了強勁的電流一般,她越是掙扎他的反應就越強烈,身體上的*在不斷的叫囂着,如果他再不釋放,那*就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當他浸入她的身體時,那撕裂般的疼痛,讓她幾乎暈厥過去。他也不能很快的適應她過於緊緻的小口,頭上的汗珠一滴滴的低下,聽不到她的哭喊聲,只知道自己要擁有她,在也不能離開她。思思疼的嗚嗚大哭,而他的口中卻是在叫着“素素...素素...你終於是我的了,不怕...我會輕一點的,素素...”他聲音嘶啞得不像話,吐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尖刀深深的刺入思思的心間,那無痕的鮮血,從心間流遍了全身,她的身體終於放棄了掙扎,癱軟在*上,面無表情的瞪着房頂的天花板,不知不覺間身體疼的麻木了,脣被自己咬破,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淚水,眼前一片模糊,她神智已經渙散了,真想就這一刻閉上眼睛,這一切若都是夢該多好?可是外面的陽光依舊明媚,透過紗窗照射進來,讓她不得不認清現在的現實,她被自己最喜歡的男人,當做替身強~~殲了,這個認知讓她只覺得胸透有一股鮮血涌出,流到喉嚨間生生的堵住了,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額上的汗水和淚水混着從額間流入髮絲中。

    眼前似乎看到了天使閃動着潔白的翅膀在飛,她真的覺得自己就要死了,然後什麼也不知道了.....

    顏素在爸爸那裏接到了公司的電話,公司最終的決定已經出來,明天上午就顏素的照片事件還有與葉慕楓的關係都做一次徹底的澄清,然後用新專輯的消息和公司其他人炒作出來的新消息試圖掩蓋這些照片。顏素只得準備放棄今晚去b市的打算。然而他們的記者招待會還沒有召開。

    向氏的總裁向瑞謙就在當天晚上的公司慶典上佔用了一些時間將這件事給圓了一個十分無懈可擊的大謊,顏素才得以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孫陽接到公司的電話,聽到這個好消息趕緊告訴了顏素,去b市的行程沒有耽擱只是錯後了兩個小時。而她們剛踏上b市的列車。思思就被送進了醫院的急救室搶救。

    尚飛看着臉色慘白的女孩被推進手術室,他想殺了自己的心都有,思思這邊一個親人朋友也沒有,他給付家的付夫人打去了電話。掛斷了電話他坐在急救室外面的等候椅上,雙手掩面無盡的悔恨,當時思思跟個死人一樣,身下的血呼呼的流不停,他就是再酒醉也清醒了過來。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女孩,滿臉的淚痕,臉色慘白,一張小嘴上全是咬痕,她柔軟的嬌軀上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跡,青紅相間的痕跡跟一個個牙印,證明了他當時是有多麼殘忍的對待她,這是她第一次經歷人事,確實遇到了自己這樣畜生般的行爲。當看到那一灘血跡的時候,他真的嚇傻了,如果死死出了事,自己也不能再活着了,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做人居然那麼失敗,居然會對這樣一個美好的女孩子如此殘忍。

    救護車趕到的時候,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就像是一具被撕碎了的破布娃娃完全沒有了生氣。

    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搶救,像是經歷了半個世紀那麼久,他都覺得自己的頭髮已經變得花白了,思思被推進了病房,醫生說思思是因爲“初次不適應,而造成的身下被撕裂,導致了大出血,好在送來的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已經給輸了血,做了治療,等醒過來再觀察看看吧。”

    醫生的話讓尚飛覺得呼吸困難,大出血?他反手給了自己一巴掌,鮮紅的巴掌印印在他俊秀的臉上,那五指分明的痕跡,足以可見他用了多大的力道,自己的尺寸自己是知道的,她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孩子,當時自己的粗魯還記憶猶新,他閉上眼睛痛苦跟懊悔襲變了他的全身。

    頓了一會兒,護士拿了消炎的藥膏過來給他“這個是外傷的,給她塗抹一下。”護士交代完又看一眼還在昏睡的女孩子,嘆息一聲,眼裏全是同情。

    剛纔給思思治療的醫生又來了,對他說“尚先生需要什麼幫忙的嗎?”尚飛看看醫生。那醫生又說道”這位小姑娘的情況很嚴重,您是不是要考慮報警?”

    醫生的話讓他覺得慚愧極了,微微垂下眼眸說“不必了,她的家人明天應該就會到的,等她家人到了再說吧。這個時候她身邊沒有人照顧怎麼辦?”

    醫生點點頭“尚先生,小姑娘身體裏的精業已經被我們保管好了,明天你們要是去警局的話隨時可以拿着證據去。”

    尚飛牽強的扯扯脣角“謝謝,不用了。”他親自去自首還需要什麼證據?自己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

    顏素的照片事件被向瑞謙輕描淡的化解了他帶着一些怒氣的在公司的就會上對記者說“那些照片是爲後期準備新推出的珠寶系列做的廣告構思,但是因爲新產品的設計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這個產品就沒有推廣出來,所以這條廣告就作廢了,沒有想到被有心人士翻出來大作文章,不知道這位做小動作的朋友得了媒體網站的多少報酬?本來跟顏小姐的合作很愉快,沒有想到因爲本公司廣利方面的疏忽滴顏素小姐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真的是很過意不去,對於這件事我在這裏對顏小姐誠懇的表示歉意,希望我們還能有機會合作。”接着就找出了一位略有名氣的廣告界導演再次澄清這些照片只是之前廢掉的廣告,又有不少的媒體人員在鏡頭前大讚顏素實力跟愛心,將那次公益廣告拿出來又高調的讚賞了一番。顏素的事情只這一晚上就算平息了下來。

    葉慕楓看着電視裏的新聞,鬆了一口氣。看看時間準備回去了,估計嚴肅也忙完了已經到家了吧。他沒敢打電話,怕她故意躲他,可是沒有想到,回到家裏出了保姆跟兩條狗在家,顏素的影子早已經飛到了b市去了。氣的他直咬牙,卻也是無奈極了。

    接到榮景坤的電話有些詫異,這個小子,一直沒有跟自己有什麼聯繫,這傢伙怎麼會打電話來的?接起來聽到電話裏的消息,他可着實的被嚇了一大跳“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說完自己還挖挖耳朵,生怕自己給聽錯了,這絕對是爆炸性的新聞。

    榮景坤翻個白眼對着電話說“剛纔兩個小時之前,一個叫付思思的女孩因爲被侵犯導致的大出血,被送進了醫院搶救,跟着一同來的是你的頭號情敵尚飛,曾經的偶像明星,現在的尚氏總裁。而這個尚飛,極有可能就是侵犯了那個叫付思思的小女孩。這麼說你聽明白了嗎?”

    葉慕楓點點頭“明白了,就是說尚飛,玩女人,玩壞了唄。幹嘛說得這麼麻煩。”

    榮景坤繼續翻白眼“給你個建議,可以去報警,他被抓起來,他就沒機會接近你家媳婦了,而且我這裏可以提供證據,不過,就是價格會很高。”他打算趁機敲詐這個財主一頓,讓他總是差遣自己。

    葉慕楓不以爲的擺擺手“這都不是問題,一會兒聯繫你。”掛了電話,葉慕楓將這件事在自己的腦子裏思索了一遍,景坤的提議不錯,那小子進了監獄,自己就不會爲小女人要爬牆而擔心了。這件事要讓素素知道,要讓她徹底認清那個小子根本就是個徹底的*,連思思那樣的小孩子都下得了手,這樣的人就該給抓起來.....他想的很美好,可是一想到思思,那個小丫頭,不是素素的表妹嗎?這樣說來就等於是自己家人,自家人受了欺負豈能輕易繞過了那個混蛋小子,連自己的小姨子都敢碰,想到自己的小姨子,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小姨子跟自己女人長得有些像,尤其那一雙眼睛....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