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6章:婚禮照片曝光,尚飛的心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6章:婚禮照片曝光,尚飛的心思字體大小: A+
     

    葉慕楓抿緊了薄脣面露憤怒之色,幕心知道兒子這是生氣了,但是心裏還是疑惑“你確定你跟這個女人沒有發生過什麼?”畢竟那照片上的兩個人都是赤身果體的緊緊相擁在一起。她不得不問清楚,現在的幕心對於不負責任的男人是打心裏鄙視的,如果這是真的,她就真的什麼也不管了。就算自己不喜歡顏素,但是她也是自己家的媳婦了,沒有道理偏向外人,尤其是這種居心*的女人。

    葉慕楓揉揉額角“媽,那天我是喝醉了,醉死過去的男人能做什麼?再說這種事我自己有分寸,要是真的有什麼,我還會讓她繼續在公司做事?這不是給自己徒增煩惱嗎?我又不蠢。”

    “哼,你還不蠢,這個女人在你身邊時間不短了,存了怎樣的心思,現在才弄明白,你還不蠢?”幕心的話讓葉慕楓哭笑不得“是,是,都是我的錯,不過我還真不明白,她這麼做是出於什麼心思,素素根本什麼也看不見的?”

    “恩,我也覺得奇怪,也許是想顏素的助理或者保姆的看到給她說啊,畢竟這樣的照片任誰看了都會相信你們有什麼的,要是顏素十分要好的人看到一定會爲她憤憤不平,說出更絕情的建議來分裂你們,不知道什麼女刊雜誌上經常說,很多時候當事人很冷靜,可是身邊朋友的意見會起到反作用。”

    葉慕楓點點頭,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心裏對言敏之更是厭惡到了極點,這個女人要是不將她徹底毀了,他都不覺得解氣。

    葉雨欣跑上來見媽媽跟二哥已經探討的差不多了,說道“二哥,你在家吃飯吧,我一個人好尷尬的,爸爸在下面做飯呢。”

    葉雨欣無奈的攤攤手。幕心翻個白眼,沒有理會,而是跟兒子說“現在對付這個女人得要一步一步的來,正好趁着這個機會讓雨欣去公司裏幫忙,最好能接受她手裏的所有事情,然後取而代之,剩下的你怎麼處理,就看你的了,不過對於這種女人還是不要手下留情的好,心思太深終釀大禍。”

    幕心說的極正確,葉慕楓也覺的母親的意見很好,揉揉妹妹的頭說“正好給這個丫頭一個鍛鍊的機會,順便多接觸一些青年才俊,咱家的這個小丫頭也該到了找婆家的年紀了。”他說着笑笑,看到雨欣發紅的臉頰,就聽她有些羞惱的說“我的終身大事不用你關心,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聽說你被趕出來了?哈哈....一個顏素這麼多年了都搞不定,說你是我哥哥都丟人,看姐姐多厲害?把姐夫哄在手心玩的團團轉。”葉雨欣說着心裏羨慕極了。

    葉慕楓想到顏素沉下臉來,該死的林凡居然晚他一步告訴他這個消息,這下好了,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讓她接受自己,老是這麼跟自己彆扭着哪行?

    許久沒有一家人在一起吃飯,可惜葉雨嫣執行任務已經離開了d市具體在哪裏,她沒有透露,飯桌上,葉城將自己做好的飯菜端上桌,討好的給幕心佈菜,那兄妹倆一直談論公司的事情,一頓飯吃的到是還算溫馨,午飯過後葉慕楓載着雨欣一起回了公司,讓她先跟在言敏之身邊,看着她別有什麼小動作,順便先了解一下公司的情況。雨欣本就在家裏顯得發慌,又在父母之間跟個電燈泡一樣早就不耐煩了,哥哥一說帶她去公司,嗖的一下就竄出去了,兄妹倆也是給父母一些獨處的時間,都這麼大年紀了,現在大姐又好不容易回來了,他們也想一家團圓的在一起。

    到了公司樓下,葉慕楓難掩心中的怒氣對雨欣說“你自己上去吧,我先不回公司,我真怕自己看到這個女人會恨不得將她掐死,有什麼事就去找田超,剛纔不是叫你存了他們的電話號碼了嗎?”

    葉雨欣點點頭“恩,是啊,你不用擔心我啦,那個女人我替你看着,趕緊去想想辦法怎麼把你老婆哄回家吧。”葉雨欣調皮的笑笑,拿着小包下了車。

    前臺小姐認識葉雨欣,恭敬的跟她打了招呼“葉小姐,總裁出去了還沒有回來,您可以去他辦公室等。”

    葉雨欣笑笑“我知道了。你忙吧,不用管我的。”

    上了總裁專用電梯直接上去總裁辦公室那一層,下了電梯就看到剛從哥哥辦公室裏走出來的言敏之。“言祕書?”

    言敏之一愣看看這個女孩子,在腦子裏搜尋着這張臉,她想起來,這是葉總的妹妹,葉雨欣,作爲他的祕書,他家裏最重要的人都該有一個大致的瞭解,這個女孩子三年前出國留學了,前幾日到時聽說了她已經回來。只是這個時間來這裏做什麼?

    “葉小姐嗎?您好,總裁出去了還沒有回來。”

    葉雨欣點點頭“我知道的,其實我是來找你的,言姐姐。”言敏之被這句言姐姐叫的很開心,笑着迎上前去“葉小姐,這怎麼敢當,葉總聽到您這樣稱呼我不知道會不會責備我。”

    葉雨欣眨眨眼睛“就是哥哥叫我來找你的,我剛畢業準備來公司上班,哥哥讓我跟在你身邊學習,他還叫我對你恭敬些,要是知道我敢不聽你的話,會趕我走的,呵呵...言姐姐,哥哥很信任你哦。”

    葉雨欣的幾句恭維的話,讓言敏之心裏樂開了花,雖然臉上看不出什麼,但是葉雨欣還是發覺了這個女人被自己哄得很開心。

    顏素在客房等來了張醫生,顏素讓保姆出去關上了門,張醫生將手上的鍼灸準備好放在一邊,覺得她是有話要跟自己說。

    便開口問道“顏小姐,最近情況怎麼樣?身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

    顏素搖搖頭“我的痛經到是緩解了不少,現在沒有什麼特別得感覺了,別的我不知道,就是我的眼睛。”

    “眼睛怎麼了?”張醫生緊張的問道,因爲他給顏素開的方子在前半個月裏改了,而且每次都是自己親自給她煎藥,這藥的用量,他幾乎給用到了最大,他是想快點給顏素的這眼睛治好,好藉着這個機會提高自己的知名度,雖然這麼做有一定的危險性

    可是他已經四十多歲快五十了,還沒有什麼名氣跟經濟實力,如果這次機會不能成功的話,他就真的很難有出頭之日了。

    他緊張的連額頭上的汗水都出來了,生怕自己的這樣的治療方式給她帶來什麼傷害,要是那樣的話,以她現在的能力自己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那個葉先生的本事,自己是知道的,上次的那個女人自己是親眼看到的,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處理的,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沒有得到好的下場。他不由得心驚。

    顏素眨眨眼睛,那天之後除了有的時候眼前閃過白光,就沒有再看見過東西。“張醫生,我看見過一次東西,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那不是我的錯覺,我是真的看到了。”看到言敏之坐在自家的沙發上,她的表情看不清,但是她知道坐在那裏的是一個女人,而且自己出去的時候都沒有扶着什麼,還看到了院子裏的嘟嘟跟莎莎跳來竄去,還有幕心,接着就沒有再看到了,眼睛陷入了黑暗裏。

    張醫生懸着的心突然沉回胸口新房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狂喜,這麼說來自己的治療方式是成功了。

    “顏小姐,你跟我詳細的說說,你看見東西時的情況。”

    顏素點點頭,將自己的情況娓娓道來。說完了她還囑咐了一句“張醫生,這件事我先不想任何人知道,我會在一個最適當的時機公開,如果我完全康復了,那您真的是在世華佗,媒體面前我會讓大家大吃一驚,您的名聲會頓時大增,可是這段期間,我想您能靜下心來給我好好的治療,如果被人知道了這件事,我們倆都會有影響,到時候要是有什麼變數,那您的名聲一下子就毀了,到時候再想翻身就很困難了。您說呢?”

    張醫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思慮的如此細緻,她說的也是實話,張醫生點點頭“當然,我也不想再這個時候被影響了我們的治療,回去我會再好好研究一下藥方,爭取讓你在最快的時間裏恢復光明,等完全的好了,我們在公開。”

    顏素這才放心的點點頭躺在*上讓他施針治療。

    葉慕楓坐在車裏給顏廣平打了個電話,今天替顏素說話的那個小丫頭,說什麼付家,自己沒聽錯的話,素素叫那個女孩“思思”這麼說來這個小女孩是付思思了?孃家人?

    素素怎麼會跟付家人扯上了關係?顏廣平接通了電話,葉慕楓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問,掛了電話,葉慕楓詫異極了,想不到素素的親生媽媽是付氏財團總裁的親妹妹,天啊,素素的身份背景居然這麼強大,他簡直不敢相信,不過不管她是誰的女兒,誰的外孫女,自己在乎的都不是她的身份,現在她顏素是葉慕楓的老婆,合法的老婆,什麼人也干涉不上。

    雖然是這樣想,可是兩人之間還是存在着很多的問題,他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心裏想的是什麼。反正他知道她現在的一門心思是想跟他撇清關係就對了。這怎麼行。

    坐在車上急的焦頭爛額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看清楚她的真心,正在愁着呢,手機又想起來,是雨欣的。他接起來問“怎麼了?不是有事讓你問田超的嗎?”他語氣裏帶着不耐煩。

    葉雨欣翻個白眼,這言敏之簡直就是故意的,而且越來越沒有耐心,恨不得馬上她哥哥就跟顏素分了,讓她好有可乘之機,這不跟她說着各個部門的情況的時候將電腦打開,給她看文件資料,就打開了一個網頁,這個網頁上的消息,是剛剛最新的,有關與顏素的。雖然這個女人有心讓她看到這些東西,但是葉雨欣也知道輕重緩急,顏素跟尚飛的婚紗照流露出來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娛樂消息了,要是不及時解決處理,真的會有大麻煩的。

    所以她不敢怠慢在言敏之面前卻也演足了戲碼“這個女人真可惡,本來我跟媽媽就一點都不喜歡她,居然有了我哥哥還搞出這麼多事情來,言姐姐,你等會,我先去給哥哥打個電話,這件事我必須得跟他說。”

    “哎,雨欣,你這樣做,我很爲難的,要是葉總知道了,這個網頁時我打開給你看的,他會怪我多事的,說不定還會以爲我別有用心。”言敏之拉住她爲難的說道。

    葉雨欣心底冷哼,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有演戲的天賦,什麼以爲是?根本就是別有用心。

    “不會的,我不會說你,你放心,這網頁時我自己無意間打開的。”葉雨欣說完就看到了言敏之眼底閃過的笑意,她走去哥哥的辦公室給葉慕楓打了這個電話。簡單的說了自己的意思,就掛斷了電話。

    葉慕楓拿出車上的掌上電腦,到開了雨欣說的那個網站,果然看到了最上面的照片,那些照片被他一張張的點開,雖然已經看過了這些畫面,可是再次看到他依然氣的半死“該死的,尚飛,真他媽的卑鄙,居然發出這些照片來。”

    憤怒的將電腦仍在一邊給天朝剝去了電話“現在去技術部給我查一個地址,查到來源先把那網頁上的東西刪掉,我現在告訴你網址.....”掛了電話,將車子開向他們住的小區去。

    顏素做完了治療,孫陽就該給她打來了電話,現在網上已經沸騰起來了,顏素跟尚飛在海邊準備結婚的照片被爆,還有在餐廳裏向顏素求婚的照片。這些東西被髮布出來只有短短的一個小時,網友的留言已經達到了幾十萬,說什麼的都有,或褒或貶,甚至有更難聽的。孫陽街道經濟公司的電話就趕來了顏素這裏,顏素接完了電話就讓保姆給她準備好了東西,孫陽一到,兩人上車就去了公司。

    葉慕楓到了這裏的時候撲了個空,知道她去了公司冷靜下來在家裏等着她,手裏的電話不停地追問着田超的消息。

    這邊葉慕楓忙着顏素的事情。那邊警署裏蔣振山被帶出監獄準備將這個重型犯人押解到b市的最高人們法院,準備一週後的開庭審理。

    蔣振山帶着手銬被壓出來看到人羣裏的幕易寒頓時瞪大了眼睛,幕易寒穿過人羣,向他靠近“沒想到吧?本少不僅沒死,還要看着你死,想殺我妻兒,這個仇不報,我怎麼對得起我幕家的列祖列宗?呵呵,聽說您那位摯愛的小*已經躲到了菲律賓去,呵呵不僅帶了綠帽子,連兒子也被你的手下扔到了孤兒院,哎真是可憐了,聽說你的手下已經把你這邊的錢財瓜分乾淨了,不過你在意大利那邊的生意都已經被韓艾琳給攏了過去,不知道是不是要用來養小白臉呢?”

    幕易寒呵呵的笑,蔣振山突然雙眼猩紅的瞪大,一口鮮血涌出喉間,倒在了地上。幕易寒再融入人羣中,搖頭嘆息“何必太貪心呢。”

    蔣振山因爲突發疾病被送往醫院救治,送交法院的事情只能延後。

    韓艾琳面無表情的聽完這一則消息,將車上的收音機關上,看到福利院的門口,蔣振山的得力手下將自己的兒子抱出來,她勾起脣角,車門打開,小賈將孩子遞給她“夫人,小少爺這幾被照顧的很好,剛吃完奶粉已經睡下了。”

    韓艾琳對他嫵媚一笑“真是多虧你了,不然這孩子不知道要受多少罪?你也別叫我夫人了,直接喊我名字就好,今天晚上我們們準備回去泰國,從那邊轉機直飛意大利,以後跟着我好好幹,少不了你的好處。”

    “謝謝夫....韓姐。”小賈看她微怒的臉色趕緊改口。

    韓艾琳呵呵的笑起來“叫什麼韓姐,我可沒有那麼老,叫我琳琳吧?”小賈被她看得渾身發酥,這個女人勾~~引人的本事真是不小,小賈不敢再看她點點頭應下就開着車子,帶她回了安排好的酒店,酒店的房間,韓艾琳將孩子交給一個安排好的保姆帶着,自己交代保姆好好地照顧孩子,就退出了房間。小賈將隔壁的房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韓艾琳扭着纖細的腰際從小賈的身邊走過,手像是無意識的碰了一下他的胸膛。看到小賈微紅的臉色,韓艾琳呵呵的笑起來,進了房間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扔在了地上,小賈看到韓艾琳裏面的真空裝,頓時眼睛都直了。這個女人真不怕冷一條齊臀的真絲低胸睡裙,將她美好的身材一覽無餘的展現在小賈面前,那一對誘人的雪白山峯幾乎都要呼之欲出,頂端的紅梅直直的挺立着,誘人採擷。她看了一眼小賈挑挑眉“還站在那裏做什麼,還不進來關上門。”

    韓艾琳本就生性浪蕩可是絕對不是傻子,不然這麼多年在蔣振山的身邊就白混了。徐唐雖是個自己比較中意的男人,但是她心裏清楚,那個男人薄情寡義比之蔣振山更是不知道陰險狠毒多少倍,那次在船上他說想玩點特別的,就意識到了不對勁,看到他端回來的兩杯酒,她就覺得的有問題,心裏閃過很多想法,這個男人是要開始動手對付她了,而他的墓地絕對也不簡單,要是有了把柄在他手上,拿自己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她雖然喜歡男人,喜歡在*上被征服的感覺,甚至是有些*的都會讓她覺得滿足。

    可是不代表這些能被別人窺視,徐唐的舉動讓她不免懷疑,雖然沒有證實什麼,但是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就要想到對抗的方法,那次之後她與徐唐幾乎就算是斷了聯繫,這段時間一直躲在暗處,等待着徐唐跟蔣振山交鋒,不管哪乙方敗了都會元氣大傷,她再伺機而動,今天的消息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蔣老頭死不死都已經完了,自己現在帶着孩子回去意大利坐鎮榮華富貴下半輩子,等兒子長大了,自己就只管享福了,而且男人嘛?還是小賈這樣的男人容易擺弄,而且要多少有多少....

    顏素知道這些消息的時候震驚不已,這些照片一致都是尚飛在保存着的,而且是及保密的東西。如果他不發散出去,活着說沒有他的命令,誰還會做這樣的事?誰還敢做?顏素突然覺得自己的脊背發涼。

    葉慕楓敲開尚飛的房間,沒等尚飛看清楚來人,就被措手不及的捱了一拳。葉慕楓憤怒的雙眼都要噴火一樣。怒視着他”你以爲這樣做就能得到素素了嗎?”尚飛揮開他的手臂揉揉自己的下巴,冷笑一聲,我得不到?你就得到了嗎?”思思告訴自己顏素已經將葉慕楓趕出去了,這說明他跟顏素之間的問題並不是葉慕楓。

    至於什麼原因,他還在找人查。葉慕楓聽到他的話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頓時身體一僵,沒有了底氣,可是他也絲毫不甘示弱。將口袋裏的錢夾拿出來拿出一張有些發皺的支票仍在他身上“素素根本就不差錢,身爲老公的我,她只要想要,多少本少都給得起。你尚家這幾百萬,她根本瞧不上,回去轉告尚夫人,下次在想拿錢砸人,記得多拿一些,五百萬?真是小家子氣。”

    尚飛撿起地上的那張支票,看清楚了上面的署名,頓時明白了素素會離開自己的原因,原來剛纔查到的幾個月前母親並不是去了香港而是來了d市,而且跟顏素見了面,至於說了什麼他想他大概也能完全猜測得到。他滿心的悔恨卻一時間找不到發泄口。

    “尚飛,趕緊去把那些該死額照片給我毀掉,不然有你好看的。”

    葉慕楓的威脅,尚飛一點都不擔心,反而笑笑“不但不會銷燬,我還會繼續追求素素,這些照片都是事實,所有的人都會以爲我們真的在一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