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3章:婆婆助威(第二更5000AA)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93章:婆婆助威(第二更5000AA)字體大小: A+
     

    言敏之冷哼一聲“顏小姐,不要總是把自己想的那麼高高在上,男人就是有再好的耐心也會被磨光,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不過你要是離婚的話,我會覺得你還是做對了一件事,因爲你真的配不上那個男人。”

    顏素擡起頭,只是呵呵一笑。言敏之的臉色已經憤怒到了極點,有些發青,顏素揉揉嘟嘟肥胖的身子開口道“言祕書很喜歡他吧?”

    言敏之臉色發紅,並不迴應,只是恨恨的看着她,那憤怒的眼神很不的顏素被她這樣的眼神殺死。

    “既然喜歡就去追啊,如果言祕書有本事,讓葉慕楓跟我提出離婚,我得好好地感謝你,感謝你給我解決了一個頭疼的難題。”顏素說完,言敏之的身體就僵住了。

    顏素彎下身子,跟嘟嘟抱成一團聽到解析來來的聲音她只是低着頭笑笑。

    “言祕書,你怎麼會在這裏?”幕心的臉色難看極了,看看無所畏懼的顏素,居然還有心思逗狗玩,再看看這個一臉慌張的小祕書,心裏更是反感,只是這個時候她心裏雖然有諸多不滿顏素也是自己人不能向着外人,而這個小祕書說這些話的心思自己早就一清二楚,只有自己兒子那個白癡,眼裏只有顏素,什麼也看不到。

    言敏之慌張極了,手心裏都是冷汗,剛纔的話不知道被葉夫人聽去了多少。她看着幕心的臉色,牽強的扯扯脣角指着地上的行李箱說“是,是顏小姐讓我把這行李箱帶回去給葉總,葉總出差了,沒有在公司。”

    顏素挑挑眉,原來是出差了啊。幕心不動聲色“言祕書,請注意你的稱呼,雖然他們的婚事還沒有完全公開,但是在這裏你該尊稱一聲葉太太,這是我葉家的少奶奶,如果你們葉總聽到你這樣的稱呼會不高興的吧?”

    言敏之,窘迫的耳根都紅了“對,對不起,我會注意的,抱歉葉夫人。”

    幕心想了想把又要責備的話吞進肚子裏,兒子的公司裏還要靠她們這些人支撐,不知道這次的事情要多久才能解決完,所以這個女人還是先不能得罪。

    “好了,你去忙吧,要是搬不動我叫司機幫你。”

    言敏之如獲大赦“不用,葉夫人,我自己可以的。”說着,拉起了行李箱,還不忘告別“葉夫人,少奶奶,我先告辭了。”言敏之喊完了這一句少奶奶,只覺得自己的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

    言敏之離開之後,幕心看着她的背影目光閃了閃。

    顏素這個時候站起來“是葉夫人來了嗎?我這裏還真是蓬蓽生輝啊,今天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稀客。”

    幕心想到跟這個顏素說話就一陣頭疼,一身的刺兒,跟個大刺蝟一樣,要不是兒子跟老爺子擔心她,囑咐自己時常來看看,她還真的是懶得過來。她的臉上無奈極了。

    “怎麼保姆跟你的助理不在?就算是沒有人在,你不是有狗在嗎?那個女人在跟你挑釁,你就算再生慕楓的氣,也要拿出你女主人的氣勢來,怎麼能讓她小瞧了去。以後不要再說那種讓位的話,慕楓聽了得多傷心啊,虧他出去了還記掛着你。”幕心一邊說教,一邊走進了她,拉起她的手臂“進去吧,該起風了。”顏素有些愣怔,這個老太太不是對她有很大的意見的嗎?怎麼會說這麼多話,雖然她的語氣極差可是看的出來,這是種關心,不管是因爲葉慕楓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她不得不對這個名義上的婆婆有了一點點好感,真的只是一點點。

    她扯扯脣角站起來。跟她一道進去了屋裏,自己的視線雖然是模模糊糊,但是也能看清楚大概的東西了,茶几上那不是自己的手機,她進來一眼就看到了。她眨眨眼睛,頓時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了,她疑惑的瞪大了眼睛,現在又陷入了黑暗之中,不過沒有了那天的沮喪,心中升起了一股希望之光,她相信這是能重見光明的前兆,所謂好事多磨,明天張醫生給自己來治療的時候跟他好好聊聊。

    坐在沙發上,顏素說“我不大方便,不能給您倒茶了,等一會兒阿姨就回來了,她回來再給您沏茶吧。”顏素知道這種享受慣了的富家太太,根本不會自己動手做什麼。

    幕心覺得她對自己的態度顯然比上一次見面的時候好了許多,算了自己雖然對她有許多的不滿,可是是兒子認定了的人,自己又何必再爲難呢,經歷了這麼多事,她看開了許多,也爲兒子的長情感到欣慰。與顏素的相處就沒有帶着那麼多的成見了。

    “我要喝自己弄就好了,最近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你怎麼還是這麼瘦?慕楓給我打電話說你暈倒了,爺爺那裏要照顧初夏也沒有時間過來看看你,就讓我這個閒人來了。”

    顏素笑笑“我沒事,已經好了,那天可能是沒有怎麼休息好的原因吧,謝謝關心了。”

    幕心臉上有了笑意,這個丫頭正常起來還是挺好相處的。

    顏素知道初夏是葉慕楓媽媽心裏的一根刺,對於她的事情也不好多問,一會兒打電話給易寒吧,想到電話。就想到了茶几上那款粉色的手機,想也知道言敏之故意放下這個東西是因爲什麼,不得不稱讚一句,這個女人及其聰明,她是知道了自己能看見,才把這東西遺留在此處的,手機裏有什麼東西,自己不用看都能知道,沒有極有力讓她憤怒之極的東西,她都不會拿出來。

    這個女人心思全在了葉慕楓身上,這麼久了不表現出來,現在纔開始出手,只能說明她安奈不住了,那麼自己那天會被抓包也極有可能是這個女人做了不小的貢獻吧,想到這裏顏素暗自心驚,以前的陳佳雪就是一個極有心機的女人,自己當時就是太年輕單純,不知道人心的險惡,現在的她經歷了那麼多,一次又一次都是血的教訓,再上當,那她就別活着了,不過這個女人的段數也沒有太高,也沒有想到葉慕楓的母親會出現,她的那些話都被幕心聽了去,可是幕心卻沒有將她怎麼樣,只是表面上訓斥了幾句,但是她能感覺的出來,對這個女人,幕心沒有好感,不然就不會站在自己的這一邊了。

    也許是顧慮葉慕楓沒有在公司,不敢輕易得罪了這個掌握公司大量情況的言祕書,不管怎樣,自己要提高萬分的警惕,不要再讓曾經的悲劇重演了。

    正在想怎麼讓幕心將這個手機拿去看看了,保姆回來了,問了夫人好,顏素就讓保姆去給幕心倒茶了“阿姨,不是還有點心嗎?把冰箱裏的那盒瑞士捲拿出來給給太太嚐嚐。”她笑笑“我先給我的助理打個電話,問問公司裏的事情,您先喝點茶,嚐嚐這個點心,是我的一個歌迷給我寄來的,味道不錯也很新鮮。”

    幕心有些詫異,這個女人真的對她改變了態度,起是幕心也屬於那種嘴硬心軟的女人,看初夏就知道,能讓她在葉家住下,她也是退讓了不少的,不然以孃家那羣愛妹心切的哥哥嫂嫂們,怎麼會讓葉家就這樣接受了這個私生女。

    她笑着點點頭,看到桌上的手機拿起來遞過來“給你手機。”

    顏素已經從自己做的地方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了。幕心一愣“這個不是你的手機嗎?”顏素拿着自己手機的手擺擺手說“啊?我的手機不是在這裏的嗎?”

    幕心一愣“那這個是誰的手機?保姆的嗎?”

    顏素搖搖頭“阿姨的手機都是隨身放在口袋裏的,您說的手機是什麼樣子的?”

    幕心將手機拿在手裏“這是個粉色的女士手機啊,並不似最新款的,我都不怎麼會用。”她擺弄着說。

    顏素扯扯脣角“不會是言祕書的吧,之前她在這裏坐了有一會的。”

    幕心聽聞就蹙起了眉頭“言敏之?”

    顏素點點頭“家裏就她剛纔來了,這個言祕書還真是馬虎,手機多重的東西啊,要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找她可就找不到了,您幫忙給她回個電話,讓她自己來取吧。”

    幕心越想越不對勁,這個女人是做祕書的,做什麼事情都會前思後想的,各個方面都會比別人細心,這樣說來只能說明一點,這是她故意留下的,再結合她剛纔對顏素說的話,自己的心裏有了大概的瞭解“我一會兒回去的會後路過公司,把手機給她帶過去吧,你去忙你的。”顏素點點頭,坐過去打電話了。

    言敏之只顧着生氣了,根本就忘了自己已經放了一個手機在顏素那邊的茶几上,等到想起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是隻想的讓顏素看到裏面的東西,並沒有打算讓葉慕楓的媽媽看到啊,要是被她看到了,那自己使的這樣的手段一定會被葉慕楓知道,可是現在再回去拿手機的話根本就是自取其辱,要是顏素看到了還好可要是慕楓看到了,那自己該怎麼辦?

    幕心已經沒有了吃茶點的心思,拿着手機站起來,見顏素打完了電話,便跟她說“這一兩天,你也抽點時間去看看初夏吧,幕易寒那受了傷還在醫院裏,還沒有醒過來。”

    “什麼?易寒受傷了,嚴重不嚴重?”顏素心裏一陣擔心,這個消息她根本不知道,聽到易寒受傷了心裏揪揪的難受。

    幕心並不知道她還不知道這個消息,不過既然已經說出來了,那就告訴她吧“沒什麼,已經脫離了危險就是還沒有醒來,別擔心,有專門的醫生護士在看着不會有危險的。”

    幕心接着又說“初夏她又剛生完孩子,身邊也沒有可以傾訴的人,家裏不是老頭就是保姆,陳家的人跟易寒的爸爸都在醫院裏守着病人,你去了跟她聊聊天也好,而且爺爺也一直想跟你見個面,畢竟是長輩,還是你去拜訪的好。”她說完又看了一眼手裏的手機“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就叫保姆給我打電話,還有啊,你這身邊離了人怎麼行,下次保姆再去買菜什麼的,你等那個助理來了,在讓保姆去,別一點危險意識都沒有,聽到了嗎?”

    幕心絮絮叨叨個沒完,顏素終於明白了葉慕楓的嘮叨遺傳自誰,不過不類似於對葉慕楓嘮叨的膩煩,幕心這沒完沒了的囑咐,讓她覺得心裏溫暖極了。

    “謝謝。”只有兩個字,卻包含了很多複雜的情感,其實她的心裏一直渴望母愛的。但對於自己的親生母親,她一點印象也沒有,而且從來不知道母親所給予的溫暖是什麼樣的。自己的母親不過是一個給了她生命的人罷了,對於幕心,她現在也就是僅有了些好感而已,僅此而已,她還是很記仇的,尤其是葉家人,不過這個言敏之讓她覺得危險,跟幕心的關係,搞好些總比僵了對自己來的有利得多。

    幕心勾勾脣角“好了,一家人說什麼謝啊,我先走了。”

    顏素點點頭,讓保姆送她出去。

    顏素想起易寒受了傷便又給孫陽打了電話,讓阿姨準備一下,自己必須去一趟醫院,要親耳聽到他現在的消息,爺爺他們居然不告訴自己這個消息,她雖然看不見但是也可以跟他說說話什麼的。

    幕心上了車就叫司機將車開開回家裏,坐在車上,她鼓弄起了這隻手機,將鍵盤劃開,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幅幅不堪入目的畫面,她頓時臉色蒼白,兒子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講電話打給了葉慕楓,傳來了關機的聲音,葉慕楓他們在那邊根本就不敢打開手機,怕被對方追蹤。文雅世用的都是經過葉雨嫣的那個同事經過改良的手機。

    幕心乾着急,就打了他助理的電話,林凡接到太后的電話先是一陣詫異,接起來之後,聽到太后的吩咐,不由得心裏打起了結“您是說言祕書?怎麼會?你看錯了吧?”

    “怎麼會看錯,我現在在金海岸的包廂等着你,對了不要聲張,別讓那個女人看出什麼來。”

    林凡掛下電話只覺得不可思議,言敏之,怎麼回事太后說的那種人?他是真的不相信,但是太后那肯定的語氣和她口中手裏的證據,讓他不得不立馬過去求證。

    出了自己辦公室的門口,就看到祕書位上的言敏之正在緊張的思慮着什麼。她臉上的表情極嚴肅,跟平時一點也不一樣,就像是闖了什麼大禍一樣。

    林凡不動聲色的從她身邊走過去,進了電梯間。

    餐廳的包廂裏,幕心將手機放在桌上,一直手捏着咖啡匙攪着杯子裏的咖啡。

    林凡進來就看到太后一臉凝重的神色。“夫人?”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

    幕心轉過頭來看他一眼“坐吧。”

    林凡坐在她的對面。服務員問他點什麼東西,林凡揮揮手“不用了。”等服務員把門關上,林凡開口“葉夫人,言祕書她對於工作方面是很認真的,幾乎沒有出過什麼差錯,對於您說的那些,我真的不敢相信。”

    “哼,不相信?那你是在說我說的是假的了?”

    “不敢不敢,夫人,我怎麼會不信任您呢?只是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可思議,而且跟言祕書共事多年,她的辦事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葉少也是經常稱讚言祕書。”林凡的觀點讓幕心眯了眼睛,將手裏的東西放下,重新打量起來眼前的年輕小夥子,這個小子不過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模樣也帥氣,不過是不能跟自己的兒子相比較,只是他對言敏芝的袒護讓她不得不往別的方面想“林凡,你有女朋友嗎?”

    幕心問完了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的腦子裏閃出了孫陽的那張臉,正對着自己橫眉冷目的,他甩甩頭“還沒有啊。”

    幕心笑笑“小子,你不是喜歡那個女祕書吧?”

    “怎...怎麼會?”林凡被戳中了心事,有些窘迫。

    幕心纔沒心思理會他到底是對那個女人怎麼樣的心思,將手機拿起來“這個手機你認識吧?”

    林凡搖搖頭“沒見過。”其實這個手機的樣式根本算不上新穎,普通的粉色直板手機。

    幕心將手機的屏幕劃開在給他看“那這上面的照片你應該不陌生吧?”

    林凡接過手機,看到上面的畫面頓時瞪大了眼睛,他看看幕心,又看看手機,那上面赤身在一起的兩人,不就是葉慕楓跟言敏之兩個人?下面的幾張都是如此,葉慕楓的表情看不清楚,而言敏之則是一臉幸福的,被壓在身下,那種淺淺的笑容讓他覺得噁心。他不由的想起了那次在b市的時候,葉少喝了酒,將言敏之壓在了身下,而自己剛好趕到,就聽到了言敏之的哭喊聲,那幅畫面,怎麼看都是言敏之吃虧了,可是現在看完了這些照片,再細細想來,那次她的哭喊聲是在自己敲完了們喊完了葉少之後,才傳出來的,是不是那個時候這個女人就想着假戲真做,將錯就錯了呢?”

    ps:這一章5000下一章就是6000了麼麼~~~~今天共更新一萬五千字,現在要忙碌了,準備晚飯神馬的,哎~~~下一章會很晚的,親們要是等不及了就明天一起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