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82章:蓋被子純聊天?我可做不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82章:蓋被子純聊天?我可做不到字體大小: A+
     

    顏素再次聽到初夏的聲音,心裏有說不出的激動,哽咽着,握着手機的手都有些顫抖“你個死丫頭,躲到哪裏去了?怎麼都不來找我?”

    “素素,我也好想你,可是我不想回去。”初夏在那邊嘆息一聲。

    顏素也知道原因不再逼問“夏夏,你現在好嗎?威懾麼一直不給我打電話,我問幕易寒,他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聯繫。”

    “幕易寒?素素,你跟他很熟悉嗎?”初夏的這句話帶出的酸意自己沒有察覺到,顏素可聽出了這其中的意思,剛纔孫陽給她念的報紙頭條,她才明白一直不跟她聯繫,這個時候纔打電話來是想探探她的意思,顏素氣的啊,這個沒良心的女人,還是幕易寒在她心裏重要。心裏起了捉弄她的意思。

    “恩,是啊,很熟悉呢,昨天就是住在他那邊的。”顏素說完就聽到電話裏什麼東西摔在了地上的聲音。心裏有些擔心“夏夏你沒事吧?”

    “素素,你怎麼會跟他?葉慕楓呢?你不愛他了嗎?”

    顏素聽得出來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卻想要試探她一下就說道“葉慕楓,不過是他自己一頭熱而已,我覺得易寒不錯啊,對我很好,而且我現在的事業全靠他的幫忙。怎麼了?”

    “素素,你要想清楚,你跟他不會有結果的,他那個人有多殘忍,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麼那麼傻呢?素素你還是我以前認識的素素嗎?”初夏的情緒有些失控顏素不敢再逗她。

    “夏夏,你別激動,其實你還是在乎他的是不是?”顏素的問話沒有得到迴應,她的心裏已經有了答案“夏夏,你知道嗎?其實幕易寒是我的親表哥。”

    “啊~~”

    “哈哈,你個傻丫頭,你以爲我傍上幕易寒這個大款了嗎?切~~~,就算我有這種想法,我也不會搶自家姐們兒的男人啊,夏夏你現在在哪裏?”

    “哼,顏素,你個壞丫頭,我纔不告訴你,我還有事,先掛了。”

    “喂,初夏,你這麼沒有良心呢?”

    “讓你戲弄我,哼。”

    兩人又說了幾句,顏素這邊催的急了,只好掛斷了電話,可是初夏就是不告訴她自己在哪裏。算了到時候自己回去問葉慕楓吧。

    今天的工作早早的就結束了,孫陽有朋友約走了,她早早的被孫陽送回去了。幕易寒那邊她不打算過去,反正自己也決定跟葉慕楓就這樣過下去了,還逃避個什麼勁?況且她雖然接受了那個便宜爺爺,可是陳勝剛她真的是接受不了。

    回到家裏保姆已經做好了飯,顏素問了時間,保姆說已經六點半了。

    “您忙完了就回去吧,今天下個早班,回去休息下,明天再收拾這些。”阿姨等她吃完了飯才離開的,可是這個時候葉慕楓也沒有回來,她有些擔心顏素一個人在家裏“沒事的,您去吧,他一會兒應該就回來了。”

    保姆這纔在廚房檢查了一遍離開了。保姆出了門就看到了門口葉慕楓的車,心裏還納悶怎麼不跟每天似的,跑回屋裏去,怎麼在車裏抽上煙了。

    保姆上前打了招呼,葉慕楓按下車窗問保姆今天顏素的情況,問過之後便讓她離開了。而他卻坐在車裏沒有動靜。顏素的那些話在他的腦子裏揮散不去,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可是又想看着她,坐在車上腦子裏亂的跟什麼似的。

    客廳的窗簾沒有拉上,他看的一清二楚,顏素在客廳的沙發裏做了會兒就起身去了臥室,葉慕楓看着她走進臥室,漆黑的臥室裏沒有一絲亮光,他看不到她的動靜又擔心起來,無奈的嘆息着走進屋裏,就聽到浴室裏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他換了鞋子脫了外套走進臥室,浴室裏也沒有開燈,葉慕楓心裏一揪,自己沒有在她身邊的日子都是這樣過的吧?一直置身與黑暗之中,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覺得心疼,將臥室的燈打開。裏面的水聲停下了。

    顏素關上花灑的開關,伸手去拿洗手檯上的浴巾,抓到浴巾小手一拉,卻不知道怎麼的把漱口杯帶到地上了,啪的一聲摔碎了。

    葉慕楓心裏一驚趕緊跑進來,顏素聽到開門聲嚇的大叫。趕緊拿浴巾把自己的身體蓋住。“素素,別怕是我,有沒有碰到哪裏?”那個玻璃杯就在顏素腳的不遠處,她只要一動就會扎到她的腳。

    葉慕楓走進去,將她打橫抱起。顏素突然你騰空,驚得趕緊抓住他的脖子“你...敢緊放我下來。”她皺着一張小臉防備的一手護着自己的胸前,一手勾着他的脖子,這彆扭的樣子讓葉慕楓之前的怒氣頓時消失。“玻璃杯碎了,你會扎到腳的,又不是沒看過,遮什麼遮。”

    顏素臉憋得通紅。雙脣緊緊地抿起也不說話了。葉慕楓放她在*上,將空調的溫度調高了幾度,又拿了一跳浴巾給她擦乾身體,顏素也不掙扎了,他說的也是還有什麼好遮掩的,又不是沒有坦誠相見過,穿上浴袍。

    葉慕楓把被子掀開蓋上她的腿“你先坐好,一會兒我再給你吹頭髮。”

    顏素乖乖地坐好,就聽他出去了拿了什麼東西又回來,在浴室裏鼓弄了一番又出去,再返回來拿了一條幹毛巾給她擦擦頭髮“吹吹頭髮吧。”顏素沒有拒絕坐着享受他的服務。

    微熱的風吹在頭皮上,他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給她的頭皮做着緩解,他手上的力道輕重適中,顏素覺得很舒服,閉上了眼睛,葉慕楓看着她一臉舒適享受的樣子,心裏也覺得舒服了許多,他知道她對他的妥協是存着目的的,可她這安然的樣子,讓他心裏發疼,素素你的心結要怎樣才能打開?

    人一舒服就容易犯困,顏素被他弄得腦袋有些搖晃,葉慕楓坐在她身後,讓她靠着自己的胸膛,顏素清醒了些,卻聽他在自己的耳邊輕聲說”你先靠着我,想睡就睡,發頂幹了,下面還要吹一下。”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算是回答了他的話。曾經熟悉的懷抱依然溫暖,顏素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厲害,她苦澀一笑,跟尚飛在一起的時候卻沒有這樣心跳的感覺。可是她不甘心自己就這樣的輕易原諒他。

    但是靠着他的胸膛自己卻不願意起來。葉慕楓將電吹風關上,放到一邊,她靠在他的胸膛上似乎是睡着了一樣,他捨不得放手軟軟香香的身體靠在他的身上,讓他渾身的血液都燃燒了起來,貼着她的臉,雙脣不由自主的吻上了她的耳垂,顏素本就沒有睡熟,被他一觸碰頓時清醒過來,他的脣順着她的脖頸滑落,溫熱潮溼的感覺,讓她的心跳的厲害,清醒了卻閉着眼睛不想讓他發覺。

    葉慕楓看着她閉着的雙眼,卻輕顫的睫毛,膽子更大了些,順着她的臉頰輕吻上她的脣。顏素心跳的厲害,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不要”

    葉慕楓輕啄了一下她柔軟的脣瓣“素素,我好想你。”將頭埋在她的頸窩又吻上她的另一邊耳垂,顏素頓時嚶嚀一聲,身體也有了嘴原始額反應,她覺得羞愧“你...你走開,你說過不會強來的,我不想。”

    葉慕楓輕笑一聲“好,我不強迫你,素素,可是我們已經是夫妻了,你不能老不讓我親近的,我會尊重你,可是你不能總是防備着我,我們是要過一輩子的,難道你要跟我一輩子都這樣蓋同一張被子純聊天?我可做不到。”

    顏素側過臉不說話,把身體縮進被子裏,這個該死的男人,如果他再進一步自己一定把持不住,不知道爲什麼,他一點動作自己就會有反應。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懊惱。

    葉慕楓抱着她隔着被子都能感覺到他低着自己的那一處堅硬。“葉慕楓,我還不能適應,你給我點時間,我們爲什麼會在一起,你自己也清楚。”

    “恩,我知道,素素對不起,是我不好,可是我是真怕了,怕你離開我,就算你時時刻刻在我身邊我都擔心下一秒你會不見了。”他說的動情,將她抱得更緊。顏素有些不適的掙扎一下,卻聽他說“只是抱抱,讓我抱抱,好難受,爲了你下半輩子的性福,你最好別亂動,憋壞了有你受的。”他說完,顏素果然不敢動了。

    臥室裏很安靜,靜的只能聽到兩人的呼吸聲,葉慕楓的呼吸有些急促,顏素覺得這是危險的信號。“喂,我問你個事情。”

    “你說。”他抱着她,她身體上的淡淡香氣直直的鑽進他的鼻子裏,這個時候似乎比剛纔更難受了。

    “你知道初夏在哪裏嗎?”葉慕楓知道她這是在轉移話題,讓自己分心,這個女人啊。“恩,知道。”

    顏素側過身來,臉上閃過驚喜“那她在哪裏?”

    “你真的想知道?”

    “是啊,我好想她,今天給我打電話,誤會了報紙上的消息,可是她說什麼也不告訴我她在哪裏。讓我找到她得好好修理她一頓。”

    葉慕楓笑笑“幕易寒都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呢。”

    “哦?快說啊,她在哪?”

    “那你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

    ps:下午還有一更~~~~昨天人家萬更,也不見大家有什麼反應,好受傷滴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