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72章:辦~~假證?AA約見尚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72章:辦~~假證?AA約見尚母字體大小: A+
     

    幾天前還與他抵死*的女人,現在當着他的面跟別的男人電話裏親親我我,該死的女人真是沒有一點良心。憤怒的葉慕楓一點自覺都沒有了。根本忘了自己於顏素來說不過是過去式,而那*也不過是個意外。

    “呵呵,是下個月嗎?好啊,我等你,你專心工作吧。”她聽到他的那邊傳來了敲門聲,知道他很忙也是抽時間給自己打的這個電話。

    掛了電話,她喊一聲孫陽,孫楊已經把養好傷的嘟嘟牽過來了。醫生說了些注意事項幾個人準備離開,嘟嘟突然發現了莎莎跑過去圍着她蹭蹭咬咬開心極了。

    孫陽看着葉慕楓的一張臭臉,心裏暗笑,估計是聽到顏素的電話,吃飛醋了。顏素問孫陽“嘟嘟跑哪去了?”

    孫陽抱着胳膊道“素素姐,是葉總帶着狗來的,嘟嘟被勾~~引過去了,估計把你這個娘給忘了。”

    顏素一聽擰起了秀眉“葉慕楓在?”

    “是啊,我在,來看看嘟嘟。”葉慕楓走上前來應道。

    顏素點點頭“謝謝你了。”她說完想起那一日她說謝謝時他的反應,接着又說道“是代替嘟嘟謝謝你。”

    葉慕楓輕笑一聲“走吧,我送你們回去。”

    “不用了,我們自己有車。”顏素說完示意孫陽與她一道離開。

    葉慕楓愣在那裏看着她淡然的樣子,氣哼哼的,嘟嘟被顏素不情願的拉走了。他看着她的保時捷跑車,絕塵而去,拿出手機給助理打了個電話“林凡,把我辦公桌第一個抽屜裏的東西拿來我現在的住處。”

    顏素今天休息推掉了預定好的mv拍攝,嘟嘟對於她來說纔是最重要的。

    回到家裏嘟嘟有些興致缺缺,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的樣子,孫陽笑着說“嘟嘟長大了該娶老婆了,要不我們給他找個老婆吧。”

    顏素笑起來也點點頭“我一直想再買一條母狗回來的,可是想到會有更多的狗崽子,我就頭疼,那麼多小狗怎麼弄啊,我自己都照顧不好,哪裏兼顧得了那麼多,不是給你跟阿姨找事兒嗎?”

    孫陽笑起來“這樣好了,讓嘟嘟去當種狗,又能賺錢又省事,嘟嘟還爽了。”

    葉慕楓站在門口有一會了,聽到她們之間的對話嘴角抽了抽,這個小丫頭還真是什麼都敢說。打開車門,將車上的莎莎放下來。

    “素素別擔心了,你讓嘟嘟去找莎莎不就好了,莎莎就是懷孕了也不用你操心。”說着就將莎莎放開,嘟嘟聞到莎莎獨有的味道歡快的跳起來,兩隻狗不一會兒就黏在一起了。

    顏素嘆息一聲,算了不理會了“你們聊吧,我去休息下。”

    “等等,素素。”葉慕楓喊住她“我找你有事。”

    顏素停下步子“什麼事?”

    葉慕楓並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孫陽“你先回避下。”孫陽拽拽顏素的衣服問她意見。顏素點點頭“你先進去吧。”孫陽看看葉慕楓對顏素說“素素姐,我就在客廳,有事叫我。”

    “好”

    院子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和院子外面*在一起的兩條狗,葉慕楓看着嘟嘟壓着莎莎,哼哼的喘息着。想起了那天兩人在浴室裏,也是這樣一幅情景。不由得笑出了聲。

    顏素聽到兩隻狗發出的不和諧的聲音,知道這男人的腦子裏不定想什麼噁心的東西了,怒嗔道“葉慕楓,我不覺得我跟你之間還有什麼好說的,該說的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吧。”

    葉慕楓恨死了她說出這樣跟自己撇的乾乾淨淨的話,真想好好收拾她這張說不出一句好聽話的小嘴。忍着怒氣問道“你真的打算跟姓尚的那個小子在一起了?”

    “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他肯定的答道“我還打算繼續追你呢。”某人繼續厚臉皮。

    顏素輕笑“葉少,承蒙厚愛,你沒機會了,尚飛很快就回來,他回來我們繼續之前在海南沒有完成的事。這次你別妄想再用任何方法來阻止我們,辦不成婚禮又怎麼樣?我一點也不在乎更何況我也看不見。”

    葉慕楓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咬着牙問“你是鐵了心了。”

    “是。”她語氣堅定的回答“葉慕楓我知道你還不願意放手,你怎麼想的我一點也不關心,不過你要是想要跟飛說前幾天的那件事,我也不會在意,我本來就打算跟他坦白的。還有你期盼的事情我也做了防備。”

    葉慕楓不明白她後面的話的意思,就問道“什麼期盼的事?”

    顏素那天回來之後就讓阿姨去買了避孕藥,她可清晰的記得,每一次,他都射在了裏面。

    “我那天晚上就吃了避孕藥,所以也不會有任何意外。我想我的意思表達的再清楚不過了吧。葉慕楓我們之間早在那一場爆炸中就完了,不管你對我是真心的還是愧疚,或者是你強烈的佔有慾都跟我沒有一點的關係。就這樣,我回去了。”

    她喊一聲孫陽,孫陽聞聲出來扶着她進了屋,看到葉慕楓難看的臉色不免嘆息一聲,哎,葉少還真是有些可憐呢。

    葉慕楓愣怔在她的話中,她居然以爲自己要用孩子拴住她,還去吃避孕藥,孩子,是他心裏永久的痛,於她怕是會更痛吧,那個小紅本在自己的手裏攥了又攥,終究還是拿了出來。

    “顏素,這輩子,你都只能是我老婆,所以你的那些願望也實現不了了,要是想要背上紅杏出牆的罵名,或者是犯重婚罪,你就儘管跟你的師兄去見面。”他將手裏的本塞在她的手裏大步離開。顏素被驚呆住了,他說的都是什麼話,這男人瘋了吧?孫陽看到顏素手上的小紅本也呆住了,這是什麼情況?再回想剛纔葉慕楓說的話,孫陽只覺得的自己被雷給劈了,葉少你要不要那麼酷啊。

    顏素把手裏的本遞給孫陽“這是什麼東西,我總覺得葉慕楓不正常了。”

    孫陽尷尬的扯扯脣,將小本放在手中打開看了看,果然如自己預想的那樣,卻還是吃了一大驚,這個男人真是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啊,這種缺德事都做得出來。

    虧得顏素她看不見,孫陽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這個本是個什麼東西。

    阿姨拿着顏素的手機出來,鈴聲響個不停,孫陽突然鬆了一口氣,孫楊看看來電說“是個陌生的號。”

    顏素狐疑的接起“喂,您好。”

    “顏小姐,我是尚飛的母親,我想跟你見個面。”

    顏素掛了電話思緒飄遠,尚飛就要回來了,而這個時候尚母突然約她見面,是爲了什麼,她不難猜出。她也覺得好累,可是尚飛的堅持跟努力讓她不忍心辜負,那就再勇敢一次吧。嘆了口氣伸手摸到孫楊的手臂,抓住她的手,手持觸碰到了她手裏的小本,又想起葉慕楓的話,心裏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問道孫陽“這是個什麼東西?”

    “呃....”

    “你不說,我拿去問阿姨了。”顏素蹙着眉頭,孫陽竟然吞吞吐吐,這個本子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惜她什麼也看不見。

    孫陽撇撇嘴“素素姐,你先做好心理準備啊,這個東西,你不會很喜歡的。”

    顏素已經沒有了耐心“快點說,是什麼?”

    “結婚證。”

    “.....”顏素只覺得自己的頭頂上飛了一大羣黑色的小鳥,嘎嘎的叫着,這驚悚的消息,想起他剛纔的話,顏素這纔回過味兒來“結婚證?呵呵...”

    “素素姐?”聽到顏素的笑聲,孫陽真怕她是被氣壞了素素姐“你沒事吧?”

    葉慕楓其實是逃一樣的離開的,將車子停在公司的樓下,他的胸口還在不斷的起伏着,本來他不想以這樣的方式強迫她接受的弄這個結婚證只是權宜之計,爲了防止她被人拐走的。可是這個女人實在能夠氣死他,不知道她知道那個本兒市結婚證的話會是什麼反應?

    他怕她會大怒說出更讓他接受不了的話來,只有倉皇而逃。坐在車上呆了一會兒才下了車,保安看到他下車接過他手中的鑰匙將他的車子開去停車場。

    他心不在焉的上了樓,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祕書拿着文件進來站在他的桌前半天,他都沒有一點反應,言敏之,心裏暗自猜測,他這樣神遊在外一定又是因爲那個女人吧。

    “葉總?”言敏之忍不住開口喊他,手裏的這些文件時急需處理的。

    葉慕楓聽到聲音回過神來“什麼事?”

    言敏之將手裏的文件放到他的面前“葉總,這是這一季度業務部的賬目,需要您的簽字。”

    葉慕楓翻開掃了幾眼大筆一揮,簽下自己的名字。“還有什麼事?”

    “這個是您上次要我安排的事情,那位姓韓的女士手中已經握了大量的葉氏股票,只不過她手中的那一支股是分公司副總那邊的,跟我們這邊沒有一點關係,週一開盤的時候副總跟這位韓女士....”言敏之後面的話沒有說完,葉慕楓就打斷了“這件事是否做得滴水不露?你要知道,稍微一個細節出了差錯,這個罪名可是不小。”

    “葉總放心,完全沒有一點問題。”言敏之信心滿滿。

    葉慕楓點點頭“即使是損失些錢也無所謂,聲譽纔是最重要,不要讓葉晉陽再有翻身的機會,這纔是這次事件安排的主要目的。”

    言敏之點點頭“葉總,這位韓女士?”

    他冷冷的說“哼,不過一個踐人,好了,這件事你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沒別的事先出去吧。”葉慕楓手握着手機一眼不眨的說道。

    言敏之點點頭“葉總,那我先出去了。”她退出辦公室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他手裏的手機。

    葉慕楓的這隻私人手機從她進來公司就已經在用,一直到現在還是這一支,已經是很舊的款式了,想到之前被自己扔了的襯衣和領帶也是很舊的款式,他卻愛不釋手,想必都是跟那個瞎子有關係吧。

    葉慕楓這一天都心神不寧的,可是座機手機沒有一個她的電話,難道是孫陽沒有給她說那個本是什麼東西。

    這邊葉慕楓坐不住戰不下的心裏一直打鼓,怕她生氣,又有點小興奮。可是顏素這邊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在想就是她打電話來罵他一頓也是好的。他最拿捏不準的就是她的不招架。

    顏素聽到“結婚證”這三個字,驚呆了一會,只說了三個字“神經病。”孫陽長大了嘴巴“素素姐,這....”

    “他是閒的難受了,以爲弄這麼個假證就能糊弄我,真是難爲他還親自去找做假證的小販。也不嫌跌份。”顏素搖搖頭,進去房間裏,現在她滿腦子都是跟尚母的見面,這件事要不要跟尚飛,提前說一聲?

    兩天後的酒店咖啡廳,超級vip私人包廂裏,顏素與尚母對面而坐。孫陽在門口等着她,尚飛母親不動聲色的打量着顏素,上次形勢匆匆,她都沒有細細的看這個女人,其他的瞭解都是在電視上。

    今天的顏素一張素顏,雖然沒有電視上那樣光彩奪目,卻也是依然美麗優雅,溫柔賢淑的感覺,身着簡單襯衫牛仔褲,平底鞋,樸素又大方。她的眼睛有夠明亮清澈可是沒有一點光彩,就算是以後會治好眼睛,可是她最致命的的一個生理缺陷是如何也不能進入尚家的。這樣的女人怎麼能輔助自己的兒子。

    顏素淡淡的笑着估計她這半天不說話是在打量自己吧,這麼久也看完了吧。她禮貌而恭敬的喊了一聲“伯母,您好,一直沒有時間去拜訪您,實在是失禮了。”

    “顏小姐。”這是顏素坐在這裏聽到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語氣疏離冷淡,恨不得直接跟她她說,別叫她伯母。但是良好的教養讓她在這樣的環境下,不得不保持她的風範。

    顏素暗自咂舌,看來自己真的是不討喜到了一定地步,當初被葉慕楓領回家去是辱罵加一頓打,現在對面的婦人只是一開口,就表現出了對自己的厭惡,看來自己的人生也真夠失敗的了,沒有婆婆緣啊。

    顏素不再開口等着她後面的話,她微微垂頭,想要掩飾自己臉上的難過。

    “顏小姐,請叫我尚夫人或者尚女士都可以,今天我來找你見面,想必你也知道我大老遠從英國飛過來的目的。”

    顏素但笑不語。心裏卻是涼了個透,要不是因爲尚飛,她現在的脾氣怎麼會忍着在這裏聽她的冷言冷語。尚夫人眯着眼睛冷哼一聲“既然顏小姐不吭聲,那我就直接把我的意見告訴你吧。”

    “洗耳恭聽,尚夫人。”顏素再次開口的話讓尚母愣怔了一下,顏素給她的感覺是個楚楚可憐只懂得依靠男人的女人,看她如此轉變之快的態度,對她的輕蔑少了幾分,只是她依然不能同意她跟自己兒子的事情。

    “尚飛跟你絕對不可能在一起。他是個重情義的人,尤其你現在又是這樣無依無靠,眼睛又看不見,需要照顧。尚飛又是個心軟的,不可能對你撒手不管。還請顏小姐你主動放手。”

    顏素就知道尚母來的目的就是勸她離開尚飛,可是被人這樣直白的點出來,她的心裏還是很不舒服。

    “尚夫人,我們之間的感情,我想您即使是尚飛的母親也無權干涉吧。”她頓了一下“除了我的眼睛現在看不見,我並不覺得自己哪裏配不上尚飛,而且我們之間的感情豈是您一句不適合就能拆散的?”

    尚母想不到她這番伶牙俐齒,看來是認準了尚飛這棵大樹,不捨得撒手了。而尚飛也從來沒有跟她提起過顏素的身份。

    “顏小姐,配的上這個詞從你口中說出來真是不合適,敢問顏小姐覺得自己哪裏配得上我們尚飛?清白的身份?健康的身體?還是顯赫的家世?”

    顏素啞然嘴緊緊的抿起,這些都是她的痛處,可是想到尚飛上次匆匆趕來那消瘦的臉龐和疲憊的聲音,就不忍心辜負他的堅持。

    “這些而已嗎?我還真是沒有,不過,再多的理由我也不會放棄,尚飛,爲我付出的太多,若是我放手,那纔是對不起他現在的辛苦努力,除非他親口說出,不要我跟我分手,他當真會這麼說,我一個字都不會強求,再也不會出現在他面前。”她真不知道自己用盡了多少的力氣才說出了這段話。手裏的溫水杯被她端起,喝了大半杯水,才覺得自己的嘴巴沒有那麼幹。

    尚母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這麼說來,你當真是不肯離開尚飛了?”

    “我曾經對他保證過,他不離,我定不棄。”她語氣堅定,尚母冷哼一聲“顏小姐,若你真的愛他怎麼能讓他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

    顏素愣怔聽得出尚母語氣裏的憤怒,反問“不忠不孝?”自己何時有這樣的本事了?

    尚母將她呆愣的樣子想她也許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本來她不想刺激她的,可是她不肯放手,這也怪不得她無情了。

    “顏小姐,‘不孝有三,無後爲大’這句話想必你是知道的吧?”

    顏素更是一頭霧水“這與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尚飛要是娶了你,你連個孩子都不能給他生,這不是不孝是什麼?”尚母的話讓顏素整個人的靈魂都被抽空了“不能生孩子,這怎麼可能?你再胡說些什麼?你怎麼能這樣,爲了讓我離開他,這樣的謊話都說得出口。你太殘忍了...”她根本就不能相信她的話,她怎麼會不能生孩子,怎麼可能?手捂着小腹,腦子裏劃過失去那個孩子的畫面,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你在胡說,你是騙我的,對,一定是這樣,這只是你想要我離開尚飛的手段,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可是現在她顫抖的手出賣了她的緊張,她在擔心,在害怕,怕她說的都是真的,她在自我催眠,嘴裏不斷地說着“你騙我,你騙我。”可是記憶裏自己的身體被泡在海水裏那麼久,有的人只要小產過一次,就很難再懷孕,而她不僅小產了還受了那麼大的創傷,不能生孩子.....

    尚母看着她有些失控的樣子心裏也有不忍,同爲女人理解那種痛苦,可是爲了自己的兒子,她必須殘忍的讓她接受現實離開。

    “你不相信沒關係,自己去醫院裏做個檢查不就都知道了,還有你現在每天喝的藥只是調養生理痛的嗎?”尚母說完,顏素都感覺到了自己的慘白的臉。

    “顏小姐,我希望你也能明白一個做長輩的心願,你真的很好,我也不是固執封建的人,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拋開不談,可是你不能生孩子這一條就犯了尚家的大忌,你知道尚氏是我的父親辛辛苦苦的打下來的,公司的股東多是尚家的人尚飛雖然跟我姓尚但是,終究是個外姓人,登上總裁的位子有多少不服的人,如果你嫁過來不僅事業上幫助不了他,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麻煩,顏小姐,我求求你爲了尚飛,你放手吧....”

    尚母后面的話她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此時的顏素只知道,自己喪失了做母親的權利,一輩子都只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那個孩子的離開,預告着她這輩子都不能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了。

    現在想來自己還真是愚蠢,那次尚飛陪着她檢查完身體出來,她因爲恐懼沒有聽醫生的診斷結果,稍後尚飛出來,那一聲聲的嘆息,現在才明白過來,每天都盯着她喝藥,他也是知道的吧,可是尚飛,你還在堅持什麼呢?她這樣的人怎麼值得?

    尚母已經沒有了耐心,將一張支票放在她的手裏“顏小姐,這些錢足夠你請個傭人照顧你過好下半生的了,而且你現在也有自己的事業,尚飛,你還是放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