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67章:出風頭,遭妒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67章:出風頭,遭妒恨字體大小: A+
     

    有了幕亦寒的一番舉動顏素的事業幾乎是從谷底迅速上升至頂端,一週裏兩次廣告的簽約儀式,還有之前的單曲《愛,永恆》榮登全國音樂排行榜,被邀請參加年底的音樂盛典。

    顏素的事業又迎來了一個新的高峯就是,國際導演獎獲得者涼川的最新賀歲大片《傾世絕戀》的片頭和片尾曲都由顏素來演唱,這一爆炸性的消息,佔據了各大頭版頭條。公司裏的一人各個都是不服氣卻又敢怒不敢言。背地裏也是各種憤憤不平,顏素也是有所耳聞只是置之不理,當時自己被這些人踩在腳底下的時候,這些人風光無限,自己心裏雖然有不痛快可是也沒有抱怨過什麼。

    雖然是幕亦寒推了她一把,可是自己的努力跟實力與現在的成績是成正比的,她問心無愧,對於這些流言蜚語選擇無視。依然做最初的自己。這樣一來就免不了被人說成難靠近,耍大牌,顏素對於這些評論只是笑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看她不服的幾個女藝人更是氣憤不已。但是人家背後有幕易寒撐腰,她們除了乾生氣也沒有別的辦法。心裏都在暗自詛咒她有一天倒個大黴。

    今天是《傾世絕戀》主題曲的錄製演唱,本來是定了lisa做爲本部影片的主唱,可是臨時改了顏素,音樂總監的解釋是因爲她的聲線比較合適,而lisa的聲音不夠氣勢。

    顏素的錄製結束之後,本部電影的所有工作已經準備完畢,就等着年底的上映了。導演的心情極好,提議一起去喝一杯,顏素也不好擾了大家的興致,就跟孫楊還有楊小藝一起去了,今天她是帶着嘟嘟出來的,這個嘟嘟真是不爭氣每天都王葉慕楓的那邊跑,她知道葉慕楓打的是什麼主意,想要籠絡嘟嘟,他在踏入自己的家門就沒有那麼費勁了,她真是佩服他如此費盡心思。

    晚飯結束後,一隊人浩浩蕩蕩的移動到了酒店後面的夜總會的超豪華大包廂裏。導演很喜歡嘟嘟,對顏素說“有沒有興趣,讓嘟嘟拍個廣告,這傢伙這麼聰明,長得又漂亮,一定沒有問題。”

    顏素笑笑“導演,有好的推薦嗎?”

    “當然,我的一個朋友,在拍一個狗糧的廣告,選來選去都沒有一條中意的狗,你要是覺得可以,我把電話一會兒留給小孫,你們稍後可以聯繫一下試試。”

    “好,那就是謝謝導演了。”顏素道謝之後想想,這樣也好,嘟嘟就不用在家裏老師跑去隔壁了,這段時間好好的去挑選一隻母狗給嘟嘟作伴。

    在包廂裏的都是這部電影的主創人員,主演並沒有來,其中跟影片有關聯的就是顏素這個歌手了。除了她們三個是女人,其餘的都是男士,玩起來有些不盡興。

    也是湊巧,環亞的女藝人們今天參加了一個晚會,可是有意外的原因,晚會臨時取消。這些女人有些不滿大多是存了釣金龜的意思,這樣一來少了個絕好的機會。要知道那場晚會都是商界的老總們參加的。

    顏素對那些沒有興趣,而且今天要錄製歌曲就沒有參加。

    這些女藝人們見時間還早就準備來這裏試試運氣,這家酒店也是達官顯貴經常來消遣的地方,運氣不錯的話,真的會被釣住一個財主。

    門被推開,連霜霜跟lisa一同進來,lisa算是環亞目前最紅的藝人,已經發行了三張專輯參加了兩部影片的拍攝,本來這次的影片主唱是她進軍影壇的極好機會,可是卻被顏素奪了去,這讓她心裏怎麼不憤恨。

    可是她怎麼會傻到當衆撕破了臉皮,進來之後跟大家打了招呼說道“我們只有四個姐妹,不如大家一起玩,這樣熱鬧些怎麼樣?”

    包廂裏的男士們一聽,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的猛點頭,其中一個製片人助理對lisa說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去找經理要幾瓶珍藏的好酒,你去把你的姐妹一起叫來,大家人多熱鬧嘛。”說着擁着lisa就出去了。

    顏素扯扯脣角坐在一邊跟孫陽她們吃着桌上的小吃。不一會兒lisa帶着幾個妖嬈的女子進來,一下子屋裏就炸開了鍋,一陣驚呼聲,不止公司新來的兩個女模特還有三個清純勾人學模樣的女孩子。

    孫陽跟顏素說自己看到的“lisa連霜霜就不說了,那兩個新來的模特,穿的簡直火辣極了,婉婉穿了一件深v的緊身禮服,一對白軟的胸差一點,真的只差一點就掉下來了,裙子那麼短還是兩邊開叉的,一走都能看到底下的透明丁~~字~~褲,暈啊,這要是一發騷,那東西順着腿根流出來怎麼辦?”

    “噗”顏素嘴裏的一口果汁噴出來,咳個不停,楊小藝也是忍着笑給她拍着背“陽陽,你想象力真豐富。”

    “嘿嘿,真的啊,你看另一個叫什麼嬌嬌的,穿的也差不多,其實我覺得不如直接光着的好。”顏素搖搖頭“你啊,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什麼都敢說。”

    “嗨,他們做的都不怕,我說說怎麼了?其實我真的以爲她們身上的禮服是在情趣服裝店買來的,小藝你看那幾個男人的眼珠都要掉出來了。”孫楊不以爲意,一副女漢子的模樣。她們三個人明顯被慢待了,沒有人理會,那邊已經那男女女划拳的划拳,唱歌的唱歌。

    一首黃齡的《癢》音樂響起,那個叫婉婉的女模特搶了麥“這首歌我最拿手了。”說着就唱了起來,還做到了其中一個投資人齊少的身邊,孫陽在顏素耳邊,哎呦一聲“好麼,那眉眼拋得,我真怕她的眼角抽筋了。”

    “有那麼誇張嗎?”顏素實在想象不出來,眼角抽筋是怎麼個情況。

    楊小藝到哼道“一點都不誇張,哎,看她的手抓着齊少的爪子就往自己的腿根上放。”這時候婉婉的歌曲剛好唱到“來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時光來啊愛情啊反正有大把欲~望.......來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風光啊癢~~越慌越想越慌越癢越搔越癢~~~”顏素心中一陣惡寒,這個歌詞加上這個情景還真是讓人受不了。

    那個齊少本就是個花花公子,這樣的撩撥怎麼還呆得住,拉着那個婉婉連招呼都不打推門就離開了。孫陽拍拍顏素的手“素素姐,那女人估計真的流出來了,夾着腿走的。”

    “.....”

    “.....”

    lisa不動聲色的打量着顏素,見她有要走的意思,便藉口去了洗手間,她看看四處無人,打了一個電話給薇薇,薇薇已經被公司開除了,因爲上次顏素那輛車的事情就是她做的,她不過是一個新人模特,公司得罪不起顏素,其實是得罪不起她身後的幕易寒,只有舍掉這隻小蝦米。

    薇薇失去了工作的機會,其他公司更是不敢收她,現在只能接些臨時車模的活維持生計,對於顏素她怎麼不怨恨,可是她現在出入都有保鏢,身邊還有兩個女人保護她,自己想做什麼都做不了,lisa的這個電話,絕對是個好機會。

    lisa回到包廂裏,顏素要離開,她端起酒杯走過去“素素,怎麼這就要離開了,再玩一會兒啊,難得大家聚在一起又是這麼開心。”

    顏素心裏緋腹,這是唱的哪出?面上卻是掛着笑“我只是有些累了,沒有我大家也玩的一樣開心。”

    “素素,別這樣,再玩一會吧,現在外面都在傳咱們倆不合,其實那裏是這麼回事?我這才進來沒有多長時間,你就要離開,被別人傳了出去,我的黑鍋背的可就更大了啊,說什麼也要再喝一杯再走。”

    這時服務員端着酒和果汁進來了。顏素聽她這麼說了也不好再推脫“lisa,你也知道的我從來不喝酒,果汁代替吧,我的身體不大好,實在抱歉。”

    “沒關係,果汁就果汁,楊小藝,還不給你家素素姐倒滿了果汁,我們一起幹一杯。”

    楊小藝將一杯木瓜汁放到顏素的手裏,自己跟孫陽一人端起一杯酒一大家一起舉杯共飲。喝完酒,顏素推說“實在是我掃興了,大家玩得開心些,我們先走了。”

    lisa面露遺憾的說道“那好吧,下次有機會,一定不許你先走。”

    “好。”顏素牽着嘟嘟跟楊小藝一前一後出了包廂,後門的停車場,孫陽去開車了,楊小藝覺尿急要去洗手間,顏素跟嘟嘟等着他們,只是佔了一會兒覺得自己的身上一陣燥熱,臉頰上一片火燒一樣的感覺,這種情況似曾相識的感覺。突然心中警鈴大作,不好,是不是剛纔的酒?幾年前的那一次被徐唐下了藥,就是現在這樣的感覺,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從內心深處竄出的火不斷的將她的意識燃燒,那小藝跟孫陽怎麼辦?她們一起喝了酒,還是說只有自己的果汁裏面有這種東西?

    手機在手袋裏,手袋在孫陽那裏,她想打電話求救都沒辦法,孫陽還沒有回來,小藝也還沒有回來,她都不敢想象,她們倆現在是不是已經出事了。

    拖着綿軟的身體向前走,讓嘟嘟去找孫陽,她扯開襯衫的衣釦,一陣冷風吹過她的意識清醒了許多,可是依然燥熱的難受。她走到車子那裏的時候,孫陽在車裏已經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死扯開了,顏素意識越來越迷離,嘟嘟不停地叫着孫陽聽到聲音,軟綿綿的身體費勁了所有的力氣將車門打開,顏素微不可聞的聲音說了一聲“打電話~~~幕易寒~~”

    車子的門被打開,有了冷風吹來,孫楊的意識清醒了一些,趕緊顫抖着手找出了手機撥了快速撥號。

    幕亦寒正在法國出差,聽到電話裏的聲音,馬上睡意全無,可是現在他根本過不去,直接給葉慕楓打了電話說了情況。掛了葉慕楓的電話又給自己的一些手下打了電話。想打給家裏的舅舅,又怕他們的身體知道這件事受不了,他在這邊急得不行,不過他到時相信葉慕楓一定不會讓素素有危險,現在只能指望他了。

    孫陽粗略的說了一句她們的所在位置,就被人將手機奪過摔在了地上,電話被摔得四分五裂,顏素迷迷糊糊眼睛根本就睜不開,只聽到孫陽的掙扎聲,還有嘟嘟的狂叫聲,自己的身體被人粗魯的扛起來,她卻沒有一絲掙扎的力氣。

    嘟嘟將拉着孫陽的男人撲倒一口咬住了他的臉上,毫不留情,一口咬下了一塊肉,男人慘叫一聲,鬆開了孫陽,嘟嘟見到自己的麻麻被人要扛走,嗖的一下跑過去將那男人的腿死死的咬住,這時又跑來兩個男人。

    扛着顏素的男人腿上一痛,使勁一腳甩開嘟嘟,嘟嘟撕咬着他的腿不放,又是一腳夾帶着痛苦的哀嚎“啊~~sh~~it!”男人放下顏素,使勁將嘟嘟的頭抓住,嘟嘟吃痛將他腿上的一塊肉生生的撕下來,那個男人慘叫一聲,另一隻腳踢了嘟嘟一腳,好在那個人疼痛的沒有了什麼力氣,嘟嘟被踹倒在地上,痛的叫了一聲,看到麻麻又被一個男人抱走,他趕緊爬起來再去戰鬥,可是這時候從他身後出現的男人舉着木棍對着他狠狠的就是一根子,嘟嘟平時被麻麻打不會躲閃,可是被壞人打不迅速的躲閃那就是致命的一擊啊,嘟嘟的反應速度驚人的快,一下子躥起來撲倒了那個人,將那個人撲倒在地,一聲慘叫,嘟嘟將那個男人的脖子咬住,頓時鮮血四濺,嘟嘟的身上也沾染了血漬,他意識到敵人已經不能動了趕緊尋找媽媽的身影,可是麻麻已經不知道所蹤,一道亮光閃過,伴隨着緊急的剎車聲,葉慕楓甩開車門下了車,嘟嘟眼睛一亮就像是看到了救星。“汪汪~~~的狂叫起來,葉慕楓一下子看到了渾身是血的嘟嘟。

    地上哀嚎的男人,他的心被狠狠的揪起來,看樣子來的人還真不少,他掃了一圈沒有發現顏素的身影,這時助理林凡帶着手下也趕到了,嘟嘟旺旺的叫着向前跑去,葉慕楓緊緊的跟上,跟嘟嘟跑到停車場的角落看到,衣衫散盡的孫陽並沒有發現顏素,葉慕楓顧不得其他拍着她的臉問“素素呢?”

    孫楊被藥力催殘的沒有了意志,臉上被這樣的撫摸她像是找到了可以緩解自己的痛苦的良藥,拉住那隻手親吻上去,葉慕楓知道她是被藥物迷失了心智,現在什麼也問不出來,嘟嘟又旺旺的叫起來,嗖的一下跑出去,葉慕楓對跑過來的林凡說“照顧她,剩下的人跟着那條狗走,快。”

    所有的人都不敢怠慢,跟着嘟嘟的身影向酒店的後門跑去,一路嘟嘟都在嗅麻麻的味道。幕亦寒的手下也已經趕到了,又招來了更多的人將嘟嘟帶的這棟樓包圍了起來,身着黑衣的手下聽了葉慕楓的吩咐將所有包廂的門踹開找人。

    房間裏,顏素緊緊的拽着自己胸前的衣服,,她看不見可是聽他們的對話,顏素知道自己面前的兩個男人是外國人,他們身上的濃重氣味,讓她胃裏作嘔。心裏嚇得要死,偏偏這時,一個尖利的聲音傳來“顏素,讓這兩個村莊的黑鬼伺候你吧,不知道你被輪以後,幕亦寒是不是還拿你當寶貝。”顏素不可思議。面前的兩個男人居然是身體強壯的黑人,而那個聲音,她雖然意識模糊可是思緒還是很清晰的,是連霜霜。

    “爲~~什麼?”她舔舔自己發乾的嘴脣,從喉嚨間溢出來的聲音透着一股子嬌媚,她厭惡極了“薇薇?是你...在...在酒水裏下藥了?爲...爲什麼?”

    “哈哈...蠢貨,我恨不得你死,你個死瞎子,有什麼本事,不過是上了幕亦寒的*...再等一會兒你*的畫面傳到網上,看還有哪個男人肯要你,到時候你就等着遺臭萬年吧,哈哈...”

    她笑起來,將架好的dv打開喊了一聲“action”那兩個男人點點頭其中一個拉住顏素的腳拖過來,扔到*上“sobeautifulwoman,haha...”

    “啊~~”顏素驚叫一聲,自己的裙子被扯開,炙熱的皮膚接觸到了冷的空氣,她舒服了一些,可是越是這樣自己的危險就會多一分,不知道幕易寒會不會及時趕過來救她。

    她防備的抱着自己的身體用微弱的聲音說道“幕亦寒...就..就快..趕來了...我給他...打了...打了電話。嘶啦~~~”又是衣服被撕扯開的聲音,她的一隻腳被粗糙的大手握住,不斷地摩挲,她又舒服又噁心,難受極了,就是想掙扎也沒有一點力氣。

    薇薇聽到她的話心裏一驚,要是被幕亦寒即使趕來,那還不就是死路一條,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只能硬着頭皮上了,該死的女人居然還有力氣給幕易寒打電話。

    嘟嘟一路跑到11層停下,在整層走道里轉了一圈,最後停在了一間小包廂的門口。“汪汪的叫起來。”

    “哼,顏素,你就逞強吧,幕易寒就是來的再快,找到你也是要費些時候的,到他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被他們倆幹着,哈哈....”她將拿攝像機對好了他們的方向說了一聲“你們好好玩,我可沒有時間看這噁心的畫面。”她退出房間將門子關上鎖好,走了幾步正看到渾身是血狗,她驚了一下,那不是顏素的那隻狗嗎,剛好電梯來了,她一個閃身進去,電梯門關上的一剎那,葉慕楓看到了她的臉,嘟嘟已經在那間房間的門口旺旺的叫了起來。

    他冷冽的眼神讓薇薇心頭一顫,電梯門被關上,葉慕楓知道嘟嘟已經找到了顏素,將那間們狠狠的拍響,顏素的衣服已經被撕扯的差不多了,她的身上那兩隻手正在油走,她噁心的嗚嗚直哭,可是身體的渴望卻想要更多。

    聽到門的響聲和嘟嘟的叫聲,她懸在喉嚨口的心突然沉下去。兩個人黑人互相嘀咕了幾句,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圍上一條浴巾去開門,另一個黑人坐在*上還在撕扯顏素身上最後的一點防備。

    門剛被打開一條縫,嘟嘟噌的一下,撲上前去,顏素只聽到一聲慘叫聲,那個正在撕扯她衣服的黑人一驚站起來走出去,嘴裏說着顏素聽不懂的話,她只知道自己現在得救了,是她的嘟嘟。

    “媽的,本少的女人,你們也敢碰。”葉慕楓揮拳相向,身後跟上來的手下將兩個黑人鉗制住,顏素聽到那個熟悉帶着憤怒的聲音用盡全身的力氣喊了一聲“救我~~”葉慕楓跑進臥室裏,看到衣衫不整幾乎全果的顏素,心裏難受極了,怎麼又讓她收到這樣的危險了?他自責不已,如果自己晚來一步,這兩個該死的黑鬼...他不敢想象,將自己身上的西裝脫下上前給她披上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裏“素素,不怕,沒事了。”顏素趴在他的肩上嚶嚶抽泣,說不出來一句話,他獨特的男性氣息帶着淡淡的薄荷香氣襲進她的鼻腔,她根本不受控制的將兩隻小手環住他的腰緊緊的抱住,在他的耳垂上伸出舌尖輕舔幾下含住。

    葉慕楓身上像是一陣電流傳過,身體裏的血液頓時沸騰起來,他知道她這是被下了藥的原因。一把將她抱起”素素忍着點,我帶你回去。”抱着她,她好像聽不見一樣,她的臉靠在他的胸膛上,透過襯衣,那一點小突起被她含在嘴裏,葉慕楓暗罵一聲該死的。回頭,對等着吩咐的手下們說“先把他們關在這裏看好了。”抱起顏素往外走,嘟嘟跟在他們身後,走電梯下樓,葉慕楓將嘟嘟交給一個手下讓他帶着嘟嘟去獸醫院做檢查,這裏的事情等着吩咐。顏素出了酒店,顏素潮紅的臉上吹過一陣涼風,她似乎想起了什麼麼,軟軟的說“救,孫..陽...楊...小藝..。”葉慕楓將她放到車上嘆息一聲,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着別人。“孫陽已經被林凡送去醫院了。”楊小藝其實還沒有找到,不過那個女人他一點也不關心“素素,她們都沒事,你別擔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