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54章:死纏爛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54章:死纏爛打字體大小: A+
     

    她生疏的口氣讓他胸口一窒,嘆一口邁步上前“素素,我們好好談談好不好?”乞求的語氣讓顏素苦澀一笑,他什麼時候這樣低聲下氣過?以前都是自己這般模樣吧,現在卻是倒了位置。她看着前方,他發出聲音的地方說“抱歉,我沒空。”

    他不由她在拒絕,上前抓住她的手“我只想跟你談一下。”

    “你放手。”這裏雖然隱蔽可是要是被別人看到還是不好,她不想再與他有牽扯了,尤其是在現在她跟師兄已經在一起。

    像是看出了她的顧慮,他邪魅一笑“素素,我不介意抱你上車。”

    顏素氣得牙癢癢,她一個瞎子,怎麼敵得過的力量。

    “你無恥。”說罷向前走去,葉慕楓知道她這是妥協了,上前拉着她的手,她憤憤的甩開,向前走了幾步“小心~~”話音未落,顏素感覺頭上一陣疼痛,該死的被撞到了。

    葉慕楓擰着眉走上前去看看她被磕紅的額頭,心疼的責備道“跑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不抓着你看的道路嗎?”他說完,自知自己說錯了話,看到她陰沉的臉色,心裏越發的難受。

    “還不都是你害的?”說完,她自己伸出手。葉慕楓一愣拉着她的手將她扶上車去。

    車上,她靜靜的,不說話,也不問他要做什麼。葉慕楓看着她額角的那紅痕想要伸手去觸摸,感覺到他手掌的靠近,她擡手擋住了“沒事,不疼。”比起那些經歷過的疼痛這點傷算什麼?

    他被擋回的手僵在空中最後無力地垂下,張張口卻不知該說什麼,將車子開到一處家咖啡廳門口,顏素開口“想說什麼就在這裏說吧,我不想出現在公衆場合——跟你一起。”

    他嘴角抽了抽,她已是略有名氣的公衆人物,先前剛當面拒絕他的示愛,現在若是被人抓到在一起,不知道那些人會亂寫成什麼。

    “好,那你等我,我去給你買杯東西喝,奶茶好不好?”他柔聲的詢問道。

    顏素忽然就笑了“葉慕楓,你還真是...我什麼都不需要,你趕緊說,說完了請送我回去。”

    他無力的將放在車門上的手收回,看着她那雙明亮卻沒有什麼光彩的眼睛說道“素素,我知道你對我有怨念,你恨我,可當時我也是被矇蔽了,陳佳雪放在一邊,單是小張我就不可能不信他,卻沒想到這個自己一手挑選的助理會這樣害慘了我。”

    顏素突然就瞪大了眼睛“小張?”記憶裏那個文質彬彬的年青男人,怎麼會?她吃驚不已,葉慕楓有些受傷的說“當時我只知道你沒有背叛我,可是其他的事情我並不知道,知道小張醒來坦白了這些事,我才清楚了所有,素素對不起,這聲抱歉遲到了三年之久,而是我還是要說,即使它一點作用都起不到,素素對不起。”他的聲音有些哽咽,他的愧疚,他的痛和苦常人根本不能體會得到,那段時間他是怎麼過來的,全憑着顏素這個能夠支撐他的信念,她還在,他就不能倒下,曾經他給了她巨大的痛苦,以後的人生,他要用盡所有彌補她。

    顏素沉默許久沒有說話,那些實事已經存在,就像他說的,即使有了道歉也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在面對他的時候她可以這麼平靜,因爲她知道就是殺死他,孩子也回不來了,曾經那個自己也回不來了。

    “素素”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素素,這裏好疼,沒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難過,素素再給我一個機會,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她的手感受着他強有力的心跳,她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也許是對他有了一定的瞭解,這個男人從來不會許諾,若是許了那必定是真的會做到,以前,他連一句喜歡都不曾對她說出口,那是因爲他沒有下定決定,而現在她感受到了他的誠意可是她已經不需要了。

    抽回自己的手“要是以前,我會開心的幾天睡不着覺。”她頓了頓“可是現在我不需要了,真的不需要了。你知道嗎?當你決絕得說出那番話掛斷了我的電話的時候,我愛你的心已經死在了海里,你知道痛過之後是什麼嗎?”她接着又說道“是麻木,麻木過後便是心灰意冷,所以我現在對你沒有了一絲眷戀,葉慕楓放過我吧,我想過自己的生活了,我現在很安定,很幸福,真的。”

    他僵硬的身體看着她,此時與她離得那麼近,他的雙眼清晰地看到了屬於她的一切,觸手可及可是,她的心卻離他越來越遠。

    “素素。”

    “送我回去吧,我覺得以後我們也沒有再見面的必要了。”

    葉慕楓沉默許久,不知道腦子想到了什麼他幽幽的說道“素素,你跟尚明傑不會在一起的,他的家人不會接受你,素素,我不想你再受到傷害了。”

    “傷害?”呵呵,她嘲諷的一笑“傷害只有你給過我,最深刻,最痛苦。”

    他的心再次被狠狠刺痛,果然人不能做錯事,當你想要彌補的時候就會發現,那個傷口不管你用多好的材料修復都始終會留下痕跡,他這輩子最後悔就是沒有珍惜眼前這個女人。

    “我這副樣子還指望什麼長長久久?現在的生活我很滿足,能到何時,我並不在意,他的家人我更不會在乎,只要他堅持我就不會棄他而去。”

    葉慕楓被她的話震住,那麼自己的機會現在看來定是寥寥無幾了?

    車子開到小區門口的時候顏素的手機來了電話,她接起喊了一聲“師兄”裏面焦急的聲音響起“在哪裏?”

    “我在車上,應該快到家裏了,你呢?”

    “我出來接你。”他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怎麼還呆得住,直接趕回來看到她沒有在家,這才急忙的給她打電話。

    “恩,好”

    掛了電話,車子已經到了。穩穩的停住,顏素摸到車門上的位置,葉慕楓已經下車了將她的車門打開“素素,你真的下定決心了嗎?”再也不肯給我機會了嗎?

    她笑笑“是啊,所以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我看不見你,自然不會有什麼感觸,可是師兄會不開心。”

    “你還真是會爲他着想。”他這句話的語氣酸極了。

    顏素不置可否,剛下車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向她這邊走來。尚明傑看到顏素從葉慕楓的車上下來時一雙眼睛都要噴火了,走過來將顏素拉到自己的懷裏,只着葉慕楓的鼻子怒罵道“你個混蛋,又來做什麼?”

    “師兄,我們回去吧。”顏素拉拉他的手臂,她的腰被他勒的生疼,她知道他現在很生氣。

    葉慕楓沒有理會他對顏素說道“素素,不管怎樣,我不會放棄的。”

    尚明傑隱忍的雙眼猩紅,握着的拳咯咯作響”葉慕楓,素素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你還糾纏什麼?”

    “尚明傑,你在害怕?”葉慕楓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顏素感覺到師兄的身體一僵,她對着葉慕楓的方向說道“師兄根本不會害怕,因爲他不離我定不棄,葉慕楓,即使沒有師兄沒有任何人,我們之間也不可能了,如果你閒的無聊繼續糾纏那是你的事,不過這樣會讓我更加厭惡你。”

    她說完抓住師兄的手示意他帶自己離開。

    尚明傑因她的話突然心裏一暖,脣角勾笑,看着葉慕楓鐵青的臉色彎腰將顏素攔腰抱起“喂。”顏素驚呼一聲摟住他的脖子“你幹什麼啊,會被看到的。”

    “怕什麼,我光明正大的抱我老婆,還怕被人看到。”顏素趴在他的肩膀上咯咯的笑起來,這個男人還真是小氣,明顯是故意的。

    兩人的身影漸漸的從他眼前離去,他的胃裏又是一陣翻滾,坐到車上極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素素,等我。

    演唱會如期在d市舉行,諾大的體育中心坐無缺席,舞臺上燈光炫目,觀衆席上歌迷們的尖叫聲吶喊聲,將尚明傑的個人演唱會第一站的序幕拉開。

    燈光暗下來,成名曲《念》的背景音樂聲響起,尚明傑一身帥氣的銀色演出服從舞臺中間緩緩出現,他渾厚富有磁性的嗓音引得粉絲尖叫聲一浪高過一浪。

    幾首歌曲之後便是這次超級天籟之聲的冠軍得主與他同臺演唱,一首歌曲演唱完畢,舞臺之上突然一片漆黑,臺下一片叫喊聲,只見半空中出現一道銀色的亮光,慢慢的變成一個圓形,像極了今晚的月亮,那圓形的銀色燈光下一個精緻的南瓜馬車出現,上面坐着的美麗女子身着上世紀歐式宮廷公主禮服,她的長髮被挽起,露出她清秀美麗的臉龐,燈光突然變得亮起來,南瓜馬車裏她側過身子面向觀衆隨着馬車緩緩而下,臺下的觀衆頓時沸騰起來,大聲呼喊“顏素,顏素~~~”她微微一笑伸出手現了一個吻,馬車落下,她在僕人打扮的侍者的攙扶下,下了馬車,她有些無措的站在那裏,手心裏都是汗,突然一首舞曲響起,她擡起頭來,四處張望,忽然“素素”一聲呼喊,她轉過頭臉上帶着驚喜的笑容順着那個聲音款款而去,燈光變成兩道分別打在她身上和尚明傑身上,尚明傑身穿一套與她相匹配的宮廷西裝禮服,向着她一步步走去,那優美的舞曲響起,他伸手握住她的手,一曲優美的華爾茲展現在觀衆面前,那脈脈含情的對視,讓臺下的尖叫聲一浪高過一浪。

    一曲舞畢,贏得一片掌聲,vip座位席上的男人臉上帶着*溺的淺笑看着那道倩麗的身影,眼底一片驚豔,他的素素原來可以綻放無限光彩。

    優美的鋼琴聲響起,那是他與她合作的那首廣告歌,身後的led上上海邊那浪漫的場景,兩人親密無間的合作將演唱會拉入了最*.....

    演唱會圓滿結束,主辦方準備了慶功宴,宴會上,香檳酒杯塔被尚明傑拉着顏素的手注滿,一個巨型蛋糕被熄滅,兩人許下美好的心願。最爲矚目的要數那一片心形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嬌豔欲滴的勿忘我,綵帶下的署名“葉慕楓獻給摯愛顏素,預祝成功。”一時之間記者沸騰了,對顏素的追問不斷。

    現場有些失控,主辦方將場面控制住,慶功宴匆匆結束。

    接下來的娛樂新聞都是圍繞着顏素與葉慕楓之間關係的猜想,b市額演唱會結束,兩人直接飛去臨海,準備這邊的演唱會,因爲的演唱會結束後,尚明傑就準備與她在那邊舉行婚禮,想到自己的家人,他也是一陣疼頭。顏素從來都不問他家裏的情況,可他知道她也希望自己被肯定,她不說只是不想讓自己爲難。

    顏素的生活被葉慕楓一次次的現場告白,搞的頭疼不已,從來沒有發現這個男人臉皮厚起來竟是這樣,她有些無語,可是這些事情還是要回應的,對自己的粉絲也有一個交代。

    只是她這邊還沒有開始動作,葉慕楓已經在報紙上發表了聲明,聲稱自己很愛顏素小姐,只是自己單方面的意思,當事人並沒有迴應他,夜晚言拒絕過,但是他說他會一直堅持下去,對她的感情致死不渝。自己的這份心思只能通過這種髮式傳遞給她,也希望大家能夠理解他的行爲,不要因爲他的舉動對顏素的生活造成影響。

    一時間葉慕楓成了癡情體貼的好男人。尚明傑恨得牙癢癢,這個男人怎麼跟塊牛皮糖一樣,真討厭。

    顏素聽着他的嘀咕聲伸手摸到他的腰,環住他的身體靠在他身上說“師兄,你是對我沒有信心嗎?”

    尚明傑將她抱在懷裏,捏捏她已經有了些肉的小臉說“怎麼會?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邊?”其實說這些他是不自信的畢竟她曾經那麼愛他,而這個男人現在又開始死纏爛打,他真怕她會心軟。

    她蹭蹭他的胸膛“師兄,安心,我都開始期待做你的新娘那一天了。”他將她抱進在自己懷裏“素素,我愛你”

    ......

    葉慕楓的公然示愛依舊再繼續,隨之而來的是,一張張足以讓顏素跌入萬丈深淵的照片橫空出世,一時間整個娛樂圈又掀起了一股巨浪。葉慕楓冷冷的看着那些照片,一雙寒眸似乎要射出寒冰來,他沒有想到葉晉陽的手裏居然還有顏素在夜總會時的照片,這樣看來,小雅的手下猜測得不錯,那個徐唐還沒有死,是他做的?還是那個一直不安分的陳佳雪?不論是誰,他都不允許他們傷害她一分一毫。

    助理的彙報讓他俊朗的臉上閃出一股寒冷的殺意。幕亦寒得知了這一消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陳佳雪,可是他查證了一番,一點可疑之處都沒有發現,這個女人似乎真的學乖了。

    空蕩的別墅裏,陳勝剛厲聲的呵斥陳佳雪,她無辜的流淚啞着嗓子喊道“我都已經這樣了,我還能做什麼?還能做什麼啊?我纔是你的女兒,你爲什麼又開始袒護那個踐人,她自己做過女支女,這是事實....啊”

    程勝剛再也聽不下去,揚手恨恨的給了她一巴掌,她的嘴巴依舊這麼不乾淨,那是她的親姐姐啊,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怨恨呢?

    陳佳雪捂着自己的臉看着這個從小疼愛她的父親,眼裏滿是疑惑“爸爸,爲了那個踐人你打我?”

    “雪兒,不許你這樣說她,她是你的親姐姐啊。”

    “......”

    陳佳雪瞬間就懵了,怎麼會這樣?那個女人怎麼會是?爲什麼,她不僅搶走了自己的深愛的男人,還要奪走自己的父親,不,是已經奪走了,現在爸爸眼睛裏的憤怒不都是因爲她嗎?爸爸從來沒有打過自己,那個女人,現在她已經一無所有了,連着唯一的依靠都要搶走嗎?

    “爸爸,爸爸。”她驚恐的看着他,那一雙用不到一點力氣的雙手抓着他的一角“爸爸,你是不是不要了,你是不是有了個女兒就不要我?她不是,她不是你女兒,她是假的,她一定是假的。”她失控的大喊大叫,陳勝剛只覺得一陣頭疼。

    幕亦寒在外面聽到裏面的爭吵,靠近了聽到父女倆的對話,又見舅舅那蒼白的臉色,讓自己外面的手下進來將舅舅送回去“舅舅,您先回去休息,這裏我來跟雪兒說。”陳佳雪看到幕亦寒眼睛裏一閃而過的陰寒不由得身體一陣顫抖。

    房間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幕亦寒冷冷的眼神一掃,她緊張的垂下眼眸,牙齒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脣。低調的喊了一聲“表哥”

    “現在舅舅的身體不大好,不然你覺得你還會是陳家的大小姐?”他陰冷的話如同一盆晨間的冰水將她從裏到外澆了一個透心涼。

    “表...表哥...你這是...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

    ps:今日可是萬更啊,各種求鼓勵~~~海棠看到留言區熱鬧了會考慮明天繼續萬更的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