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51章:我們結婚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51章:我們結婚吧字體大小: A+
     

    “不要...不要去醫院...我只是生理痛...家裏有藥...回去。”她有些焦急的語氣斷斷續續的將這句話說完,身上軟的一絲力氣也沒有,肚子依然疼的要命,她都感覺到身下那溫熱的液體已經流出來了,可她現在疼的什麼都顧不得了,這個時候她好想師兄在身邊,可是又怕他看到她這幅樣子會難過。身後的胸膛很堅實很溫暖可是她不想要依靠。

    葉慕楓看着她白的讓人害怕的臉色,一陣心驚,他經歷過胃疼,瞭解那種鑽心的疼痛,他多想自己能夠替代她忍受這種痛啊。緊緊摟着他她的手臂都有些顫抖。

    他緊張的都忘記了自己的車裏備着止疼藥,這時纔想起,將車又靠在路邊拿出那平瓶疼藥,倒了兩粒放進她嘴裏,擰了一瓶礦泉水讓她喝下“這是止疼藥,你先喝下去,會舒服一些。”

    她聽他的話把藥喝下去,可是礦泉水她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見她搖頭不喝了,他將瓶子放下把她圈在懷裏一隻大掌貼在她的小腹上,安撫道“在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到家。”

    她不說話,虛弱疲憊的她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靠在他懷裏的這具身體軟軟的,滿身的汗水,都是因爲疼痛而出的冷汗,他心疼的摟緊了她,腳下的油門快速的踩下,好在路上沒有設麼車輛,她住的地方又不再市中心,本來40分鐘的車程,他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車子停下,他抱着她下車,她已經昏睡過去,當他將她的身體從車座位上擡下的時候,她的裙子上和座位上一片黏膩的鮮紅,他嘆息一聲在她的額上吻了吻“素素,我們到了,堅持一下。”他來不及甩上車門抱着她進了樓道。

    阿姨打開門看到顏素虛弱的樣子連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葉慕楓抱着她直奔臥室邊走邊說“她生理痛,阿姨您趕緊給她準備些薑糖水,她肚子疼的厲害。”

    “好好,我這就去。”阿姨趕緊去了廚房沏了一碗薑糖水*上的顏素因爲吃了葉慕楓那特效的止疼藥恢復了一些意識,慢慢的睜開眼,一雙手習慣性的在前面亂摸着,葉慕楓看着她的樣子心疼極了,明明房間裏那麼明亮,可是她的眼睛什麼也不能看到,他將自己的手放在她手上。

    “顏小姐,你現在在家裏了,感覺好點了嗎?”

    顏素想起了這個聲音是今天送自己去拍照片的林助理,她想要坐起來,阿姨剛好進來,就見葉慕楓將她的身體拖起來在她要後面放了個枕頭,他的手一直緊緊地抓着顏素的手。

    她輕咳一聲端着那碗薑湯水近來“顏小姐,先喝碗薑糖水吧。”

    顏素點點頭忽然又覺得身下一股暖流流出來,她有些尷尬的對阿姨說“阿姨,我要去衛生間,您先請林助理出去坐吧。”

    顏素想要起身才發現自己得手還被他抓着,趕緊抽回自己的手。葉慕楓手上一空只得出去了。

    阿姨幫着顏素整理好,又換好了*單,顏素告訴阿姨自己一定把他的車弄髒了,讓阿姨幫忙清理一下順便買些衛生棉回來,家裏的已經不多了。

    阿姨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喊到客廳裏的葉慕楓“小林啊,你在這裏再呆一會兒,我去買些東西,把你的車鑰匙給我用一下,顏小姐的東西還落在上面,我順便一起拿上來。”

    葉慕楓求之不得這樣與她再次獨處的機會,尤其是她剛纔那樣難受的樣子,他真的放心不下就這麼離去。拿出車鑰匙交到她手裏“阿姨,您放心去吧,我會看好她的,您順便買些紅棗銀耳之類的食材吧,還有桂圓,這些都對女人補氣血很好的。”

    “小林你知道的還真多。”

    “呵呵,家裏有姐姐又有妹妹的,還有我媽經常吃這些東西。”他及時的藉口並不是胡說的。

    “哦,我說呢,好了,我先走了。”阿姨拿上錢包出了門。

    葉慕楓輕輕地推開臥室的門走進去,嘟嘟趴在地上,顏素已經衝了個澡換上了睡袍坐在*上。手裏捧着薑糖水一口口的喝着。聽到聲音嘟嘟站起來,顏素叫他乖乖的,他就又聽話的趴下了。

    “林助理,你的止疼藥效果真好,在哪裏買的?”她以往吃的那些止痛藥的效果沒有那麼快。現在已經沒有那麼痛了,再喝了糖水好多了。她感覺的這個好多了,是比剛纔疼的沒有一絲力氣的時候好多了,也許是已經習慣,小腹那裏還是墜墜的痛。

    “你這種情況光吃止痛藥怎麼行?去看看中醫調理一下。”

    她臉色沉下來,低着頭搖搖頭“不用了,這種情況治不好的。”

    他想說些什麼,發現所有的語言都蒼白無力,這個女人真的太讓他心疼了,是該想想辦法好好的調理一下她的身體了。

    她將一雙腿從*下放到上面,想要用被子蓋起來,只穿了睡袍的她,那雙小腿上的醜陋疤痕就那樣直直的落入了他的眼裏。

    他一把抓住了她滿是傷痕的小腿“這是?”

    顏素心裏一驚,卻聽到他的問話,想到自己的腿上的傷痕,又想起了之前問過他的那個問題。她將自己的小腿撩起來到膝蓋的地方“這些傷痕很醜吧。”

    他不說話,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她的腿看,那一道道傷痕像是一條條毒蛇爬進他身體裏一樣,嗜血的啃食着他的五臟六腑。

    她不以爲意的撫摸着自己腿上的傷說“你的止痛藥效果那麼好,一定能找到好的祛疤的藥吧?林助理你幫幫我,幫我找些療效好的祛疤藥。看看是不是能把這些痕跡都去掉。”

    他怔怔的看着她的小腿,想起她今天說過的話,心裏酸澀的問道“是因爲尚先生嗎?”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是啊“將自己的雙腿放進被子裏,她又接着說道“阿姨每次看到我這些傷都忍不住嘆氣,我知道這些傷很醜,所以不想讓他看到,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是美麗無瑕的,可是我已經有了那麼多瑕疵,還是試着改變下吧。”

    她的話讓他心裏悶悶的發苦。凝視着她的小臉說道“顏小姐,如果他真的愛你,不會介意這些事情。”

    她微微一笑“因爲我愛他,所以想讓自己在他眼裏是最好的。”

    葉慕楓苦笑一聲“你...你很愛他?”

    “恩,他值得我依靠。”

    之後的空氣安靜下來,她坐在*上喝着保溫杯裏的糖水,跟嘟嘟有一搭無一搭的說着什麼。葉慕楓靜靜地看着她,一句話也不說。

    阿姨買東西回來,他見她臉色好了許多,便準備離開,下了樓看到車上的那一瓶止痛藥,握在手裏又下了車,將藥瓶遞給阿姨告訴她用法用量“這兩天我會再找我朋友要兩瓶,不過這種定西吃多了始終會對身體不好,尚先生回來還是帶她去醫院看看吧。”

    “小林,你有心了,只是這顏小姐擰得很,上次尚先生的一個朋友,是個很有名的醫生想要帶她去檢查一下眼睛,怎麼說她都不去,差點負氣離開,尚先生再也不敢跟她提去醫院的事情了。”

    阿姨送走了他之後進去顏素的臥室將手裏的止痛藥放在*頭上說“顏小姐,這是小林給您的止痛藥。”

    “哦。”

    “顏小姐啊,這小林對您還真是夠關心,剛纔送您回來的時候看他那緊張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他是你的什麼人了呢。”阿姨想到他們剛進門的時候,他那一臉的慌張和他過分的言語上的叮囑讓她覺得可疑。

    顏素淡淡的笑了笑說“是他今天帶我出去的,我要是出了事,他的上司不會饒過他,師兄也不會放過他。”

    “恩,說的也是,呵呵,顏小姐您覺得現在怎麼樣?”

    “沒什麼事了,阿姨我先睡一下,晚飯您再叫我。”

    “哎”

    房間的門被關上,顏素臉上的笑容垮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漠“他緊張?”呵呵....

    經過一番專家治療的陳佳雪一雙手就這樣廢掉了,除了做最輕動作的事情,她什麼也做不了,就連一碗飯也端不起來,陳勝剛看了心疼不已,她的嗓子也因爲被灌了太多的辣椒水而變得沙啞不堪,簡單地說一些話喉嚨就疼的要命,聲帶已經遭到破損,她不想再呆在讓她恐懼絕望地醫院裏,什麼治療也不做了,回到了她以前的家裏,由李阿姨照顧,陳勝剛每每看到她一臉淡漠的表情便覺得心裏難受極了。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女兒。幕亦寒將舅舅跟外公接到了自己父親這邊,父親老了也是一個人,不管怎麼樣,幾個老人在一起也好有個伴,之所以這樣安排也是不想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的舅舅跟外公,再得知那個養育了二十幾年的女兒不是自家的骨血而感到難受。

    陳佳雪除了阿姨誰也不願意見,陳勝剛便也就離開了家裏去了幕家住,好給她足夠的空間緩和她心情。一面讓幕亦寒一定要抓住傷害他女兒的那羣混蛋。

    “舅舅,您不覺得雪兒簡直是咎由自取嗎?只是這樣的教訓而已,別忘了,那個已經瞎了的顏素才...也是你的親生女兒。”他想到自己因爲那麼一個野種,跟自小一起長大的葉慕楓變成現在這般生分的局面就覺得不值得,還有那個真的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顏素,心裏更是難受極了。

    看到陳勝剛不好看的臉色,他含糊的應下“舅舅,您先好好養身體吧,這些事我已經讓手下去查了。”

    陳老爺子得知自己還有個孫女,心裏歡喜不已,本來陳家就人少,這時候多了個孩子出來,他也確實高興,可是這兩個孫女之間的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讓他也頗爲頭疼,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可是又十分想見,都被陳勝剛攔住了“爸,是我虧欠她太多了,去了也只是會讓她心裏難過。”

    “胡說什麼呢?”陳老爺子不幹了“那是我陳家的人,始終是要認祖歸宗的。”

    “哎,爸...”

    自那天之後,葉慕楓沒再出現在顏素面前,她的那一句“因爲愛他”着實傷了葉少那一顆熱氣騰騰的心,不過放棄這種情況到不會發生,他現在唯一想的是該怎樣讓她回來自己身邊。他煩躁的按滅了手中的香菸,現在她的心似乎滿滿地都是那個小白臉,現在再隱瞞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不應該了啊。

    葉慕楓還在鬱悶中,尚明傑已經下了飛機坐上車,急匆匆的往家趕,家裏還有個小女人在等她,想到她他的心裏滿是甜蜜,還有那個吻~~~

    顏素生理痛一直會持續到經期結束,止痛藥的藥效一過,那股疼痛就會再度來襲。尚明傑進到家裏的時候就聽到臥室裏傳來的痛苦的*聲,他扔下手裏的東西跑進去,看到她臉色蒼白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蜷縮在*上,樣子可憐極了。他不安的走過去她身邊“素素,怎麼了?”他深鎖着眉頭緊張的語氣,顏素感覺到了他的觸碰,伸手抓住了自己額頭上的大手輕聲問了一句“師兄?”

    “是我,素素,哪裏不舒服了?我們去醫院。”他將她抱在懷裏想要帶她出門,端着熱水進來的阿姨見他回來了說“尚先生,您先讓顏小姐把這藥吃了吧,她說什麼都不肯吃。”阿姨也拿她沒辦法。

    顏素搖搖頭“師兄,我沒事,疼過去就好了。”

    “傻丫頭,這怎麼行?先吃了藥。”他結果阿姨手裏的水杯跟止痛藥放在她嘴邊,她別過臉微弱的聲音說“師兄,這只是生理痛,沒關係的...我以後會好好調理自己的身體,這止痛藥都是有副作用的,吃的時間長了不好...”昨天她說不着已經想得很清楚了,身邊的這個男人值得她依靠,而她的心,已經再也不會爲任何事任何人激起一絲漣漪了。

    師兄不嫌棄她,可是她依然覺得自己配不上他,有些事情可以改變,那就盡力去改變,比如身上的疤痕,還有自己的生理問題,長期的止痛藥會有很大的副作用,她向他們結婚以後是要有孩子的,她覺得自己能給他生個健康的寶寶,是自己能做的唯一對得起他的事了。

    所以她纔會這樣倔強的堅持忍痛也不吃藥。“師兄...你就這樣抱着我,我就不會痛了,真的..”可是她一直流不停地汗水和蒼白的臉色,讓尚明傑怎麼會相信她的話。

    現在的尚明傑真的是恨死了她這倔強的樣子,緊緊的摟着她讓阿姨出去。待房間的門被關上,尚明傑將藥片含在嘴裏喝了一口水對着她的雙脣貼了上去,她死死的咬着牙關,兩隻小手無力的推着他,尚明傑將手裏的杯子扔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他的手掌一隻扣住她的後腦,一隻捏住她的鼻子,她呼吸不暢順勢張開了嘴,他靈巧的舌壓着她的小舌,那苦澀的藥片滑落她口中,他強勢的脣舌不給她一點反抗的機會,那酸苦的藥片順着水流滑進她的喉嚨,她被憋得小臉通紅,兩人的嘴角都流出了不少的水和唾液,他鬆開她,她因爲被嗆到咳個不停,尚明傑喊了一聲“阿姨,再來杯水。”

    一杯溫水端進來,他拍着她的後背,給她順氣,待她緩和了一些,讓她喝了口水。

    一番鬧騰下來,尚明傑已經是滿頭大汗,她也被弄得浸溼了衣衫。她嗚嗚的哭着縮在被子裏不願意理他,尚明傑嘆一口氣,對她說“不許發脾氣了,那麼疼會受不了的,我們等你不疼了就去看中醫調理,調理好了就不用吃藥了是不是?”

    她不說話也不擡頭,尚明傑又放柔了語氣“素素,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洗個澡,一會兒來陪你。”

    門又被關上,她的心裏難受極了,覺得自己好沒用,不僅什麼都看不見生活上需要照料,現在只是來個月經都會疼成這個樣子,還有一身的醜陋傷疤,真不知道師兄是爲什麼會喜歡她。難道真的會是因爲同情嗎?她不知道,覺得腦海裏一片迷茫。

    尚明傑洗澡回來,就看到她躺在*上發呆的樣子,他走過去,從側面尚了*,從她身後摟住她的腰身“素素在想什麼?”

    她身體僵硬了一下,隨即釋然,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傳進她的鼻息間,也許是藥力的作用發效了,那痛楚有了些緩解,耳邊是他溫熱的呼吸,她往前挪了挪身體,伸手拉開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尚明傑蹙眉,將她的身體掰過來“素素,你到底在倔什麼?你知不知道那樣是會疼死你...”他質問的話沒說完就看到她滿臉的淚水。

    “素素,別哭,告訴我到底怎麼了?”他帶着溫度的手指擦去她臉上的淚痕柔聲的問道。

    她搖搖頭將臉埋在他胸前含含糊糊的哽咽着說道“師兄,我很沒用,我真的是很沒用對不對?”

    “素素,怎麼會這麼說?你知道在我眼裏你是最好的。“他將她摟緊,輕聲的安慰着。

    她在他懷裏嚶嚶的哭“師兄,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他聽到她的問話只是勾脣一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也許就像是第一次見她她那首歌裏唱到的一樣‘只是因爲在人羣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無法忘掉你容顏。’即使知道了有關於她的一切,即使覺得她現在的心裏也許還沒有他,他就是那麼死心塌地,那麼心甘情願爲她願意做任何事,爲她甘心等待。

    她的淚水將他新換的襯衫浸溼,他將她抱得更緊”素素,感情這種東西真的沒有原因可講,喜歡了就是喜歡了,縱使你有千般的不好,在我的眼裏也全都是好的,你的一切在我心裏無人能及,素素,我對你是真心的,從喜歡上你的那一刻,我就確定了自己的心,對你,我是真的。”

    她伸出自己的手撫上他的臉,摩挲着他臉上的輪廓,和那微微勾起的脣角,她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因爲這種感覺她親身體會過,更理解那種等待是怎樣的煎熬,因此她毫不猶豫地說“師兄,等我調理好身體,我們結婚吧。”

    ...........

    生理期一過她的身體又恢復如常,廣告的拍攝也因尚明傑的迴歸,開始有條不絮的進行了,顏素的服裝造型已經設定好,剩下就是他的了,這一天尚明傑被接去試衣服拍照,顏素被告知要去錄音室,錄製第二首歌和第三首歌,這兩首歌分別是這一季跟下一級的廣告主題曲,因爲方晨,之後要去國外一段時間,便想讓顏素提前把歌曲錄製完整。顏素對於唱歌這方面沒有一點問題,欣然應下,給師兄打了個電話,就被葉慕楓開着車載去了錄音室。

    到了那邊幾人一見面皆是一愣,方晨與葉氏也有過合作,對於葉慕楓相當熟悉,而這幾年來葉慕楓的行事相當低調,連經濟版都很難聽到他的消息。他再看看顏素真的是不明白這兩個人怎麼會走到一起。

    方晨愣怔中還沒有開口問出來,顏素先開口了“方老師,你們應該不認識吧,送我過來的是向總身邊的助理,林凡林助理。”

    她話一說出口,方晨更是瞪大了眼睛,什時候,葉氏的總裁淪落成了向瑞謙的助理了?

    “方老師,顏小姐趕時間,請儘快吧。”葉慕楓話不多說,嚴厲的警告意味頗深,傳遞的信息就是“別多事,去做你該做的事。”

    方晨點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笑笑說“小顏啊,跟我來吧。”

    尚明傑這邊進行的相當順利,看看時間還早編劇頂過去看看顏素,要是她結束的也早,就跟她一起去看看前幾天朋友介紹的一位中醫,順便也見見這個林助理。

    ps:三人正面交鋒即將開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