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48章:陳佳雪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48章:陳佳雪失蹤字體大小: A+
     

    訓狗場裏,一道頎長的身影站在陽光下,有些消瘦的身材卻一點也不影響他奪目的俊朗形象。看他腳底下的那一羣母狗就不難看出葉少的魅力。

    葉慕楓陰沉着臉咬着牙喊道“林凡,給我把這羣狗趕走。”他真的是鬱悶死了,要不是因爲要討好顏素身邊的那隻狗他死都不回來這個鬼地方學什麼訓狗,黑色限量版襯衫上已經沾了數不清的狗毛,筆挺的西裝褲下面已經被這羣該死的母狗咬的沒有了原來的款型跟乞丐服沒什麼區別了。

    林凡忍着笑將這些狗狗趕走,心裏感嘆葉少還真是魅力不凡啊連母狗都不放過,看那些公狗們哀怨的眼神,他嗤笑出聲再也忍不住的笑起來,葉慕楓一記凌厲的眼神過去他的小心肝隨之顫抖了一下,喊出了自己好友狗場的主人,老王。

    給兩人做了介紹他閃到一邊處理公事,葉慕楓雖然不喜歡這羣狗,可是爲了能快點接近顏素他不得不硬着頭皮跟身邊這個邋遢的男人討教經驗。

    從狗場結束了一上午的經驗討教,葉慕楓讓林凡叫祕書在休息室裏拿一套衣服送到附近的酒店他可是受不了這一身的狗味,還有被咬的亂七八糟的褲子。

    言敏芝站在休息室的衣櫃前看着這一櫃子昂貴精緻的衣衫,挑選了一件短袖襯衫一條西裝褲,她微微勾脣這男人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只是~~她看到櫃子裏掛着一件長袖的襯衫,真的是跟他的氣質有夠不符還有上面搭着的那條領帶,她將這兩樣東西拿下來放在手上,那觸感真的跟他的這些衣服不是一個檔次的。她將它們裝在一個袋子裏放在了一邊準備出去的時候丟掉,想想一會兒又該給服裝部那邊打電話送些夏季的新款過來。

    拿着剛纔選好的衣服想起來還沒有給他拿*,打開櫃子下面的抽屜那一條條四角褲疊的整整齊齊的被放好,她臉色通紅的拿出了一條藍色條紋的四角褲,突然腦海裏閃現出他隻身穿着這條*的樣子。一張臉紅的像是燒起來了一樣,她拍拍自己的腦袋拿着東西走出門口。

    酒店裏葉慕楓圍着一條浴巾剛從浴室裏出來,門鈴就響了,想叫林凡去開門想起剛被自己派去了抓人,拿着乾毛巾擦着頭髮去開門,門被打開他看了一眼祕書說了聲“進來”轉身去了裏面。

    言敏芝看着他光裸的身體上只爲了一條浴巾,想起了自己腦海裏之前閃現過的畫面,只覺得心裏有把火在燒,她也是個正常的女性,看到如此的美男出浴圖沒有流鼻血已經算是有定力了。

    走進來將衣服遞給他“葉總,您要的衣服。”她說話的聲音很低一顆頭都不敢擡起來,葉慕楓根本沒心思理會這些細節,只想着等一下如何處置那些該死的內鬼,居然想要幫着葉晉陽奪權,真是活得不耐煩了,辛虧自己早有防備。在自己倒下去的那段時間裏有小雅這個狠角色的協助,不過對付這樣的人還是自己親自動手比較有說服力,他滿腦子都是這些,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邊女人那驚豔的眼神。

    他拿過衣服進了臥室,言敏芝看着他的背影那光滑的脊背是那樣結實帶着一層薄薄的水珠說不出的性感,她都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直到那道門被關上她還會不過神來,幻想着被那樣一副身體抱住時會是多麼的溫暖又充滿安全感。怪不得陳佳雪那時候會費盡心思想要得到這個男人。

    尚明傑錄製完節目就趕回了住處,經過這段時間的忙碌節目終於接近尾聲了,最後就是b市的總決選了大概兩個星期的時間,之後便是自己的演唱會。

    雖然忙碌,可是回到家裏看到那抹安靜的身影,再多的疲憊已沒有了,餐廳裏飯菜的香氣飄出來,她坐在沙發上將電視打開聽着裏面自己的節目,不時的發出淺淺的笑聲,嘟嘟這隻肥胖的狗狗在客廳裏上竄下跳,走來走去爲這份安靜增添了一絲生機。忽然想到要是再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這個家就更溫馨了,只是他請求的交往她還沒有表態,孩子似乎有些遙遠了。

    晚飯之後他在客廳的鋼琴邊演奏,她坐在他的身邊靜靜的聽着,一首柔美的曲子結束她輕拍着小手給他鼓掌。

    “喜歡嗎?”他柔聲問道,她就靠在他身邊坐着,他的聲音擦過她的耳邊,那聲音溫暖極了像是三月的春風,吹的人心裏暖暖的,他給她的所有感覺都是溫暖。她笑着點點頭“我很喜歡鋼琴的聲音可是我不會彈,小的時候看到電視上彈奏鋼琴的人,都會很羨慕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坐在鋼琴前彈奏一首曲子出來,可是長大了想學卻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而現在什麼事都沒有了又看不見,算了,你彈給我聽吧,大概是我這輩子跟鋼琴這種高雅的東西無緣啊。”

    她神情雖然失落可是卻掛着淺淺的笑。他知道她心裏的那份渴望,可是她從不輕易開口求人,因爲自己的身份也爲不給家裏造成困擾,她就懂事的把這些渴望都藏起來。

    他拉着她的手說“素素以後想做什麼就告訴我,我能做到的就會滿足你。”她笑起來仰着下巴思考着說“那我現在想彈琴還想彈出一首曲子來,你能滿足我嗎?”

    他不做思考立馬就回答了她“當然。”說着一把把她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顏素一驚怯懦的喊了一聲“師兄?”

    “彈琴”他只回了她這兩個字將她的雙手放在自己的大掌上“別放開,我們來彈琴”顏素點點頭按照他說的將兩隻小手緊緊的貼在他溫熱的大掌上,第一個音符在他的帶動下從她的指尖流出,一股欣喜的暖意流便她的全身,她發自內心的笑容讓他覺得欣慰。

    一首悠揚婉轉的曲子在這種特殊的演奏之下完成,兩人都會心的笑起來,顏素似乎還沉浸在那種美好的音樂聲中,都忘了自己還坐在他身上,根本不知道這種姿勢是有多親密。尚明傑抱着她柔軟的身體,聞着她幽幽的體香,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了慢慢的變化,這種時候太考驗一個正常男人的自制力了,顏素感覺到了他的變化身體一僵一雙手趕緊從他的掌上滑下想要起身卻被他一把抱住“素素,別動,我只抱一會兒就好。”她被他摟得緊緊的她掙扎不開,也知道這個時候要是亂動會更刺激他的一直都貪戀他的溫暖卻忘記了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將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尚明傑身體又是一震“素素”他的聲音有些發沉,顏素知道他爲何會是這種反應,臉不自覺的紅了“師兄,你喜歡我嗎?”

    “素素,你知道的,從上學的時候第一次聽過你唱歌之後就再也沒有忘記過你,直到現在這裏就沒有再住過別人。”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說道。

    她的手感受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聽着他誠懇的表白心裏是溫暖的是感動的,她點點頭說“師兄,你不會嫌棄我嗎?”

    “從來都不會?在我心裏你永遠是最好的。”

    “師兄~~”她糯糯的聲音喊出來帶着些哽咽排在他肩上摟着他說“我們在一起吧,好不好?”

    “素素?”尚明傑有些吃驚這是她一直都回避的問題,今天怎麼會這樣主動的提出來?

    “師兄,我想安定下來了,我想過平平靜靜的生活,這份安定只有你能給我,你不會丟下我的對不對?”

    “素素?”

    “怎麼了?你不願意嗎?”她鬆開抱着他的手有些疑惑的問道。

    尚明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怪異“素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你要是嫌我是個瞎子配不上那就算了。”她神情低落從他的身上站起來摩挲着往臥室裏走。

    尚明傑的遲疑讓她緊張起來,明明知道對她他的心意是怎樣的可是她從來都極缺少安全感現在又自卑敏感,所以她很怕萬一他只是同情她而將她留在身邊照顧,如果是這樣的話她真的不能再呆在他身邊了。

    “素素,她的手臂被他從後面拉住。一個用力她被帶進他的懷裏緊緊的被抱住,尚明傑有些興奮的說“素素,從來都沒有什麼配得上配不上,只是我剛纔太激動了,沒想到你會說出來,素素我願意跟你在一起,這是我想了好久的事情,素素我愛你,真的愛你,想到失去你的那些年我的心裏就好疼。”

    “師兄。”她伸出雙手緊緊地抱着他不說話,明亮的眼睛裏閃着淚花,只是眼前她看不見他的表情。只是頂着自己小腹上的東西讓她覺得有些臉頰發燙使勁一把推開了他,尚明傑心裏已經樂開了花,突然被這麼一推開懷裏的柔軟身體離開了他的懷抱,他不知所措的上前抓住她的手問“素素,怎麼了,你怎麼推我?”

    顏素垂着頭沒好氣的低聲罵了一句“*”掙開他的手有些懊惱的往前走,尚明傑看看自己小腹下那支起來的小帳篷有些無語的笑笑,上前又抱住她“素素,別走,你知道我也是個正常的男人,這樣的生理反應也不奇怪,要是抱着你那麼久他沒有反應纔不正常。”

    顏素一張臉漲得通紅低着頭不想理他,沒想到這樣一個謙謙君子也會說出這樣的話,還是所有的男人都一樣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想到這裏她的臉又紅了幾分。

    在尚明傑看來她害羞的樣子可愛極了,將她抱住在她耳邊說“素素,我跟你交往的前提是以結婚爲目的的,耍*什麼的都會在婚後,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讓你慢慢適應我在你身邊的。”他言語雖然輕佻可是那股真摯她感受得到,他做什麼都會爲她着想,這份體貼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曾經自己深愛過的那個人都是照着自己的想法來,從來不顧忌她的感受。她任他抱着在他懷裏不再說話,感受着這份安定。尚明傑只覺得自己這些年的等待沒有白費,終於得到了迴應他心裏像是流過了蜜汁一樣的甜。

    戀愛中的人做什麼都充滿了動力,方晨就感覺出來了,今天的節目中尚明傑的表現讓他們有些吃驚一直以來的他都是對這些選手的態度不冷不淡的,今天超乎往日的熱情,引起臺下的粉絲團一陣又一陣的驚呼。

    顏素接到向瑞謙的電話有些吃驚,大概的內容就是在d市的新店開業了,這家店的規模很大想要開業那一天請她過去參加個剪彩儀式,可是他呢?公務纏身是在抽不出時間過來,到時候會讓自己的助理去接她。顏素連連應下,這位向總上次給自己解圍的那份情正不知道怎麼償還呢,只是參加個剪裁而已,她欣然應下,又聽向瑞謙說“咱們這個珠寶之後還會有兩到三次的廣告拍攝,因爲這個產品是一個系列。”顏素還沒有來得急反駁就又聽他說“尚先生應該告訴你了吧,我們的合同上都有說明的,之後還會有後續廣告的拍攝。”

    尚明傑回來的時候顏素問起尚明傑模模糊糊的記得是有這麼回事。顏素一陣責怪不過酬勞好像不少的樣子,她責備了幾句就過去了。

    葉慕楓在衣櫃裏翻了又翻也沒有看到那件襯衫跟領帶,這兩天他沒在這裏休息也沒有換過衣服,唯一動過這裏的就是祕書了。他鐵青着臉出去喊了一聲“言祕書進來。”

    言敏之放下手中的東西趕緊進去了辦公室“葉總,什麼事?”

    葉慕楓臉色發沉眼神清冽的看着她問“我衣櫃裏的那件灰色長袖襯衫跟藍色領帶去哪裏了?”

    言敏芝心裏一顫臉色發白看他生氣的樣子哪件衣服應該很重要吧?可是自己已經扔了啊。

    “葉總...”

    “問你話呢,說啊。”

    “我...我...我扔掉了。”她垂下頭根本不敢再看他,她真的不知道那件舊衣服有什麼重要的,平時也沒有見他穿過啊,而且樣子已經很土了像是幾年前的舊款式的。

    葉慕楓簡直想要將她一把掐死“誰給你的權利仍我的東西?”

    “葉總我...”

    “去給我找回來,找不回來你就做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準備。”他清冷的語氣讓她心頭一顫擡頭看到他憤怒的眼神只覺得脊背一陣寒涼。

    “愣着幹什麼?給我滾。”

    她捂着嘴巴跑出去迎頭撞上了前來拿文件的林凡,他拉住她問“怎麼了?做錯事被訓了嗎?”他的印象裏言祕書做事很認真的啊極少出過錯,葉少時常稱讚她的工作能力上個月還加了獎金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被訓的哭成這個樣子?

    “林助理,我把葉總的衣服給扔了,我從沒見他穿過,而且樣子也很舊了,我以爲他不要了想着這兩天會送一批新的衣服過來,我就給扔了,不知道他怎麼會發這麼大的脾氣,要我找不回來就...”

    “就怎麼樣?”

    “讓我做好了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的準備。”

    林凡愣住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言祕書,你扔到哪裏了?跟我走,現在快去找。”找不到真的會死人的啊,那兩樣東西好像是之前那位顏小姐送給他的,看他對顏小姐那股邪乎勁,他說的那威脅的話很可能就是真的。

    言敏芝也嚇壞了,聽了他的話趕緊跟他去垃圾站那裏找。

    d市的選秀活動結束,尚明傑戀戀不捨的跟心愛的女友告別抱着她捨不得鬆開“我不在你要乖乖的,有什麼事就找孫陽,我把她留在這邊,還有啊,阿姨做的飯要記得按時吃,不許餓肚子,晚上睡覺的時候記得關窗戶...”

    “哎呀,你怎麼跟個老頭似的叨叨個沒完呢。”這囉嗦的樣子,好像她是個三歲的孩子一樣,這麼些年都過來了不是挺好的嗎?

    “你個壞丫頭,我不是擔心你嗎?”尚明傑*溺的捏捏她的鼻子,就是捨不得走。經紀人費力看看時間催促道“快點吧,尚大爺,飛機一會兒起飛了。”

    “你先把東西拿上車,我這就來。”尚明傑衝他揮揮手,示意他先走。

    聽到門聲響,顏素鼓起勇氣拉着他的手說“師兄,你低下頭。”尚明傑照做,彎下了身子,她帶有些許劃痕的小手扶在他的臉上慢慢的摸到他的雙脣,他看着她踮起腳尖將自己的雙脣印在他的脣上,那柔軟的觸感讓他覺得血液加速了循環一樣,她居然主動吻他,這些天他一直都不敢觸碰她只有在她的額頭上留下淺吻,怕她會不能接受兩個人尷尬,可是現在她的吻讓他幾乎失去了理智。手上的東西掉落在地上,他摟住她的纖腰加深了這個吻,她的味道清香甘甜,讓他嘗不夠似的捨不得放開,樓下的汽笛聲已經響起了多次,她推推他的胸膛,他終於放開了她。“師兄,你該走了。”她垂下頭臉色有些發紅。這嬌羞的模樣讓他看不夠又緊緊的抱了她一下才拿着東西出了門。

    顏素轉身手碰在脣上,覺得有些事一旦開始做了就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了,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樣那就繼續下去吧,希望自己的未來就這樣安定下來,過去已經揮斷,應該勇敢些往前走了。

    尚明傑前腳剛離開,顏素就接到了自稱向瑞謙助理林凡的電話,說明天在d市的旗艦店開業邀請她過去,明天上午九點鐘會來車子接她。

    晚上跟師兄用電話的時候說起此事,尚明傑覺得事情像是有些不對勁,怎麼他剛走就會有這樣的邀請?而這個邀請也太突然了吧?正常情況下的話會提前個幾天的。

    掛了電話他直接打給了z市的向瑞謙問及原因,向瑞謙不得不又扯謊“本來交代給祕書通知的這件事可是我去了一趟法國,祕書正好有事請假了這件事就耽擱了,不過好在問了顏小姐她沒有什麼事情,只是不知道你現在不在d市了。你們兩個不能一起出席真是有些遺憾。”他的回答找不出來一點破綻,他之前確實是去了一趟法國,心裏的那點疑慮也消除了,又給顏素打了電話提醒她自己小心一些。

    林凡掛了電話看到老闆那緊張,忐忑,又充滿期待的神情不免覺得好笑,這個樣子跟那種第一次約會的毛頭小子一個樣,哎,這位顏小姐還真是有魅力啊。葉慕楓對於明天的見面真的是充滿了期待,他緊張的不行滿腦子想的都是跟她靠近之後要說些什麼做什麼。

    下午的會開的都魂不守舍的,幾位下屬面面相覷,會議不得不由田超全權負責主持。

    回到自己的住處脫下一身的疲憊洗過澡之後圍着一條浴巾去了陽臺上,陽臺上那件襯衫已經被風吹乾,摘下來放在鼻息間隱隱的還覺得有她手指觸碰過的溫度。

    將領帶也一同取下拿着進了臥室,躺在大*上將這兩樣東西抱在懷裏,內心無比的滿足,只是這上面她的味道少了一些,想到這裏就不得不咒罵那多事的祕書,要不是做清潔的阿姨見着衣服領帶還是新的那回了家裏準備給老闆穿,葉慕楓真的會掐死那女人,好在東西找到了,他親手將這兩件衣服洗了又洗,直到聞不出他們觸碰過的味道,才滿意的晾起來。

    不知道不覺中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在對他甜甜的微笑。“素素”他失聲喊了出來,顏素回頭像是看到了他對他眨了眨眼睛,葉慕楓驚喜極了,他走過去一把抓住她的手驚喜的看着她閃着奪目光彩的雙目問道“素素,你看得見了是不是?”

    顏素眨眨眼睛以雙手搭在了他的雙肩上說“慕,我想你了,好想,好想,想的這裏都疼了,怎麼辦?”她柔嫩的小手抓着他的大手撫上她胸口的位置,觸及到那一片綿軟,葉慕楓整個人都醉了“素素,我也好想你。”他一把將人抱住吻上了她的脣,她的脣甘醇美好,柔軟有彈性他像是*了幾百年的猛獸一樣啃噬撕咬着她的雙脣,顏素推他一把,嬌嗔的抱怨道“疼~~~”那一聲柔媚的聲音,讓他覺得渾身的血液直衝身體。

    她像個妖嬈的精靈一樣,扭動着腰身向一邊的大*上走去,邊走邊解開身上的衣服脫掉仍在地上。他看的熱血沸騰,身體的那一處脹的像似要爆開一樣,恨不得一把抓住她將她狠狠的壓在身下。浸入她的身體釋放自己的*之火。

    長腿一邁趕在她走到*前攔腰打橫抱起,她白藕似的手臂纏在他的脖頸上,柔聲喊道“慕,我想要你。”這一句話在他的耳朵裏別提有多媚的勾得他心肝亂顫,讓他筋酥骨軟,再也顧不得其他與之雙雙到在了*上,嬌聲的喘息在他大力的動作下連綿不斷的傳出來,他身上已經被汗水浸溼。

    她美麗的嬌軀在他熱情的攻勢下幾乎化作了一灘春水,流進他乾涸的內心,這一刻那種滿足的感覺無以言表“素素我愛你,素素...”一次次的頂峯讓他幾乎虛脫,她不喊疼也不喊停。

    突然門口一道淒厲的聲音響起“啊~~~葉慕楓,你就是這樣愛我的?”他猛地擡頭看去之間顏素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臉上寫滿了傷痛和不敢置信。他覺得奇怪身後響起了一道嬌媚刺耳的聲音“慕楓哥哥,我們快睡吧,好累啊。”他回過頭卻見到的是陳佳雪的臉,他在看門口人已經沒有了,在回過身來看還是剛纔在自己身下承歡的顏素,他嚇了一跳剛纔的那一定是幻覺。只是剛閉上眼睛,身體最敏感的地方一陣冰涼的觸感,他一驚低頭看到顏素正拿着一把鋒利的刀子放在他的那個部位,冷冷的說“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背叛我就該記住教訓。”說着手起刀落“啊~~~~”

    葉慕楓猛地驚醒坐起來看看四周才發現這是個夢,只是夢裏觸感那麼真實,還有那裏好疼啊,他掀開被子低頭一看自己的手還死死的攥着那一處,而*單上已經一片黏膩的溼潤了,他低聲咒罵一句“該死的怪不得那麼疼。”簡直是不要命的擼啊。

    這*做的差點把自己做死,看來是得加快點動作了,不然這生理問題的不到緩解遲早會弄個男性隱疾出來。到時候她的幸福怎麼辦?他們還沒有個孩子呢。

    想到孩子他的心裏一陣鈍疼,如果那個孩子沒有出意外,是不是現在都會甜甜糯糯的叫他爸爸了,胸口沉悶的難受,看看時間纔是夜裏一點鐘從抽屜裏拿了兩粒白色的藥片就這水喝下,手機定了一個鬧鈴,再將手機裏的一個文件夾打開按下播放鍵“你數羊吧。”

    “一隻顏素,兩隻顏素”

    “....”

    “看看星光看月亮,看看我的心.....”他閉上眼睛聽着她的聲音再要裏的作用下入睡,多少個心痛到無眠的夜晚他都是這樣度過的沒有人知道。

    清晨的陽光照射進臥室顏素在師兄的來電鈴聲中被叫醒,她慵懶又軟糯的聲音隔着電話傳進尚明傑的耳朵裏,讓他心裏癢癢的,昨日的那個吻已經讓他徹底的迷戀上了那個味道,可是卻不能在清晨睜開眼睛的第一瞬間就嚐到,他有些遺憾真相這邊的事情快點結束然後飛過去她身邊。

    葉慕楓坐在餐桌前吃着保姆做好的養胃早餐接到了手下的電話“什麼事?”

    “二少,陳佳雪失蹤了。”手下慌張的彙報。

    “失蹤?不是幕亦寒的障眼法?”葉慕楓放下手裏的餐具眯起了眼睛,這個該死的男人到底要把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包庇到什麼時候?

    “看着不像,易少的人現在在祕密的找人不敢聲張可是地底下的人全都出動了,看樣子是真出了意外。”

    “怎麼回事??”葉慕楓根本想不出來那個瘋女人到底會耍什麼鬼把戲現在他唯一擔心的是顏素,她現在高調的出現在公衆的視線中,她定會發了風的妒恨她找機會傷害她,以前是他不瞭解情況,現在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一根頭髮。

    “吩咐下去,這件事盯緊了。”

    打完了電話,片刻後林凡的車子就到了,他進來看到葉慕楓的眉頭深鎖,便試探的喊了一聲“葉少?”

    葉慕楓聞聲回頭對他吩咐道“現在馬上找幾個身手好的人盯着顏素別讓她出事。”

    “葉少,怎麼了?顏小姐有危險嗎?”他的臉色也緊張了起來。

    “陳佳雪不見了。”

    “啊?”

    “快去辦事,然後回來吃早餐,時間差不多我們就去她那邊接她。”葉慕楓說完轉身回了餐廳繼續吃剛纔的養胃粥,他現在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身體不然都不能好好的保護她。

    大洋彼岸的偏僻海邊一間破舊的木屋裏,男人猙獰的一張臉上一隻眼睛定定的看着地上被剝的yi絲不gua的女人,白希的皮膚,美麗的容貌,她倒是活的自在,惹了事有一座座的大靠山給她撐着,躲在這裏享清福。

    而他一臉的傷痕還要四處顛沛流離,白天不敢見人,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纔敢出來找些東西吃,這一切都是拜這個踐人所賜,他會讓她好好過怎麼可能?將眼罩摘下,那一邊是空空的洞口。

    那場爆炸之後他的眼睛被炸傷血肉模糊痛不欲生,被海水衝到了一個小島,他是活了下來可是那隻眼睛已經潰爛流膿。沒有人幫他只有自己動手親手挖掉,那鑽心刺骨的疼他一被子銘記,不僅活下來還因爲無意中救了那個小島上的一個老人而被得到幫助,那座小島上的人幾乎與世隔絕過着自己的生活,本來他這個外來人必死無疑的可是卻因爲那個老人得到了最好的待遇治好了身上的傷還給他一大包金子讓他離開,那個地方有個金礦,人們過的很富足離開時要他保守祕密。可是他一個自私自利慣了的人怎麼會聽,離開那裏之後用手上的金子招兵買馬在菲律賓一個不知名的小鎮裏站住了腳,穩定下來之後重回那個島,殺盡所有的村民奪了島上的金礦。

    回憶起往事他冷笑一聲,抄起一根沾了辣椒水的皮鞭“啪”的一聲地上那具白希的嬌軀“啊~~~”的一聲慘叫驚醒過來,她瞪大了眼睛除了尖叫再也不會別的,她驚恐極了,自己只是跟阿姨出去超市裏買些東西,上洗手間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身上被火辣辣的痛楚驚醒,而眼前比魔鬼還難看的人然她徹底的嚇傻了。

    她看看自己的身上yi絲不gua,那一道鞭傷讓她皮開肉綻鮮血溢出讓她驚恐的哇哇大哭出聲。

    陳勝剛看到顏素的消息時以爲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問了這裏的護士肯定了她的身份才知道她原來沒有死,謝天謝地,他有些興奮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剛剛開心了的陳勝剛又接到美國那邊的消息才得知陳佳雪在逛超市的時候失蹤了。血壓升高心跳加速剛剛緩起來的男人又倒下了,只是這次他的情況沒有那麼嚴重而已。

    葉慕楓坐在車裏看着她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裏,激動地立馬就從車上下來走過去她身邊,注意到嘟嘟的呲牙挑釁葉慕楓用自己所學的訓狗技巧得到了嘟嘟的一點點軟化,可是卻沒有消除它的防備,他不得不開口“顏小姐,我是林凡。”

    顏素只覺得心頭一顫,這個聲音?她疑問出聲“你是向瑞謙向總的助理?可是昨天跟我打電話的聲音不像是你這樣啊。”不僅不一樣還很熟悉的感覺。

    “顏小姐,抱歉,昨天吹風,我感冒了,所以聲音有些變化。”說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她身後的保姆“請您過目”保姆看了看這個名片又看看這位器宇軒昂又英俊瀟灑的年輕人尤其是他面向自己的那微微一笑,保姆阿姨只覺得自己的蒼老的心臟都噗通大跳了一下。

    “顏小姐沒錯啊,這位先生是叫林凡。”這個時候林凡的手機響起來了,接起喊了一聲“向總。”稍後不知道對方說了一句什麼他禮貌的回道“請您稍等。”接着就把電話放到了顏素的耳邊“顏小姐,向總找您。”

    顏素姐了向瑞謙的電話證實了這個男人的身份牽着嘟嘟上了他的車。

    靜謐的空氣中只有兩人跟嘟嘟的呼吸聲,嘟嘟不是的看着那張被叔叔稱作壞人的臉發出不滿的鳴叫聲,被顏素輕輕地揍了幾下喝斥了幾聲,他才委屈的閉了嘴,不過那挑釁防備的眼神警告葉慕楓,不準欺負他的麻麻。

    葉慕楓心中咒罵這隻該死的狗,等到他追到老婆之後一定要把他燉了。可是面上卻是帶着微笑對他友好的一笑稱讚道“這隻狗真乖。”

    顏素有一瞬間的晃神,這個聲音~~~。

    見她沉默不語他也不說話了。只是在鏡子裏打量着她眉宇間的神色,那雙眼睛雖然明亮可是去黯淡無光,他又覺得心疼不已,地方很快就到了,今天也真的是這間店的開業慶典,現在吉時還沒有到他將顏素帶到了休息室等候,他伸出手抓住她的小手,在一觸碰到的那一瞬間她抽出了“林助理我自己走就可以,有嘟嘟帶着我,請在前面帶路吧。”葉慕楓無奈又不能強行抓她的手,無聲的嘆息一聲說了句“顏小姐請小心。”手上還有她殘留的溫度只是她的手是涼的,沒有什麼溫度再看看她穿的全是長袖也不少了,怎麼還會這樣涼,突然想起尚明傑說過的話,他很想看看她腿上的傷痕是怎樣的。

    休息室裏他倒了一杯果汁給她,她婉言謝絕拿出包裏面自己帶的水壺擰開喝了一口,柔軟的雙脣上沾染了一層光亮的水澤讓他看得呆了,想起了昨夜的那個夢,還有她雙脣的溫熱觸感,吞了一口口水看看她腳下的嘟嘟還是別過了臉,可是隻一會兒又轉過來目不轉睛的看着她。

    顏素覺得不舒服極了,她直覺這個男人正在打量她還是以不懷好意的目的,她雖然看不見可是直覺很準,而此時的葉慕楓似乎已經看到了她的果體的樣子在腦子裏將她這樣,那樣又那樣這樣的yy了個徹底。

    好在只等了一會兒便被化妝師叫去化妝了,躲開了他。

    被折磨的遍體鱗傷的女人突然一聲驚恐的慘叫,看着自己的身下被男人貫穿之後,讓她失控的掙扎了起來,男人幾個衝刺之後將她一巴掌甩開對門口的兩個彪型大漢說“伺候一下這位千金小姐,剛開苞你們可要溫柔些。”最後三個字咬的音極重,那兩人對視一笑“當然會溫柔,保準讓她終身難忘。”

    “徐唐,你這個人渣,畜生,你放了我吧,求你了,嗚嗚嗚~~~啊~~”他居然還活着,她萬萬沒有想到,爲什麼顏素沒有死這個男人也沒有死她叫人放了那麼多的炸藥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她不甘心不甘心啊,現在自己淪落到他手裏別說是清白了就是想活着都難啊。

    徐唐冷笑一聲“我這副樣子你還能知道是我,真是難爲你了。”正要說什麼電話響起來,他微微勾脣一笑臉上的疤痕恐怖又猙獰講電話接通他喊了一聲“葉總。”

    “慕楓哥哥,救我~~~”

    ps:大更啊,看的滿意的親,給個鼓勵吧,木馬╭(╯3╰)╮~~~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