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41章:事情敗露(虐女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41章:事情敗露(虐女配)字體大小: A+
     

    “對不起,讓您受驚了。”她微微頷首道了歉牽着還在對他呲牙的嘟嘟向右邊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他不敢相信她居然像是對待陌生人一樣的對他沒有憤怒沒有吃驚,更沒有淡然只是抱歉的一笑說對不起。

    他驚愕的看着她的背影腳下不聽使喚的跟了上去,那一句素素再次未來及喊出口,只聽嘭的一聲車門被狠狠的甩上,因爲用力太大發出了很大的動靜顏素被嚇了一跳,身體抖了一下,尚明傑低咒一聲該死的,向她這邊跑過來大聲的喊“素素”顏素擡頭順着聲音的方向露出了美麗的微笑,葉慕楓看着她笑臉相迎的男人只覺得身上那沸騰的血液已經停止了流動,他張了張嘴只覺得喉嚨間像是被灌了水泥一樣堵得說不出來一句話,她對他禮貌疏離卻對別的男人投懷送抱,當他是死人嗎?還是她不記得她了?難道她失憶了?可是他喊她素素,她有反應的啊。爲什麼會對他像是對待陌生人一樣?

    尚明傑跑過來將顏素抱在懷裏喘着急促的呼吸說”素素剛纔被嚇到了嗎?”顏素點點頭“是你關車門的聲音嗎?”

    他將她放開拉着她的手怒視着與他們只有幾步之隔的男人說“是,對不起,剛纔着急了。”警告的眼神望着葉慕楓將顏素擁着往車的方向走,葉慕楓看着她被他擁在懷裏那種自然的笑意讓他心裏沉沉的,難受的要死,一雙拳被握的緊緊的他咬着牙追上來,尚明傑眼角的餘光看到了追過來的男人,躬下身子拍拍嘟嘟的頭指指葉慕楓,從顏素的手裏接過狗的繩索然後鬆開。

    他並不看身後而是把顏素拉到車前讓她先上車,將車門關上,尚明傑看了一眼那一張冷的幾乎可以掉冰渣的俊臉微微一笑喊了一聲“嘟嘟回來。”嘟嘟鬆開葉慕楓的褲子汪汪的叫了兩聲跑去了尚明傑打開車門的車上。

    葉慕楓追上來的時候尚明傑腳下的油門用力一踩將葉慕楓狠狠的甩在了後面。

    顏素隱約的聽到了誰在叫自己的聲音有些疑惑的回了頭說“師兄我怎麼聽到有人在叫我?”

    他拉着她的手說“除了我剛纔叫你,還有誰啊,你聽錯了。”他加快車速直到後面看不到那個黑麪男人的身影,他將車速放慢將車靠在路邊停下對顏素說“素素把手機給我用一下。”顏素不疑有他將包裏的手機摸到手裏遞給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的手機只有接聽和撥打電話的功能。”因爲功能再多的手機對她來說也是沒有用的。

    尚明傑接過她這款可以堪稱古董的手機說“沒關係我只是打個電話而已,他拿着手機下了車,孫青聽到尚明傑電話裏說的話有些驚訝,沒想到葉慕楓已經追來,她連忙應下說“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

    蘇青掛了電話對酒吧的員工交代了一番就趕緊離去了。回到家沙發還沒有做穩就接到了店裏員工的電話,果然如尚明傑猜的那樣,葉慕楓派了人來。

    掛了電話她嘆息一聲,堂堂葉家二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林凡看着自家老闆猩紅的雙眼一時有些擔憂,他趕來得匆忙只聽田特助對他說,葉少這次來這邊要找的女人很重要,讓他謹慎些,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他無比敬仰的老總有這樣一幅受傷的表情?

    葉慕楓冷冽的眼神掃了林凡一眼舉起桌上杯裏的累就一飲而盡,該死的,那間酒吧的員工對於顏素的一切都說不知道,酒店的老闆也不知所蹤,哼,尚明傑動作倒是快,不過一晚上而已,明天所有的事情都會被他查的清清楚楚。

    可是這慢慢長夜對於他來說是一種極度的煎熬啊,她微笑着淡漠疏離的樣子讓他覺得抓心撓肺般的難受,拿起手機撥了幕亦寒的電話,那邊很久才接起十分不爽的喊道“葉慕楓大半夜的你發什麼瘋。”不知道男人這種時候被打斷了很容易出事的嗎?

    葉慕楓也不理會他的抱怨幾乎怒吼着問道“她住在哪裏?”

    “草,我怎麼知道?叫你手下去查,明天就能知道消息了。”他說完掛斷電話直接關機,繼續摟着香噴噴的老婆做運動。葉慕楓氣的將手機揚起正要扔出去又想到了什麼寶貝似的將手機緊緊的握住劃開打開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容燦爛純真

    在一大片火紅的楓葉映襯下她的小臉白希柔嫩,他伸手撫上去貪戀的看着她的笑容,只覺得心中刺痛。

    他將手機拿給林凡“現在去警局給我查這個女人,我要知道她所有的消息。”他聲音低沉暗啞,像是在吉利的隱忍着心裏的難過。林凡接過手機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女人呼的睜大了眼睛“這是?”他在腦子裏飛快的思索着這個女人的樣貌,猛然想起前些天出差時碰到的那個瞎子。驚愕的雙眼瞪大看着葉慕楓。

    葉慕楓煩躁不已看着他愣怔的樣子咬着牙催促道“還不快去?”

    林凡回神有些侷促的看着他憤怒的臉說“二少,這個女人我們之前見過。”

    “什麼?”他驚訝的看着他問道“在哪裏?”他怎麼沒有一點印象?

    “二少,那次我們來跟遠鈞籤合同路上碰到了一個瞎子....”他說完看着那張黑麪上漸漸變的慘白的臉立馬閉上了嘴“二少,我...”

    “你說什麼?瞎子?”他似乎在回憶她的所有表情,她看到他卻是淡然的眼神心裏那顆跳動的心臟似乎是被人狠狠的攥住了,她身邊的那條狗,她上臺唱歌時被人拉着的手,下臺時被人拉住的手,從他桌前經過時看向前方的視線,跟他說對不起時那種疏離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林凡說的她是瞎子,這怎麼可能?她的一雙眼睛還是那樣明亮美麗,他猛地想起她看向前方的神色,眼裏黯淡沒有光彩眼神空洞沒有一絲焦距,她怎麼會?”

    他緊緊的抓着林凡的衣領厲聲的問道“你說瞎子?怎麼可能是她?”他另一隻手奪過手機看着照片裏那笑的燦爛的女人不敢置信的問道。

    林凡也有些被他的樣子嚇到記憶里老板從來沒有這樣失控過,這個女人他印象很深刻,她很漂亮當時那個司機還跟他感慨,那麼年輕漂亮的一個女人居然是個瞎子,他還記得自己看着那個女人的背影看了很久。

    那次他按下車窗只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背影,他當時就覺得好像她可是他以爲自己又出現了幻覺就沒有在意,現在想來才知道是自己錯過了第一次與她相見的機會。

    “葉少,是真的,她千真萬確看不見,我不會認錯人的,您先別急,我現在過去警局那邊讓人幫着找資料。”他想要離開可是看到葉慕楓這副樣子又很擔心。

    葉慕楓嘆了口氣說“你趕緊去吧,我沒事的。”現在得知她還活着他更不會讓自己出事,他跟她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怎麼能輕易就垮掉?只是震驚她的眼睛。

    林凡這才放心的離開。他剛離開不久門鈴又響起來,葉慕楓煩躁的站起來去開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來人便被措手不及的捱了一拳。他踉蹌着步子向後退了幾步站穩看到怒氣衝衝的尚明傑,揉着自己的嘴角眯起了眼睛在他揮過來第二拳的時候擡起手臂擋住他的攻擊快速的還擊,尚明傑沒有料到他的伸手那麼靈活,不甘示弱的再次揮拳,兩人扭打在一起,直到氣喘吁吁也沒有分出勝負來。

    兩人對視的對方被打傷的臉冷哼一聲,尚明傑先開了口“葉總想必你也看到了,素素是還活着可是她這輩子都不會想再見你,所以還是滾回你的d市,不要再出現在她面前。”

    葉慕楓沉默許久忽然擡頭問他“她的眼睛怎麼了?”尚明傑愣了一下看着他眼裏閃過一絲陰冷的寒光從地上站起來幾步上前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將他推到牆邊打仗的虎口掐着他的脖子厲聲的吼道“你還有臉問,都特麼的是因爲你,她差點死了,她差點就死了,你還敢出現在她面前...啊?”他怒吼着膝蓋一下下的頂在他的小腹上。她的手這樣的天氣還會那麼冰冷是因爲當時在海里小產之後凍的,女人的這種情況根本治不好,會跟着她一輩子,她的一雙手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劃痕是因爲看不見亂摸的,一個突然失去光明的人要適應這樣的生活會有多困難,他想想就覺得心疼,可是這個該死的男人還敢出現在她的面前,還有臉問她爲什麼會看不見。

    他倒吸一口冷氣將尚明傑從自己的身上推開再次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好好的問什麼會看不見,他不是一直在她身邊爲什麼不幫她治療?

    尚明傑跌坐在沙發上冷哼一聲“葉慕楓,去問問你的未婚妻啊,她知道所有的真相,她導演了這場背叛的戲碼得到了你,我無辜的素素在冰冷的海水裏被泡了整整*,葉慕楓素素受的苦你應該都去嘗試一遍。”

    “陳佳雪?”葉慕楓疑問道聽着他後面的話想到那副場景心就像是被拋開了一樣頓時覺得口中一股腥甜,他奔去衛生間,他看着鮮紅的液體在清水的沖刷下變淡。尚明傑聽着衛生間裏嘩嘩的水聲一聲冷笑。

    他整理好自己搖晃着身體出來站到尚明傑跟前問“爲什麼不給她治療?”

    尚明傑推開他說“這些事情你自己可以去查,那個女人自認爲聰明可是不會一點蛛絲馬跡都不留下,葉慕楓素素的世界再也不需要你,她連家人都不要躲在這裏過着一人一狗相依爲命的日子你覺得只是爲了不讓她爸爸擔心嗎?”他說完站起來再次警告的眼神看着他警告道“要是想把她逼瘋,你就儘管出現在她面前。”

    他只覺得胸口一窒,身體倒在了沙發上腦子裏全都是他的這句話,他的出現會讓她失控嗎?

    新加坡

    私人醫院的特別監護室裏,一個沉睡了三年的男人慢慢的張開了眼睛,微弱的光芒讓他覺得刺目身上軟的沒有一絲力氣,睜開眼睛也用了好久。

    監護器上的各種聲音響起,醫生護士忙做一團。

    田超在夜裏被電話鈴聲驚醒他嘶啞着聲音接起裏面傳來微弱的呼吸聲“田哥,救我....”

    幕亦寒凌晨五點鐘將車子停在了陳家別墅的門口按響了門鈴,李阿姨見到他有些吃驚的打了招呼“表少爺這麼早?”

    幕亦寒沉着臉說“去把佳雪跟舅舅叫起來,快。”李阿姨看到他焦急的神色知道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敢怠慢趕緊去了樓上叫人。

    幕亦寒沉着臉在舅舅的書房裏看着書桌上的照片那純真的小女孩的笑容背後有都少是她不瞭解的?他覺得一陣心寒,接到新加坡警方電話他根本不相信這個自己一起長大的女孩會做出這樣滅絕人性的事情,曾經的他也是冷血到了極點可是經歷過了初夏和自己已經失去的兩個孩子他的世界已經改變了態度,尤其是想到她在失去孩子時那種悲痛絕望地心情,讓他忍不住替那個已經看不見的女人痛心,這個表妹已經心狠到了這種地步他覺得不能再姑息了,不然會無藥可救的。

    要不是新加坡那邊現在刑警隊的隊長是他曾經的大學同學這件事一定不會讓他有準備的機會,那個剛醒來的葉慕楓曾經的助理居然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報警自首。

    這件事葉慕楓很快就會知道,那個女人對他有多重要他看得真真切切,自己也體會他的心情,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他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向陳家報復,可是他怎麼能允許?

    陳佳雪迷迷糊糊地跟陳勝剛進來書房,看到表哥忍不住抱怨“這麼早什麼事啊?就不能再等兩個小時啊。”她嘟囔着打了個哈欠,一副沒睡醒的抱怨模樣。

    “是啊,易寒,到底是什麼事這麼急?”陳勝剛問道。

    幕易寒陰着臉走到陳佳雪跟前看着她眼裏一絲怒氣閃過揮起手對着她的臉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再大的睡意也被驅趕沒了。

    陳勝剛嚇了一跳厲聲問道“易寒,你這是?”

    “啊...”陳佳雪捂着自己的臉尖叫起來豆大的淚珠嘩嘩的往下掉,記憶裏表哥對自己全是關心和疼愛連一句大聲的話都沒有說過,曾經爲了她不惜跟葉慕楓決裂從他手裏搶女人只因爲她哭着說她喜歡葉慕楓。

    她嗚嗚的哭着問“爲什麼?”

    幕亦寒看着舅舅說“我只是打了她一巴掌,您知道她都做了些什麼嗎?買兇殺人,蓄意謀殺,殺人滅口,您知道她現在身上被了多少條人命債嗎?”他沉痛的質問道。眼裏閃過一絲悲痛,那個女人的遭遇讓她想到了自己的女人曾經受過的苦。失去孩子她都瘋了要不是他採取了強制的手段,不知道她已經死了幾次。而那個現在無依無靠的女人當時是怎麼撐過來的?他見過失控的初夏很難想象顏素是怎麼撐過來的。

    陳勝剛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嘴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看着陳佳雪變得慘白的臉,一顆心沉了下來,他的雙手撐在桌子上從牙縫裏擠出來的質問讓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快要死去的人在說話一樣“你...你給我說清楚...”

    幕亦寒扶着舅舅坐下安撫他“舅舅,您注意身體,這件事您遲早會知道,瞞也瞞不住,新加坡警方那邊只給我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們一正常上班這件事就會被通知中國警方,到時候就是想壓也壓不住了。”

    “爸爸,我不要,我不要坐牢,求求你表哥,救救我,我不想死。”她哭着跪在地上抓着爸爸的胳膊乞求道,這些天她一直在想着怎麼挽回葉慕楓忘了新加坡那邊還有個定時炸彈,只是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快醒來。幕易寒的話讓她真的感覺到了害怕,一時間慌了神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她一定不會去乖乖坐牢。他們很疼她一定會幫她的。

    “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要知道真相。“陳勝剛鐵青的臉上盡是嚴厲,陳佳雪一陣顫抖不敢不說出事情的真相“爸爸,我是被逼無奈啊,葉慕楓他...他跟那個女人就是不能斷,我能怎麼辦?除了毀了她我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爸爸我愛他我只想要他,我從來沒有想過害人啊。”

    陳勝剛驚呆了,瞪着腥紅的雙眼哆嗦的問道“你是說,那個...顏...顏素的死是你做的?”他只覺得渾身的血液涌進了心臟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兒再次問道“啊?說啊。”他的聲音提的高高的陳佳雪跪在地上看着爸爸發怒的樣子點了點頭“爸爸,是她該死的,是她拿了葉慕楓的文件去了船上想要背叛他,而那個徐唐他更該死想要我手上的股份,我只是在船上裝滿了炸彈而已。”想到那副被炸的支離破碎的畫面,她的心裏就忍不住再次欣喜沒有看到爸爸的臉已經血色全無。

    “爸爸,那件事已經不會有人知道,所有的人都會以爲是一場意外,爸爸救救我...啊~~~”陳佳雪話沒說完陳勝剛狠狠的甩了她兩個極響亮的耳光大喊一聲“造孽啊~~~”身體一歪倒在了地上。

    幕易寒顧不得看地上啊啊亂叫的陳佳雪趕緊喊了阿姨叫救護車,自己的心腹助理這時也已經趕到了。陳勝剛緊緊地捂着自己的心臟臉上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嘴脣已經發青,幕亦寒心裏急躁,陳佳雪也停止了哭聲,一張小臉已經腫了起來,看到爸爸緊閉着雙眼的樣子也有些擔心“爸爸,爸爸他...表哥,怎麼辦?”她急的只會嗚嗚的哭,幕亦寒懶得理會她對自己的助理說“先帶她去警局讓她自首記住我教你的那些話原原本的本的告訴她該怎麼做。”

    “不要啊,表哥,我不要去自首沒有人會知道的,表哥你送我走,送我去國外好嗎?我求求你了,看在媽媽的份上你就幫我這一次。”她跪在他的腳邊哭着求道。

    幕亦寒甩開她“你以爲不是看在舅媽的份上我會管你嗎?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做,不然到了葉慕楓手裏你會死的更慘。”他說完不再看她對助理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將她弄走。

    救護車來了幕亦寒跟阿姨送陳生剛去了醫院,助理將哭喊着大叫的陳佳雪拖到車上拿出繩子將她的手捆好以防止路上出現意外,將她帶到了警局。

    林凡將手裏掌握到的資料拿回來給葉慕楓,葉慕楓握着手上的資料雙手止不住的顫抖對林凡說“陳佳雪,給我把她抓來。”

    林凡剛回來之前就接到了田超的電話得知陳佳雪已經在警局裏,他便將這件事告訴了他“葉總,您先不要激動,陳佳雪已經去了警局自首,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陳書記心臟病發作進了醫院搶救手術到現在還沒有結束。”

    葉慕楓眼裏閃過寒意“好,告訴田超,把那個踐人給我盯緊了。”幕亦寒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他根本不會讓那個死女人受一點傷害,去警局自首不過是權宜之計,混淆視聽而已。

    林凡去了外面打電話,他看着手裏的資料畫面上的女人讓他覺得眼眶酸脹的難受,她來到這裏被一個姓江的警察救了醫院裏沒有接受幾天的治療就出院了之後一直住在海邊的一所房子裏,狗也是那個時候養的,晚上去酒吧裏唱歌以此爲生。他揉揉突突跳的太陽穴閉上眼睛,她從他身邊走過乾淨的小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也沒有一絲情緒,對待陌生人只是一個淺淺的微笑,她空洞的眼神像是失去了靈魂的布偶一樣。

    “素素,這些年你是怎麼過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