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7章:賽場重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7章:賽場重逢字體大小: A+
     

    舞臺上顏素面帶微笑從容淡定因爲眼睛看不見讓她感覺不到緊張,她曾經在酒吧唱歌的時候就覺得要是看得到那麼多人盯着她她會緊張的唱不出來的,現在這種掩耳盜鈴的自我安慰讓她變得自信。

    伴着音樂的節奏她緩緩開口,一首張靚穎的《天下無雙》只一開口迎來了臺下無數的掌聲,四位評委也安靜了下來,靜靜地聽着這讓人震撼的好聲音。

    尚明傑聽到這歌聲只覺得渾身的血液直衝大腦猛地一個人的身影浮現在腦海裏,他幾乎不敢置信可是這聲音...他聽她唱過許多歌曲她的聲音已經刻在了他內心的最深處,一雙手緊張的攥出了汗水,臺下安靜極了只聽得到臺上那空靈震撼的歌聲,他伸出手按下按鈕轉椅轉過去,臺下一陣歡呼,其他的三個評委看到他激動的反應面面相覷,這位選手的歌曲只唱了四分之一而已聲音確實是很好但是還是要慎重些,尚明傑算是他們四個人之中最穩定的一個了這樣輕率的就下了決定他們幾個人也都好奇的想要看看這個歌手的廬山真容。

    尚明傑轉過身來看到動情歌唱得女人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停止了跳動,是她,真的是她,那個讓他朝思暮想夢裏百轉千回的身影,他都覺得自己喉嚨已經被堵住了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從來沒有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見到她,他以爲她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三年前他找了她好久,託了所有的關係瞭解她的消息可是一無所獲。

    歌聲還在繼續她沉浸在自己的音樂聲中動情的演唱着,幾位評委相繼轉過身來發出哇唔的驚歎,人美歌聲也美,她不化妝沒有穿誇張的服飾也沒有任何的裝飾卻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靈,她的歌聲空靈動人不帶一絲拖沓氣息很穩,音符拿捏得很準動作也不做作,好像隻身在那歌曲的情景中認真感受,資深的老音樂家方晨忍不住的點頭豎起了大拇指,臺下一陣歡呼和掌聲,尚明傑什麼也聽不到一雙眼睛直直的盯着臺上的人。可是動情唱歌的女人沒有給她一絲迴應。

    “素素,是你,一定是你對不對?怎麼不看看我?”他心裏發出疑問看着她的雙眼看向前方沒有一點焦距,一首歌曲在臺下熱烈的掌聲中和歡呼尖叫聲中結束。她彎腰鞠躬致謝,眼睛卻不落在任何一個評委身上而是看着剛纔的方向,淺淺的微笑。

    方晨見尚明傑沒有反應開口疑問道“尚老師,你是一個給予肯定的怎麼不說點什麼?還是看到美女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他開着玩笑的調侃道。

    尚明傑回過神來看着臺上的女人說“歌聲太動聽了,一時間還沒有回味過來,呵呵...見笑了。”

    “是啊,的確是不錯的聲音,很自然很清澈。”另一個評委也是資深的音樂製作人陳小可附和着說道。

    “謝謝各位老師”顏素對他們的讚賞表示感謝,她站的有點累了,心裏好像問一句是不是可以給我獎金讓我走了啊,她唱歌的時候走神了聽到了四把座椅轉過來的聲音,這表示她完全通過了就可以拿那4萬塊的獎金。

    尚明傑克制着上前去抱住她的衝動,努力的壓抑着自己內心的激動情緒對她說“這位小姐介紹一下自己吧。”

    顏素微微一笑對大家說“大家好,我叫顏素,今年25歲,今天來參加這個節目能到到老師們的讚賞我很開心謝謝大家。”

    尚明傑聽了她的介紹心裏肯定了這個顏素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只覺得眼眶有些發酸,她明明看着他的方向卻不與他的眼睛對視,他似乎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

    正要開口發出疑問另一位女歌手麥雅文也是現場的評委開口問道“顏素,你好,你的眼睛?”

    她垂下眼眸微微笑着說“對不起,我看不見。”她話音一落全場立馬安靜下來,聽不到一絲嘈雜的聲音,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顏素有些驚慌了,她的頭四處扭了一下卻什麼也看不到。她有些手足無措緊緊地握着手裏的麥克風,半天沒有一點聲音,臺上的觀衆被震撼了,幾位評委一言不發表情沉重,尚明傑看着她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嗡”的一聲一片空白,難怪她看不到自己也不與自己對視,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好地怎麼眼睛會?

    他站起來跑到臺上將她緊緊的抱住低聲喊出“素素”臺下又是一片譁然,幾位評委互相看了幾眼然後歸於平靜,陳小可說“尚老師激動了,的確這位女選手的情況真的讓我們感覺到很惋惜,這麼美麗的女孩子,歌聲又那麼好聽卻...呼,真是可惜。”

    臺下又是一片掌聲,尚明傑的經紀人看出了他的不對勁他背對着觀衆他的眼睛都有些溼潤了,這是他情緒激動的前兆,急得不行趕緊求助主持人救場。

    主持人小偉出來救場將顏素使勁拉進了自己的懷裏拍打着她的背輕聲安慰了一下,然後放開,尚明傑恢復了一些理智,鬆開了顏素的手,小偉擠出了幾滴熱淚煽情的說“這位叫顏素的姑娘讓我覺得好心疼,剛纔聽她唱歌的時候她已經進入了自己歌聲的那個感覺讓我真的沒有發現異常,可是當雅文姐提出那個疑問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個細節,問了後臺的工作人員才知道她看不見。”說到這裏他已經有些哽咽,顏素有些緊張的捏着手裏的麥。剛纔抱她的那個叫尚明傑的評委爲什麼要那麼深情的喊她素素,要不是在這個節目的錄製現場她會以爲他是耍*的,一定會叫嘟嘟出來教訓他。

    她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一定會被拿出來說,主持人這又是唱的哪一齣,難道是爲了節目效果?她抿抿脣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臺下已經有情緒激動的觀衆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聽着小偉又說道“剛纔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她沒有像其他的選手一樣有人陪同着一起來,不過她陪她一起來的這一位很特別,我們要不要又請他上來?”

    “請上來,請上來...”臺下的觀衆又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顏素有些無語可是也不好說什麼,嘟嘟還沒有見過這樣大的場面不知道會不會害羞呢?

    小偉去了後臺可是是自己回來的無奈的表情對着大家說“恕我無能沒有請上來,這一位真的是太大牌了,攝像師傅麻煩切一下後臺。”

    舞臺的大屏幕上立馬出現了後臺的畫面只見地上一條肥大的金毛犬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臺下一陣尖叫歡呼,顏素聽到聲音轉過身去,畫面上工作人員說“乖狗狗你的主人在前面叫你呢,快去吧。”嘟嘟趴在地上把頭轉過去給他一個後腦,工作人員又轉過去那一邊說嘟嘟又把臉轉過去就是不買賬。

    臺下一陣鬨笑,一個工作人員將一根香腸拿出來放在他的嘴邊,嘟嘟的大爪子一掃那根香腸滾了好遠,工作人員無奈的看看攝像機的鏡頭“搞不定啊。”

    臺下又是一陣大笑,連評委也站起來看着這隻可愛的狗狗,小偉在顏素的耳邊跟她說着狗狗的反應,顏素拿起麥放在嘴邊說“請那位工作人員將手裏的繩子放開。”然後小偉告訴她已經放開了,她點點頭喊了一聲“嘟嘟,到媽媽這裏來。”

    嗖的一下金毛犬站起來擡頭辨別了一下聲音的方向“汪汪”叫了兩聲跑向了前臺,他動作靈敏身手矯健聞到麻麻的氣味跑到她腳邊蹭蹭然後一動不動的坐下了。顏素*溺的揉揉他的頭低聲說“好乖”

    他得到了讚揚美滋滋的看着那麼多的人羣“汪汪”的叫了起來。顏素嫌他煩,低聲喝斥了一聲他低下頭閉了嘴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萌萌可愛的樣子讓大家的愛心氾濫。

    顏素有些着急想快點離開,可是主持人並不放過她,臺下的評委問道“這狗只聽你的話嗎?”

    她點點頭“是,別人給他再好的東西他也不會吃就是最餓的時候也不會,他很忠誠。”

    “哇”臺下發出一陣驚呼,剛纔他們也看到了工作人員給的一條大香腸他看都不看的甩到了一邊,顏素說的一點也不誇張。

    尚明傑看着這親密的一人一狗只覺得心裏酸澀極了,她的身邊沒有別人只有一條狗。他悄悄地下臺對自己的經紀人說“一會想盡一切八法留住她。”

    “喂,尚大爺啊,您還有很多事情呢?這個女人是你什麼人啊,難道您開始惷心蕩漾想找女人了?”

    “閉嘴,信不信我罷工?”他沉着臉威脅道。

    “啊,好好,好,怕了你了,去錄節目吧,一定把人留住。”

    主持人跟評委又問了一些她和狗狗的問題,顏素終於忍不住的開了口“請問我的獎金可以拿到嗎?”她話音一落全場又安靜了,只一瞬大家哈哈大笑起來,顏素有些窘迫。

    還是方晨制止了大家問到她“我們的節目規則想必你也清楚,我們四個人都轉過來就是表示了對你的肯定接下來的選擇是拿獎金退出比賽和放棄獎金繼續參加晉級賽,晉級的話你會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各類的音樂人甚至有機會簽約唱片公司,你的條件很好,你的眼睛看不見也不是問題我們歌手都是用聲音去傳遞歌聲,你不用有負擔和壓力。”

    顏素點點頭“我知道的,謝謝老師,我想拿獎金。”

    “你考慮好了?畢竟這個機會很難得,我覺得你很有機會爭取冠軍,你的這首歌曲我挑不出來一點毛病,而且你的形象也很合適。”陳小可有些惋惜她的決定,他是音樂製作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她身上隱藏的潛力,他捧紅不少明星一大部分都是他這雙眼睛跟耳朵挖掘出來的。

    顏素點點頭“謝謝老師,我的家人還不知道我現在的情況,明星的夢想誰不想有?只是比起讓家人擔心難過我還是算了吧,現在我想要獎金然後退出比賽。”她說的堅決,幾位評委惋惜不已,尚明傑卻鬆了一口氣,走上臺去對大家說“大家一定覺得可惜吧,那我們讓這位選手再給我們送上一首歌曲吧。”他靠近顏素問道“可以嗎?”

    顏素點點頭“我的榮幸。”尚明傑拉着她的手走到鋼琴邊讓她做在自己的身邊,他伸出修長的手指落在黑白的相見的琴鍵上動人的旋律悠揚的響起臺下一陣熱烈的掌聲,顏素被這優美的鋼琴聲拉出了記憶的思緒,這首經典的奧斯卡金曲是她最喜歡的其中之一還記得那個午後一個帥氣陽光的大男孩邀她共同演唱這首歌,那個美好的午後一直在她的記憶裏那是她經歷過的少有的溫馨平靜的畫面。

    她開口唱起來贏得一片掌聲,兩人的合作親密默契比精心排練過的還要合拍,讓人不可思議。一曲歌曲結束,在觀衆和評委的惋惜聲中她離開了舞臺。

    顏素拿着手中的獎金卡開心不已,對嘟嘟說“這下可以給你買很多好吃的咯,開不開心?”

    嘟嘟“汪汪”叫了兩聲,表示很期待美味的食物。

    走到門口顏素跟嘟嘟被一個男人攔住“請問是顏素小姐吧?”

    “對,請問您是?”

    “我是臺裏的工作人員,剛纔您領取了獎金還沒有簽字,我們都是有記錄的要遞交財務,請您配合一下。”男人解釋道。

    顏素想想自己還真的沒有籤什麼字,想到簽字她響起了幾年前葉慕楓仍在她臉上的那份合約,她的心裏一陣擔憂,生怕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她看不見要是別有用心的人拿了什麼有損她利益的東西來讓她籤怎麼辦?可是不籤的話,這筆獎金就拿不到了,她現在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見她猶豫不決那人便開口“你也別擔心,我們不會騙您的等一下會讓一位評委老師幫你作證看合約,你看怎麼樣?”

    顏素點點頭“那麻煩你了。”

    “請跟我來吧”男人在前面帶路帶着她進了一間休息室說“先稍等一下,我去拿手續再看看評委老師那邊結束了沒有。”

    “好的。”她有嘟嘟在身邊什麼也不害怕,不擔心他們會是壞人,她的嘟嘟神勇極了,只要他們不怕被嘟嘟狠狠的攻擊就儘管來欺負她。

    助理在尚明傑的耳邊說了幾句他眼前閃過一絲亮光,繼而微笑起來“辛苦了。”接下來的比賽尚明傑沒有轉動一次座椅,好在接下來只有六位選手節目就結束了。

    休息室門口尚明傑緊張的轉動着門把手,待門被打開他看到那孤寂單薄的身影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眼神空洞沒有一點光彩,他的心被狠狠的揪疼。聽到動靜顏素站起來“你好,請問是要籤領獎金的手續了嗎?”

    趴在地上的嘟嘟也站起來走到麻麻前面護住她的身體防備的看着過來的男人,只是這個男人面帶微笑的樣子好帥啊,雖然覺得他不會像是壞人但也要防備一下,不能讓麻麻受到一點傷害。

    尚明傑走上前剛要伸手去抱那個讓他深深思念了多年的女人自由一步之遙的視乎腳下被一團肉呼呼的東西擋住,他看着倒在他腳前的金毛犬搖頭失笑,這傢伙還真是忠心啊。沒有辦法他強壓住自己想攬她入懷的衝動喊了一聲“素素。”

    顏素愣住,她聽出來這是剛纔那個尚明傑的聲音,只是他怎麼能這樣親密的叫自己的名字?聽酒吧的丁丁說這個男人很有魅力可是卻不輕浮從出道至今潔身自好沒有一點緋聞,可是他這樣叫自己讓她覺得有些不舒服。

    見她面露疑惑他忍不住提醒道“素素,你聽不出來我的聲音了?”

    顏素搖頭“我知道你啊。”

    “真的?你記起來了?”尚明傑心裏一喜。

    “是啊。”她點點頭“你是尚明傑,尚老師啊,剛纔我們還一起唱歌了呢。”

    尚明傑哭笑不得頓了一下說道“素素,你以前都叫我師兄的。”

    顏素腦子裏一團亂“師兄?”她呢喃出聲腦子裏嗡的一下,剛纔一起唱的那首歌,還有他抱着自己時那激動而吐出口的她的名字,可是?“你不是叫尚明傑嗎?”那個溫和的師兄跟他的名字差了好多啊。

    “素素,現在的這個是藝名啊,就像王菲之前是叫王靖雯的。”尚明傑解釋道想要上前,腳下的狗躺在地上壓着他的腳不讓他動一下。

    他失笑“嘟嘟,起來,我不是壞人,我要跟你媽咪說話,你乖去一邊玩。”嘟嘟看看他將脖子一梗視爲不見繼續躺在地上擋着。

    顏素現在的心情有些激動她有些不敢置信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跟以前的同學見面而他都已經成了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師兄?真的是你嗎?”

    尚明傑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那一段錄音,顏素聽着裏面自己的聲音,那時候的她聲音還有些稚嫩,真的是師兄她捂住嘴巴激動地流出了眼淚,記憶裏那個溫和的男生給了她許多的溫暖兩人的接觸雖然不多可是所有的記憶都是那樣美好。

    尚明傑從嘟嘟的身下抽出自己的腿邁過去抱住了哭泣的女人“素素,別哭。”他輕聲安慰着。這些年他對她的思念在這一刻得到了慰藉,他感謝老天安排了這樣的巧遇讓他還能再見到她,還能將她抱在懷中輕聲安慰,那種滿足的感覺無以言表。

    嘟嘟看着相擁的兩人害羞的轉過頭去,矮油,麻麻銀家還沒有成年呢,看到這樣的畫面都想要找老婆了。

    顏素停止哭聲破涕爲笑,“師兄,我是太激動了,沒想到還會遇見你,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尚明傑拿紙巾給她擦乾淨了臉上的眼淚“是啊,我也沒想到,找了你那麼久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的。素素,別哭了,告訴我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眼睛怎麼會變成這樣?”

    顏素抿着脣那段經歷她已經慢慢的淡忘,不想再提起,她搖搖頭“都過去了,我不想再回憶了。”

    尚明傑看出她臉上的苦澀不忍再問,這些也都不重要了,現在她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比什麼都重要。她擦擦眼淚說“我的眼睛以後再跟你說吧,現在你不忙了嗎?對了我的獎金還要簽字纔可以拿走的,你幫我看看那個合同吧。”

    尚明傑笑笑“傻丫頭,那個是我助理,騙你的,卡已經在你手裏了,那筆錢已經是你的了,不需要其他的手續了。”

    顏素這才明白過來自己被騙了“師兄,你太壞了,本來我想請你吃飯的,這下你得請我了,誰讓你騙我的。”她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像兩道小小的月牙,美麗極了,他不由得多看了幾眼說“好,就當是賠罪你想吃什麼?”

    “哎呀,我開玩笑的,你現在沒事情做了嗎?大明星啊,不是很忙的嗎?”她疑問道。

    “明星也得吃飯啊,好了你想吃什麼,快說我讓助理定位子。”他說着拿出了手機。

    “恩,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想吃麻辣火鍋。”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能將就着吃飽就好,她眼睛看不見做飯很不方便。現在可有機會吃個自己想了好久的美食了纔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以前的她做什麼都顧及別人的感受活的小心翼翼纔會被那樣欺負,現在她像重生了一樣,經歷過了死亡的人總是知道或者真好,而且或者還要及時行樂,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暫,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最重要。

    尚明傑看着她的眼睛問“你的眼睛沒關係嗎?吃重口味的東西會不會受刺激?”

    她搖搖頭“應該沒關係,況且我的眼睛也治不好了,刺激了也沒事,快點吧,你不知道我天天吃的東西都清淡死了,我就想吃那個。”她有些撒嬌的樣子讓尚明傑心情很好爽快地答應了“好,就去吃麻辣火鍋。”

    助理訂好了位子他牽着顏素的手,顏素牽着嘟嘟一起上了尚明傑的車,嘟嘟有些興奮不停地在車上滾來滾去,顏素雖然看不見但是也知道他的車一定很貴,便呵斥嘟嘟坐好,不要亂動,要是弄壞了什麼多可惜。

    尚明傑呵呵一笑“沒關係的。”車子穩穩的停在一家四方火鍋店的後門,店裏的經理已經接到了他助理打來的電話,讓他從後門直接進入包廂省的撞上人羣又引起混亂,再說他帶着一起吃飯的女人就是剛參加完比賽的顏素,這要是被媒體抓住不知道會亂寫成什麼樣子。

    兩人從後面直接進入了包廂,除了見到幾個端菜的服務生沒有看到任何人。

    兩人就坐,尚明傑打開菜單看着上面的特色鍋底問道“素素,這家店的特色鍋底有烏雞清湯鍋,香辣蝦,香辣蟹鍋還有酸菜魚鍋,野山菌鍋...”

    “師兄,就要那個香辣蝦的鍋底就好,你要是不能吃辣,我們就要個鴛鴦鍋一邊放辣的一邊放清湯的好不好?”她建議到。他唱歌應該是要保護嗓子的吧。

    尚明傑笑笑說“好,就聽你的。”選好了鍋底又要了幾份蔬菜,鮮嫩的精品羊肉,和幾種貝類的海鮮,顏素覺得點的東西太多了怕吃不完浪費就阻止他繼續點下去。最後他又細心的給她點了一壺綠豆的豆漿清火的。

    兩人邊聊邊等着湯鍋燒開,尚明傑擔憂她的眼睛說着說着又繞到這上面來“素素,我認識很多不錯的醫生,看看眼睛吧,這樣畢竟很不方便,再說了你還有家人,難道就一輩子不再見了嗎?”

    她低下頭想到了遠在d市的爸爸,心裏一陣酸楚,那一年她出事之後爸爸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三個月之後她電話話回家小齊說爸爸想她想的每日都以淚洗面,她聽了心裏難受極了,爸爸得知她還活着的消息高興極了,電話裏聽到了爸爸哭泣的聲音,她覺得自己不孝極了,可是她的眼睛,她不敢回去,便讓蘇青幫她照了一些兩人的照片寄回去說自己在這邊很好,不想再回去面對那些煩心的人和事也讓爸爸替她保守祕密,讓那些人都以爲她死了也好,知道真相之後他們會活在懊悔中那樣不也是一種報復?

    她搖搖頭說“師兄,要開顱,我怕已經死過一次,我不敢再冒任何風險,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我已經習慣了。”

    尚明傑緊緊的皺了眉頭握住她的手說“素素。”

    “師兄,我的眼角膜被傷到了,要換,但是換了之後不一定就會看見,我的腦子裏還有一大塊淤血,現在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本來可以不用手術這淤血只要適當的調理就會散去的,可是...”她搖搖頭聽到湯鍋已經沸騰起來拿起筷子說“師兄你得幫我夾菜啊,我看不見的。”她輕鬆地笑着說道,而他的心裏一片苦澀。

    ps:感謝【紫沐霓蘭】的紅包打賞,等海棠從山裏回來之後給大家加更一章,海棠最近的眼睛看東西費勁親耐的媽媽給我報了一個二日遊去山裏看看大自然順便休息一下眼睛,不過海棠不會斷更的,都已經寫好了,放在了存稿箱裏面,親們,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