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1章: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1章:悔字體大小: A+
     

    轉天早上,顏廣平心緒不寧的吃着早餐,看看時間給女兒打了電話,可是她的手機提示暫時無法接通,他有些擔心,送兒子上了學回來的路上聽到了小區門口散步老人手裏拿着小收音機裏面播報的早間新聞。他漫不經心的聽了幾句回到了家裏。

    d市機場的候機大廳,葉慕楓陪着陳佳雪送幕亦寒夫妻倆回去,夏桑榆有些不捨的東瞅瞅西看看然後對幕亦寒說“我們不回國來定居嗎?我覺得還是咱們這邊好呢,我討厭吃牛奶麪包,還是水煮魚好吃。”她嘀嘀咕咕的話讓葉慕楓的心裏咯噔一下,水煮魚,她最喜歡的東西。

    他閉上眼睛揉了揉太陽穴昨天宴會結束他坐到天亮,腦子裏都是她的最後一句話,陳佳雪看到他疲憊的神色體貼地說“慕楓哥哥,你先坐那邊休息一下吧,我再跟表哥還有姑父說幾句話。

    葉慕楓點點頭坐去了一邊的休息椅上。

    機場裏播報着早間新聞,說的正是昨夜海上游艇的爆炸事件屏幕畫面上一團團猛烈的大火的場景讓他瞬間白了臉,他的雙眼緊緊的盯着電視上的畫面試圖找到她的身影可是除了爆炸聲和熊熊的大火什麼也沒有,畫面一閃而過,是海警的手機臨時拍攝的不是很清晰,沒有人知道當時的船上發生了什麼。

    葉慕楓只覺得自己的腦子裏也燃起了一團大火,此時新聞播報完了,葉慕楓看到那邊相談甚歡的幾個人,目光定在了那個被叫做夏桑榆的女人身上,心裏若有所思。

    “快看,快看...那個人好像尚明傑啊...啊...真的是啊..哇他好帥啊..”幾個年輕的女孩子看着出口處出來的男人驚叫起來,葉慕楓沒有在意,過去了他們那邊。

    夏桑榆跟陳佳雪聽到那幾個女孩子的尖叫聲順勢看過去之間一位身材頎長身着質地極有品味的年輕男子帶着墨鏡向這邊走來,女孩子們衝上去將男人圍住“你是尚明傑對不對?”

    男人摘下墨鏡,女孩子“啊~~”的尖叫出聲,激動地都要哭出來了,男人伸出手指放在脣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只一個動作優雅帥氣,女孩子們捂着嘴巴激動地飆出了眼淚。

    “我是悄悄回來的,還請大家不要聲張,拜託了。”男人微笑着跟幾個女子輕聲懇求道。

    幾個激動不已的女孩子連連點頭。男人再次戴上墨鏡微微點頭道謝跟身後的助理快速匆匆離開機場,知道他們的背影消失了那幾個女孩子才緩過神來“啊...還沒有拍照,要簽名呢。”

    “快追啊...”

    看着那幾個女孩子追着跑過去的方向,夏桑榆雙眼閃出光芒“老公,剛纔那個真的是尚明傑吧?”

    “尚明傑?你認識?”

    “是啊。”

    幕亦寒冷了臉“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別的男人。”

    陳佳雪見自己表哥的臉色不好趕緊解釋道“是個明星,剛出道的,一直在英國發展,很有實力的歌手。國內還沒有什麼人熟悉呢。”

    幕亦寒的臉色稍好了一些看看時間,攬着還在往那邊張望的女人對大家說“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幕亦寒的父親有些不捨看着他們還是開口挽留了“還是再留幾天吧。”

    夏桑榆看着自己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公公心裏有些不忍對幕亦寒說“我其實也很喜歡國內呢,爸爸做的玫瑰茶點好好吃。”老人的臉上閃過欣喜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兒子。

    幕亦寒失笑“你就知道吃。”看向自己的父親說“等我把那邊的事情處理好了,會帶她回來的。”

    離開機場,葉慕楓一直心不在焉坐在車上跟陳佳雪也沒有一句話,陳佳雪的臉色有些不好,當然知道他的沉默是因爲什麼,不過那個女人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她不會再擔心什麼,他會傷感就讓他去傷感好了,而自己有一輩子的時間將他的心佔滿。

    司機將陳佳雪送回家,她下了車對葉慕楓說“這幾天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幾天吧,我明天也要去公司報道了,剛開始工作會有些忙,趁着我沒時間煩你,你好好休息一下。”

    葉慕楓笑笑“好,那我先回去了。”車窗關上,他微笑的臉沉了下來對司機說“回公司吧。”

    公司裏小張站在辦公室門前手裏拿着一封辭職信,見他從電梯上走出來,迎了上去,葉慕楓看到他手裏的信封皺了眉頭“怎麼了?”

    兩人進了辦公室,小張將手上的東西遞給他垂下眼眸說“葉少,我想回新加坡照顧我母親,這裏的工作我不能再做了。”

    葉慕楓將辭職信放在桌上問他“你考慮好了?”

    “恩,抱歉。”

    葉慕楓點點頭“交接工作做了嗎?”

    小張迎上他的目光說“都交接給了田助理。”

    “什麼時候離開?”

    “明天吧。”

    葉慕楓垂眸對於這個自己親自挑選的小助理有些不捨畢竟是用慣了的人,突然離開,他有些不適應,招來新人還要磨合互相瞭解的確有些麻煩,但是這種情況不能勉強。

    “好,去財務把帳結了吧,以後要是願意回來,葉氏隨時歡迎你。”

    “葉少~~”小張的眼眶有些發酸,雙手緊緊的握起。

    “好了別婆媽了,走吧,我還有事要忙。”

    -----

    尚明傑坐在車上將墨鏡摘下,一張俊雅帥氣的臉上帶着淺淺的微笑,對助理問道“地址找到了嗎?”

    “找到了,不過你這次回來是瞞着公司的,所以低調些。”

    “恩”他點點頭,戴上耳機“我知道,把地址給我,再給我安排一輛低調一些的車,我先回公寓休息一下,下午用。

    助理連連應下。

    他聽着手機裏那陪伴了他無數個日日夜夜的《waitingforyou》脣邊勾起了笑閉上眼睛“素素,你還好嗎?”

    車子平穩的開着,助理小陳看着車上的報紙漫不經心地說“真是有錢人,包了整座山舉行訂婚。”尚明傑閉着眼睛問了一句“誰啊?”

    “葉氏的總裁葉慕楓。”

    他猛地睜開了眼睛“那女人是誰?”

    助理沒有察覺他的動作呵呵一笑“你什麼時候也這麼八卦了?本市陳書記的獨生女陳佳雪啊,門當戶對,俊男美女啊。”

    尚明傑失去了繼續聽下去的興趣,靠在車座椅上閉目養神。助理翻看着報紙繼續嘀咕“哇,昨天還有遊艇爆炸啊,怎麼咱們回來一趟這麼多大新聞啊,呵呵。”

    那一年他選擇離開是因爲他知道了那個女孩子的全部事情,當時的他沒有一點能力將她救離苦海,他想着與其以卵擊石不如讓自己變得強大能與那些人有抗衡的能力和資本才能將她好好的護在羽翼之下。

    兩天後小艾跟夢夢一人拿着一個快遞的藍色紙袋坐在一起打開看到裏面的東西不由得覺得奇怪,小艾的紙袋裏是一個手機的卡還有一封信跟一個u盤。她看了信上的內容溼了眼眶嗚嗚的哭出了聲。

    夢夢的那個紙袋裏面是兩張銀行卡也有一封信,她們兩人將這兩封信分別看完沒有多說什麼含着眼淚按照信上得指示去做了。

    顏廣平在這一天終於打通了女兒的電話“喂,素素”

    “爸爸,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素素,你這幾天做什麼了?怎麼電話都打不通呢?”

    “可能是信號的問題吧,爸爸新公司的工作很忙啊,還要忙着準備上課,我都沒時間給你們打電話了呢。小齊還好吧?”

    “好,我們都好,素素啊,不要太辛苦了,注意身體。”

    “好了爸爸,先不多說了,我得工作了,有時間再給你打電話吧。”

    電話掛斷了顏廣平鬆了一口氣,他的心緒不寧還以爲女兒出了什麼事,聽到她的聲音他放下了心來,搖搖頭覺得自己真的是想得太多了。

    夢夢將手機關上又哭起來對小艾說“素素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這樣應付她爸爸遲早會被發現的。”小艾將那段錄音關上,收好嘆一口氣說“只能這樣了,老人要是知道了這個消息一定會受不了的,走一步算一吧。只是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哈一說完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黑色的奧迪車停在小區的門口,俊逸的男子帶着墨鏡看着手機上的地址走進樓道里上了三樓看看門牌號,伸出手按響了門鈴。

    過了一會兒,顏廣平打開了門看這陌生的年輕男人問道“請問找誰?”

    他摘下墨鏡一張儒雅的俊臉展現在顏廣平面前“您好?請問是顏素的家嗎?”

    顏廣平點點頭“請問你是?”

    “哦,我叫尚明傑,是素素的大學學長,她在家嗎?”

    顏廣平笑着將人請進屋給他倒了茶“你們同學之間不聯繫的嗎?她去了b市繼續讀書了。怎麼你不知道?”

    尚明傑蹙起了眉頭“去了b市?”他放下手裏的水杯“伯父,我剛從國外回來沒幾天,這裏的地址還是打聽來的,我們一直沒有聯繫過。”

    “這樣啊,那我把她的電話給你,她之前的手機丟了,後來換的手機換的號碼,你們聯繫不上可能是這個原因吧。”他說着拿了一張便籤寫下了顏素的手機號給了這個溫和有禮的年輕小夥子“早上我給她打了電話,只說了幾句就掛斷了,她現在忙得很,呵呵。”

    尚明傑禮貌的客套了幾句跟顏廣平告別了,坐在車上拿出手機撥了這個號碼。他的手緊緊的抓着方向盤脣邊勾着笑不知道她會不會猜出來他是誰。會什麼樣的反應呢?他猜想着電話隔了很久才響起那邊接起電話並不吭聲,尚明傑深吸一口氣“喂,是素素嗎?”

    “你是哪位?”

    咖啡廳裏小艾跟夢夢不可置信的看着對面坐着的男人,兩人的一雙眼睛都要瞪出來了。“你...你真的是尚明傑...”

    尚明傑蹙着眉有些着急想要知道素素的下落,可是對方是她的朋友,他也不好心急“兩位,剛纔已經介紹過我自己了,我是素素大學的學長,現在我想知道她在哪裏,爲什麼會是你們接她的電話?”

    兩人眼裏的身材頓時散去染上一股憂傷”素素,她,她可能已經不在了。”

    “你說什麼?”

    小艾摸了摸奪眶而出的眼淚將包裏的信拿出來給他看“你自己看看吧。”

    他緊抿着脣接過那兩張信紙只覺得有千斤重,他有些不敢看,看到對面兩個人的眼淚他娛樂不好的預感可是又急於知道發生了什麼。

    信上是她娟秀的字跡,是他熟悉的,她說“夢夢,小艾,在這裏你們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了,我的身體不好了,得了不治之症,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也許已經不在了,有些事想要拜託你們幫助我。

    爸爸年紀大了我不想他擔心我,就對他說我去了外地繼續讀書,他一定會給我打電話,我已經提前錄了幾段我的聲音他打電話來的時候放一下錄音,我知道這有些麻煩,可還是要拜託你們。

    另外還有兩張銀行卡,每個月幫我從裏面轉賬給我爸爸一些,卡的密碼我會寫在最下面。我知道我給你們添麻煩了,可是我也找不到別的辦法了,謝謝你們,我會祝福你們的。

    他從咖啡廳裏出來只覺得自己的一雙眼眶酸脹的難受仰起頭看着明媚的陽光問道“素素,你到底在哪裏?爲什麼不肯等我回來?”

    小張從財務室出來手上拿着那沉重的信封心裏愧疚難當,財務的員工說這個信封裏是葉總的一份心意,讓他必須收下,在自己的辦公室裏他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從桌子的抽屜裏拿出了一個小紙袋,裏面是一個小禮盒,他打開看過是一條領帶,那是顏素拜託他送給葉慕楓的。

    他抱着自己的東西拿着那個紙袋出了辦公室,將那手中的東西交給了葉慕楓的祕書,走出了葉氏的大樓,看着天空中燦爛的陽光他只覺得一陣刺目,伸手擋住。

    葉慕楓在辦公室裏靜不下心來處理文件,門被敲響了祕書拿着小張給她的東西進來“葉總,剛纔張助理託我給您的東西。”祕書說完將那個小紙袋放在了桌上。

    葉慕楓拿過來放在手裏“是什麼?”

    祕書搖搖頭“不知道”

    “好了,去忙吧。”

    祕書出了辦公室葉慕楓將那個紙袋打開裏面是一個黑色絲絨的小盒子,他知道這裏面一定是一條領帶,盒子上印着奢華的logo,打開盒子裏面有一張紙條摺疊着,他放下盒子打開那張紙條,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娟秀字跡:慕,生日快樂

    他的雙手僵住,還記得他生日宴會的那一天她站在風中看着他吧哦着陳佳雪離開,她的手裏拿着什麼東西,只是當時他沒有在意原來是這個,她交給了小張代爲轉交,而小張給忘記了,到現在纔想起來將東西給他。

    那張紙條他放在掌心看了又看,只覺得心裏悶的難受,警方的調查和收就已經結束了,除了那三具屍體,沒有找到任何其他的痕跡,他只讓助理去打聽了一下,不便細問,這件事他並不想跟自己扯上什麼關係,其實那樣的情形不用想也知道她既然上了船就沒有了生還的可能。

    他胸口發悶,喉嚨也有些難受,將手裏的紙條緊緊的攥住,過了好久他都維持着一個姿勢電話鈴聲響起他才發覺自己的手已經麻木了,講電話接起來裏面傳來爺爺洪亮的聲音“阿楓啊,下午參加完招標會來爺爺這裏吃飯叫上小雪那丫頭一起,爺爺有東西要給你。”

    “好”

    掛了電話將那領帶的盒子蓋好放回了抽屜裏,開始忙着工作,下午的招標會他勢在必得,接下來召集了自己的助理和部門經理開了一個小型會議,吃過午飯就去了招標會的現場,那份文件一直被他放在車子裏,顏素那天拿走的不過是自己動了手腳的一份假文件而已,揮回去腦海裏不該有的東西,跟一衆人進去了現場。招標會舉行的圓滿順利,最終擊敗了兩個實力雄厚的勁敵以12億的價格獲得了cdp那塊地的所有權,葉慕楓從容淡定的簽下合同,從會場出來,就看到了陳佳雪的身影,見他出來陳佳雪迎上前去挽住他的手臂甜甜地笑着說“慕楓哥哥,恭喜你。”

    葉慕楓笑笑“你怎麼知道我成功了?”

    “當然知道。”她貼近他的耳邊“你是我選的嘛,我相信我的眼光你做什麼都一定會成功的。”她調皮的眨眨眼睛,可愛又天真。葉慕楓只是笑笑“走吧,跟我回爺爺那一趟,他要我們過去吃晚飯。”

    然後對助理說“你們去慶祝吧,地方隨便選,玩的開心些都記在我的賬上。”衆人開心不已的鬨笑着離去。

    葉慕楓開車載着陳佳雪回了葉家老宅。到了這邊老管家看到他們進來笑呵呵的迎上來了“二少爺,陳小姐,老爺子等着你們開飯呢。”說着帶着兩人進了屋裏直接走進餐廳“老爺子,人到了。”

    “爺爺。”陳佳雪甜甜的聲音喊道,葉盛轉過頭看到兩人呵呵的笑起來“小丫頭,你來了,快坐。”陳佳雪心裏高興極了,能被長輩喜歡也是博得葉慕楓好感的一道途徑,她親切的靠着葉盛坐在了他的身邊。

    葉慕楓喊了一聲“爺爺”坐在了老爺子的身側。

    老人看到孫子跟準孫媳婦一起陪着他吃晚飯心裏開心極了。忙叫傭人上菜招呼他們一起吃飯。飯桌上很安靜三人吃過了晚飯,傭人端上了水果,他們就坐在餐廳裏聊起來,陳佳雪挑些老人喜歡的話題說,哄得老人很高興,葉慕楓安靜的聽着不時的插上幾句。

    老爺子見孫子興致不高便問了他工作上的事情順便說了今天招標會的事,葉慕楓有了些精神,cdp的地被他拿下是他值得特別高興的一件事,說話的時候眼睛裏都充滿了笑意,陳佳雪看着談論工作的他多了那份認真跟自信更是對他愛慕,一顆心撲撲的爲他跳着,眼睛裏心裏都是他俊美的模樣和那份從容自信的笑意。她看得眼睛發直,傭人給她端來甜湯她才發覺自己的視線太過炙熱,有些失態了。老子看了她一眼臉上笑意盈盈,她羞澀的垂下了眼眸,老人知道小姑娘容易害羞便沒有再說什麼,扯開了話題說起了房子的事情。

    “我在紫檀苑給你們購置了一套房子,阿楓,這婚也定了,過了年天氣暖了就把媳婦兒領回家吧。把婚禮辦了證也領了。”陳佳雪有些欣喜又有些嬌羞的說“爺爺,人家還想多陪爸爸些時間呢,還不想這麼早嫁。”

    葉慕楓只是淺笑着喝茶並不說話。葉盛見孫子這幅樣子知道他對這件事的興致不高,只是婚已經訂了,而且佳雪這孩子找不出一點不足的地方家世,長相,學歷,還有品行作風都是靠前的,幾年在國外讀書也是勤勤懇懇一點過分的事情都沒有沾過邊對待孫子也是一心一意,他現在要是不把這件事敲死了,真怕孫子又有了什麼變化,他可是急着抱孫子的。

    “呵呵”老爺子呵呵的笑起來“小丫頭啊,結了婚也是一樣每天可以去看你爸爸跟你爺爺的,都在一座城市裏交通又便利,結婚不過是個形式,你們倆有了這層責任我們這些老的也就放心了,過着你們的小日子也不耽誤你們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何況阿楓已經不小了同齡的他堂哥只比他大一歲孩子已經快出生了。”說到孩子老人的臉上充滿期待“不知道我這把老骨頭還等不等得到看見重孫子。”

    “爺爺,您身體好着呢,您會長命百歲的。”陳佳雪紅着臉哄勸道。

    老人呵呵一笑“長命百歲那不成了老妖怪,呵呵只要再活幾年看到你們的孩子出生,我這一生也就圓滿了。”

    兩人再找不出反駁的話葉慕楓垂着眼眸看不見他眼裏的神色,他語氣淡淡的說道“一切都聽爺爺的。”陳佳雪聽出他語氣裏的敷衍可是他已經答應了,她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再說什麼,說多了會讓人覺得做作,虛僞,她只是抿着脣淡淡的笑不說話。

    老人接着說房子的事“那棟房子就是給你們準備的新房,裝修按照你們的喜好自己去弄,房型和風水都找人看過了,是個好地方,阿楓你以前的房子就別帶着雪兒去住了,她是咱們家的新人要住到新房裏。”

    葉慕楓點點頭“謝謝爺爺,讓您破費了。”要知道d市的黃金地段的別墅區紫檀苑的房價是全市最高的,環境房子的質量都是一流,爺爺對他的疼愛他甚是感動。

    老爺子笑笑“錢留着也帶不走,只要你們喜歡就好,哎,我這個老頭子只盼着抱曾孫嘍。”他說着站起來,往餐廳外面走去,老管家扶着老人上了樓,葉慕楓知道爺爺這是要休息了,跟陳佳雪打過招呼兩人就出了大院。

    兩人剛坐到車上,葉雨欣的電話就打來了,葉慕楓接起問道“什麼事?”

    “二哥,爸爸跟媽媽打起來了,媽媽的頭被磕傷了,你趕緊回來看看吧。”葉雨欣的聲音有些着急隱隱的帶了哭腔,看來是真的很嚴重,他柔聲哄到“別急,我這就趕回去。”掛了電話他發動車子。

    陳佳雪問他怎麼回事,他告訴她家裏出了事,要趕緊趕回去,先送她回家。

    “慕楓哥哥,要不我去勸勸阿姨吧。”陳佳雪小心翼翼的問道。

    “算了,這種時候,她不想外人看到她狼狽的樣子,還是我自己回去吧。”

    “外人?”陳佳雪嘀咕了一句,臉轉向一邊眼圈紅了起來,在他眼裏自己永遠是個外人,都已經訂過婚了還是個外人,呵呵真是好笑,那什麼時候纔不算是外人呢,要等到領了證生了孩子嗎?

    葉慕楓眼角的餘光掃到她的紅眼圈意識到她可能多想了解釋道“雪兒,你別多想,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我媽她強勢慣了夫妻之間吵架還動了手這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就連自己的子女都不願意讓知道,所以這種情況下的勸說她會不自在,你能明白嗎?”

    陳佳雪知道進退揉了揉眼睛“慕楓哥哥,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聽到你說我是外人心裏有些不好受,沒關係的你不用理我,有的時候我就是敏感了一些,前面的路口放我下來,我自己走進去就好,你快回去看看葉媽媽吧,不知道傷成了什麼樣子,雨欣那麼着急一定是很嚴重,別耽擱了。”她的懂事讓他稍微心情好了些,點點頭將車子靠了邊,她下車對他說“路上小心。”便轉身向前走去。

    葉慕楓趕回家裏母親已經被傭人跟妹妹扶進了臥室休息,父親沒有在家。,看到地上還沒來得及打掃的玻璃碎片知道這場戰爭不小。

    他定了定神坐在沙發上,傭人拿着掃帚過來打掃見了他要打招呼,他揮了揮手示意她不要說話,傭人低下頭忙乎手上的工作。葉慕楓嘆息一聲,父親這段時間是怎麼回事他並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給那個女人買了房子,但是那個女人這麼多年都不來找他父親就算是在她女兒那麼悽慘她還重病的時候都沒有來找他可見她並不是對父親上心,她現在纔來這樣做的目的無疑是替她死去的女兒報仇,報復父親的不負責任,其實他到是挺贊成那個女人報復他父親的,但是這個前提是別傷害了他其他的家人。

    尤其是自己的母親,大姐的事已經讓她傷透了心,她已經不年輕了,本來就養尊處優慣了,怎麼受得了委屈。正在思索葉雨欣從樓上下來看見他紅着眼眶低低的喊了一聲“二哥”

    葉慕楓攬着她的肩膀將她帶進了她的臥室,關上了門他問“怎麼回事?”

    葉雨欣想到自己的父親那副樣子覺得噁心,那個疼愛她讓她敬重的父親居然做出這樣的事,他都那麼大年紀了,怎麼能這樣。

    “二哥,今天媽媽接到一個電話,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我正巧回來,媽媽掛了電話氣呼呼的就叫司機備車,我問怎麼了,媽媽拉着我一起上了車說‘跟我去看看你的好爸爸’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又怕媽媽那麼生氣會吃虧就跟着去了,司機將車開到市中心邊上的一處新建小區裏,媽媽拉着我去了一家居民樓門口按了門鈴,結果就看到了爸爸...”說到這裏葉雨欣哽咽住“二哥,我沒想到爸爸會這樣,以前只是聽說,沒有真正看見並不覺得怎麼樣,現在我覺得好失望,真的好失望,我不想再看見爸爸,我支持媽媽離婚,我跟着媽媽一起生活,我不要他了...嗚嗚嗚...”她撲倒哥哥懷裏哭起來,葉慕楓緊擰着眉頭拍着她的肩膀“好了,不哭,你先告訴我媽媽是怎麼受傷的。”

    她吸吸鼻子接着說“媽媽衝進去先是罵了爸爸一頓,然後就衝過去打那個女人,爸爸見她打人就抓住媽媽的手把她甩開,媽媽就磕到了桌子上,好在不嚴重只是破了皮,我當時已經被那幅畫面震驚住了,忘了去管媽媽,那個女人在爸爸懷裏嗚嗚的哭,媽媽都要氣死了,爸爸也不爲所動還罵媽媽是潑婦,我對爸爸失望至極扶起媽媽就離開了,回到家裏兩人又吵起來還摔了東西媽媽說要跟他離婚,爸爸甩手就走了到現在也沒有回來。”

    葉雨欣說完又抽泣起來。葉慕楓安慰她幾句“好好休息吧,別多想二哥去處理,我先去看看媽媽。”臥室裏幕心已經睡下,額頭上貼着紗布,傷口不嚴重,眼睛有些紅腫是哭過了,母親已經不年輕臉上有了細微的皺紋,她雖然強勢霸道但是一生只有爸爸一個人沒有做一點對不起家庭的事,他不禁爲母親感到心疼。

    將被子給她拉了拉退出房間。他出了家門開着車去了雨欣說的地方,坐在車子裏看着樓上的燈光亮着,他思索着這件事該怎麼處理。

    爺爺知道了這件事,很生氣,告訴葉慕楓不要管這件事讓他去自生自滅。他葉盛只認幕心那一個媳婦,葉城再執迷不悟就將他琢出葉家。

    過了幾日陳佳雪找來了設計師準備裝修爺爺送給他們的新房子,葉慕楓讓她自己拿意見,他完全贊同她的眼光,讓祕書找了鐘點工去將他之前的幾棟房子收拾一下。

    別墅的書房裏有很多的文件鐘點工不敢輕易動,給他的祕書打了電話,祕書轉告他之後他抽空去了一趟那棟別墅。

    再次回到這裏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他走進客廳裏客廳對着的就是餐廳那裏似乎還飄着一陣陣菜香,他定了定神走進去看到客廳的沙發不久之前還在那裏與她*,目光沉了沉他甩甩頭上了樓走進了書房,看到辦公桌上的幾本書,他坐在座椅上面拉開一個個的抽屜,翻看着那些有用沒用的文件。

    拉倒最後一個抽屜的時候一份文件映入眼簾,他拿出來放在桌子上將文件打開,將裏面的紙張拿出來,看到拿出來的這份文件他的腦子一片空白,頓時像是傻了一樣,上面的數據都是他自己精心改編的,爲的就是讓對手拿到之後不僅不引起懷疑還會按照上面的數據去計算去做,那樣帶來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那天顏素應該把這份東西拿走的,他把它放在了顯眼的抽屜裏並沒有上鎖,她確實是哪了文件走可是沒有拿這一份只是把封皮換掉了,他手慢慢的收緊將一疊紙攥的死皺,他覺得心都要裂開了,站起來只覺得頭上一陣眩暈,他抓着那份文件的手都在顫抖,怎麼會這樣?她收了那五千萬,不應該是那這份文件的嗎?爲什麼會留在這裏?

    顏素,素素,傻妞,你個傻妞,他抓汽車鑰匙,一雙腿都在打顫。走了幾步覺得自己都要跌倒了,他都做了什麼?自以爲聰明,卻聰明的過了頭。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出的房子裏他將車子開的飛快,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燈,捱了多少的咒罵,交警在他車後追趕他,他根本就聽不到也看不見,他的眼前只有她滿是淚痕的臉哀怨的看着他,耳邊是她微弱的聲音“慕,你愛過我嗎?”

    車子尖銳的剎車聲響起他拉開車門跑向海邊,一陣陣潮溼陰冷的海風吹過,他的身體一顫,看着平靜的海面上他的雙眼死死的盯着遠方,她出事的地方在這裏根本看不到,當時她跟他說完了那句危險,他都對她說了什麼?他的雙手緊緊的撕扯着自己的頭髮嘴裏發出哽咽的悲鳴“啊~~~”他的叫喊聲劃過海面“素素,我的傻妞,我的...”他雙腿跪在海水裏看着遠處,太陽已經下山刮過的海風變得陰冷他保持着那一個姿勢一動不動上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他的嘴脣發白雙眼通紅,海水冰冷刺骨,他的雙腿浸在海水裏只有麻木的感覺....

    ps:今天9000其中3000是答謝【德芙蓉昊昊】的大紅包還有的兩個道具的,謝謝親的支持~~

    葉渣已經後悔了,但是還不知道所有的真相,後面我們繼續虐他吧,那個男配出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