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0章:他訂婚,她葬身火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30章:他訂婚,她葬身火海字體大小: A+
     

    顏素一覺醒來太陽已經下山了,看了手機上面有徐唐發來的短信告訴她7點鐘去港口。顏素收起手機又看了一邊包裏面的東西,收拾好自己出了房間的門退了房,去了門口的路邊攤叫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麻辣牛肉麪,放了調味醋和辣椒,這是最後一次吃自己喜歡的味道了,她胃口好極了,吃了兩大碗麪,買了一瓶水喝了一些漱漱口,打車去了港口。

    夜晚的海邊很平靜,只有海風吹過夾雜着鹹溼的氣息,港口只有一艘豪華的郵輪上面亮着燈,站在甲板上的徐唐看到前來的女人大笑一聲“素素,等你好久了,快上船吧。”

    顏素停住腳步“我要的東西呢?”

    徐唐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素素,別急。對於你我向來是說到做到。”況且那個女人確實留着沒有什麼用。說着對身後的手下遞了一個眼神,手下會意轉身離開,不一會兒,楊小藝被那一個男人帶出來,從船上走下來,她的嘴上貼着膠布,手被捆着,顏素看着她憔悴的容顏不禁心疼。對甲板上的徐唐喊道“我要看她安全離開。”

    徐唐不一會兒也從船上走下來走到楊小藝身邊對顏素說“有了你,留着她也是多餘,當然會放了她,不過,那些讓葉慕楓誤會你的事都是她故意做的,你要是看她不爽,我就幫你出氣,把她丟到海里喂鯊魚怎麼樣?”

    顏素垂下眼眸想到那些被葉慕楓誤會的場景和那些不明白的話勉強的扯了扯脣,其實這些都是徐唐避着她做的,她也是不得已,不過她還是覺得心寒的,若是初夏就是把自己委屈死也不會陷害她,可是人跟人不一樣她天生膽子小,而且她會捲進這場意外跟她也是脫不了關係的,擡起眼眸看着楊小藝滿臉的淚水說“不用了。放了她吧。”

    “素素,還是你重情義。”徐唐稱讚一句看向滿臉是淚的楊小藝沒有一絲感情的說“你走運了,滾吧。”他讓手下放開了楊小藝,楊小藝看向顏素,顏素走過去將她手上的繩子解開在她耳邊說“快跑,不要哭。”她說完推了她一把,楊小藝拼命的向前方跑去沒有回頭。顏素閉上眼睛轉過身來,徐唐已經走來她身邊“走吧。”

    “初夏的東西呢?”

    “呵呵,素素,你真是太能爲別人着想了,其實那些東西我留着也沒有用,說着拿出一個u盤遞給她,顏素拿出自己包裏的一個平板電腦插上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按下了刪除鍵,接着拿出打火機將那個u盤燒燬拿出那份文件地給徐唐“走吧”

    徐唐攬着她的肩膀帶着她上船,顏素蹙眉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手臂終究還是沒有吭聲,走到船上,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端着手中的餐盤正回過身來,四目相對皆是一愣,顏素看到養母趙玲的這張已經蒼老了許多的臉時想起了自己那一次次被敲詐的真正原因,轉頭看向徐唐“爲了整我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徐唐呵呵的笑起來自動略過她眼裏的諷刺意味,說“是啊,你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就好。”顏素懶得跟這個無恥的人廢話,看向趙玲,她似乎過的很不好,比之前趾高氣昂的找她要錢的時候簡直判若兩人,清瘦蒼老憔悴,她的眼神裏帶着卻懦的神色,看着她想要開口說什麼又不敢的樣子,一副唯唯諾諾的感覺,顏素問徐唐“讓她也離開吧。”話音一落,找零的栓眼裏閃出了感激的淚花,期待的眼神看着徐唐的反應。

    徐唐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對顏素說“這個不行,沒有人做飯我們吃什麼,我可捨不得讓你動手。”他抓住她白嫩的小手說“這樣美的雙手可不適合做粗活,她以前不是老指使你做這做那嗎?現在幫你報仇不好嗎?”他本來被葉慕楓害的已經沒有了退路現在是在逃命,船上除了他和顏素只有五個男人是自己忠心的手下,至於顏素的那個養母被他利用完了本想一腳踢開的可是這個老女人貪得無厭,威脅他還想從他這裏弄到大筆的錢,簡直是找死,這段時間將她整治的服服帖帖不敢說一個不字,正好他要跑路就帶上這個會洗衣煮飯的老媽子,等船到達了目的地在一腳將這個老女人踢進海里省去好多麻煩。

    他凌厲的眼神注視着趙玲,趙玲眼裏的希望之光熄滅轉身回去了廚房操作間,這段時間在徐唐的手底下她吃盡了苦頭,他的一個眼神就可以把她嚇得半死,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忍受多久,早知道會是這種結果不如本本分分的跟那個沒什麼本事的男人好好地過日子,可是現在纔來後悔已經晚了。

    顏素知道他說不行就沒有商量的餘地,可是那畢竟是自己弟弟的親生母親,她不忍看着她受苦,只是現在她自己都難以自保根本管不了其他了。一切都聽天由命吧,她現在要做的是除掉徐唐,這是她今天抱着必死之心來的唯一目的。

    被徐唐帶進一間房間裏關上了門,顏素有些緊張的跟進來,聽着徐唐嘴裏炫耀的話,打量着這間房間。房間裝飾很簡單也很豪華,純牛皮的米色軟沙發,擺放在房間的正中央,一套簡單的竹編桌椅桌上還放着一個水晶花瓶,裏面插着新鮮的花束,座椅的旁邊就是一個衛生間了,她的眼睛盯住了那個衛生間。

    船繼續開動着,顏素坐在椅子上,看着徐唐拿過那份文件,顏素將手伸到了自己的靴子裏,她眼角的餘光掃到衛生間敞開了一條縫的門,摒住了呼吸然後嘆了一口氣。

    訂婚宴會的現場賓客們幾乎已經到齊了,葉雨欣看着門口期待的目光注視着外面的動靜,她知道幕亦寒已經悄悄的結婚了,這件事人盡皆知可是他將她的新婚妻子保護的十分周全,沒有一個人見過那女人的廬山真面貌。心裏再有不甘也不能再奢望什麼了,第三者是她唾棄的,父母每天的戰爭也是圍繞着第三者,她不會自甘*,雖然刁蠻強勢但是她也還知道廉恥。

    幕亦寒牽着自己寶貝老婆的小手,脣邊掛着溫柔的笑意,看到來人熟悉的人都驚呆了,葉雨欣看到幕亦寒的身影先是一喜隨後看到他身後的女人時,身體一下子僵硬住臉色變得慘白。

    陳佳雪見到自己的表哥和表嫂熱情的上前打了招呼,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表哥娶的女人,他們的婚禮在美國舉行的規模很小連家人都沒有請過去,他說時機成熟了再回來補辦,姑父拿他沒辦法但是他成了家還是很高興的,就隨了他。

    幕亦寒見到表妹,上前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雪兒今天好漂亮。”

    “表哥,表嫂纔是真的漂亮。”她看着幕亦寒身邊面帶微笑的女人在稱讚道,幕亦寒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將她帶到自己的面前給大家做介紹“這是我表妹陳佳雪,總跟你提起的。”他攬着她的肩膀說對圍過來的文雅世還有葉慕楓等人介紹到“這是我老婆夏桑榆。”

    夏桑榆笑笑說“大家好,初次見面請多關照,雪兒,你今天好漂亮,總聽易寒提起你,今天總算見到了,真是人如其名果然是位佳人啊。”

    陳佳雪被這位表嫂的話哄的很開心呵呵笑着跟她聊起來,葉雨欣一動不動的看着那個被稱作夏桑榆的女人會不過神來,她似乎感覺到了自己被一道灼熱的視線注視轉過頭來與葉雨欣的視線撞上,問一邊的陳佳雪“雪兒,這位小姐是?”

    陳佳雪拉着她的手介紹說“這是我未婚夫的妹妹,葉雨欣,我們從小也是一起長大,很要好的朋友。”

    “哦,這樣啊。”她還沒有跟這位小姐打過招呼,怕丟了自己老公的面子上前一步走到葉雨欣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說“你好,我是夏桑榆,很高興認識你。”她笑容燦爛像是五月的陽光,明亮的眼睛裏清澈坦然,葉雨欣不敢置信眼前的女人怎麼會跟死去的那個女人長得一模一樣?

    “你是人是鬼?”她慘白着臉問出這一句話,周圍寂靜了,夏桑榆不知所措,對於她的話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求助的看向自己的老公,幕亦寒抿緊了脣走過來抓住她的手“乖,沒事,葉小姐喜歡開玩笑罷了。”他陰冷的眼神看向葉雨欣,她一時間慌了,委屈的鼻頭髮酸,她只是覺得奇怪,問出了口而已。

    幕亦寒說了一聲失陪拉着夏桑榆離開了這邊。

    休息室裏文雅世看看葉慕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是已經死了嗎?哪裏找來的一模一樣的人。”

    葉慕楓垂着眼眸不說話,休息室的門被打開,幕亦寒隻身一人走進來,看看兩人坐下了,文雅世開口”解釋一下吧怎麼回事?”

    幕亦寒但笑不語喝了一口香檳看着兩人緩緩開口“沒什麼好解釋的,就是那樣,我老婆。”葉慕楓看着他眯起了眼睛,幕亦寒與他對視半響纔對他開口“你既然已經認定她跟她訂婚了就好好的待她。”

    葉慕楓只是微微一笑“管好你自己吧。”

    ............

    徐唐將那個文件袋慢慢的打開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素素,葉慕楓明天的招標會上要是看到那分假的文件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他手上的動作頓住,顏素看着他頓住的動作舒了一口氣接着聽他說“呵呵,不過他等不到明天了。”

    “什麼?”顏素的精神緊張起來聽到徐唐的那句話皺起了眉頭看着他的臉閃過陰狠的神色。心裏緊張起來。徐唐咬着牙開口道“素素,那個混蛋把我的公司搞垮了,在我身邊安排了眼線搜樓了我所有的證據交給了警方,還在警局裏也有我的人,即使給了我線索讓我可以有時間準備離開。按照事情的原本發展不出意外明天我就會被警方的人帶走,他這是要趕盡殺絕,哼,既然他做得這麼絕,我也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他表情陰狠,讓顏素心裏發寒“你做了什麼?”

    徐唐站起來看着她說“素素過來,顏素將手上的東西插在後腰上,外面的外套蓋好,他沒有察覺她的異樣,只以爲她是在整理衣服。伸出手來。顏素走站起來,腳下有些發軟,她走過去他那邊站住,他的手拉着她柔軟的小手在上面印上一吻“素素,他這麼欺負你,我早就想弄死他了,這樣也算是爲你報仇了。”

    顏素的臉色有些發白,她知道徐唐是走到了末路這樣的情形下他有事個心狠手辣的人難保他做出什麼常人不能想到的事情來。

    “你到底做了什麼?”她有些着急的問出了口。

    徐唐呵呵一笑沒有看她的臉色而是緊盯着手的文件“我把他愛車的剎車做了改裝,又裝上了一個爆炸力強烈的炸彈,只要車子的時速達到了八十邁葉慕楓就會車毀人亡,到時候威風凜凜的葉家二少就會使一堆碎片,哈哈....”他哈哈的笑起來,陰狠的臉上扭曲極了,顏素的心已經懸到了喉嚨口,她今天做出這樣的決定就是想他以後的日子順順當當的,可是徐唐做的這件事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怎麼會這樣?那她今天來這裏不就是白白送死了嗎?

    她看着徐唐還在哈哈的笑,告訴自己先冷靜下來,快點想辦法,她不可能跟徐唐再發生一點關係,今天來是抱着必死的心,可是她死也不會讓他出事的,即使恨他無情,恨他不信任自己,卻也捨不得讓他受到傷害,死她一個就夠了。

    談的眼淚控制不住的蓄滿了眼眶,看到沙發上自己的手機,掙開了徐唐的手跑過去握住了手機放在褲子的口袋裏,徐唐反應過來她的動作怒視着她“你拿手機想做什麼?”

    顏素掩飾着往洗手間那邊的邊上靠了靠“沒,沒什麼。”

    徐唐看着她拿着文件走上前去扣住她的手腕“你想給葉慕楓打電話通知他?”

    “沒...沒有...”她的身體有些顫抖,手腕被他握的生疼,想要掙扎卻被他扣得死死的。徐唐抓着她看着手上的文件,一雙猩紅的眼睛瞪大看着那份文件,前面兩頁都很正常,後面全是白紙,他翻了幾頁眼睛盯住最後一頁上的那幾個大字:徐唐你去死。

    “踐人,他放開她的手腕揚手就是一巴掌,顏素一下子被他打倒在地上,後腰上的東西掉出來,顏素的心裏一驚伸手要去拿,徐唐手比她快一秒抓住了那把象牙白的微型手槍,臉上佈滿了寒霜舉着手槍怒視着她“你想殺我?”他磨着牙從牙縫裏擠出這幾個字,大手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往後一扯“他那樣對你,你爲了他還想要用這把槍打死我?”他將那把手槍的槍管抵在她的額頭上低吼着問道“啊?”

    顏素身上已經被冷汗浸溼,身體發抖牙齒打顫“是,我恨不得你死,你死了世界就太平了,初夏會安息,小藝不會擔驚受怕,葉慕楓的事業不會有影響,我今天來就是要跟你同歸於盡的,徐唐,我要死了,你不是說非我不可嗎?我們一起下地獄吧。”她哭喊着上前奪他手裏的槍,徐唐沒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反應,雖然反應慢了可是他的身手和力氣一個顏素不過想一會螞蟻一樣。

    兩人撕扯着,顏素雙手的力氣都在徐唐握着手槍的那一隻手上,她的下巴幾乎要被徐唐捏碎了,可是雙手一直不鬆開徐唐氣急看着她紅腫的臉心裏劃過不捨可是她那死都要保住葉慕楓的樣子讓他恨不得一下子殺了她。“碰”的一聲槍響顏素瞪大了眼睛只覺得手臂上傳來一陣麻木的感覺,接着就有火燒生肉的味道傳來,她噁心的乾嘔缺什麼也沒有吐出來,牽動身體那錐心的疼痛傳來她低頭看見了自己呼呼流血的手臂,身上的冷汗出的更多,她疼的眼淚直掉,緊咬着脣可是手還是不鬆開,徐唐看到她的傷心裏咯噔一下,手裏的槍被在與她爭搶的時候走火了,雖然她是想要他死可是看到她手上還是心裏極不舒服。

    他看到那大片的血從她的手臂上涌出來,蹙着眉將她扶起來放到剛纔自己坐的地方把手槍甩出去門口的位置,顏素虛弱的閉了一下眼睛,很快睜開,槍沒了,她怎麼殺死徐唐?

    “顏素,你給我老實點,你死不了,我也不會死,我們到了的船很快就到菲律賓,到了那邊我們就安全了,你撐着點,葉慕楓他該死,你就不用再惦記了,再過十來分鐘手機就沒信號了,你打電話也沒用。”他說着將她摟在懷裏從她的襯衣下襬上撕下來一塊布料纏住她手上的胳膊,顏素睜開眼睛嘴脣發乾虛弱的說不出來一句話見他低着頭給自己纏好了胳膊上的傷口,眼神一亮用盡頭上的力氣“咣”的一下用自己的頭狠狠的撞傷了徐唐的頭,她頓時覺得眼錢一片模糊,頭又疼又暈,徐唐被這突來的一撞有些發懵,眼前一道白光,他沒緩過神來的瞬間顏素站起來忍着疼痛跌跌撞撞的使勁跑進了洗手間裏,徐唐站起來追過來的時候顏素已經將門子關上死死的從裏面上了鎖。徐唐敲了半天門也不見她開,她就在門後面用武器的話有怕傷到她,咬着牙扶着自己發脹的腦袋說“等着,我去給你拿藥箱。”腳步聲漸漸離去她鬆了一口氣。

    她做完這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順着門滑落在了地上。胸口不斷的起伏着頭上溫熱的液體順着側臉流下來,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她沒時間去擦臉上的血,眼前一片模糊,手摸到口袋裏裏的手機,她虛弱的笑了一下,將手機拿出來,睜大了眼睛看着手機屏幕,模模糊糊的視線憑着記憶和猜測按下了那一串號碼,電話打通了想起了熟悉的彩鈴她心裏激動不已,葉慕楓接電話,接電話啊。

    徐唐去了外面找手下拿紗布,順便看了看現在的情形,開船的手下說一切撐場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徐唐滿意的點點頭“還在我們有時間做好了準備,等到出了境我們就沒事了,這幾天的天氣也不會很惡略,可見是老天都在幫我們啊。”

    “是啊,是啊”手下跟着附和道。

    他拿着手裏的小藥箱正出了駕駛艙,一個手下慌慌張張的來報告了“老大,不好了。”

    陳佳雪看到小張拿着手機正走去葉慕楓的房間,她拖着長長的裙襬幾步走過去一把奪過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默唸出聲”傻妞?”心裏憤恨不已警告的眼神瞪了他一眼,拿着手機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看到上面的來電,她掩着嘴巴笑起來,按下了接聽鍵“顏素,都快要死了,還打電話來做什麼?”

    顏素沒想到接電話的是陳佳雪,可是此時她管不了這麼多了“陳佳雪,你告訴葉慕楓他的車子千萬不要開,徐唐動了手腳,還放了炸彈。”

    “呵呵,你在拍電影呢?”她輕笑一聲“還想他去救你嗎?他在跟我訂婚啊,我們剛交換完戒指,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和掌聲中接吻,這華麗夢幻般的場面真該讓你好好看看。”她呵呵的笑炫耀着自己勝利的果實。

    顏素喘息着,心裏急得不行,可是陳佳雪的話讓她的心裏狠狠的一疼,咬着脣再次說道“真的有炸彈,求你,去檢查他的車。”陳佳雪只覺得她說這些是爲了跟葉慕楓再有聯繫,或者是想他去救她。

    她拿着手機臉色一沉“踐人,那是我的男人,他的安危跟你沒有半毛錢的關係。現在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吧,你也快死了,不要帶着遺憾離開這個世界,我還是很善良的呵呵....”

    顏素在那邊喘息着根本不願跟她多廢話,那樣只會浪費體力“.....”她靜靜的聽着她說不發一言。

    “顏素,其實你懷孕了。”陳佳雪的話一出口顏素那隻受傷的手下意識的摸了自己的小腹上顧不的疼痛一隻粘滿了血的手撫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她的牙齒都在打顫,顫得咯咯直響“你...你...”因爲憤怒她的胸口起伏着,似乎明白了什麼,可是她去了那麼多家醫院檢查?

    “是啊,你的肚子裏有了一塊肉現在算起來應該快三個月了吧,聽說再過一個月就能成型了,這段時間我拜託一聲給你開的都是安胎藥,所以現在他還在你肚子裏。”

    顏素顫抖着身體,再也說不出來一句話,手緊緊的護着自己的肚子“寶寶,真的是寶寶...”那麼她的癌症也不是真的了?

    “我沒有的絕症?”

    “是啊,你只是腦袋裏有一小點淤血而已,哈哈,不讓你得了絕症你怎麼會有勇氣去送死呢?”

    “而且吃了保胎藥你的胎象穩定極了這樣你跟葉慕楓亂搞的時候就不會有滑胎的情況了,哈哈....我想得周到吧?爲了能讓他對你沒有一絲愧疚,我做了多大的犧牲還幫着你這個踐人保胎。”她聽着顏素微弱的呼吸聲和抽泣聲哈哈大笑“我一直都在等這一天,讓你們一起去死,徐唐竟敢威脅我,那我就送他一份大禮,顏素別指望着逃了,再有三分鐘,徐唐的這艘遊艇就會爆炸,我找人放的炸藥數量可是花了我不少的錢,那威力極強的炸藥足夠炸死一個村子的人,呵呵,嘲笑我,去下地獄吧,放心,那個男人我會好好疼愛好好照顧的。”

    “.......”

    顏素只恨自己愚蠢之極,是她太蠢了,輕易相信了醫生的鬼話,可是她去了多家醫院看了不同的醫生,叫她怎麼會不相信?她只覺得胸口悶悶的像是要窒息了一樣,寶寶,因爲她的愚蠢而害的寶寶跟她吃苦受罪。原來她的感覺一直是對的,那種母子連心的直覺是因爲他真真實實的存在着,可是現在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太晚了一些,她悲憤的一顆心就像要炸開了一樣撕扯得生疼。

    徐唐聽到手下的話跟着一起去了底倉查看果然隱蔽之處看到了幾個炸彈,他走私過軍火,知道這種炸彈的威力,該死的是誰?葉慕楓已經部署好了警方,而且他不敢手上染血,做不出來這種事,那就是陳佳雪那個踐人了,哼,別讓老子活着出去,他來不及多想怎樣報復陳佳雪,目前保命最重要。

    手下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將兩個急救的救生皮艇充好了氣幾人穿上了救生衣,徐唐放下手裏的藥箱對其他的手下說“你們先走,我去弄那女人。”

    現在遊艇已經行駛到了海的中心位置,回去無疑是送死,而且這計時的炸彈也沒有時間讓他們回去,只有跳海還有一線生機。

    葉慕楓從人羣中出來看到小張問“我的手機呢?拿來。”

    小張低着頭說“陳小姐拿走了。”

    葉慕楓狠狠的等了他一眼“去哪了?”

    “休息室”

    葉慕楓快步走過去,推開門,陳佳雪擡起頭來嚇了一跳“慕楓哥哥。”不知道他是不是聽到了自己剛纔的話,她的手緊緊的抓着裙襬無辜的眼神看着他。

    葉慕楓從她手裏奪過手機,“拿我手機做什麼?”

    陳佳雪放下心來看來是他沒聽到什麼,垂下眼眸再擡起來眼睛一片晶瑩“是那個女人打來的,想要見你,說什麼遇到了危險要你去救她,她一定是在玩什麼把戲,我教訓了她幾句,這個時間還敢打來,今天是我們的訂婚宴啊。”

    葉慕楓看到手機上依然還是通話中講電話看了看她拿起放在了耳邊“你想說什麼?”

    “慕,不要開車...危險...”她大口的喘息着,聽到他的聲音眼淚掉下來一顆心都快要跳出來了,那份激動那種絕望和遺憾快要讓她崩潰了“慕”你知道嗎我是真的有了寶寶,可是我們都活不成了,慕,怎麼辦,我好想見你,好想告訴你。“慕,離開..離開陳佳雪吧...她...”她太狠毒了,她再也說不出來話,微弱的呼吸着閉上眼睛,身體沒有一絲力氣潔白襯衣已經被染成了刺目的紅色,頭上的血混着淚水滴在地上,發出了滴答的聲響。

    葉慕楓蹙眉“顏素,你還說這些有什麼用?徐唐在我車上做手腳的事,我早有察覺,你放心我不會死。”顏素心裏鬆了一口氣接着聽他說道“你背叛我將資料投給徐唐的事我也一清二楚,,你覺得我就是個傻子嗎?被你算計一點防備都沒有,我的人一直在岸上看着你,看你上了船,從你走上那艘船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你的結局,背叛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顏素,這個局從你跟徐唐接觸的哪一天我就佈下了,是你自己選擇走進去的,就該承擔後果。”

    葉慕楓說的面無表情一隻插在口袋裏的手狠狠的握成了拳。

    顏素閉上眼睛吸吸鼻子原來他都知道,他看着她來送死,卻一點都不爲所動,他一定以爲是自己真的做了對不起他的事,可是葉慕楓我這樣愛你,即使是委屈死也不願意讓你受到傷害你知道嗎?她沒有力氣也沒有時間跟她解釋只想問一句“慕...你愛過我嗎?”她問出口只覺得心裏某個地方被壓住。

    來不及知道答案“嘭”一聲爆炸聲響起,顏素的手上一抖,只覺得整個船都震動了一下,她身體隨着船的晃動倒在了地上,手機滑到了馬桶的後面,她微弱的喘息着門被徐唐砸的咣咣響“素素,出來,我們得跳海了,該死的那個娘們裝了炸藥,已經開始爆炸了,素素,快出來,我帶你離開。”

    顏素躺在地上對着門口喘息着搖搖頭,眼前一片漆黑“不走了,走不了了...好累...我好累...”

    徐唐的手下在那邊大喊“老大,再不走來不及了,還有半分鐘的時間....”

    葉慕楓聽到那一聲巨響出門找到小張“打電話問問,港口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小張去打了電話,這時宴會上的舞曲響起,陳佳雪走過來“慕楓哥哥,我們得跳第一支舞,所有的賓客們都等着呢。”

    葉慕楓看看人頭攢動的賓客們對她點點頭將手機按下關機鍵拉起她的手,小張走過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他的臉色變得陰沉握着陳佳雪的手收緊了。

    陳佳雪吃痛的喊出聲“慕楓哥哥,你怎麼了?”

    葉慕楓鬆開她的手緩過神來“沒事。”

    陳佳雪又挽上他的手臂“我們走吧。”

    舞池裏音樂聲悠揚一對俊男美女在舞池裏翩翩起舞,葉慕楓閉上了眼睛腦海裏劃過她受傷帶着淚痕的小臉,她與他第一次在陽臺上跳舞時幸福的微笑,他睜開眼睛迴歸現實,將她的臉從腦子裏揮散,耳邊又傳來她虛弱的聲音問“慕,你愛過我嗎?”他只覺得眼眶算賬,會場外面煙花綻放,點燃了靜謐的夜空,五光十色豔麗繽紛,舞曲結束,衆人站在玻璃頂的會場裏看着漫天的煙花綻放在空中,然後散盡,這綻放的煙花聲響巨大像是小張剛纔跟他說的爆炸聲,又是一聲巨響他的心狠狠的被撕裂。他仰着頭看向空中,似乎是幻覺,他看到了顏素微笑的小臉,只一瞬間化作一個個細小的亮點然後消失不見....

    顏素聽着外面沒有了動靜將自己的一雙手護在小腹上“寶寶,媽媽對不起你,是媽媽愚鈍了,沒有保護好你,不過沒關係,媽媽一直陪着你,不管是上天還是下地媽媽都寸步不離的守着你,不要怕,乖。”

    “嘭”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顏素一點也不害怕了,她撫着小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閉着眼睛嘴裏呢喃着,聲音很小,只有她肚子裏的寶寶聽清了她說的話“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會來。”

    她的一生都是孤獨的,現在還有寶寶的陪伴讓她離開的道路上不再孤單,她好像看到了明亮的曙光,那裏站着初夏,她笑容燦爛她在向她揮手....

    “媽媽,我們走吧...媽媽...你好慢...我等不及了...我要先走...”調皮可愛的孩子向前一蹦一跳的走去,她伸出手去什麼也抓不到,想要喊住他發現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嘴巴發不出來一點聲音,只能急急的追上去...

    她躺在血泊裏一雙手護着她的小腹閉着眼睛眼角掛着晶瑩的眼淚嘴角微微上揚雙腿間的血液染透了那淺藍色的牛仔褲,——————“嘭...嘭....”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響起,夾雜着人的哀嚎聲和求救聲平靜的海面上一片熊熊大火,整個遊艇燃燒了起來,海警的船根本不能靠前,只得遠遠地等着看着派出小型的遊艇帶着滅火器過去,大火然的兇猛,像是一頭猛烈的怪獸將黑夜吞沒,整個深藍色的夜空變得明亮如白天,山那頭的煙花還在不斷地綻放在空中。

    夜色深沉,衆人散去,葉父葉母人前依舊和諧恩愛,幕亦寒帶着老婆提前離去,他在這場宴會上將自己的情緒控制的極好,沒有任何不妥帖的地方,陳佳雪也沒有讓他爲難宴會之後乖巧的跟着陳家的人離開了。

    安排在海岸上監視的人在宴會結束後向他彙報了港口的情況,熊熊的大火燃燒了整整一個小時,救援的才靠了前,現在還在作者搜救工作已經發現了三具燒焦的屍體,其中一具被認定是女性,燒的太嚴重了辨別身份會很困難,聽着彙報他閉上了眼睛,她跟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慕,你愛過我嗎?”接着那聲響就是爆炸聲,她當時應該是在船上吧,她有沒有機會逃離?可是那具燒焦的屍體是不是她?好好的爲什麼會爆炸?

    無數的疑問衝擊着他的腦海,混亂一片。她的話迴盪在耳邊,車裏確實被人動了手腳,只是他早有防備,及時的發現了,徐唐的的確聰明有手段,可是他葉慕楓也不是吃素的,自我的人生安全都顧及不了怎麼管理這樣大規模的公司?

    剛纔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場景的大海上已經恢復了平靜,月光照耀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撒上了一層銀色的粉末,幾艘小船發動馬達向那一片廢墟之處駛去,一片一片的遊輪碎片讓人不敢想象那船裏的人到的是怎樣的酷刑。

    搜救工作依舊在持續進行,交換的工作的搜救員遺憾的搖着頭,這樣的情形根本就無生還人員的可能性,可是工作還是要繼續的。

    顏廣平睡夢之中突然驚醒,他猛的坐起來卻看到了兒子坐在*邊嗚嗚的哭,他打開臺燈看到兒子哭得紅腫的眼睛問“小齊,你怎麼了?做噩夢了嗎?”

    小齊嗚嗚哭着爬到爸爸懷裏“爸爸,我想姐姐了,我不要她被怪獸抓走,不要她被扔進冰冷的水裏,姐姐最好了,我要姐姐。”

    顏廣平拍拍兒子的後背說“那只是夢而已,等天亮了我們再給姐姐打電話好嗎?”

    顏小齊還是嗚嗚的哭“爸爸,好可怕啊....姐姐....姐姐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對,小齊乖,我們睡覺啊,早早的起來給姐姐打電話。”他又哄勸了幾句把小齊哄着睡着了,他躺在*上睜着眼睛想着剛纔的夢境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

    ps:啊,這一章更新完,我都要吐血了,求鼓勵啊,好久沒有看到打賞了,讓我開心下吧,這可是萬更啊萬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