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28章:一巴掌,死心的理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28章:一巴掌,死心的理由字體大小: A+
     

    “叮...”門口的本被推開。

    顏素看着跌坐在地上委屈的抹着眼淚的女人再一看門口剛推門進來的男人頓時明白了什麼,冷笑一聲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陰險狡猾,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幾乎已經預想出來了,只是葉慕楓是不是會有一絲信任她?她心裏有一點緊張。

    葉慕楓看到地上坐着的女人,走進來上前扶起她“雪兒?”她雙手捂着臉看到葉慕楓眼淚流的更多了“慕楓哥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她哽咽着問道。

    顏素冷冷的撲哧一聲笑出來,不是已經算好了時間,還裝做出這幅毫不知情的樣子,真是讓顏素佩服至極,這樣極高的演技簡直可以媲美天后了,再看那男人已經怒視着自己了,顯然是被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騙到了。

    葉慕楓拉開陳佳雪的手看到那一邊紅腫的臉頰吃了一驚“捱打了?”陳佳雪咬着脣含着眼淚搖搖頭“慕楓哥哥算了,這種時候別惹事了,我沒關係的,只是我的禮服。”她做出怯懦的樣子指着剛被自己扯壞的那件衣服說道。

    葉慕楓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精緻華麗的服飾已經被撕壞,他頓時惱火的看着顏素咬牙問道“你做的?”

    顏素心裏咯噔一下,即使知道他是被他身邊的女人裝出來的樣子矇蔽的,可是心裏還是狠狠的一揪,他不信她,也是,那些照片的事情他就不信她,又有了那麼多的證據在手,現在的場景是陳佳雪已經布好的局,找證人,店員恐怕早就被陳佳雪所收買,看監控,恐怕陳佳雪說的那段話和撕扯禮服的畫面已經被抹掉,監控畫面只會有她打人辱罵的情況吧。她就算極力爲自己辯解也不會有一點作用,解釋只是爲自己浪費時間,而唯一能期盼的就是葉慕楓相信她不會這麼無聊,她出手也是被逼無奈,可是他的疑問已經讓她失去了所有反駁的力氣。

    葉慕楓見她衣服不以爲意的樣子更是憤怒不已這個女人就不能安分點嗎?“問你話呢,啞巴啦?”

    顏素冷冷一笑“你不是已經有了答案?”

    陳佳雪拉拉他的衣角“慕楓哥哥,昨天的事是我沒有顧全大局在餐廳裏讓她出了醜,她打回來,也是應該的,即使被打了兩下,雖然...我從小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嗚嗚...臉上的傷休息兩天只要消了腫就好了。”她抽噎着看向顏素繼續說道“可是...可是我的禮服...我做錯了什麼,準未婚夫被你霸佔了這麼久害得我丟盡了面子,傷透了心,現在不光打了我,我以爲你打了我出了氣就好了,我的禮服就這樣被毀了,我們的訂婚儀式怎麼辦?”

    陳佳雪哭着把另一面臉上的手放下來,從包裏拿出了紙巾給自擦眼淚,葉慕楓看到她另一邊臉上的上眯起了眼睛,陳佳雪意識到了他注視的目光趕緊又蓋上了那邊的臉頰,這樣極力的掩飾,讓葉慕楓不得不惱怒。

    轉頭看向顏素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手腕“你竟敢打她,你是怎麼跟到這裏來的?”

    顏素張張嘴剛要說話,陳佳雪一個凌厲的眼神,店裏的那個小店員跑過來神色慌張的說“葉少對不起,是我們失職,今天店主跟助理還有一位店員去了時裝發佈會的現場這裏只有我一個人在,陳小姐剛換好禮服出來我就看到這位小姐站在了門口的櫥窗處凌厲的眼神瞪着試穿禮服的陳小姐,看是我並沒有在意,等陳小姐把禮服換下來掛好,我去了樓上給陳小姐拿配飾,這位小姐就進來了,我從樓上下來就看到這位小姐動手打人,嘴裏還不乾不淨的辱罵陳小姐說。”店員低下頭做出膽怯的樣子不敢說後面的話。

    “說什麼?”葉慕楓厲聲的問道,捏着顏素手腕的手用的力更大了。店員似乎是被他凌厲的眼神震懾住不敢不說結結巴巴的說“這位小姐說陳小姐沒本事栓住男人,還說她長得漂亮又如何家世好又如何,你的男人還不是在我的*上折磨到了天亮。”店員說完這番話,臉已經紅的要滴出血來,低下頭身體瑟瑟的發抖。

    顏素只覺得手上一陣痛楚傳來,陳佳雪已經捂着臉嚶嚶的哭了起來。葉慕楓甩開顏素的手上前捏住她的下巴“這些話是你說的?”

    她倔強的眼神也很恨的瞪着眼前雙眼冒火的男人“是,又怎麼樣?”

    “啪”一陣冷風颳過,臉頰上的灼熱感傳來,她感覺到了嘴角有溫熱的液體流出來,這一巴掌卻沒有將她打的看不見東西,她很慶幸自己一會兒還能走出去。她不怒反笑的看着葉慕楓“你個蠢貨。”

    葉慕楓打過她臉頰的一隻手還有她臉上傳來的溫熱感此時他緊緊的握着拳抑制自己想要掐死眼前女人的衝動“顏素,你以爲你毀了雪兒的禮服,你會得到什麼?只會讓我更加討厭你,給我滾。”他的話和那無情的一巴掌讓她徹底死心,葉慕楓,你會爲你對我的殘忍感到後悔,我對你的感情就此結束。

    她看着他走向她將那嬌弱的未婚妻攬在懷裏輕聲安慰,她的眼淚模糊了眼睛,她伸手摸去,很快再次溢出的淚水又模糊了眼睛,她轉身走向門口身後又傳來了冷冷的聲音“從我住的地方滾出去,以後別再讓我見到你。”

    她沉默不語,心像是被插了一把鋼刀,她捂住胸口的位置並不回頭艱難地抑制住哽咽的喉嚨說“謝葉少賜我自由,陳小姐,多虧了你的協助,讓我遠離你身邊的惡魔,兩位,新婚愉快。”永遠不會幸福。她在心裏狠狠的詛咒這兩個人,心已死再也沒有了留戀的理由,其實自己早就該死心,葉慕楓的心裏自己終究不過是一件玩具,而自己對她泥足深陷從此將這個人刻在心中。

    好了一切都結束了,就這樣吧。深秋的d市天黑的很早,馬路上已經亮起了華燈,川流不息的車輛人羣,她還有一絲理智沒有再馬路上橫衝直撞。

    她像是抽空了靈魂的人在街邊商鋪的人行路上慢慢的行走着,微寒的秋風吹乾了她臉上的淚痕走着走着腳步停住,奢華的婚紗店裏,落地的櫥窗裏模特身上那套潔白的婚紗讓她駐足,看着那象徵純潔的神聖婚紗她淚流滿面,這輩子再也不會有機會穿上了,那種失望讓她心痛,她伸出手隔着玻璃窗摸着那潔白的裙襬和那鑲嵌的珍珠碎鑽,如果自己能穿上婚紗走在紅毯上那該有多幸福,可是她沒有機會了,再也沒有,過了今天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仰起頭將眼淚擦乾沒有關係,顏素沒有關係,還有來來生,來生希望自己能夠遇見一個平凡的普通人過普通平淡的日子。

    葉慕楓收斂情緒對陳佳雪說“雪兒,臉還疼嗎?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陳佳雪低低的抽泣着說“不用了,只是我的禮服,沒有幾天的時間了,怎麼辦?”她急得又哭出來“這是我的導師親自爲我設計的訂婚禮服,你知道她的預約有多難嗎?即使有再多的錢也得不到。這件毀了就再也沒有機會穿上她的衣服了。都怪我,都怪我不小心非要惹怒了那個女人,如果我不搭理她,我的禮服就不會被毀掉了。”她說着抱着那件被她自己撕壞的禮服嗚嗚的哭起來。

    葉慕楓嘆一口氣問店員“還有沒有其他的禮服,拿出來看看,要最好的,那些低檔的就不要拿了。”

    店員還沒有接話,陳佳雪就制止了“我不要,其他的禮服跟你的那一套又不配了。”

    “那我的也換不就好了?”

    “不行,不能換,那我我親自給你選的款式,不能換,小姐,你看看我的這件還能不能修補?”她拿起那件禮服給店員小姐看看,小姑娘爲難地說“這真絲的地方真的沒有辦法修補了。”

    陳佳雪又哭起來,葉慕楓有些煩躁不過是一套禮服而已穿什麼樣的不好,可是她受了委屈,這個時候他又不好發作,又在心裏暗罵顏素真是吃多了撐的,撕了她的破禮服有什麼用,真是幼稚。

    店員這時說道“陳小姐,其實這套禮服做了兩套,不過那一套比這個小一號,您可能穿不下。在後背處可以加一塊布料,不過會影響後面的美觀。”

    “小一號?”陳佳雪問道。

    “恩是啊。”

    “快去拿來我看看。”她眼裏流出期待的神色,轉頭對葉慕楓說“慕楓哥哥你快去換上禮服看看,我跟她去換那一套試試,要是我能穿進去呢。”她馬上換上了笑臉,推着葉慕楓去了更衣室。

    陳佳雪跟葉慕楓換好了衣服出來,葉慕楓的禮服很合身,陳佳雪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由得呆住了,他是天生的衣架子,配上這身華貴的西裝禮服簡直無法形容的俊美,卻帶着成熟男人獨有的氣質,禁不住稱讚“慕楓哥哥,你好帥。”

    葉慕楓微微一笑看着她身上的禮服問道“你的禮服合適嗎?”

    陳佳雪撇撇嘴“有點小”她轉過身,後面的拉鍊只差一根指頭的距離就能拉上了。

    葉慕楓看看說“那就改一下加塊布料吧。”

    “我不要,那樣會影響美觀的,我減肥好了,也不是差得很多,我只要兩天不吃飯餓瘦了就可以了。”

    “說什麼胡話呢?”葉慕楓皺着眉呵斥她“要是餓壞了,到時候訂婚儀式上你暈倒了怎麼辦?”

    “不會的,我只喝低脂奶補充營養,不會有問題的,哎呀慕楓哥哥”她拉着他的胳膊撒嬌道“我這一輩子只有一次訂婚儀式,我想跟最愛的男人穿着自己最喜歡的禮服攜手一起接受人們的祝福,我不要有一點遺憾。”

    她堅持着又說了好多,葉慕楓看着她紅腫的雙頰點點頭答應,陳佳雪小心翼翼的把禮服換下來讓那個小店員整理好,兩人拿着禮服離開了店裏。

    坐在車上葉慕楓問她想吃什麼,她摸摸自己的臉疼得厲害不滿對他說“我這個樣子能去哪裏?不吃了。”

    “又耍小孩子脾氣,不吃飯怎麼行?”他將車子停下看到她摸臉的動作又是一聲嘆息“好了,乖,我們回家吃。”

    “不回。”她賭氣的把臉扭到一邊。

    葉慕楓最不慣的就是哄女人,陳佳雪一直都是貼着他,顏素更別提從來沒哄過,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此時的陳佳雪讓他有了一絲怒氣,即使知道她是受了委屈,可是心裏也一點不願意哄她。

    陳佳雪見他沒有動靜從車窗玻璃的反光上看到他緊抿的嘴脣心裏更是憤怒不已,她捱了打又被辱罵,還毀掉了合適的禮服,他除了說了兩句乖,打了顏素一個耳光,一句哄她的胡都沒說,她只是發個小脾氣讓他哄一下他都不肯,在他心裏自己終究還是沒什麼地位的。

    她抹掉眼淚垂着頭開口道“我的臉被打成這樣,回哪個家?我家還是你家,不管回哪個家一定會被問起,我從小到大爸爸都捨不得罵我一句,可是因爲你我上次就被罵又捱了一下,爸爸已經對你很不滿了,現在這樣回去爸爸一定會給我出氣又會弄出好大的動靜,你也會被責罰,我跟你的訂婚還是會受到影響,好不容易定下來的事我不想再出什麼意外了,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十幾年,我再受不了發生變故了...嗚嗚嗚...”

    葉慕楓也不再板着臉拿出紙巾給她“擦擦臉吧,別哭了,一會眼睛腫了。”他拍拍他的肩膀“我們訂餐去我住的地方吧。”

    陳佳雪擦着眼淚點點頭。

    葉慕楓給助理打了電話安排住處,定晚餐。

    葉慕楓帶陳佳雪來的是一處新的住處簡單的高層三室,來的路上祕書已經帶着鐘點工江這邊打掃乾淨了,他們倆到的時候飯菜都已經送來了,祕書見他們到了,帶着鐘點工離開。

    陳佳雪心裏暗自不爽,這個破地方怎麼比得上他私藏顏素的那棟別墅,可是她不敢發難,怕惹他不高興,不過也好新的地方沒有那女人的痕跡她省得噁心。

    兩人去了餐廳吃晚餐,陳佳雪臉疼又像想着減肥沒有吃多少就去洗澡了。

    葉慕楓也沒再管她,自顧的吃起來,吃完了飯把餐盒都蓋起來放到冰箱裏,陳佳雪還沒有出來,就去了陽臺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電話鈴聲響了好久也米有人接起,他掛斷,冷哼一聲,他都叫她滾了她怎麼可能還在那邊,這個女人其實最識趣了。

    不一會兒手機的鈴聲響起,他拿起來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有些失望,頓了一下接起“田超,什麼事?”

    “二少......”掛斷了電話葉慕楓眼神變得深邃又冷冽。

    一個人的婚紗照

    顏素站在婚紗店的櫥窗外好久,久到雙腿都變得麻木了,她才走了兩步,看着敞開的店門,她的腳不聽使喚的邁了進去。店員見她一個人,有些疑惑卻也禮貌的接待了“小姐,請問您是要看婚紗嗎?”

    顏素點點頭“你們這裏能照婚紗照嗎?”

    店員遲疑了一下說“有的,小姐,您是想拍婚紗照嗎?”

    顏素笑着點點頭。

    化妝師拿了冰袋敷了她的眼睛,帶她做了一個spa然後又做了臉部的補水,一整套美容服務下來她的臉色變得宏瑞了些,眼睛也沒有那麼腫了,她將包裏的金卡和所有的現金拿出來才說服了攝影師幫她拍一張單獨的婚紗照,她被化妝師帶到化妝間畫好了精緻的妝容,盤了頭髮戴了閃閃發光的鑽石頭飾,,穿上那件美麗的婚紗,心裏說不出的激動,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她覺得自己好美,女人這一輩子最美麗的時候就是穿上婚紗的那一刻,她這輩子做不成新娘,可是她不想有遺憾,這輩子的遺憾真的太多了,而這個遺憾可以補救,她拿手上所有的錢換了一張穿着婚紗的照片。

    踩着細跟的水晶高跟鞋攝影師助理幫她提着拖尾的婚紗後襬走進攝影室,坐在配她這一身打扮的沙發上她閉上了眼睛幻想着身邊的那個男人,她微微笑起來,張開明亮的眼睛帶着一層薄薄的水霧,她在心裏告訴自己此時她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她要開心的笑。

    攝影師抓住她張開眼睛帶着微笑的那一刻按下了閃光燈....

    她看着相機裏自己微笑着美麗的照片,她覺得好開心可是眼淚卻不聽使喚的一滴滴落下,暈染了她精緻的妝容,戀戀不捨得將那件美麗的婚紗換下來,攝影師將其中最好看的一張照片存在了她的手機裏。

    她握着手機在街上的休息椅上看這手機裏的照片好久好久,手機快要沒電了,她用僅剩餘的那點電量撥通了徐唐的電話。

    徐唐接到她的電話很開心“素素,想我了嗎?”

    顏素不理會他的話,抹了抹眼淚說“我已經被葉慕楓趕出來了,拿不到他的文件。”

    “趕出來?”那邊的徐唐蹙緊了眉頭,過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兩天後,葉慕楓會帶着那份機密資料參加一個會議,那天你好下手,到時候我會打電話通知你,至於你用什麼手段,呵呵,素素我知道你有辦法的。”

    顏素冷哼一聲“我盡力。”

    “恩,好,到時候我帶你離開這裏,你想去哪定居,想繼續上學想工作還是想在家做全職太太,都隨你。”

    “徐唐,你還真是大度,我用的手段不過就是哄葉慕楓*,你還真不嫌棄。”

    “素素,怎麼會嫌棄呢,我也沒有多幹淨,我只是要你這個人,其他的什麼我都不在乎。”

    “呵...”顏素不再跟他繼續這個噁心的話題,問道“楊小藝呢?”

    “很好啊,吃的好,用的好,還有人伺候着,你放心吧,到時候你來了,我就放她走,我有了你什麼女人都不稀罕了。”

    顏素掛斷了電話,眼裏閃過寒光,打車回到別墅裏,這裏面漆黑一片,他一定是陪那個受了傷受了委屈的女人吧,葉慕楓,你的別墅我住的挺舒服,再讓我住幾天吧。

    葉慕楓在客廳裏捧着筆記本正在看田超傳過來的東西。陳佳雪洗完了澡,穿着浴袍出來,看到客廳裏的男人,她將宇泡的袋子鬆了鬆胸前的一大片雪白露出來,她滿意的笑笑,光着腳走過去,他身邊坐下,一雙柔軟的小手纏上他的手臂,將胸口緊緊的貼住他結實的手臂不經意的磨蹭着“在看什麼?”

    葉慕楓將筆記本和上“沒什麼公司裏的一些瑣事,洗完澡了?”

    陳佳雪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點點頭“慕楓哥哥,我累了,我們去睡吧。”

    葉慕楓垂下眼眸“你先去吧,我還要再看一會兒。”他將自己的手臂抽出來,拿出文件袋裏面的文件翻閱起來。

    陳佳雪暗自咬牙又將手臂纏了上去“慕楓哥哥,我怕,換了新的地方人家睡不着,你陪我嘛。”她嬌滴滴的晃着他的手臂不依不饒。

    葉慕楓放下手裏的東西“乖,你先去,我去洗個澡。”他站起來去了浴室。陳佳雪暗喜點點頭羞澀紅着臉跑進了臥室。

    葉慕楓從浴室出來換上了居家服走進臥室裏,陳佳雪背對着他,他掀開一邊的被子躺下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陳佳雪磨蹭過啦,摟住他的腰身,葉慕楓一驚,伸手想要拉開她,卻發覺手觸碰到了她光滑的肌膚,他的腦子嗡一下,陳佳雪居然脫光了衣服。

    她不出聲,拉着他的手撫上她一邊的綿軟,嬌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帶着灼熱的氣息“慕楓哥哥,我就要是你老婆了,我可以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