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27章:顏素反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27章:顏素反擊字體大小: A+
     

    酒店裏,徐唐將身下的女人翻過來看着她酡紅的小臉上滿是淚痕,伸出舌尖將那淚舔舐乾淨“寶貝,怎麼了?是捨不得我了嗎?沒關係,我的懷抱隨時爲你敞開,想我了,就過來,恩?”說着那原本釋放完了的*再次昂揚,楊小藝有些顫抖的向後縮着,她想離開這個魔鬼一樣的男人,可是他還是不肯放過她,將她一次次的欺騙,每一次都是最後一次幫他做事,可是之後還會有下一次,她真的是受夠了,剛要反駁說不,身下又被狠狠的闖進,充滿,她疼的咬脣,在她的身體上他從來不會溫柔的對待雖然相比較那些被他*傷害的遍體鱗傷的女人已經好太多了,可是她卻適應不了他的粗獷。

    手抓着被單死死的承受着,心裏告訴自己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挺過去就好了。徐唐在她嬌嫩的身體上又發泄了一次這個女人楚楚可憐的樣子總能讓他興致大增,要幾次都覺得不夠,揉捏着她胸前的軟肉他對她說“不然就一輩子跟着我好了,突然要放你走我還真有些捨不得。”

    楊小藝驚慌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是說了要放我走的嗎?最後一次了,讓我幫你那最後一次?”她幾乎怒吼出來的聲音讓她忍不住渾身顫抖。

    徐唐有些不悅“就這麼想離開?好。”他捏着她的下巴厲聲說道“最後一次把戲給我演好了,否則這輩子你逃到天邊,我也能給你抓回來。”

    她嚇得臉色蒼白止不住的點着頭,嚶嚶的哭着,她的眼淚讓他有事一身的火,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沒有幾天跟我一起的日子了,小藝好好的記住我,記住我是怎麼在你身體裏疼你的。”

    “啊...”

    接下來的時間裏,徐唐將楊小藝監管起來,省的她去亂說了什麼給他的計劃打亂,手下傳來的資料,讓他開心不已,現在他已經控制了幾個葉氏的小股東,低價就能夠從他們手裏買到葉氏的股份,一點一點的侵入葉氏,再採取些非常手段,將葉氏搞垮,葉慕楓看你還能囂張到何時?

    顏素手上的東西都準備的差不多了,瞞騙過了爸爸這邊,她獨自離開了家裏,回到別墅裏她像是進入了一座死亡的城堡一樣再也沒有了一絲希望,葉慕楓一直沒有來過這邊,她樂的輕鬆自在,天氣轉涼了,她給自己添置一件薄的棉衣買上一束百合花去了墓地。

    站在這淒涼的荒野裏她覺得無比的難受,初夏帶着燦爛的笑容看着她,她想起了那些個手足無措的日子裏被家裏的事情壓得她快喘不上來氣的時候初夏就是這樣笑着對她說“素素別怕,都會好的。”

    是啊一切都已經好了,可是現在,她在地底下,而她也快要跟她一起了,她將手裏的花放在墓碑前對她說“夏夏,下面冷不冷?你跟寶寶還好嗎?我就快下去陪你了...到時候我們在一起再也不分開,我帶着足夠的錢去找你,到時候我們什麼都不怕了不用爲了錢去做自己不情願的事情,也不再找男人,不再讓我的心受傷,我們一起照顧寶寶,好不好?”她說着眼淚嘩嘩的往下掉,靜靜地坐在那裏,深秋的風有些刺骨的刮過,帶下一片片枯黃的樹葉,光禿的枝幹上圍着淒涼的地方更添加了悲哀的色彩。

    她正出神聽到了身後的動靜,自從初夏出事之後初夏的媽媽就離開了,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她,初夏的媽媽真的不配做她的媽媽,而她也想到了自己那個不負責的母親,心裏一陣疼痛。

    初玉蓮看到顏素點了個頭算是打了招呼,顏素面無表情目光定在了她手上的那一束白玫瑰,她覺得好笑,初夏去世的時候才二十歲,一個母親居然連自己那麼大的女兒喜歡什麼都不知道,葉城,初夏的生父是這樣,她的生母也是這樣,她不明白對於自己的女兒如此不在乎還生下她們做什麼?

    “阿姨,您做了初夏二十年的母親居然不知道她的這些喜好,您這個母親當的可真稱職。”她說完不再流連再次轉頭看一眼初夏在心裏對她說“夏夏等我很快來陪你,等我把小藝從徐唐身邊換出來,我們就團聚了,你不會再孤單。”她抹掉眼淚大步離開。

    初玉蓮看着手裏的花再看看女兒墓前的那束百合,心裏更是愧疚不已,可是她有什麼辦法每次看到初夏就想起自己被辱的那個夜晚,心裏的恨找不到發泄的地方,因爲那一晚,失掉了清白也失去了自己一生的摯愛,而這個孩子就是她人生污點的一個證明,她如何愛得起來。

    她捂着臉嗚嗚嗚的哭,從來都知道她是無辜的,可是她就是無法面對她。身後傳來腳步聲,她回過頭去,看到那一張自己厭惡至極的臉,心裏更是憤怒,她緊緊握拳怒視着男人,當時她失去自己深愛的男人動了輕生的念頭可是孩子是無辜的,她想把孩子還給這個男人,讓他撫養,可是他卻給了她一張支票,說他無能爲力,呵真是可笑,怎麼脫下褲子*她的時候那麼有力氣呢?如果自己在不做些什麼,她死都死得不心安。

    “玉蓮”葉城怯怯的喊了一聲。

    初玉蓮沒有理會,徑自走了下去。葉城望着她的背影無力地垂下了雙手,將手裏的東西放在墓前追了下去,他知道這個曾經讓他心動到現在依然忘不掉的女人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可是他就是停不下腳步追了上去。

    初玉蓮站在他的車前,努力壓抑着自己的情緒,聽到了聲音,她收回了憤恨的情緒轉過臉“送我一程吧,這裏不好打車。”

    葉城欣喜不已,他連連點頭“好。”將車門打開,看着她坐上去,將車門關上。坐在駕駛座上他雙手都是汗水,臉上的笑止不住,像個剛戀愛的毛頭小子一樣,初玉蓮假裝無視,看着窗外心裏冷哼。

    按照褚玉蓮的指引,在一處破舊的小區裏,他將車子停下,初玉蓮打開車門下了車。“玉蓮,你就住在這裏?”葉城看着髒亂不堪的破舊居民樓問道。

    褚玉蓮冷哼一聲“不然,我這樣無依無靠的老女人能住在哪裏?能有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

    葉城閉上了嘴跟着她走了進去,褚玉蓮沒有阻止他,到了地下室的門口,她拿出鑰匙開門“要進來喝杯茶嗎?”

    自那日初玉蓮對他的態度有了改變葉城找個機會就往她那邊跑送去了不少東西,初玉蓮冷着臉去沒有拒絕。一日,葉城又來了初玉蓮揉着自己的肩膀對他說“葉城別以爲你給我一些這樣的小恩小惠我就會原諒你。”

    葉城慚愧的低下頭“我知道我的罪孽深重,只要你讓我做的事,我絕對儘量幫你辦成,只要你心裏能好過一點你想怎麼懲罰我都行。”

    初玉蓮心裏再次冷笑“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幫我買套房子吧,寫你的名字就好,我還想再活幾年,住在這裏久了老是腰痠腿疼,風溼的毛病是當年生孩子的時候落下的,如今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卻還沒有個可以安享晚年的地方,就當你是欠我們的,等我死了,房子還是你的。”

    她語氣淡淡確讓葉城的心裏酸澀極了,每天他享受的都是最好的,而這個因爲他毀了一生的女人卻過得這樣不堪,別說是一棟房子了,就是買棟別墅都是應該的,只是他現在還在當職,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過明顯。

    房子很快就安頓好了,是離市中心不遠的新戶型這邊的人不多,交通也便利,環境很好,另一個主要原因是方便他來這裏不易被人發現。

    初玉蓮搬進新房子沒說什麼只是在他臨走的時候說了一聲“沒事常來坐坐。”

    葉城就真的經常來這邊坐坐了,初玉蓮依舊不溫不淡的樣子,只是一些細微的動作裏讓葉城感受到了溫暖,那種細緻的關懷在自己的妻子那裏是從來沒有過的,她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即使想喝杯熱水都是吩咐了下人去端來。

    葉慕楓公司裏的事情忙得很,他已經察覺到了徐唐的動作,沒想到他居然採取那樣的手段得到自己公司的股份,這讓他有些擔憂,萬和明裏暗裏與他們搶生意,還有幾次貨物的運送途中發生了意外,好在早有了防備只損失一部分運輸費,他每次運貨都找兩家一家用來作幌子一家是實際的運輸,其中一家已經被徐唐的人買通,他不動聲色表面上是遭受了損失實際上貨已經安全地運了出去,這件事出了自己的心腹其他人一無所知,接連又被萬和搶走了兩份大生意,這讓董事會的人極度不滿。

    這邊葉慕楓忙的焦頭爛額,家裏面母親吵到了爺爺那裏非要跟父親離婚,葉慕楓煩躁不已懶得回家,父母的婚姻讓他覺得恐懼,母親強勢霸道慣了,父親的年輕時喜歡的女人又出現了,相比較之下母親霸道的性格肯定是吃了虧的,葉慕楓不想理會,也沒有心思幫着母親去懲治那個女人,後果是則樣他都已經預想到了,可是這是父親自己造的孽,有什麼後果自己去扛着吧。

    好在陳佳雪識大體溫和,不會像母親那樣有一點風吹草動就大吵大鬧,以後自己的生活會平靜些,只是希望這不是她用來迷惑自己的假象,婚是一定要結的,公司裏到了這個年紀不結婚會給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留下話柄,沒有堅固的家庭公司裏站不住腳,一個連自己家庭都把握不好的人怎麼有資格做上總裁的位置,其中最大股東也是爺爺的堂兄的孫子葉晉陽就有了想取代他的苗頭,新娶的妻子是國土局局長的女兒,岳母也是一家大型連鎖超市的董事長,背景財力雄厚,他爲人也低調以前的口碑極差這幾年已經變得沉穩踏實,而且工作很努力,連續爲公司出了不少力,許多長輩已經看好他,現在自己這邊不能再出岔子,面的到時候自家創立的集團到了別人的手裏。

    小張打來電話說這幾日顏素一直都在別墅裏很安靜,只是偶爾會出去走走,其他時間都在房間裏帶着,只是時常問起他什麼時候回去。

    葉慕楓緊抿着嘴脣不說話,將手裏的資料打開,看到移動公司的人送來的通話記錄,他深邃的黑眸閃過寒光。

    “葉少,陳小姐打來的電話,說今天下午去試禮服,跟你預定時間。”祕書的內線撥過來問道。

    葉慕楓對祕書回到“我知道了,你把等一下要開會的文件整理好了送過來。”

    葉慕楓掛了電話又給陳佳雪打去,陳佳雪說已經在禮服館等着他了,葉慕楓笑笑說讓她別急自己開完這個會就過去。

    陳佳雪體貼的囑咐他不要着急路上小心。

    放下電話她拿另一部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過去,這個手機的號使用徐唐手下的人的身份證買的,這段時間葉慕楓查到的那些電話記錄多半是從這個電話裏面撥出來的。她心裏竊笑,臉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電話撥通那頭慵懶的聲音接起,她看看時間兩點鐘,哼居然還在睡午覺,果然懷孕的人是懶散。她將一隻小手捏的緊緊的,顏素先讓你得意幾天,到時候帶着你肚子裏的那塊肉一起下地獄吧。

    “喂,哪位?”

    “顏小姐好興致,好有心思睡午覺,呵呵。”

    “陳佳雪?”

    “對,是本小姐,一個小時以後來一趟花園路的evs禮服館吧。”

    “我爲什麼要去?”

    “呵呵,顏素不要囂張,聽說你爸爸的書已經印刷了一半了,不知道停印的話,那位期盼已久的老人會是怎樣的心情。”

    “你到底想怎樣?”顏素怒不可恕的低聲吼道。

    “不想怎樣,只想你過來,按我說的做,過來你就知道了,不過別讓我等太久,你知道我的耐心有限,一個印刷廠而已,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他倒閉。”

    顏素掛斷了電話將手裏的手機捏的緊緊的,她知道陳佳雪讓她過去禮服店無非是想向她炫耀她的勝利成果,然後狠狠的羞辱她,這些事她經歷了那麼多還會在乎嗎?不過既然她想玩,,那她就陪着好了,反正也是將死之人怕什麼,以前的雪恥說不定還能找回幾分,讓她憋悶已久的心也好好的痛快一下。

    陳佳雪坐在禮服館裏看着那量身定做的華美服飾幻想着那幾日後她與心愛的男人深情相擁,接受衆人的祝福,那樣已富美好的畫面就要到來,而那些阻擋了她幸福道路的人她會殺個片甲不留。

    “叫你準備的準備好了嗎?”陳佳雪撫摸着禮服上的閃光寶石問道身邊的店員。

    “陳小姐已經準備好了,請您放心。”店員諂媚的笑着對陳佳雪回答道。

    “恩,那就好。”她滿意的點點頭看看時間,給葉慕楓的祕書打了一個電話,祕書說葉總已經出門了,掛了電話,顏素就推門進來了禮服店。

    陳佳雪坐在沙發上擡眸門口那不施粉黛的女人乾淨清秀,樸素簡單的米色風衣腳下一雙平底鞋。衣着雖然簡單樸素卻帶着一股獨特的氣質卻也阻擋不住她原有的清新感覺好不無懼的氣質即使是懷孕了卻一點沒有變醜,她不是最嫵媚的卻足夠吸引人,難怪葉慕楓會被她吸引,不過她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這個女人憑什麼跟她比,又有哪一點能比得上她。

    顏素進來就看到掛在顯眼處的那兩套做工精緻的禮服,明知道陳佳雪是故意叫她來這裏的主要目的是讓她看到他們即將開始的幸福,可是心還是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那裏附上華貴的寶石胸針刺得她眼睛酸脹,她垂下眼眸,暗自咬牙,再擡起頭來迎視着陳佳雪那淺笑的神態開口道“陳小姐叫我過來不會是隻讓我看看你這華貴的禮服的吧?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她語氣生硬對於這個陰險的女人她沒有辦法做到好語氣,即使現在已經被她拿爸爸威脅。

    陳佳雪從座椅上站起來向她走來,高跟鞋踩在理石的地板上,發出嗒嗒的聲音,尖銳刺耳。她走到嚴肅跟前停下腳步“顏素,不必這幅神態,葉慕楓不過是拿你當個女支女而已,他是個正常男人,有哪方面的需求我很理解,所以他在外面玩女人我不會介意,因爲,他說要給我個浪漫的新婚之夜,讓我永生難忘。”她笑着看着顏素那發白的臉色,挑起眉頭得意的笑起來。

    “嘖嘖嘖...還真是可憐。”

    “可憐?”顏素也笑,反問道“要說可憐,你比我更可憐,一個正牌女友準葉太太卻沒有被這個與牛了多年婚約的男人尚過*,真是可笑,葉慕楓說說什麼?給你個浪漫的新婚之夜,呵呵。”她笑起來,像是聽到了絕好聽的笑話一樣“只有蠢貨纔會相信男人的這番鬼話,一個優秀又身體健康的男人,面對陳小姐這麼溫柔漂亮的可人兒,怎麼會沒有一點反應?要不這個男人就是有隱疾要麼就是根本對你沒興趣,我猜葉慕楓對你應該是第二種吧,因爲昨天你剛打完我沒有多久,就跑去了我那裏,從晚上一直折磨我到快天亮,這驚人的體力怎麼像是身體不健康的?”

    陳佳雪氣的臉都綠了,葉慕楓憐主動吻她的次數都極少,顏素的話雖然說得是事實可是卻也刺緊了她的心裏,本想羞辱她的沒想到卻反過來被羞辱,她怎麼能忍得住,更何況,昨天居然他們又在一起亂搞了,她就知道那個男人的話不可信,有了懷疑可是聽到這番話從這個賤女人的口中說出無疑是給了她一記大巴掌讓她既疼又丟人。

    她揚起手就要打去顏素的臉上,顏素眼疾手快用力的擡起胳膊反手抓住了她的手挽“還想打我?你憑什麼?是你自己沒本事留住男人讓那個男人總是死皮賴臉的跑到我那裏,用盡手段逼迫我,你的時間不應該用再怎麼對付我身上,應該好好研究一下怎麼抓住男人的心,即使你把我整死了還有第二個第三個我,世界上女人這麼多,你忙乎的過來嗎?”陳佳雪氣的呼哧的的喘着粗氣帶着精緻妝容的臉上變得扭曲,憤恨的說“別得意,你個踐人,葉慕楓現在找你不過是發泄而已,你覺得他爲什麼還不放過你,你不僅找了私家偵探拍你們的豔照,還發布出去,爲了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用低級的手段,現在又與他生意上的死對頭聯繫在一起,你覺得他還會對你有所眷戀即使是他在喜歡你的這張臉蛋和這幅身體,也容忍不了背叛和算計。”她說完了呵呵的笑。

    顏素瞬間明白了這一切住着她的手腕使勁用力“是你做的?”

    陳佳雪挑眉“別亂說,我這樣身份的人怎麼會做這些事情,不過。”她湊近了她的耳邊說“我有的是錢,錢一撒,有的是人掙破了腦袋幫我做事。只是你現在說什麼他也不會相信你。”

    顏素憤恨不已,只是她說的也是實際自己於葉慕楓確實已經失去了信任,不過這個陰險的女人,讓她丟盡了臉被冤枉甚至被他殘忍的虐待,這個罪魁禍首確實一副無辜的白兔樣,這是讓人噁心至極,那天爸爸已經知道她的事也是她找了爸爸說的吧,她會怎樣詆譭她,她都能想象的出來,自己沒有在多的機會了,現在就有怨抱怨

    有仇報仇吧,她憤恨的眼神裏閃出一陣寒光伸手另一隻手,讓對方都來不及反應的速度“啪啪..”就是兩巴掌。

    陳佳雪一時間被打的懵了頭,掙開顏素的手腕兩步走到禮服跟前抓起裙子的下襬“嘶啦“一聲華貴的面料被撕扯開,上面鑲嵌的寶石散落在了地上。

    顏素不明白她的舉動是爲何,她以爲她會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將她痛打,卻沒想到她去拿衣服出氣。陳佳雪冷笑一聲牽動了臉頰上的肌肉痛楚傳來,她揚起手伸向顏素,顏素本能的一擋,閉上了眼睛,再一睜開,陳佳雪已經坐在了地上,眼眶發紅,淚水流滿了整張臉。

    “叮...”門口的門被推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