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19章:殘忍對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19章:殘忍對待字體大小: A+
     

    顏素回到家裏將裝着自己衣服的袋子放下倒在*上,她覺得疲憊極了,這段荒唐的見不得光的感情終於畫上了一個句點嗎?這樣安靜的分開不是很好嗎?只是眼淚流的洶涌,心裏憋悶的難受,突然胃裏一陣翻滾,她翻身下*跑進了洗手間對着馬桶哇哇的吐了出來,胃裏酸的難受,她本就沒有吃什麼東西吐出來的不過就是那一點蛋糕和一些水,扶着牆壁站起來在洗手檯前打開水龍頭漱了漱口洗了把臉,看着鏡子裏的自己眼睛紅腫面容憔悴,幸好爸爸不在家裏不然看到她這幅樣子一定會擔心的。

    手機鈴聲響起,顏素擦了把臉回到自己的房間在包裏找到手機,她看到電話上面的號碼拿着手機的手有些顫抖,,剛剛擦乾的眼睛又蓄滿了淚水。葉慕楓在家裏坐了一會兒心裏越發的煩躁,想着這麼晚了她也去不了別的地方,她爸爸也不在家因爲照片的事情他叫人安排了她爸爸出去,爲了顧及她的感受自己真的是做了不少的蠢事,她跑了他這些怒火找誰發泄?哼,想就這樣脫身,哪有那麼容易。拿起車鑰匙出了門,將車子開到了她家那破舊的小區裏她家的燈果然是亮着的。

    手裏的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她不想接起可是手不由自己心的控制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葉慕楓因爲她這麼久才接電話,早已經憤怒到了極點,她一接通就聽他怒聲說道“下樓,現在。”

    顏素聽他說讓自己下樓,心裏咯噔一下,走到窗前往樓下看去,真的有一輛車子停在樓下,葉慕楓已經沒有耐心再等下去,再將電話撥過來,顏素還在想他恩麼這麼晚了還會出現在這裏,不是陪着他的未婚妻的嗎?剛纔連看自己一眼都不看現在來這裏找她做什麼,之前她打了那麼多電話給他他都不回一個,現在爲什麼她要那麼聽話,她賭氣的將電話扔到*上任由它響着。

    葉慕楓坐在車裏一張俊臉此刻佈滿了寒霜“不接電話,好。”他講電話仍在座位上,按了一下汽笛聲,顏素聽到聲音一驚,這個時間已經是過了零點正是大家睡得沉的時候,他這樣無非是想她下去,真是未達目什麼都不顧,接着又是一連串的尖銳的汽笛聲,顏素心驚的,拿了鑰匙就往下面跑去,葉慕楓看到了樓道口出來的人才鬆開了手停止了噪音的製造,顏素看到樓羣裏已經有好幾家住戶打開了燈。

    她走向他的車邊葉慕楓將車窗按下並不看她低聲說了一句“上車”接着就把車窗按上了。顏素氣喘吁吁的走到一邊拉開車門坐上去,剛關上車門,車子就滑了出去。

    “喂,你幹什麼啊?”她被嚇了一跳,捂着胸口喊道“你停車,你有什麼就在這裏說,我還要回家,我不會跟你回去了。”

    他沉默不發一言,眼神淡漠深邃,嘴脣緊緊地抿着不發一言看似好像在專心的開車,實際上他憤怒的情緒已經隱忍到了極點,他有些痛恨自己的行爲,爲什麼就不能讓她就那麼離開,遠離自己的視線,這不正是自己現在所需要的嘛?

    “我說,我要回去,你聽到了嗎?”她有些生氣,這算什麼,他對她不理不睬,她還沒不高興,他發的哪門子脾氣?葉慕楓不說話,又加快了速度,車子已經行駛到了大馬路上。

    顏素見他不說一句話也安靜下來不再出聲,只是現在他們這到底算什麼,他不是都開始冷淡自己了嗎?她離開不是給他省了好多的麻煩嗎?現在又找上她來是想怎麼樣?車裏還有一股女士香水的味道,想必是陳佳雪留下的吧,之前他們離開的時候就是這輛車子,顏素覺得這種味道有些刺鼻,胃裏剛剛平靜下來,現在因爲這味道的刺激又是一陣翻滾,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剛想叫他把車子停下來,那股感覺又沉下去了,她拍拍自己的胸口,沒有那麼難受了,車子拐了個彎又開了幾百米停在了自己離開不久的別墅前。

    葉慕楓停下車拔下車鑰匙,自己下了車,顏素見他甩上車門走到了臺階上回頭看她,眼神裏滿滿的都是不耐,顏素似乎是被他那冷冽的眼神震懾住了,趕緊從車上下來,他手裏的遙控按下車鎖,顏素跟在他身後進了屋。大門被關上發出了咣的聲音,隨着這聲門響顏素的一顆心也沉下來了,這兩天他的態度,讓她也察覺出了不對勁,可是他不說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這裏出錯了,既然他又找回了自己她想是不是該問清楚,說清楚。

    “你這兩天怎麼了?對我這麼冷淡,我不知道自己哪裏惹到你了,之前...之前我們還好好的,我想着過完了這幾天我們好聚好散,可是沒想到出了這照片外泄的這件事,不過你既然也已經處理好了,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我今天不是故意出現在那裏的我只是...只是沒有忍住,你不接我電話...我...我只想把那份禮物送給你,畢竟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第一次你過生日...我...”

    她微張的小嘴還沒來得及在說出別的話,葉慕楓已經靠近了她清冽的語氣問道“顏素,爲什麼就不能安分些呢?你想要什麼?”

    他的話讓她覺得莫名其妙,什麼不安分,什麼要什麼,她想要的他給不了,她又不是傻子那份奢望只存在了心底,她不想要什麼,也要不起什麼。

    “怎麼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她一頭霧水的問道。

    “什麼意思?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裏很清楚,顏素,我還真是小瞧你了,演戲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好,呵呵...”他調侃甚至有些憤怒的語氣讓她更加摸不着頭腦“葉慕楓,你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好好說,不必這樣拐彎抹角,你要是想我現在離開,我立馬走絕不拖泥帶水,你也不必擔心我以後會纏着你,公司的辭職信我已經發出了,過段時間我會離開這裏,你不會再看見我。”她回去的路上真的是這麼想的,留在這裏也是傷心不如換個環境順便也先散散心,她還想試着烤研究生增加一下自己學歷的分量。

    “離開?你還真是瀟灑。”他語氣變得清冷,剛纔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也全然不見,她居然還想着離開?此時的葉慕楓透着危險的氣息,顏素許久沒有見到他這樣的情緒,這段時間她已經習慣了他的微笑,溫柔和體貼。

    他將她一步步的逼近牆壁上,修長的手指帶着菸草的氣息挑起她的下巴然後用力的捏住“做了這麼多事,讓我焦頭爛額就想一走了之?哪裏有這麼便宜的事?”

    “我做了什麼事?”他爲什麼會這樣,她真的是一點都不明白。

    “還在裝?呵呵,顏素我真該懷疑你當時進我房間第一次在我身下承歡還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然後一次次的出現在我面前都是你早就預謀好的想讓我對你動心然後娶你進門麼?你真是太高估你自己了,我怎麼會要你這樣一個夜店裏的女支女,留你在身邊不過是泄yu而已,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她的思緒有些混亂,她有些不明白他話的意思,可是這些話語從他口中出來就像是一把把細細的尖刀插在了她的胸口上,尖銳的刺痛讓她覺得喉嚨發堵“你...你說什麼?”

    “我說你就是個踐貨,就是個女支女,虧我還....”因爲她就要與陳家解除婚約還跟爺爺正式的談話,卻沒想到她背後的那些動作都是出自這個讓自己心動了的女人,他恨死了自己的愚蠢,竟被他算計了這麼久,之前的一切一切他不得不懷疑。

    顏素聽到他說的這些不堪入耳的詞彙心上的那些尖刀已經深深的刺進了最裏面,她疼的難以呼吸“葉慕楓,從一開始你不是就知道我是什麼嗎?現在才後悔,不是晚了嗎?我就是賤,賤的被你辱罵被你折磨,威脅卻還是愛上了你這個混蛋,就算是委屈自己做個人人唾棄的小三,被人鄙視的*卻還是捨不得離開你,我賤,我就是這麼賤,現在我不想賤了,我離開不惹你討厭不惹你煩還不行嗎?可是你的懷裏抱着較弱的未婚妻卻還要跟我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混在一起,到底誰更賤...啊?”她的臉上都是眼淚,爲他的羞辱而發怒,忍不住想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發泄出來,哭喊着質問道。

    她揮開他的手就往門口的方向跑,葉慕楓上前幾步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一個用力將她甩在了沙發上,好在沙發比較柔軟不然她覺得自己的腰會被摔成兩截,她不適的*一聲,嗚嗚的哭出來“你到底要怎樣,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待我?就是死也要死個明白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