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11章:豔照流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111章:豔照流出字體大小: A+
     

    葉慕楓只是淺笑並不回答,奪過她手裏的飯碗放在了案板上不給顏素一點反應的機會大手扣住她的後腦低頭吻住了她的脣瓣。“唔唔...”顏素推拒着他的胸膛可是他一點反抗的機會也不給她,抓住她的小手反扣在後面一隻手就將她的一雙手固定住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使勁吸允着她的脣瓣,舌尖探出用力的撬開她緊閉的牙關,尋到她口中那香軟的小舌纏住不放,顏素被他這番逗弄臉已經漲紅呼吸也有些不穩,終於被他好心的放過了嘴,呼吸到了氧氣,他的吻沿着她的下巴滑到勃頸處,襯衫的扣子被他的牙齒咬開,顏素嬌喘着開口阻止他“慕....恩...不要...先吃飯好不好?”葉慕楓鬆開她的手將她抱在懷裏又親了幾下“好,先放過你,等吃完了飯再做,有力氣。”他見她窘着臉生氣還不敢發作的樣子好笑的端起剛纔剛纔的兩碗飯叫她“走吧,吃飯。”

    坐在與她一起坐下”餐桌上菜餚豐盛都很清淡,顏素是照着他的胃口做的,他口味比較清淡吃不了重口,但是她喜歡吃辣,坐下吃了幾口站起來。

    “怎麼了?”

    “廚房還有一道菜沒上來。”她去了廚房戴上手套端出來一小盆咕咕冒着泡的水煮牛肉片。滿盆紅彤彤的辣椒飄着誘人的香氣她看着那辣椒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葉慕楓見她端着的那一盆皺了眉頭可是看她那要流口水的樣子又覺得好笑。

    顏素放下手裏的瓷盆對他說“要不要吃一點?”葉慕楓立馬搖頭“不要”顏素爲他做的菜色都是根據自己對他的細心瞭解做的,豆腐釀蝦仁,青筍炒肉片,素燒菜心,還有一份軟炸生蠔,她記得他愛吃海鮮,葉慕楓將一隻炸的通體金黃的生蠔放進口中頓時眼裏閃過一絲讚賞,肉質鮮美多汁,外皮裹了一層蛋黃液酥脆可口,他一連吃了好幾只,顏素看他吃的開心心裏甜甜的,給他盛了一碗豬骨玉米湯遞給他“海鮮還是性寒的,喝點湯暖暖胃。”她細心的體貼讓他覺得溫暖,怔怔的看了她好半天。

    顏素只顧着吃自己面前美味的水煮牛肉,沒有注意到他專注的目光。

    雖然她愛吃辣但也被這又麻又辣的湯菜刺激的淚光閃閃,嘴脣通紅。她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雙脣一跳一跳的,即使是這樣也阻擋不了她對這菜的熱情。

    一碗白飯吃下肚子,一大盆牛肉片只剩下了一些青菜和紅湯,顏素擡頭拿紙巾擦鼻涕才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是哪裏人?這麼愛吃辣。”葉慕楓隨口問道。

    顏素的眼神有些黯淡,她是哪裏的人她還真的不知道,對於自己的身世從來沒有敢問過爸爸,只是那黯淡的眼神一閃而過對他說“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哪裏人,只是愛吃辣這個習慣從小就有。”顏素回了他的話站起來去給自己倒了杯冷開水喝,一杯水喝下去嘴巴里比剛纔那樣火燒的感覺少了些。

    葉慕楓想起她曾經是個孤兒現在的父親只是領養的她,想必回答他的問話時心裏又想起了難過的事情了吧。他失去過親人理解那種難過的感覺,心裏對她的疼惜又多了幾分。

    站起來走過她身邊她剛好喝完了水回身,兩人四目相對,葉慕楓看着她被辣椒刺激的紅腫嘴脣有說不出的誘人,低頭就吻了上去。

    這個吻只持續了一會他就將她鬆開顏素見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奇怪接着又聽他說“趕緊去給我刷牙。”顏素摸着自己的脣突然間反應過來自己的嘴裏太辣了,他根本受不了這個味道,顏素忍着笑轉身去洗手間的時候看到他端着剛纔自己用的杯子喝起了冷開水。

    躺在主臥的大*上,葉慕楓把玩着她的頭髮將她摟在懷裏,大掌一下一下的撫摸着她光滑的肌膚,顏素貪戀他懷裏的溫度抱着他問道“明天你還會來嗎?”

    葉慕楓頓了一下對她說“明天我儘量回來,但是後天不行,後天我生日,家裏要趁這個機會給我舉辦生日宴會順便聯絡一下親朋好友之間的感情,到時候會有很多生意上的朋友還有葉家的世交,我又是主角不能缺場也不能離席太早。那天估計會忙到很晚就直接住在家裏吧。”

    “你的生日?”他的生日,他那美麗高貴的未婚妻一定會去參加,到時候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的將是完美的一對兒金童玉女,而她卻連在他生日那天給他吹蠟燭的機會都沒有,心裏很酸,順嘴就問了一句“她也會參加吧。”這個她指的是陳佳雪,她明知道答案是肯定的,卻還是要忍不住的問出了口。

    葉慕楓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爺爺那邊不可能很快給自己答覆,就算解除婚約,也要等後天的生日宴會過去再說,爺爺要的是顧全大局丟面子的事情絕對不會做,對外宣佈也會找個適當的時機。

    察覺到她情緒的失落他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裏,想要告訴她不要急很快他就是她一個人的了,話到了嘴邊他還是忍住了。低頭尋到她的脣吻上,摟着她的腰一隻手探到她的腿間分開擠了進去,顏素難耐的嬰寧了一聲,他的吻不斷地落在她的身體敏感處,她沒有反抗而是動作輕柔的迴應他。

    葉慕楓進入的時候因爲做足了前戲所以很順暢,先是緩緩的律動,等到她的身體完全適應了自己的巨大才加快了速度,顏素只覺得小腹有些疼,便哭着求饒,讓他慢一點,今天的葉慕楓完全沒有往日的狂野,輕吻着她放慢了速度....

    最後的時候她眼神迷離的看着男人在自己的身體裏釋放,他輪廓和五官清晰的在她眼前,一身的汗水在燈光的照耀下像是給他的身體鍍上了一層閃亮的水光,她被他的俊美的模樣迷惑,情不自禁的擡頭吻上他的脣...

    剛被熄滅的*只因她主動的一個吻再次被撩起,還沒有抽出的物體瞬間再次甦醒,顏素一聲驚呼晴欲的潮水再次襲來瞬間將兩人淹沒。

    清晨的陽光照耀在葉慕楓的臉上,他睜開眼睛,懷裏的女人還在熟睡,她的小臉紅紅的,閉着眼睛如蒲扇的睫毛垂着在眼底投下一片陰影,小嘴微微嘟起像個可愛的孩子,葉慕楓將自己的手臂輕輕地抽出來,給她蓋好了被子起身下*....

    顏素醒來的時候有些晚了,身邊的位置有已經涼了,想必很早就走了吧,看看時間都快九點了,遲到是肯定的了,捶捶自己的頭坐起來身體痠軟的厲害,回憶起昨晚的*顏素的臉又紅了,主要還是自己第二的時候主動讓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辛虧他先離開了,否則還真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撐起身子坐到*邊想到他前天晚上打電話說想要吃雞蛋餅的早餐,今天又沒讓他吃到,心裏有些遺憾,算了明天早上給他準備吧。

    從*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機出來打去公司請假,拿出包裏的手機才發現沒電了,充上電先去了洗手間洗漱之後回來,被打開的手機已經響個不聽了,她走過去拿起看顯示是一個座機的號碼疑惑的接起裏面傳來了讓她厭惡至極的聲音,這幾天過的太過愉快都忘了這個無恥的人渣。

    本來想直接掛斷的但是想到了可憐的楊小藝還是放棄了掛斷電話的衝動。

    “素素?”徐唐在電話裏親密的喊道,顏素頓時覺得自己的脊背一涼。

    “你想做什麼?”冷漠的語氣反問道。

    徐唐一點也不惱怒耐着性子問她“上次給你的東西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顏素幾乎是脫口而出“想讓我背叛他,絕不可能。”

    “哦~~~?既然這樣的話你的好友就在我身邊多呆些日子吧。”徐唐柔聲地說着,顏素卻明白他是在威脅她,心裏替小藝擔憂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徐唐,你能不能把她放走,你不是已經有了要結婚的對象?留小藝在你身邊只會影響你以後的婚姻生活,徐唐算我求求你,放了她吧。”

    “素素,真不知道你這麼重情義啊,一邊要顧及那個男人一邊還要保好友,呵呵,可是你什麼都不做我怎麼答應你放了她,我可沒你那麼善良,我做事都是以利益爲先,你瞭解的。”

    瞭解?她當然瞭解不然怎麼會被他送上了葉慕楓的*弄到現在這番局面,她嘆一口氣,不知道再說什麼了,那邊徐唐笑了幾聲對她說“素素,知道你爲難,再多給你幾天時間考慮,不過我的耐心有限。”

    掛斷電話,顏素的脊背一陣寒涼,手裏的手機又響個不停,看到是同事小艾的來電她纔想起還沒有請假呢。接起小艾的電話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小艾在電話裏面急乎乎的喊道“素素,你在哪?現在報紙雜誌還有網上全部都是你的照片,你快打開看看吧,都傳瘋了....”

    顏素沒有聽完小艾的電話就跑去了書房將電腦打開,她的手心一片潮溼等着電腦開機的過程竟然如此漫長,那次的那還在那個照片事件已經讓她下的三魂丟了七魄,剛纔小艾的話她沒完全聽完可是她有預感這次的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電腦被打開,點開網頁最醒目的標題就是‘豪門公子豔照流出’‘婚期將近豪門大少外出*’她的眼睛似乎是被閃到,顫抖的手點開那標題,一幅幅不堪入目的照片彈跳出來,這些限制級畫面的照片只有她的臉被清晰的照出來而抱着她各種姿勢的男人只有背影活着只看得到到側臉。但是熟悉的人也知道那個男人就是葉慕楓。

    顏素的臉色變得慘白,這要是被爸爸看到了...她不敢想象後果,給葉慕楓打電話沒有人接,她就打給了小張,小張讓她先彆着急葉慕楓正在解決這件事。

    這邊顏素在坐立不安中,那邊的葉慕楓也怒到了極點,看着滿桌的報紙雜誌,和樓下的衆多記者,太陽穴突突的跳着,這個時候如此敏感被爆出這樣的消息,他不得不懷疑是某些人的別有用心。

    身邊的助理小張神色緊張的對葉慕楓說“剛纔顏小姐打來電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她很擔心。”

    葉慕楓又是蹙了眉頭“技術部那邊做的怎麼樣了?”

    “已經在各個網站上刪除了,但是不能確保有人私藏起來,報紙雜誌社也已經接到了警告不會再影印,現在吩咐下去的人已經去所有的營銷點圍堵攔截這些東西了。”小張說完,葉慕楓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但是該死的是哪個混蛋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田超那邊有消息了嗎?”

    “田助理正在查發佈照片的主地址。”小張說完,葉慕楓的私人電話又響起了,他看看來電是爺爺家裏的號碼就接起來“爺爺。”

    “阿楓,這個時候怎麼會出這樣的事?”

    葉慕楓猛地想到了一個人“爺爺,我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您有沒有給陳家透露?”

    葉盛想了想說“沒有啊,我還沒有調查完你說的那個女人,不會做這麼草率的事。”

    葉慕楓想了想爺爺說的也是爺孫倆說了幾句掛斷了電話。電話剛被掛斷,陳佳雪就敲門進來了,祕書在外面抱歉的對葉慕楓說“葉總,我沒有攔住陳小姐。”

    葉慕楓揮揮手讓祕書出去了,小張看了一眼眼圈紅紅的陳佳雪對老闆說“我去技術部再看看。”就退出了辦公室,陳佳雪見門被緊緊的關上眼淚忍不住就啪嗒啪嗒的掉下來了“慕楓哥哥,我自認爲我做的不錯了,不知道哦哪裏還讓你不滿意的,那次的照片事件,我忍着心裏委屈幫你澄清,這纔過去多久,就出了這麼大的事你讓我的臉往哪裏放?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可是我一直假裝不知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不想逼你太緊,可是你呢?一次次的讓我失望,慕楓哥哥你到底將我置於何地?”她哭喊着質問只讓葉慕楓覺得一陣頭疼,突然凌厲的眼神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女人,幾步走近她,抓着她的手腕“陳佳雪,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什麼?”陳佳雪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你什麼...什麼意思?”她說出口的話因爲憤怒有些不清晰,身體也有些顫抖,臉色蒼白。

    “你在懷疑我?”她又問了一句,葉慕楓沒有回答而是一動不動的看着她的臉,似乎是想要看出什麼來。陳佳雪突然“啊..”的一聲尖叫出來,掙開他的手轉身向外面跑去。

    葉慕楓沒有追上去,不知道爲什麼,他看到陳佳雪的第一感覺就覺得她不對勁,但是他沒有證據不敢十分肯定,只是陳佳雪剛纔的話說一直知道他有女人,所以她做這樣的事來讓顏素難堪讓別人同情她,這也是很符合情理的,光是葉家的人就會都站在陳佳雪的那邊,而顏素的身份一曝光,那些她的過去都會被暴露出來,尤其是她在夜總會陪過酒的那一段也會被人挖出來,就算他的能力再大堵住了所有人的嘴,而這件事是事實,爺爺那裏不會再隨便糊弄過去,顏素跟他之間的可能性幾乎爲零,這樣一想,陳佳雪做這件事就很符合邏輯了,他不願意相信她是如此有心計的女人,可是他的分析....

    電話再次響起,葉慕楓煩躁的抓起電話,裏面陳勝剛的聲音響起“葉慕楓,你做的好事?虧我想把女兒的後半生交給你,可是你呢,害她一次次的傷心,三番兩次的進醫院,如果雪兒有什麼意外,我會讓你整個葉家好看。”陳勝剛說完這幾句狠話就掛斷了電話。

    小張推門直接進來,神色慌張,葉慕楓剛要責備,小張開口“陳小姐剛跑出去被車撞倒了,是路人送去的醫院,陳書記的祕書通知了夫人,夫人打不通您的電話讓我現在跟您馬上去一趟中心醫院。”

    葉慕楓知覺的腦子都要炸開了,一個個的都不讓人省心跟小張一邊往外走,一邊問他陳佳雪現在的情況,小張說不是很清楚孫祕書剛纔電話裏說還在急救室。

    醫生給陳佳雪做了檢查說只是身體虛弱精神緊張,受了驚嚇暈倒,膝蓋被擦傷美有別的大問題。碰到陳佳雪的那個司機也在聽了醫生的話鬆了一口氣,看到躺在病*上女人的家屬個個來頭不小不免爲自己擔心,急忙的解釋“當時我是正常行駛,是這位小姐突然衝了出來,我及時踩住了剎車,這位小姐的醫藥費我會負責,先生您看?”陳勝剛看看女兒,眉頭緊皺着,陳佳雪對爸爸搖搖頭“讓這位先生走吧,是我不好亂跑的。”

    陳勝剛叫祕書帶着司機出去解決,他心煩,好在女兒沒事,否則這個司機一定不會好過,他纔不會在乎到底是誰的過錯。兩人趕到醫院的時候,陳佳雪已經被推進了特級病房,陳家的人都到齊了陳爺爺看到葉慕楓衝上來要教訓他,陳佳雪虛弱的聲音阻止爺爺不要。

    陳爺爺看着寶貝孫女那護夫心切的樣子一股怒氣無處發泄摔門出去了。葉母好聲安慰着陳佳雪好好養身體。陳佳雪淚水連連抽噎不止,陳勝剛心疼至極對葉慕楓說“該死的臭小子,我家雪兒樣樣優秀,不一定非你不可,今天葉家的長輩也都在,咱們就把這婚事給解除了吧,我陳家沒這樣的福氣要你這樣的好女婿。”陳勝剛每個字咬得極重,恨不得把葉慕楓給撕了。

    葉母聽到解除婚約頓時心裏一驚拉着兒子給陳勝剛賠不是“老陳你看,這都是楓兒以前的事了,現在被爆出來不過是心存不軌之人的離間計,我們兩家早就定下的這門親事,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訂婚了,這突然解除婚約這不是給人家看笑話嗎?”

    葉母見陳勝剛鐵青着臉不說話,又過去陳佳雪身邊拉着她的手說“雪兒啊,葉媽媽知道是你受委屈了,你爸爸一時在氣頭上,照片的那件事,葉媽媽好好給你解釋,楓兒也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葉媽媽不用了,慕楓哥哥他心裏已經有答案了,他覺得這件事...是...是我做的...嗚嗚嗚...”她有些艱難的將這句話說完又哭了起來,像是受了好大的委屈一樣哭的泣不成聲。

    陳佳雪的話徹底惹怒了陳勝剛,怒視着葉慕楓“我說雪兒這麼理智的孩子會失控的跑進馬路中央呢?原來是這樣...葉慕楓你好樣的,你給我滾...”

    葉慕楓看着委屈的哭的陳佳雪說“雪兒,你好好養身體,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陳勝剛將葉慕楓跟葉母推出病房緊緊的關上了門,葉母看着兒子更是惱怒不已“楓兒,你怎麼就那麼糊塗啊,你還在跟那個女人在一起嗎?那不過是個女支女,你就是玩女人也找個好點的,再說你還有一個月就訂婚了,那雪兒哪點不上那個女人了,怎麼就那麼能勾你的魂呢?你....你簡直跟你爸爸一個樣....看上的都是女表子。”幕心的怒罵讓葉慕楓反感至極,顏素有多清白他自己最清楚,女支女,女表子這樣的字樣簡直是他所不能容忍的,若不是這個開口的是自己的母親,他此時的心情一定會殺人。

    “小張停車”葉慕楓沉聲命令道,小張聞言將車靠在了路邊,葉慕楓下車叫小張“把夫人送回家裏,趕緊回公司。”

    “那葉少您呢?”

    “我給田超打電話。”幕心氣的直敲車窗,葉慕楓置若罔聞走到路邊給另一個助理打電話。

    顏素在房間裏也不敢給葉慕楓打電話了,一直擔心着父親會知道這件事,可是該來的還是回來,看到父親打來的電話,她羞憤的恨不得立馬死去。

    ps:以上是今天的內容,兩章放在一起了6000~~~~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