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6章:未婚妻來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6章:未婚妻來電字體大小: A+
     

    葉慕楓臉色平淡語氣低沉“不必了。”

    王明全一頭冷汗看着葉慕楓上車關上車門揚長而去。侷促的站在那裏不知如何是好,田超見葉慕楓開着自己的車子離開便走過去叫住了王明全“王總。”

    王明全轉過身來,尷尬的一笑“田助理,這?”田超看他不安的神色微微一笑“王總不必擔心,顏小姐無大礙只是受了驚嚇,不過貴公司該給顏小姐一個交代。”

    “是,是,這是一定的。”王明全趕緊附和道。

    葉慕楓回到公寓的時候顏素正在給家裏打電話“爸爸,沒事都挺好的...恩...您放心吧,沒有隻是有些感冒...不要緊的。”爸爸聽出她的聲音不對勁追問她原因她敷衍的說自己感冒了,可是那邊的顏廣平不相信,顏素本就覺得委屈,聽到爸爸關切的聲音忍不住哽咽出聲“爸爸,他們都欺負我,讓我做好多工作。”

    “新人是這樣的了,資歷老的員工會把很多工作都讓新人做,素素別難過,就當是積累經驗了,你還年輕多做些事沒有壞處,記得要跟同事搞好關係,我女兒又聰明又漂亮很容易引起同事的嫉妒之心,你做事的時候要小心點,不要有了些成績就沾沾自喜,凡事都低調些。”

    “恩,爸爸,我知道了。”顏素揉揉眼睛,聽了爸爸的話心裏好受了一點。“恩,素素啊有什麼不開心了就給爸爸打電話跟爸爸說說,沒有一個人的事業是一帆風順的都是一步步走來的,腳踏實地做你自己爸爸的素素是最好的,受了委屈就來找爸爸說說,實在受不了委屈就回家來爸爸也養得起你。”顏廣平滿肚子的學問曾經是中學的老師但是因爲家裏的那場變故丟了工作又一病不起,如今好了除了在圖書館的工作自己平時寫一些文章投到報社或者雜誌上,顏素經常能讀到爸爸的文章,稿酬的收入比他的工資還多,爸爸這麼說也不是在哄她是說真的。

    “爸爸,你真好”這個世界還有一個唯一關心她的人那就是自己的這個養父,她多希望自己是爸爸的親生女兒啊,可惜她沒有這麼好的福氣,但是她也把顏廣平當成了親生父親一樣敬重。

    “傻丫頭,你是爸爸的女兒,爸爸當然只對你好。”顏素破涕爲笑撒嬌地喊了一聲“爸爸”父女倆又說些知心話便掛斷了電話,葉慕楓一直站在她身後屋子裏面安靜他們之間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自己曾去過顏素的家裏對她的父親印象極好,那個中年男人一身正氣,不卑不亢舉手投足間帶着一股書卷氣雖然條件平淡卻也不失那份讀書人的氣質。

    記憶裏自己的父親除了忙工作沒有對自己如此傷心的細心教導過,他做了錯事只會一味的責罵遷怒,自己的記憶裏對父親這個詞沒有好感,對於自己在外面的孩子也不理會完全沒有一個男人該有的責任,葉慕楓不屑自己父親的種種行爲,顏素的父親讓葉慕楓心生好感,那種發自內心對子女的關愛讓他羨慕,他走上前去從顏素的身後擁住她“在跟你爸爸打電話?”

    顏素掛斷電話就站在窗前發呆對於葉慕楓已經回來還進了屋裏沒有察覺到,突然被他抱住身體僵了一下隨後放鬆下來點點頭“恩。”

    葉慕楓將頭埋在她頸間她身上清香的沐浴露味襲入他的鼻腔,他將頭買的更加深入“你爸爸很好。”淡淡的肯定句,顏素回過身,“你怎麼知道?”問完了這句話她想起了爸爸曾說過就是他自稱徐先生去接了小齊去了她家裏,那一次她還以爲小齊被徐唐接走了差點沒把她嚇死,顏素眼神一暗也不等他回答,從他身邊走過去坐在*上準備休息。

    葉慕楓看她那個表情知道她想起了那件事也不惱也不追問走過去*邊躺在了她的*上。“你怎麼躺這裏了?”

    “睡覺啊”

    “你不回你自己的臥室嗎?”顏素問道,好像他從來沒有在自己的這間屋子裏面睡過。

    葉慕楓沒有回答而是把她一把拉過來摟緊自己的懷裏“哪那麼多話,睡覺,我累了。”今天在警局裏折騰了一番確實是有些累了。

    顏素想到他之前出去應該是去找那個裴玲玲了吧,而且身上還有沐浴後的香味,既然這麼累幹嘛不乾脆在人家那裏住下,還回來做什麼。只是這些話她不敢質問他也沒有資格質問他,自己於他不過是一個暖*的而已,顏素心裏有事悶悶的翻過身背對着他閉上了眼睛,正要睡熟,他那隻不老實的大手探進了她的衣服裏面,顏素睜開眼睛轉過臉對上了他發亮的一雙眸子,黑亮深邃的眼眸像一汪深不見底的深潭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簡直要把她吸進去顏素別開眼睛,他的手還在她的身上上上下下的輕撫着,摸得她癢癢的,她將他的手拿下去“你不是累了還不睡?”

    被拿下的手又放上去解開她的浴袍的帶子探進去尋到那團柔軟捏住,顏素輕哼一聲。

    “是累了,可是對你做點什麼事的力氣還是有的。”說着他便把她壓在了身下剝開她身上的衣服低頭吻上她瑩白的肌膚。顏素推着他的頭心裏難受極了“你不是剛做完回來?”

    “什麼?”葉慕楓疑問道。

    還裝傻,顏素嘀咕一聲“你不是剛纔從那個裴小姐那裏回來,葉少這種事做多了小心精盡人亡。”葉慕楓聽了她這不是味兒的話支起身體看着她氣鼓鼓的小臉突然明白了她的怒氣何來“裴小姐?”

    “是啊,性感女神啊,技術一定很好吧,葉少看您紅光滿面的一定被伺候的舒服極了吧?我這種掃廁所的怕是伺候不好您吧。”她還記着在餐廳裏他不屑的眼神,越說越後悔說出口的話一句比一句酸,可是她就是有些忍不住,她今天都被欺負成了那樣他還有心思出去找女人,找就找吧,還要再來欺負她。想到他剛從別的女人身上下來就來親她吻她甚至進入她就覺得一陣噁心。

    葉慕楓饒有興致的單手支頭看着她那一張糾結的跟包子一樣的小臉“顏素,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什麼?吃醋?”笑話,她就是很噁心他這樣的行爲,這麼濫情也不怕得病。“你做歸做,記得帶上套子,我可不想得病。”

    葉慕楓眯了眼睛“顏素,你吃醋的話我倒是不反對,這樣倒是能增加我們之間的一點情趣,不過可別過頭,我最煩女人無理取鬧,記住了嗎?”

    他威脅的話讓她覺得委屈,她怎麼就又無理取鬧了呢?眼眶發脹,她咬着自己的下脣不說話,把臉側到一邊,葉慕楓不理會解開她的衣服沒有一絲前戲的直接進入,顏素的身體突然被他填滿,疼得她剛剛逼退的眼淚又流出來了,雙手抓緊他的肩膀痛呼出聲“啊...葉慕楓,求你先別動好疼,嗚嗚嗚...”本來今天就難過的要命被人欺負受了驚嚇,現在他又來這樣懲罰她,身上的痛遠不及心裏的苦,她嗚嗚哭出聲“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葉慕楓求你別這樣,我好難受,真的好難受。”委屈至極難過的要死,身上又痛她哭着求饒。

    葉慕楓拇指擦擦她眼角淌出來的淚痕她哭泣的樣子眼睛紅紅的臉上還有那被打的掌印,像極了一隻受傷了的小兔子。心裏一抽,他今天是受了委屈本不應該動她可是這個女人在他身邊他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她。

    擦掉她臉上的眼淚,他忍着想要狠狠衝撞她的衝動,吻吻了吻她的脣“你乖乖的不就好了?”顏素點點頭“我聽話”

    葉慕楓滿意的一笑“好乖”低頭吻上她的脣瓣輕輕的吻着,顏素迷濛着淚眼看着他俊美的臉旁心裏說不出的感受,親吻了一會兒,他擡起頭看着她的眼睛說“你以爲我剛纔出去是去了裴玲玲那裏?”

    顏素垂下眼眸不說話,身下卻被他狠狠的撞了一下,顏素吃痛笑臉揪在了一起“恩...疼”

    “還知道疼?”真是個沒良心的女人,他出去是給她討回公道,她還懷疑他,不過這些他懶得解釋給她聽覺的沒有必要,那是自己想要做的事而已。

    顏素感覺到他只動了那一下就停住了就沒有說話。葉慕楓又開口道“你覺得我的品味差到要去上假貨?”

    “恩?”顏素聽他的話發出一個疑問。“我可不想做到一半一隻手拿着她鮮血淋淋的一團硅膠。”他說完低頭吻上她豐盈的頂端,顏素輕哼一聲,身體裏傳來酥麻的感覺,他的意思是沒有去找那個女人,他嫌棄她是人工美女?顏素不自覺的嘴角上揚伸出手臂環上他的勃頸“葉慕楓,裴玲玲真的整容了?”

    “你叫我什麼?”

    “葉慕楓啊?怎麼了?”

    葉慕楓臉色一沉又是狠狠的一撞“叫我什麼?”

    顏素猛地想起了那次他給她特定的稱呼,紅脣微啓從喉嚨裏發出一聲嬌柔的“幕”葉慕楓勾脣一笑“不許忘記了記住了嗎?”

    她點點頭。

    #已屏蔽#這裏去羣裏找:327504696報上言吧用戶名即可。

    顏素夾着腿無辜地說“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大概是上次吃避孕藥搞的經期錯亂了吧這不怪我的。”她看着他的一張黑臉逃似得跑進了衛生間,好在自己有準備,清理好之後取出衛生棉換好穿上睡衣出來,葉慕楓已經不見了,*單上一大片血跡,顏素換好了*單心想他不會過來了吧,就關燈睡覺了。

    葉慕楓洗過澡之後看着自己那漲得直挺挺的長槍恨死了顏素的親戚,衝了澡之後又去了顏素的臥室,顏素都要睡着了,葉慕楓躺在她身邊抓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腿間上下慢慢的動着,顏素只覺得自己抓住了一根炙熱的烙鐵一樣,想要鬆開卻被一隻大手緊緊地鉗住,顏素剛睡着睡眠還比較輕,另一隻手揉揉眼睛側過身看到自己白嫩的小手正在葉慕楓那腿間被他的大手拉着上下的抽動着。

    顏素一下子清醒過來葉慕楓正板着一張臉瞪着她“要是不想用嘴就乖乖的躺好睡你的覺。”顏素一驚想起那次伺候他的噁心畫面,點點頭躺下閉上了眼睛小手配合的隨着他大手的上下起伏緩動着過了好久,他加快了速度,拿了紙巾將自己清理乾淨,顏素只覺得手裏的那一根跳動了幾下軟了下去,軟的跟剛纔的堅硬有着鮮明的對比,她捏了一下真的好軟,想在捏一下的時候被葉慕楓的手甩開了“你是不想睡了嗎?”

    顏素趕緊收回自己的手側過身背對着他閉上了眼睛,葉慕楓冷着一張臉長臂一伸將她摟緊懷裏“睡覺”顏素不敢動,可是過了一會還是開口了“我來那個了,髒啊。”她覺得他這種人一定會嫌棄那個東西的,就提醒道。

    “閉嘴,睡覺”顏素好心的勸解沒有被接受閉上了嘴,他的大掌搭在了她的小腹上柔柔暖暖的,很舒服,顏素脣邊掛着笑睡過去。

    早上,顏素看着葉慕楓白色的四角*上那一片紅色,低着頭忍着笑小聲的說“我提醒過你了。”她想告訴他這事怪不得她,葉慕楓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哼了一聲進了浴室。過了一會兒,他圍了一條浴巾出來,顏素看看他“我去做早餐”

    葉慕楓換好衣服進來餐廳顏素已經把早餐做好了,端上桌,金黃香軟的香蔥雞蛋餅,涼拌小黃瓜,還有料理機打的五穀粥,葉慕楓沉着一張臉安靜的吃着美味的早餐,顏素看他一臉欲求求不滿的樣子也沒敢說什麼只安靜的吃着自己這邊的早餐。

    似乎是早餐很合葉慕楓的胃口他吃光了盤子裏的五張雞蛋餅喝了兩碗粥,吃完了,他優雅的擦擦嘴,站起來對顏素說“這幾天回家去吧,等你的親戚走了再回來。”這幾天他也要出差一趟,徐唐那邊的動靜不小,他得早作防範的準備。

    顏素聽到這個消息高興極了,臉上掛着笑“好,好。”鬧到不停地點頭跟小雞啄米一樣,葉慕楓有些不爽“顏素你是...”他想問是不是離開他就特別開心,話還沒問出口,自己的手機響起來了,這麼早會是誰?看到來電葉慕楓的眼裏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

    顏素沉浸在自己被放自由的喜悅中沒有觀察到葉慕楓的神色,葉慕楓並沒有離開餐廳接起電話對那邊說到“雪兒,怎麼這麼早來打電話?”

    雪兒?顏素聽着這個名字有些熟悉,想起那次在葉家被葉雨欣教訓的時候嘴裏喊到的佳雪姐姐就是這個雪兒吧?

    “慕楓哥哥,人家這邊現在是晚上啦,我要睡覺了,就想給你打個電話的,這個時候你該起*了吧?”

    “呵呵,我都忘了,我們有時差。”葉慕楓解釋了一下接着說“早起來了,剛吃過早餐準備去上班。”葉慕楓講着電話看看時間對顏素用嘴型說了兩個字,領帶,顏素點點頭在衣帽間取來了一條跟他西裝相配的領帶,葉慕楓低下頭讓顏素給他打上,顏素踮起腳尖給他打領帶,聽到電話裏面甜甜的喊着慕楓哥哥,顏素的心裏澀澀的,臉上完全沒有了剛纔的歡喜表情。

    領帶打好了,顏素的腰身被葉慕楓攬住,帶進他的懷裏,對着她的脣就吻了上去,顏素瞪大了眼睛,如果沒記錯的話電話裏面那個叫雪兒的女人應該就是他的未婚妻吧,他居然這麼大膽一邊講着電話一邊跟她*,不,這似乎應該叫*,顏素覺得自己不堪極了,他手裏的電話就像是一雙眼睛看着他們這樣不道德的行爲,她推着葉慕楓的胸膛想要推離開他,可是他的手摟的她更緊了,吻也更炙熱,那邊電話裏問出口的話遲遲沒有迴應,陳佳雪再問一句“慕楓哥哥,你在聽嗎?”顏素趁機推他一把他的手一鬆緊緊相吸着的雙脣分開時發出了一聲不和諧的“啵”聲,顏素的臉頓時通紅,葉慕楓勾脣一笑對電話說“在聽,雪兒,我上班要遲到了,有時間在給你打啊,乖一點,聽到了沒有。”

    “恩,我知道了,慕楓哥哥那再見,你要記得給我打電話啊。”

    “好的,我會記得,雪兒再見。”掛了電話陳佳雪的手緊緊的抓着手機,那個聲音還有葉慕楓有些急促的喘息,意味着什麼,她一個完全成年了22歲的女孩子怎麼會不知道,看來自己的學業要提前完成了。

    ps:未婚妻雪兒要回來了,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故事即將高//潮,海棠需要大家的鼓勵~~~~~麼麼~~~

    那個葉少要說話“靠,大姨媽什麼的最討厭了。”擺着一張臭臉閃走~~~~o(╯□╰)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