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4章:飯局驚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4章:飯局驚魂字體大小: A+
     

    顏素接起電話聽着裏面葉慕楓助理的話被雷呆了“顏小姐,阿姨不會再來做飯。葉總說從明天開始您做早餐還有晚餐,記得別再糊弄他。”

    她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那邊電話說完就掛斷了,顏素站在臥室門口看他房間的門是緊閉着的,心裏不知道他會不會因爲自己捉弄他那件事又想出什麼辦法來懲罰她,在房間裏呆了好長時間也沒聽到動靜,一天的工作雅俗也覺得很累了,給爸爸打了個電話,洗洗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想着還是不惹到他早早的爬起來去做早餐,雖然定了鬧鐘但是還是起得晚了一些,

    顏素做好了簡單的早餐端上餐桌,葉慕楓從臥室裏面洗漱好出來,顏素打了招呼讓他來吃早餐,葉慕楓依舊擺着一張臭臉不理會她,顏素無趣的嘟嘟嘴,看看時間已經快7點半了,從這裏坐車到公司要半個小時,昨天主管還叫她今天早點去上班替她打印文件,葉慕楓見她沒有坐下來吃東西便開了尊口問“要遲到了?”

    “恩,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啊。”她解下身上的圍裙,放在廚房門後的掛鉤上往門口走去“什麼破公司,辭了吧。”

    “爲什麼要辭,我做得挺好的啊。”

    “哼,還好,上早班下完班,就那麼一點工資,你來求求我,或許本少隨便給你安排個職位就比你現在的破工作強百倍。”葉慕楓吃着可口的早餐不屑的說道。

    顏素換好了這鞋子,呵呵一笑“謝謝葉少的好意了,我作着挺好的不換了,您那大廟我可不敢進。”開玩笑,去了他的公司,他家裏人一定會很快知道,跑到哪裏去給她難堪,她還要不要活着了,而且這個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一定會有事沒事就潛規則她一番的,那還怎麼見人,就更別提在那裏上班了。

    她穿戴整齊拿着包出了門,葉慕楓看着被關上的大門,突然覺得口中的早餐異常難吃,便扔下了。

    顏素趕在主管之前來到的公司,趕緊着手自己的那一堆工作,主管來的有些晚,已經吃過了中飯她纔到的。她到的時候顏素已經把她需要的那些東西都打印好了送進她的辦公室裏,主管周潔沒有像往常一樣百般挑剔而是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點點頭扶了扶她的大黑框眼鏡“小顏啊,今天下午跟我出去一趟吧,有個飯局咱們公司新接的案子你跟我過去談,一會兒你準備一下。”

    顏素聽到主管的話愣了一下“周姐,我怕我應付不來,我畢竟是個新人,您看是不是要些子裏比較老的同事去?”

    周潔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你是主管還是我是主管,讓你去你就去,要是不想幹了,現在就走人。”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怕我經驗不足會壞事。”顏素怕她有所誤會解釋道。

    周潔的臉色稍微好了點“小顏啊,雖然你只是個實習生,但是這些天你的工作能力我看在眼裏,這單生意你要是跟我談成了,說不定會給你直接轉正,不要說我不給你這個新人機會啊,關鍵是你自己得好好把握。”

    顏素聽了她的話開心極了,感激的點點頭“謝謝周姐肯給我這個機會,我會好好表現的。”

    “恩,出去準備下吧。”主管做了個手勢,顏素把文件放好退出了辦公室。在洗手間裏拿出自己的簡易化妝袋,補了補妝,第一次見面一定要給人家留下一個好印象。

    洗手間裏進來了其她的同事看到她在化妝便問道“等一下是不是要跟周主管出去啊?”

    顏素笑笑收起了自己的化妝袋回答道“是啊,周姐說要帶我去一個飯局。”她跟女同事打了聲招呼出了洗手間。顏素一出門口兩個女同事便哈哈笑起來“飯局,呵呵,這個周潔啊真是不放過每一個新人呢。”顏素隔着厚重的門並沒有聽到那兩位女同事意味深長的對話。

    下午周潔叫上顏素坐上公司裏的小轎車,去了雅川大酒店,這家酒店是餐飲住宿娛樂於一體的一家類似於會所的酒店,裝修豪華內部設施應有盡有,雅俗不禁咂舌,這裏基本上就是大富豪們的消金窟啊,太腐/敗了,不過有公司報賬這些都不是她要擔心的,周潔在車上與她說着一會兒要見的人的喜好習慣,告訴她一些談判時的注意事項,說白了就是客戶說什麼你就照做就對了。

    顏素心裏有些忐忑,總覺得有些不安,可是身邊的主管這個三十幾歲的中年胖女人看起來不像是不靠譜的人況且跟着她自己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主要的是一會要見機行事拿下這個客戶。

    下了車,周潔給她整理一下她的衣服看了看她的妝容然後笑着點點頭帶着她進了酒店。

    酒店的頂樓是餐廳,露天式的設計,沒有包廂,卻環境浪漫溫馨,顏素有些奇怪怎麼會把地方選在這裏,不像是個中規中矩談事情的地方,但是這都是領導的安排自己也無權干涉,只要做好了自己分內的事情就好了。

    坐在預定好的座位上,顏素與周潔等了一會,約定的客戶就來了,周潔見到那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趕緊笑着站起來上前握手打招呼,顏素看了周姐的顏色,也站起身來。

    “孫總,這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小顏,顏素。”周潔介紹到,然後拉着顏素到自己身前“素素,這可是咱夠公司的大客戶南山科技的孫總。”

    顏素笑笑跟那個肥碩的中年男人打了聲招呼“孫總好”

    那個被稱作孫總的男人眯縫着細小的眼睛打量了顏素一番然後對顏素身後的周潔使了個眼色然後呵呵笑着伸出了自己肥胖的爪子“顏小姐,你好啊。”顏素看到他那粗短的一隻熊掌真不想握上去,但是出於禮貌還是伸出了自己白嫩的小手,與他握了一下快速的抽回了。

    孫總呵呵一笑也不介意,與身後的助理在周潔的招呼下一同坐下。周潔給嚴肅又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機靈些,顏素點點頭,將菜單遞給對面的胖男人“孫總,您看看喜歡吃什麼。”

    “呵呵,隨意就好,我不忌口但是酒一定是要喝的,先來兩瓶茅臺吧。”顏素頓時被雷住,面上卻是帶着笑“呵呵,那是當然,顏素按着周潔說的對方的喜好,又點了幾個菜,周潔又要了半打啤酒,顏素看着那些酒瓶有些發憷,臉上掛着淺淺的微笑,想要找個合適的機會談談合作的事情可是周潔與那個胖子一直在說題外話,她插不上話就安靜的吃着菜。

    孫胖子看看一直沉默不語的顏素有些不滿的說道“顏小姐似乎不願意與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打交道啊。”顏素一個激靈直起身子,身邊的周杰用手肘推了她一下,顏素站起來拿着酒瓶走到那個胖子身邊“孫總瞧您說的,您怎麼能算是上了年紀的人,您看起來最多也就只有三十來歲正當壯年,又有着這樣成功的身份是多少人羨慕不來的,我總聽周姐提起您,不知道多崇敬您吶。呵呵”這寫話都是周潔在車上教她說的,她說這個孫總最愛聽奉承的話,說的越噁心他越受用。顏素說完了自己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再看那個被奉承了的男人立馬眯縫起了眼睛呵呵的笑起來“呵呵,顏小姐真會說話,這張小嘴簡直是抹了蜂蜜一樣啊。”他有些*的話讓顏素有些彆扭。

    顏素訕笑着,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周潔起身打斷了這份尷尬“素素,還不給孫總滿上,敬他一杯。”

    “哦,呵呵,好”她給孫總的就被裏面倒滿了酒,把自己的酒杯也滿上,端起酒杯對孫胖子說“孫總,我敬您一杯,希望我們公司與孫總您能長期合作。”說完她喝了一口那辛辣的白酒,小臉皺了一下,泛起了點點的紅潮。

    “哎呦,顏小姐只喝這麼一小口這怎麼行,太沒有誠意了。”孫胖子有些不滿的看着她手裏還有點一多半白酒的酒杯說道。

    顏素看看周潔一副鼓勵的眼神,皺皺眉頭端着酒杯揚起優美的勃頸將杯裏的酒一飲而盡。孫胖子爽朗的大笑誇她好氣魄,又給她倒上了一杯,顏素看着手裏的酒杯心裏苦澀極了,周潔見她端着酒杯不動勁有些不高興了在她耳邊小聲的提醒道“只是喝幾杯就這案子就談成了,你別關鍵時刻給我拆臺啊。”

    顏素無奈端起酒杯又是一飲而盡,其實嚴肅的酒量還是有的,這兩杯酒不至於讓她怎麼樣,但是她有了以前的教訓凡是都留了一個心眼。這杯酒幹下她捂着嘴巴說了聲抱歉,跑去了洗手間。

    “孫總,小顏怎麼樣?”周潔見顏素如此不勝酒力估計一會兒就得倒下。

    色米米的男人看着那道纖細的背影想起剛纔握在手裏那柔軟無骨的小手,摩挲着下巴笑着說“真是不錯,周姐你那裏果然是人才輩出啊,呵呵。”

    周潔也笑笑“那我一會兒可就先離席了啊,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孫胖子會意一笑表示瞭解。

    顏素從在洗手間裏摳住喉嚨把胃裏面的酒都吐出來,又磨蹭了一會纔出去。剛出了衛生間走到拐角處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她只是掃了一眼就邁不開步子了,那個男人實在太惹眼,走到哪裏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他身邊的美女也耀眼的很看着有些熟悉,細細想來纔想起那是模特界的新秀裴玲玲,女人身姿曼妙挽着葉慕楓的手臂向這邊走來,顏素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那男人明顯的已經看到她了。

    顏素下午給他打電話說今天有事不能回去做飯的時候他只恩了一聲算是迴應,她說的怎麼沒有發怒生氣呢,原來是佳人有約了,顏素胃裏一陣難受不知道是不是剛纔沒有把酒吐乾淨,只覺得整個胸腔都說不出來的難受。

    裴玲玲挽着葉慕楓的手臂走過來感覺到身邊的男人的視線一直注視着前方,她看了前面身着黑色職業套裝的女人一眼,很平常的一個女人沒有她妖嬈也沒有她高挑,只是臉蛋還不錯畫了淡妝看着有些清秀罷了。

    “二少你認識的人嗎?”裴玲玲扭水蛇般的誘人曲線深v的長裙讓胸前的兩團差點跳出來,顏素聽到那女人嬌滴滴喊出口得那一聲二少,頓時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酥掉了,真是嫵媚,怪不得那麼多男人喜歡。

    葉慕楓看着眼前的女人俊美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顏素一身黑色職業套裝,黑色的包臀短裙,白色的內襯一件短袖的西裝外套,紅潤的小臉上畫着淡淡的妝容,晶亮的淡粉色脣彩顯得雙脣瑩柔可人像極了果凍一般,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見她長着一雙大眼睛那樣看着自己葉慕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裴玲玲見葉慕楓一直注視着那個女人也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再次追問道“二少?你認識的人嗎?”

    葉慕楓側過臉來看着身上掛着的女人,突然覺得她胸前那兩團快要跳出來的白肉異常刺眼,可是面上卻帶着笑容“玲玲,你覺得我會認識這種清潔廁所的大嬸嗎?”

    顏素聽到葉慕楓的回答嘴角一陣抽搐,該死的男人,她哪裏像是掃廁所的了,她雖然稱不上閉月羞花但是至少也不是大媽啊,該死的男人,不認識,還整天跟她睡一起。他不是有未婚妻的嗎、。還這樣帶着女人高調出現在公開場合,真應該讓他未婚妻的家人快點發現,痛扁他一頓,讓他到處濫情。

    “呵呵...二少你好壞啊。”裴玲玲掩着嘴巴呵呵的笑出了聲,粉拳捶了一下葉慕楓的手臂,葉慕楓微微一笑不再看顏素一眼與身邊的女人攜手離去,走到前面角落裏的位置坐下。

    顏素看着離開的兩人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股怒氣衝上心頭,卻無處發泄。顏素回到座位上推說自己不勝酒力,卻敵不過桌上三個人的相互勸酒,又是兩杯喝下去,顏素白希的小臉變得通紅,周潔看了看顏素那紅潤的小臉,和那瑩瑩弱弱的樣子覺得差不多是時候了。

    葉慕楓與眼前的女人敷衍的攀談着眼睛去掃向了對面的相隔較遠的那一桌。葉慕楓如此不避嫌的與裴玲玲出現在公開場合是因爲她是公司最新的產品代言人,有的時候媒體的新聞炒作比打廣告來的效果更好一些,這只是爲了新上市的產品作勢,裴玲玲深知對面的男人是這麼個意思可是也捨不得放過與他獨處的好機會,這個男人實在太優秀了,英俊的讓人移不開眼。

    葉慕楓煩死這個庸俗女人那赤、、裸的目光恨不得現在就脫光了衣服讓他上了她。

    點餐吃飯,葉慕楓對於她的問題和挑//逗暗示的言語回答的迎刃有餘既不*也不生疏不拒絕也不接受,裴玲玲似乎有些挫敗,可是仍不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

    飯過之後,葉慕楓喊來服務員埋單,目光掃過顏素的那邊還沒有結束。站起來,裴玲玲就貼上來挽上了他的手臂胸前的兩團肉有意無意的蹭着他的手臂,葉慕楓皺了眉頭被她挽着走下樓去。

    顏素的餘光掃過那兩人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心裏有些發堵,剛好孫胖子又來勸酒,她端起來就一飲而下,辛辣的液體劃過喉間流進胃裏火辣辣的,她被嗆得差一點流出了眼淚,那個男人始終都沒有看她一眼,也是他身邊已經有了這麼有*力的女人幹嘛還要看她,都說了不認識她這個掃廁所的女人了不是嗎?又一杯酒灌下顏素有些發昏,腳下一軟坐在了座位上。

    這時周潔的手機響起來,她說了聲抱歉便去了安靜的角落接電話了,不一會兒回來走到顏素跟前低頭小聲的對顏素說“我得先回去了,我婆婆哮喘發作剛送進了醫院,這裏就靠你了,一定要把合同讓他簽了,顏素看着那個男人有些擔心,可是周潔緊張的神色讓她也沒辦法拒絕,點點頭答應了。”

    周潔又跟大家說了幾句抱歉拿着自己的包離開了,顏素硬着頭皮與孫胖子敷衍的閒聊着,顏素見飯也吃得差不多了便拿出了包裏面的合同“孫總,你看我們是不是該把這份合同簽了啊。”

    孫胖子揮揮手“不急,不急。”顏素心裏暗罵你不急我急啊,簽完了不就完了嗎?還想怎麼樣。

    “顏小姐看起來像是很着急的樣子,要是有事你也先回去。”

    “不,怎麼會呢,沒有沒有,我沒事。”

    “那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們去樓下唱會歌吧,顏小姐這聲音那麼好聽唱歌一定很好聽。”一聽說唱歌顏素嚇壞了,想起了那次在跟小藝去k歌,發生的事,再看看那胖男人的眼神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那個周潔家裏早不出事晚不出事非要在她喝的有些發懵的時候出事,想到這裏顏素的心裏警覺起來“抱歉,孫總我不會唱歌,您如果覺得今天這個合約還不是時候籤那我們就改天吧。”

    孫胖子當即就沉下了一張臉不悅的說道“顏小姐你真不懂事啊,你們領導就是這樣交代你招呼客戶的嗎?”

    顏素一時詞窮胃裏又火燒般的難受,想想還是先不要得罪他侷促的開口說道“不是的,孫總您別生氣,我只是覺得那種粗俗的地方影響您的身份,您要是想再玩一會兒,我們可以去茶社坐坐,茶也醒酒,剛纔來的時候我看到了這家酒店的隔壁就有一間茶舍,我們去喝茶怎麼樣?”

    孫胖子也不想一下子就下到這個自己十分心儀的女人,看她這鮮嫩清純的樣子,壓在身下一定會爽極了。笑笑說“也好,那麼我們就去品品茶,顏小姐請吧。”

    顏素站起來拿着手裏的東西剛走了幾步覺得頭有些發暈,可是意志還算清醒,扶了扶額頭,跟在孫胖子身邊作者電梯下樓了電梯間裏空間狹小,孫胖子的助理站在前面,顏素與孫胖子並肩站在後面,孫胖子靠的顏素很近都能聞到她身上清香的味道,一時間都有些把持不住自己,顏素感覺到他噴灑在自己頸邊噁心的氣息,帶着令人作嘔的酒氣,顏素往後挪動了一小步,他便不動聲色的靠過來,顏素靠在電梯上尷尬的紅着臉,她目不斜視看着前面,眼睛的餘光都能感覺到那男人色米米不懷好意的注目,他的視線太過火熱顏素有些忍受不了的時間電梯//門打開了,顏素如獲大赦的鬆了一口氣,對着身邊靠的很近的胖子說”孫總,到了,您先請。”說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孫胖子笑笑走出了電梯間。

    門口的停車場上,葉慕楓看到走出來的顏素,只剩下了三個人之前跟她一起的胖女人不見了,那個女人什麼時候走的他沒有注意到,這個傻妞居然被拉來陪酒,那個死胖子的眼睛都要掉在她身上了她也不自覺,真特麼的蠢。

    “二少,去我家喝杯咖啡吧?我煮的咖啡很香很醇的。”裴玲玲依舊不放棄*眼前的男人,可是無論她怎麼暗示甚至是明示這個男人都不爲所動,她真的不相信,她這個被譽爲所有男人的夢中*怎麼會變得如此沒有吸引力,她都要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那方面有問題了。

    葉慕楓看看手錶嘴裏默唸着“3,2,1”助理小張的車穩穩的停在了他車的旁邊,葉慕楓勾脣心裏讚道自己當初找來的這個助理還真是靠譜,對着不斷搔首弄姿的女人邪魅一笑“裴小姐,我對非純天然的東西沒有興趣,而且做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把你身上的某個部位抓下來那樣驚悚的畫面會影響生理健康的。”裴玲玲從來不知道這個看似一表人才的男人精度射到如此地步。被人戳中心事還如此明目張膽的說出來換了任何人都會承受不住,說完他又是一笑,只見剛纔還對他眉目傳情的女人臉色變得慘白,甚至有些扭曲。他不理會拉開車門走下車子。

    那邊助理小張打開裴玲玲哪一邊的車門對她說“裴小姐請吧,葉總讓我送您回家。”裴玲玲憤恨的下了車,礙於自己的身份不好打車走憋着一口氣上了小張開過來的寶馬車。

    葉慕楓下了車看到校長已經把那個噁心的女人弄走了,再轉過身卻不見了剛纔站着的顏素的身影。他私下搜尋一雙凌厲的眸子此刻染上了嗜血的猩紅,該死的女人總是這麼能招惹男人。

    顏素她們三人出了門口微風吹過顏素有了一絲清醒,正要往旁邊的茶社走去,卻被孫胖子拉住了手腕“等等”顏素一愣隨即掙脫開他的手“孫總,怎麼了?我們不是要去茶社嗎?”

    孫胖子對助理使了個眼色,助理便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孫胖子靠近了顏素“顏小姐,去什麼茶社,去我家我給你泡茶不是更好?”他*的面目再也遮掩不住的貪婪的目光流連在她的身上,那眼神就好像是要把她看穿了一樣,顏素心裏一驚心裏完全清醒了“孫總,抱歉,我看我們還是改天再談吧。”顏素轉身就要跑,頭上一疼被孫胖子抓住了頭髮,他們的位置就在酒店大門口的側邊位置有些暗,顏素吃痛來不及呼叫嘴巴就被那個胖子捂住,她驚得使勁掙扎拍打,嗚嗚的哭出聲來,她知道這次要是被他抓住就不會像上次被徐唐抓住一樣幸運有被人看到還轉告了葉慕楓,將她從魔掌裏救出來。

    她的兩隻手不停地拍打掙扎,長指甲劃過胖男人的臉上,劃出一道血痕,胖子的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來,他一摸臉看到了手上的血跡頓時讓他怒氣橫生“臭娘們,給臉不要臉,看老子怎麼收拾你。”他拽着她的頭髮捂着她的嘴往停車場的方向走,顏素的身體幾乎是被他拖着的,剛纔離開的助理開着孫胖子的車過來,下了車將車門打開“老闆”助理喊了一聲,孫胖子看到自己的車過來,呵呵一笑,拽着顏素的頭髮就往車子裏面推,顏素的手死死的抓着車門,掙扎間顏素的被捂着的嘴被那胖子鬆開,顏素痛哭着大聲呼叫“救命啊...救..救命啊。啊”腰上被踹了一腳,顏素腳下一軟便跌坐在地上,手都要僵掉了還是一點不敢鬆懈的抓着門把手。嘴裏呼喊着救命,胖子被弄得一身汗,呼呼喘着氣叫助理“趕緊給我把她弄上去。”

    助理皺着眉頭過來,顏素乞求的淚眸看着他“求你幫幫我吧。”

    助理爲難的看看老闆“老闆這?”

    “動手,還想不想幹了?”助理輕聲說了一句“得罪了。”伸手抱住坐在地上的顏素把她拉起來往車裏扔去。

    ps:俺要留言啊~~~姑涼們都哪裏去了,潛水久了也上來冒個泡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