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1章:別走,我害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071章:別走,我害怕字體大小: A+
     

    葉慕楓看着她安靜的睡顏不自覺的勾了勾脣角,放下水杯將她放在*上,蓋好了被子,正要起身他被她弄溼的浴袍衣角被她的小手拉住。

    她的眼睛微微張開,小臉皺着,手無力地拽着他的衣服“別走,我害怕”

    葉慕楓拉開她的小手放在*上走出了臥室。

    顏素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心裏某個地方像是陷下去了一塊,他還是嫌棄她的,心裏覺得好難受,她將臉扭過去另一側埋進枕頭裏,淚水再次流出來。

    葉慕楓回到自己的房間將那溼噠噠的浴袍脫下換了一身清爽的*庫,又走回她的房間,站在*邊他看着那蜷縮在一起的一團嗚嗚嗚的抽噎着,兩個肩膀隨着她的抽噎也跟真一顫一顫的。他不禁皺眉自己都這樣伺候她了還有什麼不滿的嗎?“哭什麼哭?”他煩躁的掰過她的身體,看着她哭的通紅的雙眼越發的臉色不悅。

    “你哭什麼?本少親自伺候你吃藥洗澡,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顏素只是哭着搖頭,她沒有不滿,她很感激他能及時把她救出來可是心裏的自卑讓她不敢面對他。葉慕楓嘆了口氣坐到*上,身邊的位置陷了下去顏素心裏一顫睜開朦朧的水眸看着他“你怎麼又回來了?”

    “你不是害怕不讓我走嗎?”葉慕楓本就沒想走只是去把身上那難受的衣服換掉而已,顏素也發覺他身上剛換過的衣服,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睫毛上還站着點點淚痕,葉慕楓靠近她,輕撫着她的小臉“還疼嗎?”她聽出了他的關心,雖然他的語氣淡淡的動作也不是很溫柔但是她能感覺得到那是關心。

    她搖搖頭不說話一雙纖細的手臂纏上他的腰身“葉慕楓”

    “恩?”

    “我不疼了”她摟着他真的覺得不疼的,眼淚也不再留了,此刻感覺着他炙熱的胸膛和強有力的心跳,她覺得安全極了,放在他身上的手臂又緊了緊閉上了眼睛。

    葉慕楓不知道她心裏的想法,看着她臉上那已經腫起來的印跡不又覺得好笑“傻妞,怎麼會不疼呢?”他輕聲低喃一聲任她擁着自己也閉上了眼睛。

    顏素真的是累極,身體上心裏都承受了不小的傷害,即使是睡夢裏她都在不安,夢裏的徐唐對她百般凌辱,身上的傷口像是炸開了一樣的疼,不安的扭動着身體覺得自己被他仍在了一座冰山裏冷的她渾身顫抖,嘴裏呢喃夢語着葉慕楓聽不懂的話“素素”他拍着她的小臉,手掌剛接觸到了她的皮膚就覺得那溫度有些燙手,打開*頭的檯燈一看她的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一樣,身上也燙極了。

    起身給她把被子蓋好,去外面給助理打了電話,反身回來的時候顏素已經把身上的被子踢掉了,她身上熱得難受,覺得自己躺在了炙熱乾燥的沙漠裏,難受極了。

    葉慕楓又把被子給她拉上蓋好,她還是不安份的亂動,葉慕楓把她抱在懷裏低聲喝斥“你給我老實點。”聽到呵斥聲她閉着眼睛撇撇嘴不知道嘀咕了一聲什麼,又沉沉的睡去。

    助理帶着醫生趕來,他那裏有鑰匙直接將門打開,帶着醫生進了屋裏,敲了臥室的門。

    “進來吧”葉慕楓應了一聲,助理將臥室的門打開,請醫生進去。葉慕楓將顏素放在*上,讓醫生給她檢查。因素的傷口因爲感染又衝了冷水澡,又冷又熱就是正常人也受不了這樣的折騰,更何況她的身上還帶着傷。給她打上了吊瓶還要打一針退熱的小針,葉慕楓將她的身體側過來,退下一小節小褲褲,醫生拿着針給她紮上,還在昏睡的顏素因爲突然的刺痛嗚嗚了兩聲,好在那注射器裏的藥水很快就推進去了。

    葉慕楓將她把褲子拉上,放平了身體蓋上了被子。醫生又拿了一些退熱的藥給他,交代了幾句,葉慕楓就讓助理跟一聲回去了,吊瓶打完了他就可以給她換水,都打完了他也能給她拔針。

    待助理跟醫生走了以後他拿手機定好了時間,放在*頭躺在她的側邊閉上了眼睛,顏素尋着他的位置挪動了身體靠近他,側身的動作碰到了剛纔打針的地方,她嘀咕了一句“爸爸,其實打針還是很疼的。”葉慕楓被她這句沒頭腦的話給逗笑了。

    清晨醒來覺得身上輕鬆了許多,看着身邊空蕩蕩的*,心裏劃過一絲失落,手上的還貼着輸液的輸液貼,伸手將它揭下來,手上的針孔還清晰可見。她撐着手臂想要坐起來卻發覺自己的身上沒有一處不是疼的,而且是火辣辣的疼,臉上身上到處頭疼連頭皮都是麻的。

    臥室的門是虛掩着的,門外的阿姨早已經等了好久了,聽到裏面的動靜端着一早就溫熱好了的粥跟湯進了臥室“顏小姐,你醒了,先吃點東西吧。”

    顏素看到阿姨擠了一個淺淺的笑,只是這麼一個細小的動作嘴角的肌肉都扯得生疼,這個時候自己的肚子也已經餓得咕咕直叫了,看到那碗裏的食物,兩隻眼睛放光,阿姨把她身後的枕頭放好扶着她坐下,把碗端給她細心的給她準備了大好的吸管,阿姨的細心每次都都讓她覺得溫暖,她想起了爸爸,嚥下口中的粥找阿姨要了電話。

    顏廣平那邊擔心了*,也聯繫不上她,正在着急接到了她的電話才放下心來,顏素告訴爸爸自己昨天跟同學吃飯喝了點酒時間太晚了又有些不舒服就沒有回去。

    “那你也該給爸爸打個電話的。”顏廣平責備的說了她一句。顏素自知讓爸爸擔心了心裏過意不去,說了不少解釋的話纔打消了爸爸的疑慮,感覺到了身上的傷又跟爸爸說今天要去新公司實習就先住在學校的宿舍這裏的距離比較近,要到週末才能回家去。

    顏廣平雖然還有些不放心,聽到女兒的解釋也沒有懷疑什麼,只是囑咐她一個人在外面小心些。有什麼困難就回家找爸爸,她聽了鼻子發酸,應下便掛了電話。

    阿姨見她眼眶發紅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端着飯碗喂她多吃些東西,喝了一碗粥,又喝了一碗雞湯,她覺得胃裏面舒服了些,看了一眼臥室外面沒有什麼動靜,阿姨見她臉上有些失落便告訴她“先生去上班了,囑咐我好好照顧你,顏小姐再睡一會吧。”

    顏素知道阿姨是個會看人臉色的人,說的這番話不過是在安慰她罷了。她勉強的笑笑身上痠軟無力,也懶得去洗漱了正準備躺下休息想起了昨天跟她一起的楊小藝,不知道她怎麼樣了,又讓阿姨拿來了電話憑着記憶撥通了楊小藝的電話。

    楊小藝昨天被徐唐的電話叫走去了一間包廂,讓她在裏面等着他,可是等了大概半個小時也沒有等到,來了一個服務員說是徐唐安排的司機送她回家,徐唐因爲有事情在忙所以沒時間陪她,讓她先回去改天再約,楊小藝雖然失落但是也不能說什麼,再返回包廂的時候顏素已經不在了這才注意到了手機上她早些時候給自己發的信息說又是先回家了,之後她的手機便一直打不通。

    再接到顏素的電話,楊小藝十分不高興,責問她昨天爲什麼提前離開,也不打聲招呼。顏素不知道怎麼開口跟她說自己跟徐唐之間的恩怨,想了一下對她說“小藝,我昨天被人下藥了。”

    “什麼?那你現在在哪裏,有沒有什麼事?”聽到這個消息楊小藝緊張的擔心起來。

    “沒事,我發覺不對勁就跑掉了,有人救了我,所以纔沒有跟你聯繫。”她輕描淡寫把昨天發生的驚心動魄地一幕掩蓋過去。

    那邊楊小藝聽說她沒事變鬆了一口氣尋問她是怎麼一回事。顏素嘆了口氣問她“小藝,你認識的那個朋友是不是叫徐唐。”

    電話那邊的楊小藝愣住了,這個事顏素怎麼知道?

    見她不迴應顏素心下了然“小藝,你離他遠一點,她不是個好人,昨天就是他在我的酒水裏下的藥,你出去之後他就進了我們的包廂,然後...小藝你有在聽我說嗎?”顏素聽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便追問她。

    “素素,你...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那個儀表堂堂風度翩翩的男人怎們會?她不敢相信顏素口中的話,可是顏素跟她幾年的同學,她本來就是個善良率真的女孩子,有必要騙她什麼嗎?還有初夏的是讓她覺得顏素是個十分一起的女孩子,所以她才願意跟她做朋友。只是她真的不願意相信那個自己心儀的男人會是這幅模樣。

    顏素就知道哦這個單純傻丫頭被徐唐的花言巧語給迷惑了,自己曾經不也是深受其害嗎?嘆一口氣“小藝,我發誓我絕對是爲了你好,我們一起這麼多年我的爲人你還不清楚嗎?我爲什麼要說假話。”

    楊小藝深思了一會兒,答應了顏素說再也不會去理會那個男人了,顏素覺得雖然她答應了卻也免不了徐唐纏着她啊,可是隻是擔心又有什麼用,只能讓她多加小心了。

    掛了電話顏素躺在*上,身體極度虛弱又低燒着,沒過多久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葉慕楓在辦公室裏看着瘦上的文件對採購部的副總說“把森華的業務搶過來,不惜一切代價也不能讓萬和把這塊肥肉吃進嘴裏。”

    “葉總這?”副總抹抹額頭上的汗有些爲難的發出了疑問。“咱們公司本就不缺這批貨,這樣做是不是會傷了和氣,畢竟萬和的實力也不差,我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你覺得有問題的話就遞辭呈吧。”葉慕楓不耐煩的拋出這句話,副總一驚立馬站起來“葉總,這,沒問題,完全沒有問題,我一定會辦好這件事。”

    “那就去準備吧”

    “是,是”副總退出辦公室直嘆氣,這總裁一向做事都是極有分寸的這是怎麼了?疑惑歸疑惑可是也不敢再輕易地反駁什麼了拿着手裏的文件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坐在沙發上饒有興致的看着一臉怒氣男人的文雅世勾着脣角搖晃着酒杯裏的液體,葉慕楓擡頭看他一眼垂下眼眸“小雅,你最近很閒,怎麼不去幕亦寒那裏溜達,他有了新歡?”

    “靠,你能不能不胡扯,小爺我不知道多直。”葉慕楓挑挑眉繼續低頭看文件。

    文雅世放下手裏的酒杯湊到他跟前“這個小顏妹妹對你來說很不一樣嘛?”

    葉慕楓放下手裏的文件看着眼前八卦的男人淺笑“小雅,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也是當受當久了性格會有變化,這個我可以理解。”不理會救護暴跳起來的俊美男人,那着車鑰匙出了辦公室。

    “臥槽,瘋子,昨天小爺真不該幫你,特麼的都欺負小爺”文雅世撫了撫自己有型的頭髮跟上了夜幕風的步伐。

    跑車上文雅世坐在駕駛坐上欣喜極了看着身邊的男人呵呵的笑出了聲“瘋子,你這大禮,我怎麼覺得受之有愧呢?”

    葉慕楓擡眸掃他一眼“受不起,就滾下去。”

    文雅世似乎是習慣了他的臭脾氣並不以爲意呵呵笑着“那小爺我就笑納了啊。”葉慕楓看着窗外漫不經心的問道“怎麼這麼快就回去?”

    開着車的文雅世收起了玩味的笑容神情變得嚴肅,俊美的臉上說不出的冷冽“家裏有人要造反,我得回去看看。”提起文雅世的家族矛盾葉慕楓微微蹙眉,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慕楓,這次因爲一個女人惹到了徐唐,他不會就此罷手的,本愛就跟你有冤仇,你現在又明目張膽的搶他的生意,我擔心他會有所行動,慕楓你跟我不同,我的雙手早就染上了鮮血,你們還是乾淨的,所以這次跟我一起過去一趟,我介紹個人給你用,這邊我先顧不上了,回去我要呆上一段時間,老爺子怕是挨不了多久了,這下家裏就更亂了。”

    葉慕楓點點頭,聽了他的安排,文雅世的話全部在理,而且他跟徐唐的樑子確實結下了,而且那個男人絕對的夠狠夠陰險,還有那個讓他頭疼的女人,怎麼就那麼招風,已經過了多長時間了還被他惦記念念不忘,虧了不是傾國傾城的容貌。

    葉慕楓安排好了公司的事情就跟文雅世一同去了s市,顏素這邊自打那天被他救回來之後就沒再見過他,也沒有一個電話,他只是吩咐了阿姨寸步不離的照顧她。一個星期的時間顏素的上基本上全好了,身體也漸漸地恢復了,好在那些鞭傷在身上可以被衣服遮蓋住,有些痕跡也不用擔心。

    吃過早飯,顏素跟阿姨告別,自己沒有理由再住在這裏,她與葉慕楓是兄妹不是嗎?只是心裏有些難過和失落。亱慕楓葉沒有囑咐過不許讓顏素離開,所以阿姨也沒有阻攔。

    顏素在實習單位請了一週的假再去那邊上班主管人事的部長沒有給她好臉色並且給她安排了一個最繁重的工作,顏素沒有任何怨言,不過是繁重了些,比起之前那夜總會陪酒的工作好的太多了不是?

    葉慕楓從s市回來的時候已經傍晚了,回到公寓只有阿姨在,看着乾淨整潔的臥室他才從阿姨口中得知那個女人已經離開了兩天了。葉慕楓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讓助理查到了顏素的實習單位直接開車去了那家小公司門口堵人。

    顏素忙完手裏的工作公司里人差不多都已經走光了,她知道這是公司的老人在欺負新人,所有的工作都丟給了她,但是顏素毫無怨言,微笑着接過他們給安排事情將手裏的全部工作一絲不苟認認真真的完成了,雖然忙碌的都沒有吃中飯,還晚下班了這麼久的時間,顏素依然不覺得委屈也沒有抱怨。

    提着自己的手袋從公司走出來,摸摸餓得扁扁的肚子她想着先去馬路對面買些小吃填填肚子再回家去吃爸爸做的晚餐。只走了兩步她的腳步便定在了原地。看清車上下來的男人,她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葉慕楓看見她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更是陰沉,他在這裏足足等了她一個小時,所有的員工幾乎都下班了只有她還在裏面久久的不走出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被人欺負了,真是個蠢貨在家裏等他回來不就好了,非要來這種地方找罪受。

    他從車上下來走到她面前不等她開口便厲聲問道“誰允許你離開的?”

    他的問話讓顏素愣住,發呆了一會兒,她擡起頭對上他的視線“葉少,上次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是也是你應該的,我是你妹妹不是嗎?”

    葉慕楓眯着眼睛抿緊了嘴脣“妹妹?”他的脣角勾起“你是不是跟我有血緣關係,你自己最清楚。”他說罷拉起她的手腕把她往車裏帶,顏素想要甩開他的手,卻被他拉的更緊“少使性子,跟我上車。”

    “葉慕楓,其實一開始你就知道我們沒有關係,你不過是利用我對不對,我被你家人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我們之間也該就此劃清界限了吧。”

    “劃清界限?顏素你太天真了,本少想要的東西,豈會輕易放過?”

    ___________

    楊小藝將顏素跟她說的事情前前後後想了好幾遍,總是有些不甘心的,尚飛學長自己觸及不到,徐唐這樣的男人對於她一個平凡的青澀女生來說也是打着燈籠也難找的,她不死心,抱着一份僥倖的心裏給徐唐打了電話。

    楊小藝來到徐唐的公司就被公司里豪華氣派的景象驚呆與自己上班的小公司相比較簡直就是一天一地啊。祕書小姐俺這老闆的吩咐已經在樓下等她了,楊小藝被祕書帶進了徐唐的辦公室裏,關上了門退了出去。

    那個男人正埋頭在辦公桌前批示文件,擡頭看到楊小藝微微一笑,那溫和的笑容如三月裏溫暖的春風一樣“小藝,你先等我一下,很快就弄完了,隨便坐。”楊小藝點點頭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

    徐唐對她歉意的一笑又低頭投入到了工作中,楊小藝打量起這座豪華的辦公室,每個佈局每個角落都透着一共成功人士的高雅,她不禁羨慕起來。

    再看那認真工作中的男人,本來就有着較好的容貌配上這樣的身份平日裏他的溫和細心讓她回想起來不自覺的臉紅了,素素說的應該不是真的吧,也許這其中會有什麼誤會,畢竟這樣優秀的男人很少見了。

    徐唐順眼的餘光掃過她微紅的面頰,心裏冷哼,只一瞬便垂下了雙眸繼續辦公。半響之後,他將手中的文件放好,放下手裏鋼筆,拿起電話叫外面的祕書送些果汁進來。

    他走到楊小藝的跟前還沒來得及開口,祕書已經端着果汁進來了,徐唐接過來遞到楊小藝的手裏“剛纔只顧着看文件,都忘了給你拿些喝的東西來了。”

    “沒關係的。”只是被他注視一下小藝的臉頰又紅了。喝了一口果汁想起了那天他給了他們的那兩杯酒,問出了今天來這邊的目的。

    她放下手裏的果汁杯看着徐唐”徐先生,我有事要問你。”

    “恩?”他努努下巴示意她說。

    “那天我跟我朋友去了你的店裏,你給我們喝的酒是不是有問題?”楊小藝問完了看着他白希的俊臉上掛了一絲不悅,她有些害怕的低下了頭。

    “小藝,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

    “可是我的朋友確實是被下藥了啊,唯一吃過不對勁的東西就是那杯酒了,那可是你給我的。”

    徐唐靠近了楊小藝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微微頷怒首看着她說“小藝,在你心裏我就那麼齷齪嗎?你的那個朋友說什麼你就相信什麼嗎?她是個怎樣的人你瞭解嗎?”說着走過去辦公桌那邊將桌子上的一疊照片拿給她看,楊小藝遲疑的接過照片看到了照片上的人驚愕的長大了嘴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