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30章:番外之人間喜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30章:番外之人間喜事字體大小: A+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

    三月的天氣乍暖還寒,京城真是時冷時熱的時候,但是今日天氣卻是不錯,早起的百姓看到衙役淨水鋪路,鳴鑼開道,紛紛好奇起來。

    “聽說了嗎,今天咱們大周朝唯一的女官員,大農師要出嫁啦!”

    “什麼,你說的是那個慧怡縣主嗎,就是那個現在司農院什麼院長的那個,要嫁誰啊?”

    “你這就孤陋寡聞了吧,現在是慧怡郡主了,她丈夫就是晉王世子,不對,現在已經晉封爲晉王了的那個,前陣子剛平了瑞王之亂纔回來,聽說是聖上賜婚的,今日就成親了。”

    “嘖嘖,那今天豈不是熱鬧了,這官員嫁王爺,怎麼個禮法?”

    “還能怎麼個禮法,按郡主出嫁唄,總不能倒過來吧。”

    閒着聊天的百姓圍觀着看熱鬧,聽着這閒言碎語的有心人卻是嘆了口氣。

    趙彥騎着馬停在路邊,聽到這些議論聲,目光有些複雜。

    “公子——”旁邊的侍從也知道他對慧怡郡主的情誼,忍不住想勸,趙彥淡淡道:“走吧。”

    馬兒前行,很快便到了今天要出嫁的新娘子杜若兒家。

    杜若兒自成了官員後,皇帝賞賜了一座府邸,如今也成了郡主府,今日正是張燈結綵的日子,杜若兒的親朋聚集在杜家準備待會兒送嫁。

    杜長友滿面紅光,正在前面招待客人,見着趙彥笑着打了招呼。

    “杜伯父,恭喜啊!”趙彥上前道喜。

    “哈哈,多謝,趙公子今日可要多喝一杯,咱們也是同鄉,當初也多虧了不然也沒有若兒的今天。”

    “伯父客氣了,那是郡主自己能力出衆,我只是沾光了。”

    二人說了會話,杜長友又忙着招待別的客人去了,杜衡拉着他過去說話。

    在這裏的都是杜家的親眷朋友,也有她的幾個學生,趙彥說了會兒話,目光頻頻朝內院看去。

    今日便是她嫁人的日子了……

    趙彥目光一暗,心中嘆息,終究還是錯過了。

    內院之中,杜若兒一早被沐浴更衣起來梳妝打扮,全福媽媽用紅線給她臉上絞了絨毛開了臉,然後盤起了髮髻,好一番塗抹打扮。

    杜若兒嫌脂粉太重不好看,便自己化妝,用口脂塗了眼影,描眉畫眼,一番妝扮之後瞧着豔若桃李,有別於平日的清麗,更顯驚豔。

    “還是郡主畫得好看。”旁邊人恭維道。

    杜若兒權威日重,既是皇帝的寵臣又是馬上的晉王妃,這身份地位讓身邊的人不敢造次,早先跟她家還有些齷齪的叔伯家現在都以巴結她爲主,旁邊的堂姐妹們雖然羨慕,但更不敢造次,畢竟人的地位差距太大了,便只能仰望。

    杜若兒也沒那麼小氣要跟人計較,只隨意笑了笑,讓人取了王妃冠服大衫霞帔,待會便要換上。

    因着欽天監測算吉時在上午十點,杜若兒先吃了些飯,待會便換上衣服,這會兒便聽得外面傳來鞭炮齊鳴,有人傳了消息,說是迎親的隊伍來了。

    大街上一片熱鬧,圍觀的人羣湊熱鬧看着新晉的晉王蕭景瑄騎着高頭大馬,一身喜服,身後敲鑼打鼓,錦衣衛隊,好不威武熱鬧。

    蕭景瑄人逢喜事精神爽,俊美的臉上滿是笑容,今日是春風得意馬蹄疾,滿心歡喜。

    到了杜家門前下來,鞭炮齊鳴,蕭景瑄被人迎了進去,按規定,孃家人也沒那麼容易讓他得逞,少不得爲難一番。

    一羣人圍到了杜若兒出閣的閨閣前,喧囂熱鬧,想迎新娘子的被擋住爲難,安排種種刁難。

    “今日咱們設了三道難題,若不能完成,可別想把新娘子娶走。”

    “對對,新郎快點答了題好迎新娘子!”

    趙彥也在人羣中,正見着蕭景瑄,雖說這婚事是板上釘釘了,但是他這會兒免不了還是想爲難爲難蕭景瑄,誰叫他得了勝利,就爲難他一下也沒什麼好說。

    蕭景瑄瞧見他目光閃了閃,朗聲笑道:“來吧,快快說來,本王還要趕緊迎娶王妃,耽誤不得。”

    於是這邊又讓作詩又要答題又要爲難,偏偏蕭景瑄也是有備而來,都一一解決了。

    外面熱鬧,內中杜若兒也被人打趣着,聽着外面的喧鬧莫名有些緊張,待外面都答對了,一陣熱鬧鬨笑聲,嬤嬤們催促着快點出門,免得趕不上吉時。

    杜若兒披上了蓋頭,被弟弟杜衡背了出去,上了轎子。

    嬤嬤讓她捧着寶瓶坐好,外面傳來鞭炮聲,蕭景瑄的聲音也在外面傳來:“岳父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若兒,絕不讓她受委屈,否則便叫我天打雷劈。”

    蕭景瑄當着杜長友的面發誓,惹得衆人歡聲雷動,杜長友更是滿意,忙道:“說什麼呢,這大喜的,只要你跟若兒好好過日子就好。”

    杜若兒眼睛忍不住發酸,差點掉下淚來,忙拿手帕捂住,雖說她對這個世界的家人感情不那麼深,但到底是自己的家人,也對她一貫愛護,現在自己真的要嫁人了,也要重建自己的家了。

    蕭景瑄的話讓一旁的趙彥也怔了怔,隨即也沒再說什麼了,能說出這樣的話,他知道蕭景瑄是真心對杜若兒好,哪怕他再不願意承認,也知道杜若兒以後不會不幸福。

    鞭炮歡鬧聲中,杜若兒出嫁了,十里紅妝,皇家賞賜的,

    裏紅妝,皇家賞賜的,還有她自己準備的嫁妝擺了一路,特別的是放了許多稀罕西方物事,什麼精緻的鏡子,鑽石珠寶之類,倒叫許多人嘖嘖稱奇。

    圍觀的百姓觀賞着這熱鬧的婚禮,有人失落也有人羨慕。

    趙彥看着杜若兒嫁了出去,隊伍越行越遠,微微嘆了口氣,他心裏既替她高興更爲自己逝去的感情哀悼。

    到了晉王府,在禮部和內務府官員安排下,杜若兒被冊封爲晉王妃,授了金冊金印,然後拜堂成親。

    紅綢的另一端牽着的人便是她要共度一生的人,一時間不由得有些恍惚。

    在唱禮官的聲音中夫妻交拜完,杜若兒便被送入喜房去了。

    喜房中搭建了喜帳,杜若兒被扶着進去坐下,感覺到蕭景瑄被人羣圍着要掀蓋頭了。

    金秤挑起蓋頭,在衆人的歡笑聲中,杜若兒的容貌展露在衆人面前,豔若桃李,媚似楊妃,平日裏清麗的臉龐此刻帶着一抹紅暈,杏眼微微一擡有些羞赧,不同於平日的冷靜親和,顯得很是嬌羞萬分,讓人狠狠的驚豔了一下。

    蕭景瑄眸光中劃過一抹驚豔,只覺得身爲新娘子的杜若兒美得不可方物,要不是現在人多,他都恨不得親上去。

    來鬧騰的有皇室宗親,蕭景瑄的親朋,還有林秋白等人,此刻忍不住起鬨。

    “哎呀,王爺都看呆了呢——”

    “新娘子真美,能不看呆麼……”

    笑鬧中蕭景瑄回過神來,被嬤嬤推着在杜若兒旁邊坐下,繫了衣角結了發,嬤嬤開始唱起了撒帳歌,一邊唱歌一邊往帳子上撒百果。

    蕭景瑄雖然想多留片刻,但因着前面還有客人,之後只小聲跟杜若兒說了句讓她待會吃點東西,便去前院了。

    林秋白等人還想鬧騰也一併被他拉走了。

    這屋中便剩下幾個女眷,不是蕭景瑄的嬸嬸嫂子就是晉王府裏蕭景瑄的庶妹,陪着杜若兒說了會兒話,因着外面宴席開始便被叫走了。

    杜若兒這才得了空閒,把發冠拿下鬆快一時,知道外面的酒宴不鬧騰到晚上不會停下,自己便歇息了吃了些東西。

    果不其然,一直到傍晚酒宴才結束,蕭景瑄被灌了不少酒被人推着嚷着過來要鬧洞房。

    杜若兒把發冠戴好坐好,這會見人進來要鬧騰,打頭的還是林秋白,便沒好氣地給他一個白眼兒。

    林秋白沒個正經,帶着蕭景瑄的幾個手下人等鬧騰,也有些是想看杜若兒這個唯一的女官員的熱鬧,便都不肯罷休。

    蕭景瑄一個冷眼掃過去,林秋白先被嚇得一跳,不甘不願地帶着人撤了。

    衆人也怕得罪蕭景瑄這個玄衣衛指揮使,皇帝的心腹,便都散了去。

    杜若兒這才鬆了口氣,嬤嬤讓二人喝了交杯酒,又吃了生餃子,這才罷休。

    杜若兒讓人送了些醒酒湯和粥飯,剛要叫蕭景瑄喝呢,沒想到就被他攔腰抱住,目光灼灼道:“我現在只想先吃了你——”

    杜若兒眼前一暗便被他壓了在榻上,屋內頓時暖玉生香,寶蓮低垂,喜燭高燃,垂落的帳幔遮掩了內中火熱的風景。

    不多時,屋中便是一片靡麗聲音,只教在外面的丫頭們羞紅了臉。

    蕭景瑄食髓知味,一直鬧了一晚,因着也不用上班不用拜誰,杜若兒便睡了日上三竿才醒,還被蕭景瑄調笑一通。

    “蕭景瑄,你再說跟你沒完!”

    “娘子,你該叫我夫君纔是。”蕭景瑄調侃道,“昨晚你可是一直叫着的,今個兒怎麼能直呼其名呢。”

    杜若兒沒好氣地瞪他,看了看外面天色,又惱又氣,“都是你鬧騰的那麼晚,還不叫我,這會兒才起,我可要被外面丫頭笑話了。”

    “誰敢笑話,我們夫妻恩愛誰敢管?”

    蕭景瑄摟着她輕吻了一口,笑道:“外面那些事兒都是你做主,如今你是我的王妃,王府中事兒便都歸你管,看誰不順眼你便發落了就是。”

    “可,你也知道我平日裏也忙碌,府中事我只按規章辦理,平日裏還要麻煩你操心。”

    “無妨,這些事情我都會安排人處理,若兒你只要好好當我的王妃就好,還有就是給我生個小世子……”他曖昧地咬着她耳朵低喃。

    杜若兒面上一紅,嗔道:“女兒你便不喜歡啦?”

    “怎麼會,要生個像你這樣的纔好。”

    夫妻兩個膩膩歪歪用了餐,又見過了王府裏面蕭景瑄父親留下的側室和弟弟妹妹,如今蕭景瑄當家,這些人便都被蕭景瑄劃到西院居住,這些側室等人留着照顧中風的老晉王,平日並不跟杜若兒這邊有多大交集。

    是以,杜若兒這府中人員也不多,這些人等成年便會被分出去分府單過或者嫁出去,與她無甚干係,她只需要管好自己一畝三分地就好。

    況且王府也有佐官,平日凡事都有規章制度,杜若兒又自己按現代的辦法制定了些規章,更加完善,既不容人搗鬼也不容人偷奸耍滑,蕭景瑄更是個本來做隱祕事務的,府中也是管得滴水不漏,下人都按規矩辦事,不敢多事。

    杜若兒因此上也頗爲舒心,身邊蕭景瑄派來照顧她的侍女嬤嬤都是他洗腦過忠心耿耿的,更不用操心,便也得空做自己的事業。

    夫妻二人新婚,休假了七日沒上朝,蕭景瑄帶着杜若兒在別院遊玩,正是新婚,又是情濃,日日旦旦而伐,杜若兒更添了份初爲人婦的嬌媚,越發動人了。

    假期結束回去工作,先去拜見了皇帝。

    皇帝也還只是二十七八的年紀,見得他們開了會兒玩笑,便讓杜若兒去忙春耕的事兒去了,自己跟蕭景瑄商談事情。

    杜若兒踏出重華殿回了司農院,這會兒正是學生上課的時候,杜若兒站在外面課堂聽着講課,學生們琅琅的讀書聲讓她一陣恍惚,彷彿回到了從前。

    上輩子還在學校的那段時光,沒想到一晃眼過去,她在古代也在繼續着自己的理想,繼續着自己的事業。

    她成了天下尊崇的大農師,更有了自己的家庭和愛人。

    “老師!”

    “院長!”

    同僚和學生們紛紛向她問好道喜。

    杜若兒笑着走進課堂,打趣說道:“春耕就要開始了,別現在叫得甜,回頭統統給我下地去。”

    “學生遵命,一定不負老師期望……”

    杜若兒微微一笑,看着底下的學生們,望着窗外的春光燦爛,不由得滿眼都是希望。

    希望,希望這天下太平,希望人間再無饑荒,希望歲歲平安,永遠幸福。

    ------題外話------

    番外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