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9章: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9章:大結局字體大小: A+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是女子又如何,一樣能做出自己的貢獻。”

    皇帝聞言讚道:“這話說得好,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縣主雖然是女子,卻也不遜鬚眉——”

    他話音一頓,忽然道:“朕這裏倒有樁差事,不知道縣主敢不敢接?”

    “皇上請講。”

    “朕打算在戶部設司農院,負責農事,如今尚缺院長,品級從三品,不知道縣主可能承擔?”

    杜若兒吃了一驚,想來剛剛皇帝一番話不過是激將而已,目的是在這兒。

    連旁邊的蕭景瑄也有些驚訝,皇帝這想法還沒跟他說過,設司農院的,院長品級從三品,負責天下農事,這可不是個小官職,更何況,杜若兒是個女子!

    “皇上,這……我只懂研究農學,並不懂其他朝政賦稅錢糧,怕是不能擔此重任。”

    “這司農院本就是負責研究農事的,朝廷賦稅錢糧這些有戶部官員負責,你平日研究什麼可以繼續研究,再徵兆些這方面的人才,一同研究,只要有能夠於國於民有利的東西都可以研究,然後由朝廷試點推廣。”

    杜若兒明白了皇帝的意思,這實際上也就是個研究院,還是讓她負責研究農學,招攬教導人才,發展農業。

    這本身就是杜若兒的所長,若是別的她還未必敢打包票,既然是這件事,她身爲一個科學家,研究東西也是需要朝廷人力物力財力的推廣和支持,怎麼可能不動心。

    在她來到大明朝的時候就想過要儘自己最大的能力爲這個時代爲這些百姓做些什麼,發揮所長,讓天下人能得溫飽。

    而皇帝顯然也懂得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給她的這個職位很是合適,雖然這個時代並沒有女子當官的,但上輩子她卻是做過的,並沒什麼不能接受。

    她仰起頭認真問道:“皇上,小女子雖是女子卻也有自己的抱負,願把自己生平所學能爲天下百姓謀一點福利,我所長不過農學,皇上賞識,小女子便厚顏答應下來,只希望皇上能提供該有的支持,讓我得以研究下去。”

    皇帝見她沒有推拒,目光誠懇冷靜,這是個心有丘壑的女子,並非是尋常的女子,自有自己的抱負,皇帝願意設這個司農院也是因爲她,雖然知道肯定會有爭議,但杜若兒都不怕,他個當皇帝的又有什麼可擔心的?

    “好,慧怡縣主,朕便授你司農院院長一職,全權處理司農院事務,明日朕會在朝堂宣佈此事,除你之外,還有朕徵兆的幾個人才,待會你與他們見見。”

    看來皇帝早有準備,只等她過來了,這腹黑性子跟蕭景瑄還真不愧是一家子。

    蕭景瑄微微蹙眉,道:“皇上,只怕朝臣反對,畢竟朝中尚無女子爲官。”

    “女子爲官也無不可,祖制也從未說女子不可爲官,何況,司農院是負責研究的,與朝政無大關聯,他們再反對又如何,朕自有主張。”

    皇帝也是個乾綱獨斷的,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就會下決心去做。

    杜若兒也從來不是怕事的,她想做一番事業就不可能侷限在開陽縣。

    這邊皇帝招了其他幾個農事人才引薦給杜若兒,這些人裏面有中年人,寫出農學書籍的學者,也有些各地招來的種植高手,杜若兒考察了一下,互相交流一會,這些本來還心存疑慮的人便心服口服,對她的能力再無疑慮。

    蕭景瑄心中雖有擔憂,但轉身就去安排人,等明日朝堂之上爭辯也好讓杜若兒不至於孤立無援。

    下午回去,杜若兒見他心有擔憂,輕笑道:“你還不相信我麼,我何時怕過,還是你也不樂意我做這個官,我倒不介意是不是當官,只要能讓我繼續研究就好。但是要讓朝廷支持,就得耗費財力物力,總比自己一個人折騰要好。”

    蕭景瑄沒好氣地彈了彈她腦門:“我是那般小心眼的人麼,我原就說過,你喜愛什麼便去做,我不會反對,更不是害怕你拋頭露面,畢竟你做的是於國於民都有利的事,我怎麼可能反對?只是,朝中形勢複雜,你又不熟悉一些貓膩,我擔心你被人坑了。”

    杜若兒抓住他手臂笑吟吟地嗔道:“這不還有你麼,我能幹的未婚夫,晉王世子殿下,有你在我怎麼會被人坑呢。”

    蕭景瑄臉上一臉無奈,眼中卻帶着幾分寵溺之色,低頭在她脣上一吻,“真拿你沒辦法,我回頭便跟你仔細說說朝廷的事情,其他的事只要你安心研究,我替你擋着,不讓人煩你。”

    “嗯,夫君最好了。”杜若兒臉上難得顯出幾分嬌媚之色,撒嬌道。

    蕭景瑄被她喊得心都化了,把她擁進懷中,惡狠狠道:“方纔真該讓皇上賜婚,馬上把你娶進門去,叫你調皮膽大!”

    說是這般說,他還真拿杜若兒沒辦法,二人膩膩歪歪半天,蕭景瑄又去拜訪一些人,擔心明日朝堂上她被人孤立。

    杜若兒也知道明天很重要,提早回來準備了草稿和一些東西,準備明日朝堂上用。

    她知道皇帝若是真的封她爲司農院的院長,從三品的官員,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畢竟,這朝廷從來沒有什麼女子爲官的道理。

    第二日一早,天色未亮,蕭景瑄就來接她去上朝了,杜若兒換了身衣服,梳妝齊整,打扮得更顯利落能幹,提着準備的東西上了馬車。

    “我已經安排了些人,到時候朝堂上

    了些人,到時候朝堂上會有人聲援你,皇上那裏也會安排人。一些老臣可能會挑刺,但我想以你的嘴皮子定能說得他們無話可說。”

    杜若兒心中也很是妥帖,知道有這個男人在,自己便沒了後顧之憂,安安心心地去上朝了。

    早朝時分,百官在金鑾殿外等候入朝,這時候杜若兒並未出現,今日是大朝,百官一切按往常一樣上朝,皇帝也如同往日出現。

    纔有朝臣回了事情,皇帝發落了,討論了片刻,解決了此事,話題引到農事上去,忽然說起要在戶部新設置個司農院負責研究農事的事情來了。

    百官有些詫異,按說這司農院聽着也頗有些好處,倒也沒什麼不可以設立的。

    只是這設立之後,司農院的院長是從三品的官職,高官厚位,惹人眼紅,地位跟戶部侍郎相當,便有不少人盯上這位置。

    皇帝便讓百官推薦,許多人動了心思推薦,有人做過戶部錢糧方面的官員想爭取這個位置,也有其他官員想爭取這個位置,但皇帝都不滿意,說着院長是負責研究,不負責政事。

    這一來就踢掉了很多人。

    正在衆人發愁的時候皇帝便說了想讓杜若兒任職司農院院長的事情。

    一言既出,掀起驚濤駭浪,在短暫的驚訝過後便是陣陣反對聲。

    “請皇上三思,怎可讓一女子爲官……”

    “辱沒斯文……”

    許多人很是不滿,皇帝冷眼瞧着,淡淡道:“慧怡縣主何在,宣她覲見。”

    不多時,杜若兒便被引着到了金鑾殿外,她深吸了口氣,雖說上輩子也去過這種莊嚴巍峨的場所,但終究不是現在這般情況,難免還是有些緊張。

    她舒緩了情緒,擡腳緩步踏進金鑾殿內,目不斜視,神色鎮定,隨着她一步步走進來,她周身平靜自信的氣場讓本來還有些反對想看笑話的人閉上了嘴巴,不由審視地看着她。

    別的不提,這份氣度倒是不同凡響,有幾分氣魄,實在不像傳聞中一個農家出身的女子,便是名門千金也未必能有這份在朝堂上面不改色的氣度。

    “臣女拜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慧怡縣主平身。”

    杜若兒行了大禮,起身,立在一側,她能感覺到周圍的視線射來,那些事情有探究有惡意也有好奇的。而她則目不斜視,聽着皇帝的話。

    “朕欲拜慧怡縣主爲司農院院長,負責研究安排天下農事,慧怡縣主曾經在開陽縣便研究出高產增產的肥料能讓糧食增產近四成,還有培育玉米紅薯等畝產近千斤的作物,可以彌補百姓之糧,還有那能夠防旱排澇的排水渠、修築道路的水泥,這些東西俱是慧怡縣主研製,論研究農事,朕不知有誰更比她合適。”

    皇帝一番話說下來,是爲杜若兒造勢,不少人雖然聽說過杜若兒做了些東西,但不知道具體的,現下聽來樁樁件件都是極大的功績,若說合適,還真沒有人比她更合適了。

    只是怎麼會沒人唱反調呢?

    “陛下三思,這些不過奇巧。淫。技而已,如何可登大雅之堂,更何況女子如何爲官,未免母雞司晨,惹人笑談。”一個老臣不滿地叫道。

    “就是,不過弄了些西洋之物方有此效,這些東西如何還設個高官之位,不過工匠而已。”

    杜若兒轉頭看了眼那幾個老臣,拱手對皇帝道:“陛下,臣女有話要說。”

    “講。”

    杜若兒對那幾位老臣問道:“敢問幾位大人平日可食米,可行路?”

    “笑話,若不吃飯豈不餓死,若不行路豈能爲國效力。”

    杜若兒才說話,朝堂上的蕭景瑄便嘴角勾起,他了解杜若兒,知道她這就是要挖坑了。

    “既然如此,幾位大人爲何鄙夷農桑之事?農桑國之根本,神農嘗百草教導百姓種植農桑,我華夏遂有糧食可食,不至於茹毛飲血,遂有華夏延續。若無代代先祖研究農桑種植技術,今日還如祖先那般刀耕火種,焉能養活天下百姓,我華夏如何開疆拓土?秦太守李冰建都江堰,關中遂成沃土,福澤綿延至今……不提其他,棉花等物皆爲異域所產,卻讓我華夏百姓冬天不再無衣可穿,紅薯等物雖是海外之物,卻也同樣可養活百姓,我雖是一女子,卻也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願爲百姓教導農桑,爲百姓得以溫飽貢獻一點力量。況且我朝一貫重視農桑,先帝和當今聖上每年都要勸耕農桑,幾位大人卻如此鄙夷農桑工匠,莫非不是想鄙夷我一女子,是想反對我朝國策嗎?”

    “你——”

    幾位老臣被她犀利的言辭駁斥得面紅耳赤,實在是杜若兒說的話有理有據、引經據典更拿出國策來說,他們是反對杜若兒當官沒錯,但不是被她這般歪曲反對農桑的國策,當即連忙拱手跟皇帝告罪。

    “陛下,老臣絕無此意,農者國之大事,老夫秉持公正,如何可隨意操持女子之手,還請陛下三思啊。”

    “大人此話差矣,我雖是女子也是天子臣民,既是臣民自當爲天子效力,大人此言莫非想否定天下的女子嗎?我能否做好事情與我是否爲女子無關,若我是男子,大人是否就欣然同意了?如此看來,大人還真是公正呢。”

    “你——”

    “臣女這裏有份數據,或可說明爲何農學技術必要的原因,請陛下一覽。”

    皇帝讓人把數據傳上,打開一看,見上面是杜若兒列的表格,也算清晰明瞭,說明清楚,雖然從未看過這種表格,但一看便明白是什麼意思。

    上面列舉了開陽縣這幾年的糧食產量,豐年災年都有,更列舉了今年她一系列措施之後的糧食產量以及糧食價格,農民收入增長變化,還用柱狀圖列了增長情況,更清晰明瞭,那明顯增加三分之一的收入和糧食產量,以及修建水渠之後雖然今年雨水不豐但沒影響到夏種,隔壁的縣城卻差遠了,這種種數據刺激了皇帝的眼睛。

    這些都是杜若兒根據之前的資料早就列好的,平日雖然知道有所增長,但沒有表格製造出來如此明顯。

    “這些數據是臣女根據今年的開陽縣情況所制,若再過幾年會有更明顯的對比數據。請皇上發下讓衆位大人一覽。”

    皇帝頷首,讓人發了些下去。

    官員們把那些表格看了幾遍也第一次被震撼到了,這種直觀的對比比文字上的說明更讓人震撼,更何況還有跟其他縣城的對比,可以發現杜若兒之前的行爲帶來的好處是多麼明顯。

    這還只是一個縣城,如果在全國推行,都能有此效果,那麼說將來有一天能做到百姓豐衣足食基本溫飽也未嘗不可。

    蕭景瑄驕傲地看着杜若兒,她光芒四射地站在朝堂之上,據理力爭,彷彿天生就該站在這裏,他欣賞她的聰敏自信,欣賞她的魄力決斷,更願意陪她一起走下去。

    朝堂上許多官員驚詫地看着杜若兒,杜若兒的話語和行爲打破了他們的想象,本以爲是個農家出身的女子,沒想到現在看到真人發現竟頗有魄力,光是這番引經據典邏輯事實俱全的話,便讓他們無話可說,覺得她的確有能力做好這司農院的院長。

    有人是被她的話語給說服了,有人是雖然反對但知道這個什麼司農院只負責研究,跟政事無太多關聯,見皇帝有意,便不打算反對,更有人是早就被人授意,杜若兒說完便跟着支持的。

    在這事實俱全的資料面前,再多的反對也變得無力。

    皇帝親口授予了杜若兒司農院院長一職,從三品的朝廷命官,特賜神農勸耕圖的補子官服,除她之外之外又授予本朝寫出《農書》的學者何鏡堂爲副院長,其他人等再行授命,司農院在全國招募農學人才,另設農學堂招募學子授課,將來在各府縣指導農學事宜。

    早朝結束,看着杜若兒離開的背影,許多官員心中感慨,看來新的時代要來臨了。

    ——

    杜若兒受封爲官一事很快傳遍了京城,傳遍了天下,女子爲官在天下驚起了一片議論聲,杜若兒的種種行爲也被廣爲流傳,起碼在百姓中很多人倒對她頗多期待,希望她真能弄出那些高產增產的東西。

    外面紛紛擾擾都在看杜若兒的本事,一介女子想要在朝堂立足,不拿出真本事是無法的。

    杜若兒在皇帝的支持下很快忙碌起來,在新建的司農院內,杜若兒忙着跟副院長一起研究新型的曲轅犁,以便儘快推廣耕作。

    又各地徵收高產作物進行研究,朝廷下詔在各地尋找農業人才,凡有此志者不必通過科舉也一樣能爲官,這也吸引了不少愛好者前往京城,通過基礎考試之後進入司農院下的農學堂學習,再通過考試在各地實習,取得功績者可任官職,在各地爲農學官,專門負責農學事宜。

    一系列事情都在忙碌中有條不紊的進行着,而此刻秦州瑞王得到綁架失敗的消息後,又得知杜若兒居然被朝廷封官,轉而打起了反叛的理由,在反叛的藉口中把杜若兒這個女人當官的事也列入其中。

    這也惹惱了蕭景瑄,加速了他的自取滅亡。

    一個月後曲轅犁研製成功,經過試驗耕地效果極佳,一頭牛能輕鬆地用它犁地,半天的時間犁地的數量就超過平時的三倍,即便是沒有牛,純用人力,也不如何費力,兩個人便可操作,使用這種曲轅犁犁地,可以大大加快耕作的速度,耕作的深度也更深,到時候播種的效果會更好。

    皇帝帶着百官親自試驗後下令在北方大範圍推廣,各府縣皆要製作,以趕在秋收時好使用,至於南方則另用一種在水田使用的水犁進行翻耕。

    而此時皇帝也終於下旨賜婚晉王世子蕭景瑄和杜若兒的婚事,定在來年成親。

    直到此時衆人才知道原來晉王世子蕭景瑄落難之時是被杜家所救,才得以活命返京,救命之恩再加上兩人感情深厚,杜若兒如今更是朝廷命官、慧怡縣主,這婚事便是天作之合,再無人可說什麼,更成爲舉國皆知的美談。

    杜長友更是感慨萬千,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有朝一日居然會有這般能耐,成爲朝廷命官,更爲天下人所知,光宗耀祖,更是連他都得了封賞。

    至於杜衡,則被蕭景瑄安排就學,他對自己的姐夫一貫敬服,有蕭景瑄看着倒也學得認真,讓杜若兒放心不少。

    二人婚事才定下不久,天下間卻不太平起來。

    朝廷派往瑞王處傳旨的天使在路上跟瑞王的兵馬發生衝突,不知爲何起了爭執,混亂之中瑞王手下的並將竟將朝廷派的欽差大臣給誤殺了,事情傳開,朝廷責令瑞王給個交代,但殺人的是瑞王手下得力大將的侄子,瑞王拖延時間不肯交代,又加上有御史告瑞王十條罪狀,最終促使朝廷起兵征伐瑞

    起兵征伐瑞王。

    瑞王本來並不打算這麼快就跟朝廷打起來,沒想到朝廷先動手,只得倉促應對,好在他準備謀反多年,一朝動手,便也拋出十條罪狀,其中一條竟就是拿杜若兒說話,說朝廷讓女子爲官是母雞司晨,他要清君側還朝廷清明。

    蕭景瑄看到這檄文氣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瑞王這舉動頓時把杜若兒給弄到風口浪尖之上,蕭景瑄豈能容忍,更何況還有新仇舊恨,殺母之仇,害己之恨,早就讓蕭景瑄恨不得把瑞王千刀萬剮。

    於是,這次朝廷起兵討逆,蕭景瑄便親自出馬向皇上請命征伐瑞王,跟着舅舅大將軍秦瀟一道前往秦州去了。

    他要親自報仇!

    臨行前——

    杜若兒沉默着一直沒說話,旁邊杜長友正跟大將軍秦瀟說着些當年的事,滿臉激動,恨不得也跟着去上戰場,若非他年紀着實大了,看樣子還想也去秦州呢。

    秦瀟是威嚴的中年人,留着長鬚,話不多,跟蕭景瑄說了些出征前好好準備的話,見自家外甥不時隱晦地看向旁邊的慧怡縣主,忍不住搖了搖頭。

    這孩子,真是夫綱不振啊。

    秦瀟也知道多虧了杜長友和杜若兒救了蕭景瑄的命他才能活下來,這纔沒有反對這門婚事,不然他對杜若兒這樣破天荒爲官的女子也是要心存懷疑。

    好在杜若兒識大體知進退,並未說些什麼讓蕭景瑄別去的話,秦瀟走之前開口請秦瀟在戰場上多多照顧蕭景瑄,讓秦瀟滿意地點點頭。

    這女子到底對自己外甥還是有心的,做事也有分寸,這樣的女子倒也能擔得起晉王妃的職責。

    該送走的客人都送走了,蕭景瑄才得了空跟杜若兒說話,見她沉默着不說話,心中有些心虛,上前低聲道:“若兒,還生我的氣呢?”

    “我生什麼氣,反正世子大可以不告而別。”杜若兒冷聲道。

    她的確生氣,蕭景瑄都沒告訴她一聲就忽然上書要去戰場,她又擔心又生氣,他自己中毒那麼些年,好不容易纔解了毒,神醫都說了要好好養幾個月,他倒好,身體纔好就要跑去戰場,以爲自己多能耐呢!

    “是我的錯,若兒——”蕭景瑄見她真生氣了,上前抱住她,也不管杜若兒怎麼掙扎,只耍無賴:“我後天就要走了,若兒當真不要理我麼,萬一我回不來……”

    “胡說什麼!”杜若兒氣得直瞪他。

    “別生氣了,若兒,我是一定要去的,瑞王如此污衊陷害你,又害我父母和我如此,此仇不報誓不爲人。我知道不該先不告訴你,只是我知道若說了你是不會答應的,便只能先斬後奏了。但我答應你,我去了一定會保重自己,我身邊也會帶着不少人,不會出事。”

    杜若兒聽了他的話沉默下來,目光慢慢溫和下來看着他,搖頭嘆道:“你真要做什麼,只要有理由我不會不答應的,別再這麼嚇我了,戰場無眼,你千萬要保重纔好。”

    “我自然會保重自己,等戰事結束,我還要回來娶你呢。”蕭景瑄柔聲道。

    杜若兒對他無法,只得準備了不少戰場緊急使用的救命藥包之類的給他,免得受傷時使用。

    很快,蕭景瑄便隨着大軍出發,前往秦州征討謀反的瑞王了。

    而杜若兒則是留在京師,繼續自己的研究,順便負責安排天下的農事研究。

    開陽縣那邊有她的一些學生在不用擔心,杜若兒抽調了幾個來京城繼續學習,然後再安排在京師附近田地幫忙。

    大軍征討秦州瑞王,瑞王也同樣在石峽關前安排了兵馬鎮守,朝廷的兵馬要前往秦州必須經過石峽關,而石峽關原先的關城前又築了一座新關城,這座新關城雖然建得倉促,但卻讓瑞王的兵馬並不擔心,因爲聽說是用了那什麼勞什子的水泥,十分堅固,下雨都不滲透,讓他們信心滿滿。

    以至於朝廷大軍壓境時他們並不如何擔心,因爲這新關城修建好後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想打下來只能硬攻。

    然而,真是如此麼?

    剛開始幾日真是如此,一直攻不下來,朝廷的兵馬雖然打到了關城下想挖出通道,但是被趕了回來,連着數日都是如此,讓瑞王一方很是摸不着頭腦,也不由得煩了,懈怠了。

    想挖塌城牆那是做夢,幾米厚的城牆怎麼可能挖塌掉,那這些人如此這般是幹嘛?

    正在衆人疑惑中,一日晚上潛伏的兵馬埋下了裝着火藥的木箱在早挖起來的城牆洞內,隨着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那被人認爲堅不可摧的新關城城牆倒塌了。

    那本來以爲很是堅固的水泥混合土居然不堪一擊,一片倒塌連着正片城牆都隨着震動倒塌下去。

    朝廷的大軍在夜色中殺入了新關城,天明時城頭已經換了旗幟。

    朝廷大軍很快連夜從新關城殺往了石峽關原關城,這邊因爲兵馬安排不如新關城多,加上防備不夠,事發突然,又被朝廷大軍有如神助般的攻打速度嚇着,很快被攻破了關城。

    破了石峽關,再前方就是林縣縣城,此時戰報已經傳到了瑞王耳中,瑞王差點氣得吐血昏厥過去,到這時才知道自己新關城的材料被人動了手腳,哪還不知道這是一場陰謀,再想到蕭景瑄跟杜若兒的關係,還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瑞王大恨,安排大軍在林縣佈防,誓要跟朝廷弄

    要跟朝廷弄個你死我亡,另一邊在京城還派人想刺殺杜若兒,可惜沒找到機會,聽說蕭景瑄也在戰場上,更是發誓要抓住蕭景瑄以泄心頭之恨。

    戰報傳回京城,一片恭賀之聲,皇帝臉上也帶上了笑容,瑞王一直是他心腹大患,這次能這麼順利的解決,杜若兒也算是立了功勞了,還有趙彥,這位商人。

    趙彥之前便皇帝賜了皇商之名,除了朝廷經營的水泥化肥等東西,便是准許他經營,趙彥按杜若兒說的尋加盟商,在全國各地尋布大商家合作,短短時間便經營得有聲有色,事業可期。

    而這次的事情更讓皇帝對他頗爲滿意,因着趙彥沒什麼可封賞的,又升了他在翰林院做侍讀學士的哥哥的官。

    至於杜若兒,若非現在正在風口浪尖上,皇帝都想再封她個郡主噹噹,因顧忌着羣臣,便沒行事。

    時值金秋時節,眼看着快要到收穫的季節了,杜若兒來回稟消息,皇帝便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

    杜若兒自然很是欣喜,聽到皇帝說要賞她還很是詫異,知道了緣由不由苦笑道:“那還是陛下英明,不然臣可想不到此等辦法殺敵,不過如此一來,想來大軍很快就能得勝歸來了吧?”

    皇帝忍不住調侃道:“愛卿莫非是等不及想見景瑄了吧?”

    “陛下——”杜若兒有些害臊,拉長了聲音:“您怎麼調侃起微臣來了?”

    皇帝哈哈大笑起來,難得見杜若兒這般嬌羞模樣,清麗的臉龐更顯幾分嬌媚動人,雖然她不施脂粉,但更顯清水出芙蓉般的秀麗風姿,直讓皇帝看得目光暗了暗。

    杜若兒這半年來身形又長高了些,再度發育,身材也變得更女性化,雖然穿着官服遮擋了,但是穿着男士的官袍更多了幾分英氣,讓她在人羣中很是出衆。

    杜若兒爲了擺脫尷尬,忙跟皇帝彙報起了最近準備秋收的準備,皇帝一一聽了,心神卻有些心不在焉,看她彙報時認真的模樣,訴說事情時有條不紊安排的模樣,皇帝很喜歡聽她認真說話的樣子,有一種莫名吸引人的美,可能認真工作的人都是美的,而杜若兒從來不自知。

    她不同於尋常女子的不矯揉造作,自信和處事的冷靜,更是讓人心折。

    可惜……

    皇帝搖了搖頭,收斂神色,聽她彙報完,說聽說越南有種占城稻一年三熟,想引進在南方種植,皇帝道:“凡事不要太急,一步步來,你近日忙碌,這些事不必太趕,朕看你辛苦,還是不要太過勞累,免得回頭景瑄回來要責怪朕了。”

    “這是微臣的職責。”

    “好了,別累壞了身體,這是朕的命令,不然朕沒了你這個大司農可怎麼辦啊。”皇帝帶着幾分玩笑的說道。

    杜若兒只得遵命了,這還不是蕭景瑄不在,她也沒什麼事情,便把精力都投入工作了麼。

    有皇帝的命令杜若兒才暫時稍微放鬆了些,等她走了,皇帝微微嘆息一聲,旁邊的心腹內侍總管眼觀鼻鼻觀心,彷彿什麼都沒看出來一樣,只是眼睛閃了閃,在心裏想着以後萬不能得罪這位。

    秋收後便投入緊張地耕作時節,今年因爲有推廣的曲轅犁,在全國各地小範圍試驗了之後效果極佳,各地都增加了曲轅犁的投入,耕作時間比往日更快,新一季的玉米紅薯產量喜人,杜若兒開始研究新品種,加上尋到了土豆,杜若兒又忙碌起來,每日除了研究還要抽時間上課,忙碌得很。

    前方戰事焦灼,直到快過年前,才傳來蕭景瑄奇計破城之事,秦州城因內訌打開,官兵不費吹灰之力便入內,除了巷戰損失了些,其餘叛軍都束手就擒。

    瑞王在王府內自盡而死,瑞王世子則逃之夭夭,被朝廷通緝。

    歷時小半年的平叛之戰終於宣告結束了。

    後續的安置工作有朝廷派去的官員處理,但蕭景瑄也沒有第一時間就回來,不知道被皇帝派在那處理什麼事情。

    杜若兒不知道蕭景瑄暗中還有隱祕的身份,瑞王府中藏匿的一些暗中的東西都是他要找出來的,還要尋找瑞王世子,結果一直到了過年,蕭景瑄都沒回來,把杜若兒氣得不行。

    過年封筆,一直要到正月十五過了才上班,杜若兒也是自然,難得清閒下來,偏偏蕭景瑄也不在,跟父親和弟弟兩個在家過年,好不是滋味,他們兩人沒分離這麼久過,到底難掩思念,正是熱戀之時,怎堪離別?

    蕭景瑄倒是經常有書信送來,但是這怎麼能比得上人呢?

    杜若兒一直悶悶不樂,直到元宵節,皇帝在宮中召羣臣同賞花燈,杜若兒應召入了宮中,跟幾個皇帝的重臣寵臣一道在城樓上與民同樂。

    滿京城全是花燈的海洋,宮中下旨制燈,在皇城外面便是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花燈,璀璨生輝,百姓們在皇城下觀賞花燈,好不熱鬧。

    可惜,這般熱鬧的時候卻少了個陪她賞燈的人。

    皇帝也瞧見她有些悒悒不樂,低聲道:“景瑄不日就會歸來,愛卿不必擔心。”

    杜若兒這才展顏露出笑容,“多謝陛下。”

    皇帝忙碌,在城樓上與百姓同樂,免不了說幾句話,底下百姓們更是謝恩聲陣陣,過了一會兒各自玩樂,杜若兒因着男女有別,跟別的大臣關係自是一般,也不想跟皇帝的后妃怎麼聯繫,便自己站着看着花燈,想着上輩子的事情。

    事情。

    一晃眼她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一年了,前世的事情似乎離她越來越遙遠,而今生的一切纔是真實的,讓她要更加的去珍惜。

    正胡思亂想着,忽然聽着身後傳來腳步聲,接着便是一雙手輕輕放在了她肩膀上,杜若兒一驚,急忙轉過頭來,正以爲是個什麼登徒子呢,卻見到一張朝思暮想的臉來。

    蕭景瑄!

    男人風塵僕僕,一身的風霜之色,俊臉上也生了鬍渣,更顯幾分粗獷之氣,他滿眼激動之色,還沒喊出聲,就見到面前的杜若兒眼睛一紅,忽然飛身撲進了他懷中。

    “蕭景瑄,你個王八蛋,你怎麼纔回來……”

    杜若兒哽咽着,伸手在他背上狠狠捶了一拳,蕭景瑄卻不在意,伸手摟緊了杜若兒,纔不管旁人如何看法,此刻懷中嬌軟的人兒纔是他心心念念渴望的。

    “對不起,若兒,我回來了……”

    兩人擁抱了好一會兒,直到旁邊的人都看了過來方纔分開,因着在衆人跟前不好多說,便去拜見了皇帝。

    “微臣幸不辱命使命。”

    “你回來得倒快,朕還以爲你要幾日後纔回來呢,看來真是歸心似箭啊。”皇帝笑着調侃道,目光掃過杜若兒,見她滿是喜悅,渾身發着光一樣,不時看向蕭景瑄,剛剛的情景他也隱約瞧見了,沒想到平日冷靜自持的杜若兒也有這樣的一面。

    雖然被幾個老臣說了幾句,但到底人家是未婚夫妻,馬上就要成親的,也管不着。

    “臣是急着想回來,一來向皇上覆命,二來也是請皇上賜下佳期成親。”

    蕭景瑄竟是當場承認了。

    皇帝一愣,隨即大笑道:“好好,朕便成人之美罷。”

    隨即問了欽天監挑選好日子,最近的日子便就在下個月。

    皇帝便當場賜了成婚之日,因着蕭景瑄有軍功歸來,晉王又有病在身不能管事,便冊封蕭景瑄爲新任晉王,封玄衣衛指揮使。

    玄衣衛乃是皇上心腹,蕭景瑄得此官位也讓衆人很是吃驚,方纔知曉蕭景瑄是皇帝的心腹。

    而因着這戰功又是人家要大婚,皇帝便加封了杜若兒爲慧怡郡主,喜上加喜。

    這封榮寵,也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偏偏說不出什麼不是來,畢竟蕭景瑄和杜若兒都有實打實的功勞在。

    皇帝開了玩笑讓蕭景瑄回去,蕭景瑄便帶着杜若兒提前走了。

    “再離開我這麼久信不信我跟你沒完?”

    杜若兒在馬車上氣呼呼道。

    “怎麼沒完?”

    “以後別想上我的牀。”

    “那,不離開是不是可以天天上你的牀?”

    “呸,想得美!”

    京城萬家燈火,花燈璀璨,一夜魚龍舞,而有情之人正溫柔纏綿,訴說那人間亙古的情意。

    ------題外話------

    大結局,後面還會寫點番外甜蜜,明天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