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8章:可惜你未生?男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8章:可惜你未生?男兒字體大小: A+
     

    “後悔又如何?母親已死,我多年來被毒害,若非命大早被害死,你該慶幸我沒死,否則你就等着到時候被人利用個徹底然後被弄死,等到瑞王真謀反打進來,就是你的死期。”

    晉王目中流下悔恨的淚水,支吾着想說什麼。

    也許他真的有被利用,但那蠱毒的作用也並不是萬能,並沒有那麼厲害,只不過能影響一二,並不能完全控制誰,若非是他自己偏寵那朱氏,又偏聽偏信,在他母親死後對他不聞不問,這些年他怎麼會過得這麼艱難?

    虧得他命大,又有外公家的支持,才能活下來,不是林神醫他早就死了,不是杜若兒他沒法遇到蒼梧老人,就算現在報了仇也未必能活多久。

    “可老天爺就是公平啊,我會好好活下去,告訴你,我的毒解了,以後可以長長久久地活下去,至於你,皇上沒殺你便算是看在你已經動彈不得的份上,父親,你就好好地享福吧,我是不會讓你下去見母親的,免得讓她噁心。”

    蕭景瑄冷笑一聲轉身離開,只留下晉王痛哭流涕,心中悔恨。

    他這一輩子過得就是個糊塗,被人利用,弄得家不像家,看着兒子冷漠的目光,心中更是隻剩下無盡的絕望。

    蕭景瑄走出父親的房間,嗤笑一聲,忽然覺得可笑之極。

    這許多年的恩怨如今說來卻彷彿是一場鬧劇,讓人只覺得可笑。

    蕭景瑄被皇帝招進宮中,皇帝給他看了份密報。

    “近日瑞王在秦州邊境原石峽關前方又重修新關,這處關城若是修成,易守難攻,只怕很難攻下,而且聽聞這次他們修建關城所用的就是那些水泥之物。”

    “陛下不用擔心,這水泥之法原先傳過去時,便是我特意讓人改過的,效果只怕不如那瑞王所想。”

    蕭景瑄把情況跟皇帝說了一遍,皇帝忍不住低笑一聲,調侃道:“看來這回王叔可是要吃大虧了啊。不過我看瑞王那邊對這些如此看重,怕是他們對慧怡縣主有些想法,朕擔心她的安危,打算派人過去儘快送她到京城來,免得出事。”

    “是,微臣會注意派人去保護她,不會讓她出事的。”

    就在蕭景瑄和皇帝議論的時候,秦州瑞王府內,瑞王正看着屬下的彙報,皺眉道:“就這些消息?再去仔細探探,本王總覺得有些不對。”

    “自從那晉王世子回來之後倒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只是聽聞王爺病了,王妃在伺候着,皇帝那邊派人查問他此案,鬧得很是熱鬧,不過該傳回來的消息倒是都傳回來了。”

    瑞王搖搖頭:“我不信這般簡單,我那個侄兒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他既然沒死還憋着這麼久沒出來,肯定是有什麼想法,本王看還是要多注意纔是。”

    “是。”

    “回王爺,石峽關新關城現下修建得當,想來再有數月便可完工。”

    “嗯,你們辛苦了,那水泥之物可真是好用麼?”

    “第一批送過來的水泥屬下已經讓人試過,陪着碎石子等物一起使用,修建房屋甚是堅固,且幾日便可乾燥使用,修路也是極快,到時候從秦州通往各處要道一旦用上此物,以後一日可達。”

    “好,那水泥窯要加快出產,將來還有許多大用處。本王聽着那個什麼慧怡縣主還有些其他東西能讓糧食增產,到底能不能弄來?”瑞王問起自己心腹起來。

    心腹回道:“因着現在最近朝廷查問很嚴,想弄來只能從晉王那邊,不過最近出了事兒,事情就耽擱了,要是直接過去尋商人合作,一時半會也弄不下來。”

    瑞王凝眉哼了一聲,一張長臉上威嚴之色更重,說道:“短視,那女子既有這份能耐,若是爲朝廷所用,將來我等這邊便是短處。”

    “王爺的意思是?”

    “想法子爲己所用,把她弄來秦州,秦州同樣需要這樣的人才。”

    ——

    “老師,您就不要下去了,我們下去就行了。”幾個技術員學徒在杜若兒跟前說道。

    眼前正是豐收的情景,地裏的農民正忙着收穫紅薯,杜若兒換了身素淨粗布衣裳要跟着下去,被學生阻攔了。

    杜若兒擺了擺手,臉上因着還炙熱的日頭曬得有些出汗,“一起下去看看,別幹看着。”

    杜若兒下去親自挖了紅薯出來,查看重量,這些紅薯產量自然是不能跟現代的良種比的,但是也不錯了,好在是個兒大,比起這時候的普通農作物的產量還是極大的,能很大一部分填補很多農戶家中青黃不接時期的糧食。

    紅薯保存時間又長,而且也有甜味,好吃又好做,是很好的作物。

    隨着大量的紅薯挖掘出來,計算了產量,這塊地的紅薯過稱之後產量有一千多斤,驚呆了衆人。

    但紅薯跟玉米畢竟不同,玉米做主食還可,紅薯卻不能天天吃,因爲會導致胃反酸,作爲輔食吃吃還是很不錯的。

    杜若兒看着這產量只是點點頭,叫學生記下問題,林秋白也在場,看着這產量滿是笑容。

    “本官待會就傳喜報,想必京城那邊也想知道這消息。”

    杜若兒從田裏出來,說道:“紅薯產量高的話能有兩三千斤,不過不如玉米那麼經餓,好在有甜味,能做糖也能保存儲藏,還是很不錯的。只可惜土豆我一直沒怎麼見着。”

    “你說的東西我也讓朝廷

    你說的東西我也讓朝廷發文去尋了,想來都是海外之物,總該也有些的。現在玉米纔剛種下,紅薯看這情形也收穫不錯,你該鬆口氣了。”

    杜若兒挑眉道:“要操心的事兒多着呢,忙是忙不完的。京城那邊怎麼樣了?”

    “正要跟你說呢——”林秋白找了個僻靜地兒說了蕭景瑄如今已經回京重新現了身份,而且林秋白還知道些隱祕事兒,知道蕭景瑄已經把一切擺平暫時報了仇。

    “皇上那邊的意思是讓你儘快去京城,說是瑞王那邊可能意圖謀反,會打你的主意,你如今留在開陽不那麼安全。”

    “打我的主意,不是想多了吧?”杜若兒有些詫異。

    “你可別太妄自菲薄了,你不知道自己如今多炙手可熱麼,你的名聲現在可是傳遍了天下,瑞王那邊通過蕭景雲偷偷摸摸還弄了水泥用,兵馬糧草國之大事,他想造反這些都很重要,真不注意把你擄了去,到時候找不到人現在誰也沒法去秦州救下你。”

    杜若兒被他說得微微蹙眉,真有那麼誇張?

    她一貫是研究自己的不管其他,並不知道如今朝廷的情勢,見林秋白都這麼說,爲了安全着想再說自己如今也算忙得告一段落了,所以便打算去京城一趟。

    “你這些學生也不是白教的,有什麼事交代他們去辦就是。”

    “嗯,等我忙過這段時間再說。”

    過了些日子,紅薯收穫完畢,京城那邊又嘉獎了一次,便傳了聖諭讓她去京城。

    蕭景瑄那邊也送了信來給她說了最近的情況,請她帶上家人去京城一趟。

    杜若兒見着夏收已經完成,該續種的東西都種了,便跟家人準備去京城一趟。

    杜若兒不提,杜長友當年在京城也呆過不短的時間,這次舊事重提,也頗有些感慨萬千,想着去拜見下老上司,蕭景瑄的外祖父柱國將軍忠勇侯秦家。

    杜衡很是興奮,從來沒出過遠門的他恨不得馬上就去京城,但是杜若兒可不管這些,給他安排了不少作業,路上教杜衡。

    杜若兒收拾了些紅薯等物,帶上些自己的手稿筆記準備回頭面見皇帝,別的不提,她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能夠通過皇帝實行,就再好不過了。

    在杜若兒出行前,林三娘便帶了些一看便是侍衛的人出現了,這些人看着便是身手極好,也不多話,林三娘只說是蕭景瑄派來保護她的。

    杜若兒一家人再加上侍衛,一行人並沒有乘馬車,而是先趕往運河,打算沿着運河北上,這樣順風順水,速度比乘坐馬車可要快上不少。

    這年頭坐船比坐馬車要舒服不少,坐車這年頭沒有減震措施,坐上一天便連骨頭都要顛散了,倒不如坐船平穩。

    杜若兒一家人剛坐船前往運河邊去,開陽縣離大運河並不算遠,河東縣附近便是大運河碼頭,沿着大運河直下便能抵達京城。

    杜若兒跟林秋白等人送別告辭,便乘着馬車先趕往河東縣的大運河碼頭。

    從開陽到河東縣也要一日功夫,馬車早晨出發,傍晚時分抵達河東縣,在河東縣停留了一晚,在運河邊已經有準備好的官船,杜若兒明早便乘坐官船往京城去。

    下榻在早已經準備好的驛站裏,周邊一直跟隨的侍衛盡職盡責的安排人守衛,杜若兒顛了一天也很累,杜衡卻是第一次出門很是興奮,想出去逛逛,這河東縣因爲靠着運河生意繁華,商戶興旺,驛站外面很是熱鬧,遠遠還能瞧見運河上帆影點點,槳聲陣陣,傳來漁家販賣漁產的聲音。

    杜若兒心情不錯,因着蕭景瑄的事兒解決了,又即將見面,便也好心情地跟杜衡出來到外面逛逛。

    身邊有侍衛守着倒也沒什麼不安全,實際上杜若兒到現在還覺得有些不相信自己能出什麼事兒,誰知道剛在外面街上逛了會兒買了些吃的,一轉頭,杜衡竟不見了,這些侍衛一直只顧着盯着杜若兒,一個不注意杜衡就不知道去哪了。

    杜若兒心中着急,找了會兒不見,心中開始擔心是不是被拍花子的給拐了去,忙叫人去尋。

    人一多就亂,正找着杜若兒瞧見好像前面巷子裏有個身影很像杜衡,便急忙趕了過去,才幾步走過去一拍肩膀,那人回過頭來,卻是一張矮小的中年男人臉龐,目光寒光。

    杜若兒忽然心中一跳,在那人回過頭的瞬間便急忙退後幾步,果然那人瞬間朝她伸手抓了過來,只因她退得快才躲了開,這人揮手便是一團煙霧,杜若兒幸好有警覺纔沒中招,否則怕是立刻就得昏倒。

    這一下不着,旁邊忽然出現了幾個黑衣人朝她逼近了過來,把她前後左右都堵住了,而此刻其他人離得都遠,杜若兒臉色微變,想起之前林秋白說的事兒,才明白剛剛是調虎離山,有人想抓她!

    這周邊的人都是那些人,杜若兒把旁邊的竹竿取了擋開人,正想說話暫時拖延時間,卻見周邊冒出幾個人來把這幾個人攔了下來,杜若兒得以逃開,被很快趕來的林三娘護住,侍衛們很快趕過去跟這些人打了起來。

    這些人來得快去得也快,見未得逞很快不糾纏拋了個煙霧彈很快就消失了。

    林三娘臉色難看,這會杜衡也找到了,他被人引去看花燈去了,這會才知道姐姐出事了。

    “姑娘沒事吧?”

    “沒事,就是方纔這些人撒了點迷煙,

    了點迷煙,有些頭暈。”杜若兒臉色也是有些難看,這會才知道還真的有人打她主意,再不敢在外面呆着,忙回了客棧。

    怕杜長友擔心,杜若兒沒告訴他這事,幾個侍衛經過這事,更緊張地守着房間不出去,林三娘也陪着她睡在一起怕出事。

    “幸好皇上那邊暗地裏還派了人守着,我當時還想是不是小題大做,沒想到真有人對你出手。”林三娘也是後怕。

    “不會真是那個瑞王吧,我的名聲真到了讓他也要動手的地步?”杜若兒揉着額角蹙眉道。

    “很有可能是她,你跟其他人也無什麼仇恨,你跟公子的關係知道的人很少,也不是因爲他招惹的仇人,那就不至於如此。這些人也是趁着在河東縣這邊咱們人手少纔敢這麼做,這會兒我已經叫河東縣衙門的人查了,回頭上了官船在運河上應該不至於出什麼事。”

    “希望如此吧。”她自嘲道:“沒想到我也有被人綁架的一天。”

    “姑娘你才知道自己現在多厲害麼,可要多保重自己,等到京城就好了,公子會好好安排人手護着你的。”

    出了這事,路上便緊張起來,第二日上了官船沿河北上,杜若兒倒沒其他人那麼緊張,一路上教導教導杜衡學業,再做做筆記,偶爾在外面看看運河兩岸的民生風景,因着順風順水,數日的功夫便到了通州運河碼頭。

    碼頭上大船林立,行人往來,送行的和告別的無數,杜若兒站在船頭,跟林三娘一行人下了船踏上碼頭。

    纔剛走了幾步,便有輛馬車過來,停在身邊。

    馬車簾子掀起,露出蕭景瑄的俊臉,鳳目閃動着喜悅的光芒,帶着思念看着杜若兒:“若兒。”

    杜若兒有些驚訝,旁邊的林三娘笑嘻嘻地道:“姑娘還不上去,這兒不是說話的地兒。”

    杜若兒也有些歡喜,知道蕭景瑄暫時可能不方便露面,杜長友跟杜衡跟他打過招呼後便被安頓了其他車馬,杜若兒被推上了蕭景瑄的馬車,馬車便離開碼頭。

    纔剛進去便被蕭景瑄一拉跌入他懷中,多日不見她,蕭景瑄只覺得想念,忍不住低頭吻住她的脣瓣,來了個深吻。

    杜若兒自也有些思念,雖然離開不過快一個月的時間卻彷彿過了一生一世一般。

    “可有想我?”蕭景瑄攬着她柔聲問道。

    杜若兒嗔道:“我想不想你在乎麼,走了那麼久就給我回了一封信。”

    “京城的形勢之前不好,我等安全之後纔敢報消息給你。”他握住她的手,語調帶着幾分委屈可憐,弄得杜若兒也跟着心軟了,忙問他身體如何,有沒有事。

    蕭景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說了沒事,便問起她之前的情況,“我聽聞你差點被人抓了,擔心了幾日,不放心別人,便親自過來接你。”

    “真是你那什麼瑞王叔做的麼?”

    “沒錯的話就是他出手了,只是沒想到他動作倒也挺迅速,居然這麼快就出手了,幸好我早安排了些人。”說到這裏蕭景瑄也是有些後怕,雖然瑞王綁架杜若兒過去也只是想利用她手裏的本事,可是他怎麼敢冒險讓杜若兒出事。

    “到了京城不會再出事了吧?”

    “放心,在這裏沒人能對你不利,皇上明日會召見你,我家中現在人多眼雜,先去別院安頓,等明日過後我請皇上公佈你與我的婚訊。”

    杜若兒挑眉道:“這麼着急做什麼,我纔剛到京城,可還沒看夠呢。”

    蕭景瑄哼了一聲,“你還想着別人不成,反正你跟我的婚約回頭早晚會公佈。”

    杜若兒與他說了會兒情話,馬車便進了京城,杜若兒被這古代建築的大城震驚了一會,好奇地看了會兒便罷,杜衡卻是一路上興奮得不行。

    蕭景瑄將他們安頓在他的一座別院之中,因着杜若兒跟他的婚約還不爲世人所知,明日又要面見皇帝,暫時便不打算多事。

    吃了頓飯,蕭景瑄因着還有事,晚上必須回晉王府,便先離開。

    杜若兒留下整理了東西,明日皇帝召見,她還要好好準備。

    第二日早起,蕭景瑄親自來接她去宮中見駕,杜若兒換了身縣主服侍,淡掃蛾眉,瞧着比之往日的清麗更多了幾分貴氣,她神色平靜,彷彿見駕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倒讓蕭景瑄有些意外。

    “不緊張麼?”

    “沒什麼可緊張的。”上輩子又不是沒見過這些地位高的人。

    “你不緊張就好,皇上那裏一直對你誇讚不停,待會兒你跟我一起面見,若有什麼疑難,我來回便是。”

    “好。”

    馬車在皇宮前停下,蕭景瑄親自帶了杜若兒入宮去見駕。

    還是重華殿,皇帝剛接見完大臣,聽了消息便讓他們進來。

    宮中處處威嚴肅穆,杜若兒也是表情跟着嚴肅起來,入了殿內按規矩行禮下拜,聽得頭頂一聲“平身”才起身,也沒擡頭去看。

    “賜坐。”

    皇帝一聲命令,杜若兒便得了個賜坐的權利。

    “慧怡縣主擡起頭來,不必緊張。”皇帝的聲音很是溫和,聽着態度很是和藹,杜若兒便擡起頭來略看了看,見御座上的皇帝甚是年輕,二十七八的樣子,一身紫色團龍圓領袍,頭戴翼善冠,容貌俊美英氣勃發,周身貴氣不凡,正帶着幾分笑意打量着她。

    “朕一直聽聞縣

    一直聽聞縣主的才學能力,本來早就想一見,沒想到一直到今日才得相見,真是一樁憾事。”

    “陛下過獎了。”

    “不必過謙,你的本事朕都知曉,旁的不提,你弄出的那些東西於國於民都是極好,只是封個縣主朕尚覺得不夠呢。”

    杜若兒一番謙虛,見皇帝對她多有倚重,一直在跟她談論她農事上的事情,杜若兒說起自己的專業所長,便是侃侃而談,態度自信,光芒四射,把她對農事上的一番見解說了些,又說了些她見農戶耕作犁地的犁不好,打算組織人研發曲轅犁,用這種曲轅犁耕地速度更快,且更省牛力,便是人拉都行。

    皇帝很感興趣,又問起她想在全國推廣玉米等物的事情。

    “小女也知道天下之大,各地氣候種植土壤都有不同,南方北方差異很大,所以種東西最好因地而異,全國推行不可一蹴而就,在各地小片試驗之後再行調整,如果可行再大規模推廣。再者雖說朝廷推廣,民間未見成效未必樂意種植,如果試驗之後效果良好,名聲傳開,不用朝廷下令,百姓都會風聞種植。”

    “這就是你之前讓各地試驗種植的緣故麼?”

    “是,先在試驗田種植再加推廣,如果一地不適合種植,那就不必費時費力,免傷農力,其他事情同樣如此。陛下英明,肯定比小女子更明白這道理。”

    皇帝輕笑了一聲,面前的女子自信聰敏,神采飛揚,又博聞廣記,見解獨特,做事更是有條不紊,這般人品能力便是男子中都是極爲出色,怪道能把蕭景瑄折服,連他也很是欣賞。

    “可惜縣主未生爲男兒,否則當爲朕肱股之臣。”皇帝忽然感慨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