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6章:蕭景瑄沒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6章:蕭景瑄沒死字體大小: A+
     

    晉王府中,雕欄玉棟,風景殊勝,深深庭院之中,晉王妃朱氏正蹙眉看着兒子蕭景雲,問道:“到底怎麼個說法,這都快七七過了,皇上那還不給個話,總不能那邊一直停靈在那,也頹是晦氣。”

    蕭景雲也是陰沉着臉,“也不知道皇上是個什麼意思,父王昨日又上摺子問下葬的事,皇上還沒回復,不過不可能再拖下去了,估計這一二日便該有消息了。”

    “那就好,不然這事兒總是讓人煩擾,等他下葬,過些日子再想法子讓你父王給你請封。”

    晉王妃又跟蕭景雲說了會話,忽然打發了下人下去,問道:“我聽你父王說你近日弄了個那水泥之物的倒是新奇。”

    “嗯,母親怎麼問起這個?”

    “還不是聽說那個慧怡縣主麼,一個農家女子弄出這許多東西,直接被皇上封了個縣主,這可是我朝多年未見的事兒,想來還真是個奇女子呢,也不知道她還有多少東西。”

    “這就不好說了,回頭皇上還要召見她,真要有什麼東西,皇上肯定會讓她繼續研究的。”

    “嘖嘖,她要怎能研究那些什麼高產的玉米之類的,這天下的百姓可就有福了,聽說皇上嚐了那邊送來的玉米很是喜歡,說味道也很好,還很飽腹,真要有這麼個大才,也真是好處多多……”

    “是這麼回事,只可惜現在那東西大多是做了種子,少有在世面流傳的,否則就弄些來給母親嚐嚐鮮。”

    晉王妃笑吟吟地點了點兒子的腦袋,目光流轉正想說些什麼,忽然聽得外面傳來一陣驚慌的腳步聲。

    “王妃,公子,不好了,出大事了!”

    “吵嚷什麼,怎麼了?”蕭景雲蹙眉問道。

    “公子!”來人是蕭景雲的心腹,見到他面色焦急,叫道:“公子,出事了,剛剛早朝有人敲響了登聞鼓告御狀。”

    “那又如何,這與我們有什麼干係?”蕭景雲詫異,“是什麼人?”

    心腹面色怪異,看了看他們,吞吞吐吐,一時竟是不知道該如何說話。

    “到底怎麼了,快說!”朱氏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敲登聞鼓的人是、是世子!”

    “世子,你說誰?”蕭景雲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片刻後才反應過來,一張臉瞬間就扭曲了:“是蕭景瑄,他沒死?”

    “是的,是世子,他沒死,還敲了登聞鼓告了御狀,說有人謀害他性命,他好不容易逃出生天養好傷,卻發現自己傳出了死訊,他爲了自證身份便去告了御狀,請皇上御裁,現在皇上已經接受了這狀紙,讓人帶他下去查驗身份去了。”

    “蕭景瑄!”朱氏臉色陣青陣紅,跟蕭景雲對視一眼,母子二人面色都是難看極了。

    這麼些日子以來,他們都以爲蕭景瑄死了,沒想到蕭景瑄居然沒死,好這麼突如其來的出現,敲了她們一個悶棍。

    蕭景瑄的突然出現頓時打亂了他們的計劃,蕭景雲心中轉了一圈,冷聲道:“母親,大哥已經死了,這才冒出來的定是假冒的!”

    朱氏眸光一閃,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讓蕭景瑄變成真死亡了,畢竟之前查找到的屍體身上的信物都是蕭景瑄身上的,這不可能作假,那麼現在的蕭景瑄就是個沒有身份的人,如果不能有證明他自己身份的辦法,那麼他就是活着也是死了。

    “待會皇上那邊肯定會派人過來把我們叫過去,我們只能一口咬定他是假的,不知道此事。你父王那邊我去說,你大哥本身就命不長久,你父王從小不喜他,這事兒便糊塗過去,只要不承認他的身份,總是能拖下去,等他病死,這事兒總有個了結。”

    晉王妃目光陰寒,說了一番,便忙起身去找晉王去了,也不知道她到底說了什麼,等過片刻皇帝派人過來召見他們去進宮的時候,晉王只跟蕭景雲道:“景雲,你纔是本王認可的世子。”

    蕭景雲連連感謝父母,跟父親匆忙趕往了宮城。

    早朝上剛鬧了這麼一出,晉王世子死而復生,敲登聞鼓告御狀的事情傳遍了朝野上下,京城內外,再聯想前陣子收斂屍體鬧出的傳說,敢情那根本不是晉王世子,怪不得在晉王府鬧騰,原來是收錯了屍體。

    蕭景瑄的模樣很多人也是見過,早朝出現的人的確是他無疑,此刻早朝因爲此事還未結束,不少官員都在等着看這事的處置。

    晉王父子進了殿內行禮,皇帝高高在上,朱冕龍袍加身,坐在御座上面目威嚴,垂眸看着他們,淡淡道:“平身。”

    晉王父子起身,皇帝開口道:“晉王叔想必也聽到了消息,方纔朕已經讓人去查驗他的身份,看其樣貌,的確像是世子。”

    晉王拱手道:“陛下,吾兒之前已經遇害,屍體都送殯回京,如今還在府中作法事,當時也是查驗過,他身上的衣物和那些玉佩等物的確是吾兒的,不知道此人又是怎麼回事?臣雖希望兒子復生,但也不想被歹人欺騙,不知那人可有什麼證據?”

    此話一出,旁邊圍觀的朝臣們個個面面相覷,看向晉王,這話說着好像不怎麼想讓世子活着似的?

    按正常說,自己兒子死而復生,父母都該是高興激動纔對,應該是想立刻看到他,就憑着父子之情,哪需要什麼證據,便是他們都能認出蕭景瑄,他這話說得有理,但就是太有理反顯得不

    但就是太有理反顯得不近人情。

    皇帝神色微帶幾分古怪,看了晉王一眼,說道:“這樣,朕讓你們當面對質。”

    說罷,便讓太監把蕭景瑄帶來,另把宗正令,欽天監等一些人叫來。

    不多時,太監便去把蕭景瑄請了過來,在上來之前,皇帝的心腹太監便跟蕭景瑄說了方纔殿內發生的事情,蕭景瑄聽了,並不如何意外,脣角勾起一抹冷笑。

    早就知道晉王的態度,這個父親素來不疼愛自己,甚至他的世子之位也得來不易,之前他也不願意請封他爲世子,一直以他身體爲由想冊封次子爲世子,還是當今皇上登基之後親自冊封了他爲世子。

    蕭景瑄擡腳跨進朝堂之內,看到面前大臣們的目光,神色自若地走了進來,行禮。

    見到蕭景瑄出現,晉王和蕭景雲都是眸光微變。

    這的確是蕭景瑄沒錯,這麼多年的相處,都是一家人朝夕相處,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他果然沒死!

    蕭景雲不傻,之前那些屍體之類的東西,現在想來,恐怕都是障眼法,蕭景瑄可能當時是真的受傷不方便出來,或者其他原因,所以弄了具假屍體,安排了那一出,那些玉佩等信物確實是真的,所以這件事的確是跟蕭景瑄有關,他是故意的!

    那後面什麼詐屍之類的事情,肯定跟他脫不了關係。

    蕭景雲擔心蕭景瑄留了什麼後手,但是現在,看着周圍的目光,蕭景雲知道,這些人不少都懷疑他跟這事情脫不了關係,而他就更要好好表現了。

    “景瑄?”

    “大哥?”

    晉王和蕭景雲倒沒裝傻認不出,都是一臉驚訝的樣子。

    蕭景雲還一臉驚喜的樣子,走了過來,只是驚疑不定地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一樣。

    “朕問你,你可知這是誰?”

    “回稟陛下,是我父親和二弟。”

    “既然你說自己是晉王世子,可有什麼證物證明?方纔晉王說了,晉王世子的信物和衣物都是在那屍體上,也是在膠東省發現了屍體上面的東西才知道了屍體的身份。”

    蕭景瑄看向了晉王和蕭景雲,脣角微勾,仔細看,會覺得那笑容帶着幾分諷刺。

    “沒有,臣當時因爲有歹人追殺,臣忠心的屬下便跟臣換了衣服,所以身上的信物俱在屬下身上,未曾料到他已經死於非命,還被意外當成了微臣被送葬回京。”

    旁邊的蕭景雲聽到他的話目光微眯,心中一喜,拿不出證據便有可操作的空間,說他是他就是,說他不是,那他就不是。

    蕭景瑄看到他們的目光,輕聲道:“但是我想這並不需要如何證明,難道父王跟弟弟他們會不認得我麼?”

    晉王輕咳一聲,狐疑地上前打量他一番:“你身上並無信物,本王也不知道到底是否真假,若不能查證清楚,怕是不敢貿然決定此事啊。”

    “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證明的了,否則的話也不能這般貿然相認。”

    這兩父子的話看似有理,但到底怎麼個想法並不難猜出來。

    朝廷上有些老臣也謹慎持重,說要查驗清楚,畢竟涉及皇家血脈,不能隨意決定。

    皇帝看了看底下議論,嘴角掛着似有若無的笑意,忽然道:“那就把你所知都說出來,朕會欽天監和宗正令覈查。”

    蕭景瑄見到宗正令等人,點點頭,便把生辰八字,身上特殊的痣等處等等信息寫了出來,又寫了晉王的生辰,生母晉王原配秦氏的生辰和忌日,晉王府的各種情況給宗正令和欽天監。

    這些人都有登記皇室子弟的信息,這些都完全沒有問題。

    “只是這些恐怕不夠,若是有心還可能查到。”晉王還是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