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4章:離別訴衷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4章:離別訴衷情字體大小: A+
     

    “其實要是品種良好,產量上千斤並不是什麼難事,這玉米磨成粉同樣可以做成餅吃,而且可以儲存時間極長不壞,饑荒時節也可度日了。”

    “若兒,若真的有此功效,你便是給天下百姓一份大恩德了,我想這次陛下恐怕不給你個爵位封賞都不行。”

    之前夏收豐收的時候,朝廷的嘉獎便下來了,賜了匾額御賜的金銀等物,林秋白也得了賞賜,等到明年官員考舉之時肯定會升官。

    杜若兒聞言笑道:“爵位?封我個什麼噹噹?”

    “晉王世子妃好不好?”蕭景瑄將她摟入懷中,笑吟吟地打趣。

    “不三媒六聘,十里紅妝,滿天花海我可不答應哦。”杜若兒開玩笑回他。

    “好。”蕭景瑄卻是當真了,杜若兒只當他玩笑,沒想到他以後真給了她一個驚喜。

    過了十來天功夫,玉米成熟,因爲之前得來的種子就不多,所以種下的田地不過就幾十畝地,杜若兒安排人掰玉米,最後一畝地產量大概在七百五十斤左右,剝開的玉米撿嫩的杜若兒拿回來給蕭景瑄等人嚐鮮,林秋白大喜過望又讓人送了喜報和一些玉米去京城,順便附送了做法。

    這產量着實驚人,傳來的喜報讓滿城皆驚,這如果能在全國推廣那便是能基本解決溫飽的功績,更別提這女子還培育出的那紅薯聽說產量也極高。

    這玉米等物在南方雖有種植,但培育不當,並無此等產量,杜若兒培育之後產量竟然如此驚人,讓朝臣也大爲驚喜,衆人都知道這要是真的推廣會是何等驚人的效果。

    皇帝大喜過望,特賜慧怡縣主封號,賞千金,召杜若兒入京。

    杜若兒的名字第一次被天下人所知,以一個貧民女子出身,得此封號,雖然也有人有異議,然而農爲國家之本,皇帝重視,終究沒人敢多說什麼。

    消息傳到開陽縣,接到聖旨,杜若兒也是有些驚訝,到底她早有準備,對這些並無什麼意外,平靜地接了聖旨謝了恩,給了太監賞賜。

    林秋白擔心道:“慧怡縣主這邊還要忙着玉米栽培的事,暫時還不能去京城。”

    那太監笑眯眯地道:“林大人不必擔心,皇上那邊說了,等杜姑娘這邊忙完了農事再去京城,農事重要,並不着急。”

    “那就好。”

    因着之前種植的玉米不多,現在哪怕產下幾萬斤的玉米,留作種子也不能種植多少的地,只在每鎮各選了試驗檯,又分給隔壁縣以及南方北方都試驗種植一些,剩下的並不多。

    況且還有紅薯過一個月便能收穫,杜若兒還擔心,並沒空去京城。

    送走了太監,林秋白笑嘻嘻地跟她道謝,“大嫂,恭喜啊,小弟少不得要喝杯酒祝賀一番。”

    杜若兒睨了他一眼:“我還要恭喜縣尊呢,你這升官在即啊。”

    “同喜同喜。”

    林秋白話音一轉,正色道:“我看大哥也快回京城了,大嫂晚點去也好,等大哥那邊安頓好你再去京城,雖說你這番功績是實打實的,但朝中少不得有人挑刺,還要小心些纔好。而且,我看陛下可能還另有打算。”

    “什麼打算我只管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總之朝政我不懂也不想摻和,我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杜若兒沒那麼複雜心思,她本就是個農業專家,不管其他,只管做好自己的本職。

    皇帝再有安排,也頂多只能讓她發揮所長,再多的她就沒能耐了。

    林秋白大有深意地道:“大嫂雖然想得好,只是朝政複雜,到時候就不是你想那般簡單了,不過一切都有大哥在,不會讓你操心的。”

    “那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林秋白一愣,看她神情坦蕩,既沒有因爲得封了縣主而驕傲自豪,更沒有擔憂害怕,一如平常,這份心性真是連男子都自愧不如。

    “還是大嫂想的通透。”

    杜若兒其實確實沒多在意現在這些身份,於她而言,上輩子同樣是國家頂級專家,享受的待遇也是再不能更好,自己的官職品級也不低,見過的大人物更是不少,因此上對現在封的爵位她並不如何在意,不過是因爲習以爲常而已。

    但是旁人可不這麼想,杜若兒這爵位一封,整個開陽縣都轟動了,雖然知道杜若兒這功績不小,但得封縣主還真是着實讓人驚訝,看來皇帝是真的很看重她的本事。

    一個貧民女子如今獲封了爵位,更入了皇帝的眼,要入朝面聖,對於小地方的人來說是極大的榮耀,可謂是光宗耀祖。

    杜若兒雖然想低調,但杜家村那邊杜氏宗族卻不肯低調,大肆慶祝了一番,杜長友也是難得露出了笑容,把她獲封的聖旨掛在家中,更左看右看不滿意,想要重修杜家宅子。

    杜若兒於此事上雖然不在意,但也並不想掃興,杜長友要修宅子就修,反正她現在也不缺錢。

    “若兒,恭喜了,不,該說是慧怡縣主。”趙彥在恭賀的賓客中走過來道賀,仍舊是那副親和溫文的樣子,身後還跟着同來道賀的趙家諸人。

    “你跟我這般客氣作甚,我能有今日也多虧了你的幫助。”

    “終究還是你自己的本事,我早就覺得你非池中物,將來定會大展宏圖。”趙彥這話是真心實意,後面的趙老爺等人跟着來道賀,杜若兒寒暄了一番,跟趙玉珠

    寒暄了一番,跟趙玉珠說了會兒話,又忙着迎接客人去了。

    “唉,真是可惜了。”趙老爺嘆道,看了眼兒子:“當初要是能結了這門親就好了。”

    “父親您說什麼呢,別讓旁人聽見壞了她的名聲。”趙彥低聲道,目光同樣帶着幾分黯然。

    他對杜若兒有意的事兒,父母俱都看出來些,只是到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心中喜歡的是蕭景瑄,那位晉王世子。

    曾經或者他們身份還算有別,但如今杜若兒已經被封爲慧怡縣主,再加上誰都能看出來皇帝肯定會有所重用,這二人成婚便不成任何問題,只要能解決晉王家那一攤子事情恢復名聲。

    而顯然,蕭景瑄又怎麼會是什麼省油的燈,他一直有關注晉王府的事情,跟蕭景雲的合作也是蕭景瑄授意的,內中的陰謀他也有所參與,只怕等蕭景瑄回京之時就是發作之時。

    而他趙彥同樣是俊傑,識時務更明時事,並不會想在這種事情上更蕭景瑄作對,他們趙家纔剛剛起步,隨着跟杜若兒的這些合作,將來他們也會成爲天下有數的大商賈,大家族。

    今日蕭景瑄並未出現,因着人多眼雜,他又在休養之中,在縣中跟林秋白商議事情,待傍晚杜若兒回來纔好好慶賀了一番。

    “縣尊說你很快要回京城了?”

    晚飯後,杜若兒跟他坐在院中乘涼,天上星斗璀璨生輝,沒有月光,院子裏一盞燈籠朦朧地發着光芒。

    蕭景瑄伸手攬着她,點點頭:“是,過陣子沒錯安排好會回去,若兒,我先回去安排,再派人來接你。”

    “你之前安排的那一出假死,現在又出現會有人信嗎?”

    蕭景瑄輕笑一聲,“我自然有安排,我們蕭家祖上流傳有血脈鑑別之法,再說此事皇上也知道。”

    杜若兒沉默了片刻,仰頭看着他,“你的身體……”

    “我問過林老了,他說我的身體再調養個半個月無礙了,回去我也會注意,不會讓你擔心的。京城那邊還有些事情要我處理,我也該拿回我應得的東西了。”

    杜若兒看他神采奕奕的樣子,凝視着他看了許久。

    蕭景瑄疑惑:“怎麼這樣看着我?”

    “看到你現在生龍活虎的樣子高興,你想怎麼鬧騰就行,只要記着好好注意身體,不然我可跟你沒完。要記住,你的身體是我的!”

    杜若兒霸氣地宣告。

    蕭景瑄低笑一聲,眉眼都帶着幾分寵溺,低頭在她脣上一吻,“嗯,若兒想要我,隨時奉陪。”

    “等你明媒正娶我再說吧,本姑娘可不是那麼好娶的。”杜若兒傲嬌地仰起頭打趣道。

    蕭景瑄愛極了她這般肆意自信的樣子,笑着道:“看來我得趕緊把我家若兒迎娶回去才行,不然真怕你跑了呢。”

    “知道就好——”

    這晚過後,杜若兒更用心在蕭景瑄身上,讓他好好休養身體,而與此同時,蕭景瑄也沒閒着,從秦州那邊得來的密報讓蕭景瑄微眯起了眼睛。

    看來,有些人已經入甕,就等着到時候他收網了。

    杜若兒忙着小麥收割之後的玉米種植,並不得空,等一切安排好也已經過了半個月功夫。

    這一日傍晚,杜若兒剛回到家中便見到家中來了一羣玄衣繡紋飛魚的男子,這些人皆是目光冰冷身上散發出強烈的煞氣,腰間佩着刀,正站在杜家庭院中把蕭景瑄圍在其中。

    杜若兒一怔,見到她的出現,這些人目光警惕地看着她,直到蕭景瑄擺手說她是慧怡縣主才點了點頭。

    林秋白也在院中,上前小聲道:“這些人是來接大哥回去的。”

    蕭景瑄今日也難得穿上了一身錦衣,玉帶金冠,俊美如儔的臉龐尊貴非凡,他的目光轉向杜若兒,說道:“我跟她說會兒再走。”

    爲首的一個男子聞言點了點頭,在院中候着,蕭景瑄便牽着杜若兒的手進了室內。

    “這就要走?”杜若兒蹙眉,“怎麼沒有一點徵兆……”

    “他們是今日到的,我想等你回來再走。”蕭景瑄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力道之大彷彿要將她溶進骨子裏。

    “若兒,等我,我很快就接你去京城。”

    杜若兒難得有些沉默下來,片刻後才仰起頭目光帶着幾分決絕,主動地吻上他的脣。

    蕭景瑄目光一暗回吻了過去,二人一時便吻得難分難捨。

    直到許久之後二人才分開,杜若兒目光帶着幾分不捨:“蕭景瑄,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很快就去找你。等我回去的時候,你要少了根頭髮絲看我怎麼跟你沒完。”

    “好。”

    蕭景瑄一時心中柔情萬丈,恨不得把她帶着一起回去。

    只是不行,京城的情勢複雜,在他還沒有解決清楚之前,並不打算把她攪到這個渾水裏面。

    他要等自己回去暫時掌握一切再叫她過去,免得她受到傷害。

    二人互訴衷情,說了一會話,蕭景瑄這才依依不捨地要離開了。

    “爲了免得引人注意我會晚上出發,到了我會派人報平安給你,林三娘就留下給你,到時候跟你一道回去。”

    “你路上小心,雖然你都說了自己一切都早就安排好了,可我還是不放心。”

    “我會注意的,就是爲了若兒你,我也會注意的。等我的消息,我不在的時候不要天天太忙連飯都顧不得吃。”

    二人這番說話便是又拖延許久,直到暮色四合,外面已經是夜色深沉,杜若兒送他到門前,看到他跟那些玄衣飛魚服的男人上了馬車,掀開簾子看着她擺手,直到昏暗的暮色中再看不到他的身影,她在門前站了許久都沒有進去。

    “姑娘,別看了,放心吧,公子從來都是胸有成竹,這次回京,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杜若兒點點頭回了院子,終究是有些心中空落落的,這邊晚飯也沒什麼心思吃了,只草草吃了點兒。

    平日裏還不覺得,此刻跟蕭景瑄真的要長久的別離,才知道自己真的無法做到那麼平靜。

    他們的感情並不如何轟轟烈烈,只在這細水流長之中緩緩加深,直到此刻,她才真的察覺,這個男人是真的侵入了她的生命中,而她來到這個世界,也終於有了能夠讓自己全心牽掛的人。

    愛情,是否就是如此甜蜜又酸澀?

    杜若兒不是信佛的人,只是經歷了這許多,也真心地祈求他能平安。

    或許這就是愛情給人帶來的力量。

    而此刻,蕭景瑄一行人已經乘着夜色離開了開陽縣,跟林秋白告別之後,在暮色中前行,往京城的方向去了。

    蕭景瑄回望暮色中的開陽縣城,心中發下誓言,若兒,你等着,我一定給你一個盛大的迎接!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