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3章:解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3章:解毒字體大小: A+
     

    旁的不提,那藥浴便是尋常人不能忍受的,熱水中放滿了燒製的藥材,不加處理藥性極強,人在其中不過幾分鐘便是渾身瘙癢難耐,彷彿螞蟻嗜咬又似蚊蟲叮咬,過了這陣子便開始渾身發疼,彷彿從骨髓裏都開始疼痛一般讓人無法忍受。

    蕭景瑄偏都忍耐了下來,泡這一個小時的功夫,那水都變得發黑渾濁了起來,彷彿是從體內滲透了什麼髒污的東西。

    藥浴過後,便是再行金針鍼灸一番,全身都插滿了針,動都不能動彈,行鍼一個時辰,這邊算結束了。

    這般折騰一番,不止是蕭景瑄,便是老者自己也是有些疲憊,擺擺手:“三人再行金針,無事不要來打擾老夫,老夫要去研製解藥去了。”

    杜若兒心疼得緊,看蕭景瑄去了半條命一般地躺着,上前守着,待他醒過來,見到她,勉強擠出笑容道:“沒事,只是剛剛有些疼痛,現在倒覺得比平日鬆快了些。”

    “沒想到這法子這般痛苦,要是不能忍那——”

    “無妨,我從小便受慣了這苦了,我能忍受的,只不過忍耐幾個月,以後可得幾十年的壽命,有什麼不能接受的,不用擔心,你每日也不必在家守着我,只管做自己的事就行。”

    杜若兒雖然心疼,到底知道輕重,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按老者給的法子好好交代林三娘給他做些藥膳調養,還要忙碌農事,並不得什麼空閒。

    而與此同時蕭景瑄自己也不得閒,京城那邊弟弟蕭景雲回京之後因着他一連串的打擊之事深陷害死大哥的陰謀論之中,被人議論還要被皇帝派人調查。

    雖然當時的事情做得足夠隱祕並未留下什麼把柄,查也查不出個什麼,到底請封之事被耽擱了下來,皇帝那邊更不知道什麼想法,一直未曾提及此事。

    蕭景雲心中鬱卒,本想趁機把兄長的一些產業給佔了,在此當口也不敢輕舉妄動,便想了法子想把蕭景瑄曾經得力的幾個手下或收攏或打壓,還真有幾個見利忘義的被收攏了過去,暫時打壓了一下蕭景瑄曾經地勢力。

    只是真正的蕭景瑄心腹都並未動作,而是隱藏了起來,並不爲蕭景雲所用,靜靜等待自家公子的反擊。

    而此時,蕭景雲跟趙彥商議相讓了不少的利益確定了合作,在離京城不遠的通州開辦幾個水泥窯,那是因爲通州那裏水泥需要的幾樣原料石灰石等東西產出極多,京城卻是沒這樣的礦場,又遠離京城,先買了座礦山辦了下前期工程就已經花費了不少了。

    然而趙彥也不傻,只是派人過來監督,按照合同,到時候水泥的配比是由他的人負責,並不打算把方子直接告訴蕭景雲。

    這讓蕭景雲很是惱火,偏偏趙彥說了不這樣就不合作,趕着蕭景雲急需的當頭,又不想讓林家知道,便暫時捏着鼻子答應了,想着日後總有機會能弄到法子。

    這前前後後下來,時光飛逝,早已經過了一月功夫。

    而此時,蕭景瑄一個月的藥浴終於是結束了,身體也被蒼梧老人調養到了最適宜解毒的狀態,終於這日讓他服用瞭解藥。

    蒼梧老人神情嚴肅地道:“服下這藥之後你運功一個周天,藥性衝撞可能會很嚴重,到時候要做好準備。”

    衆人都跟着緊張,蕭景瑄倒還算平靜,待服用了這藥丸之後便運功起來。

    藥性很快發散,蕭景瑄的面色頓時變得黑青,體內兩股毒性相沖,頓時讓蕭景瑄身體戰慄,接着有些無法控制地吐出了幾口黑血,竟是昏迷了過去。

    “公子!”

    蒼梧老人上前嚴肅地替他把了把脈,隨即道:“把他扶上牀我要給他施針。”

    蒼梧老人給蕭景瑄施針了一番,但蕭景瑄一直未曾轉醒,讓衆人很是擔憂:“這是逼出他體內的毒血,等等他轉醒之後,藥性徹底發揮出來還可能會吐血,沒事。”

    果然,等蕭景瑄睡了幾個時辰醒過來又再次吐了血,但是面色卻是好轉許多,那眉心本來殷紅的硃砂痣現在基本消失,蒼梧老人起了針,再給他服下了一丸藥,說道:“這藥連服七日,便能把毒性從如廁時排出,不會傷及根本,過後再服用溫補之藥養幾個月,身體便算無礙。”

    杜若兒一直揪着的心到這時才總算是放了下來。

    蕭景瑄再連服了七日藥之後毒性總算徹底解除,眉心地硃砂痣徹底消失,面色也恢復了正常,脈象雖然有些虛弱,可再不是過去那般複雜,而是跟常人無異。

    解除了長久以來危及性命的毒,蕭景瑄彷彿覺得自己的身體爲之一輕,沒有了負擔,他終於不用再刻意壓制內力就爲了壓制毒性,而是可以隨心所欲,不再需要苦苦忍耐,只爲不能隨便發怒。

    從出生起就籠罩在他身上的陰影終於消散,蕭景瑄心中也是喜悅,真心地跟蒼梧老人道謝。

    “不必跟我道謝了,我也得了丫頭給的東西,這不過是一物換一物。”蒼梧老人擺擺手,拿着這些日子跟杜若兒探討的醫道心得,說道:“在這耽擱了這麼久的日子,老朽也要離開了。”

    “多謝您的大恩,蒼梧神醫。”

    蒼梧老人聽到這話挑眉看過來,倒也不怎麼意外,搖搖頭道:“早就知道你看出來了,還想着你不會說呢。我之所以肯給你解毒主要是因

    以肯給你解毒主要是因着若兒丫頭。這女子是個好女子,爲了你付出的東西不少,這世間黃金白銀珍惜之物極多,真情卻是難得,希望你好好珍惜她,莫要欺負她。”

    “我會的,若我敢不好好對他,便叫我天打雷劈。”蕭景瑄認真地起誓道。

    蒼梧老人哈哈一笑,“好好好,不必跟她說了,我便這就走了。”

    說罷他直接離開了這裏往外面走去。

    蕭景瑄本想送送,但知道這位老人的性格終究沒有上前,林神醫看着他離去的背影感慨道:“真不愧是一代醫聖,這解毒前後所用之法也是神乎其神啊,你能碰到他也真是幸運,否則真難能解此毒。世子,雖說老夫不該多問,但也贊同蒼梧老人的話,杜姑娘真是個好女子。”

    “我懂,再沒人比我更明白了。”

    杜若兒在他不知道能活幾年的時候都願意陪着他,這樣的女子他要是再不珍惜那真是該叫天打雷劈了。

    杜若兒正帶人照看今年的夏收,天氣已經到了六七月間,小麥正是收割的時候,也跑了不少地方查看今年的收成情況,做表格,再者他們自家的小麥也正在收割,雖然請了人也難免回去看看,還要安排其他事,並沒什麼空閒。

    等夏收結束,看到報上來的收成數據,林秋白樂開了花,因爲今年的收成因爲杜若兒大範圍推廣化肥再加上病蟲害防治和其他措施,糧食增產了四成還多。

    對於農民之家,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報上去是能驚呆無數人眼球的大功績。

    而其他相鄰的幾個縣就還是如同往常,甚至有的還有減產,這功績就更加顯得突出了。

    爲了防止穀賤傷農,杜若兒還建議林秋白設了糧食保護價,不允許商人壓低價格,本來許多人有異議,但林秋白上報了朝廷,因爲這功績皇帝大大嘉獎了一番,還要把糧食保護價的事情設成全國推行的計劃。

    好在本地的商人並不虧,畢竟即便價格沒低,但外縣的糧食產量並沒有什麼提高,售賣過去同樣能大賺一筆。

    但開陽縣大豐收的情況已經傳遍了整個膠東省,不少人紛至沓來想尋求合作購買或者產出那些肥料或者合作水泥。

    朝廷這邊也有了意動,在開陽縣的幾座排水渠建好又建了水泥房之後便通過官方跟他們合作在京城也辦了官辦的水泥窯以及磷礦。

    而開陽的熱鬧也讓不少人意動,其中就屬在京城蕭景雲。

    第一批的水泥下來之後他立刻叫人運走,誰也不知道他運到哪裏去了,聽得這個消息,剛剛又接到了一封來自秦州的書信。

    “什麼意思,瑞王叔也想在那邊辦這個?他倒是想得好,糧食和軍工都是大事,他倒想一把抓呢,本公子投入這許多又有什麼好處。”蕭景雲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他們願意出大價錢,再說這也保險不是,要知道咱們這舉動要是被發現的話——”

    蕭景雲看了眼跟前的心腹隨從,這事兒只有他才知曉,也是他跟瑞王那邊聯絡的。

    瑞王想造反,聽說這水泥建房等好用,這興修城牆之類的用了很是堅固且所費不多,瑞王便動了心思,然而朝廷監管得嚴格,便是從他這動手想讓他在外面打掩護開辦,他們出錢買這些東西。

    本來這瑞王需要的產量大,蕭景雲也能賺不少,但如今瑞王倒想自己幹了,蕭景雲卻不怎麼樂意了。

    但是這暗地裏的活動本就是偷偷摸摸的,要是被皇帝發現,他就等着完蛋,現下蕭景雲也是有些猶豫,想了想便道:“那要看他們出多少錢,這可是一勞永逸的好事,再說,我還得跟父王商議商議再說。”

    蕭景雲去找了晉王商議此事,晉王眼皮子擡了擡,他瘦長臉,五官不算如何出衆,身形也有些發福,只眉目間幾分陰沉,跟蕭景雲頗有幾分相似,蕭景瑄卻不怎麼像他,更像母親。

    這邊使他更疼愛自己的次子。

    “瑞王那邊倒是打的好算盤,他既要自己辦那就讓他辦,這水泥等物是朝廷近來稀罕之物,除了開陽那邊就是朝廷官辦的,其他地方還沒有,反正秦州那邊也是傳不出消息,就是將來他真起兵之後傳出來了,只會牽扯上那開陽那邊,把林家拖進去。林正陽那個老匹夫這次沒少彈劾本王,便讓他倒黴一番也好。”

    “可是那商人那裏?”

    “他若是聰明點還好,一個商人,若是不聽話,到時候便是弄死又有何妨。”

    這邊蕭景雲父子正盤算着賺錢大計,那邊蕭景瑄就收到了消息。

    知道蕭景雲竟然送了水泥去秦州,不由得冷笑一聲,“他真是膽子夠大,竟敢打這個主意,這一個不注意,整個晉王府都要被他斷送了。”

    宮洛蹙眉道:“公子,此事恐怕王爺那也有牽涉。”

    “牽涉又如何,他要自己送死我何必管,把此事報知皇上,我自有分曉,何況,你真以爲皇上不知道?”

    他能查到的東西皇帝那兒同樣能查到,這位新皇雖然登基不過五六年的功夫,但是心思極深,布子無數,就是他也是他少年時期就結交培養起來的,他從來不會輕看這位皇帝,也不打算隱瞞什麼。

    對於他那位父親,這許多年來對他的漠視和所作所爲早已經讓他心死,他真不知道自己的死有問題麼,可還是要讓次子蕭景雲登上世子之位,他又何必留情?

    到時候能保他不死便算他盡了最後的情面。

    “是。”宮洛應了下來,隨即道:“公子現在也解了毒了,再調養些日子是不是要回京城了?皇上那邊雖然壓了些消息下來,但再不露面怕是不好。”

    “等我安排好了再回去不遲。你去按我說的安排,過一個月便回去。”

    正說話間,杜若兒回來了,面上帶着笑意。

    “這麼高興,是有什麼好事麼?”蕭景瑄笑着問道。

    “嗯,再過一段時間我看玉米就能收成了,小麥剛收割完還要打穀,犁地,到時候收成下來正好可以播種玉米,這東西三個月功夫就能成熟,到秋天就能收了。我去田裏看春天種的這批玉米雖然因爲品種一般產量一般,但也估計能有七八百斤一畝的產量。”

    蕭景瑄驚訝道:“這麼高的產量?”

    不是他吃驚,這年頭小麥的產量也不過兩百斤,七八百斤那是什麼概念,傳出去要天下皆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