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2章:蒼梧老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2章:蒼梧老人字體大小: A+
     

    林神醫有些驚訝地看着面前的這個老者,沒想到他居然會知道這種少見的奇毒。

    到了這裏他纔開始懷疑起了此人的身份,蹙眉問道:“您也知道這種毒?不知道可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老者沒回答他的話,上得前來,仔細打量起了蕭景瑄,然後道:“可否讓老朽探探脈象?看公子的情況,像是病入膏肓了。”

    蕭景瑄聽到他的話,目光閃了閃,沉思了片刻道:“有勞了。”

    杜若兒有些擔心,但不知道爲何,覺得這個老者並無什麼惡意,現在見他真認識這種毒,心裏還存了點希望,希望真的能有辦法解決。

    老者讓他在一旁坐下,認真地開始把脈,兩隻手都探了探,一直停了幾分鐘才放下,看向蕭景瑄,面帶幾分驚訝之色:“這毒怕是跟隨你孃胎而來吧,這麼多年你竟是能撐下來沒有發瘋,倒真是不易。看樣子,你應該是用內力壓制了,只是老朽瞧着你最近的情況似乎不太好,是再壓制不住了吧?”

    蕭景瑄神色平靜地道:“這毒的確是從孃胎裏帶出來的,多年來都還算能控制,只是現在的確是有些壓制不住了,時有嚴重。”

    林神醫道:“老丈,您也看出他現在的情況嚴重,我瞧您也是杏林聖手,不然看不出這毒,不知道可有什麼解決的辦法?這些年他的病是我一直在醫治,也只能做到暫時壓制而已。”

    老者笑了笑,端起茶喝了幾口,慢悠悠地道:“這還真不好解決。”

    旁邊的林神醫頓時目光亮了起來,因爲老者雖然說不好解決,卻沒說無法解決。

    杜若兒心中更升起了一抹希望,認真道:“老丈,若是您能解決此事,那我願意把我所知的醫道上的東西全都告訴您,只求您能解了他身上的毒。”

    說着她認真地彎腰鞠了一躬。

    “若兒——”蕭景瑄目光有些感動,不管杜若兒怎麼知道醫道方面的東西,那必然是寶貴的東西,就爲了他什麼都肯付出了,讓他心中酸澀。

    老者挑眉看了看她,問道:“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我是看你這個女娃順眼才願意幫你忙的,若是尋常人我可不幹,這解毒可不是容易的事。”

    “老丈,他是我的未婚夫,希望老丈能給我一個面子幫忙。”杜若兒態度放得極低:“我願意把我所知都告訴老丈,不是爲了報酬,而是想這些東西能傳播下去,造福百姓。”

    “你這丫頭——”老者輕笑一聲,打量了蕭景瑄跟她一眼,見這二人真心是情真意切,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我素來看病只講究個隨心順意,若非之前看到你造福百姓幫着農民增產,我也不會幫忙,別鞠躬了,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食言。”

    杜若兒忙千恩萬謝地感激一番。

    旁邊林三娘還有些不忿,這老人拽什麼拽,他能有什麼解決辦法,別是來騙人的吧?

    別的不提,這些年也不是沒人看得出來這毒,就是沒解決的法子,除了蒼梧老人,這還是因爲聽聞他曾經解過這種毒,他們纔到處去尋他的。

    等等,蒼梧老人?

    林三娘忽然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老者,想到蒼梧老人神出鬼沒的習慣和時常易容的情況,之前又沒在河東縣找到他,可是這麼短的時間他也不太可能會走得太遠,說不準就是到了開陽縣。

    難道?

    她心中一跳,正要說話,卻見蕭景瑄給她使了個眼色,見她指着老者想說什麼,他目光閃動搖了搖頭,似乎是跟她想到一起了。

    只是聽聞蒼梧老人脾氣古怪,現在若說穿了他的身份,要是惹得他不高興那就不好了。

    所以蕭景瑄並不打算說出來,只是在旁邊仔細觀察。

    林神醫問道:“不知道需要什麼辦法才能解毒,這毒所製取之物本是塞外的奇毒之物,想剋制實在難,我一直沒找到解決的辦法。”

    老者自傲地捋了捋鬍鬚,搖頭慢條斯理地道:“這世上沒有什麼絕對,一物降一物,毒物之側必有解毒之物。這一點紅便是取自塞外一種奇毒的花草名爲一點紅的,這花長在荒漠絕壁之中,周遭寸草不生,乾燥異常,三十年纔開的一朵花,此花劇毒,用此花做的毒藥毒性巨大,人若服了此毒,往往陽氣過甚爆體發瘋而亡。但孤陰不生孤陽不存,這花泥土之下卻生長着一種作物,深埋土中從不見陽光,名爲陰蘿,此物便是天生剋制此物,可解此毒。”

    林神醫一臉驚愕,他能知道一點紅也是因爲當年蒼梧老人曾經解過此毒,在杏林裏面有些老人都聽過此事,但是到底這東西是怎麼個解毒法並不怎麼知曉,今日才知道這種毒還有剋制之法。

    難怪沒什麼知道怎麼解毒,就是有些人知道,想在荒漠的絕壁之上取得這東西也很難,畢竟一來毒性巨大,周圍都寸草不生,再者也沒那等能力能在絕壁之上取物。

    “居然是如此,這倒也正常,只是想取得那陰蘿怕是極難,這一時間又往哪去找?”

    蕭景瑄凝眉,他也是頭一次知道這事,若是真的如老者說的這樣,這個人如果真的是蒼梧老人,那他肯定有解決的辦法,不然當年蒼梧老人是怎麼解毒的?

    “的確很難能夠得到那陰蘿,不過——”老者吊了會兒胃口,看杜若兒着急地問,他昂起頭笑道:“老朽倒是曾經那麼因緣巧合得到過一點陰蘿。

    巧合得到過一點陰蘿。所以今日真是你們幸運,若不是剛巧碰上老夫,這毒是萬萬不能解的。”

    杜若兒一愣,隨即狂喜起來:“您真的有那個陰蘿,這太珍貴了,多謝您……”

    蕭景瑄一時也有些愣怔,沒想到自己苦求了這麼多年的解藥居然就真的這麼奇異地出現了。

    怪不得當年蒼梧老人能夠給另外一箇中了一點紅的解毒,原來是他有解藥。

    若非是杜若兒偶然遇上他,且得了他的賞識,以蒼梧老人的怪脾氣,還真不一定找得到他,更別提樂意給他解毒了。

    “先別高興地太早了,這陰蘿雖然能夠解毒,但是你未婚夫身上的毒性是從孃胎了就帶出來的,這毒性早已經深入骨髓,光憑着陰蘿還不夠,還要我梳理他的身體,藥浴一個月,每三日施金針之術,再服用配置的解藥,過後還需好好調養數月,方能徹底解除這毒性。”

    杜若兒一聽有些擔心,但到底這法子能夠真的解決這毒性,她還是高興地道:“不管怎麼樣都行,只要能夠解了他的毒,有勞老丈了。”

    “只是道個謝就算了?”

    “我一定把我所知的東西都寫下來交給您。”

    “哼,這還差不多,對了,丫頭你做菜味道還不錯,給我多做點好菜吃,我就耗費點時間給他解毒,算是咱們認識的緣分,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老頭子纔不會費這個功夫。”老者傲嬌地仰頭說道,一臉眼高於頂,偏偏沒人覺得奇怪。

    這神醫總要有點怪癖嘛,何況是這個時候還不捧着?

    蕭景瑄也誠懇地跟老者道謝,說道:“多謝您肯幫我解毒,我知道您不稀罕財帛之物,若有什麼需要的,只要我能辦到,便給您辦到。”

    猜到這老者就是蒼梧老人,蕭景瑄的態度也是極度誠懇。

    老者看了他一眼,眯起眼睛道:“這毒製取不易,價比千金,能弄來這種毒在孃胎就對你下手,想必你身份也不簡單,我這人生平不愛旁的,只愛些奇花異草珍奇毒物,若你手中能弄到便給我弄些來便是。”

    他說得隨意,並不管那些奇花異草多珍惜名貴,也不管蕭景瑄到底能不能弄到,蕭景瑄聽到之後也沒有任何異議,花草再名貴也貴不過他的性命,他轉頭對林三娘說了幾句,林三娘忙離開去叫人找些名貴藥物。

    對於權勢之人他也從來不客氣,而顯然事實上他還真沒看錯過,蕭景瑄的確身份高貴。

    老者想了想,寫了個方子給林神醫讓他去配藥過來準備藥浴,明日開始準備開始藥浴。

    林神醫一看那藥方子便是臉色微變,實在是上面的東西都是藥性頗爲爆裂之物,不由得讓他有些擔心。

    “不如此怎麼把毒性從他體內排出?雖然少不得受點苦,但看他能忍這些年毒性發作之苦,顯然也不是個軟弱的,且忍着吧。”

    林神醫聽了這番話出了點冷汗,但還是點頭去外面藥鋪抓藥,林三娘則已經去找了林秋白,把此事告知了他,林秋白忙叫人去外地調些藥材來,爲了防止被一些人發覺問題,還特地隱蔽行事。

    “真的是蒼梧老人?”晚上看老者已經睡下了,林秋白來了,問蕭景瑄道。

    “**不離十,此事暫時不要說破,免得他知道身份被看穿後生氣。想必他也看出來我們可能猜到,但並未說什麼。”

    “好好,管他是誰,只要能夠解你的毒就好,大哥,你且暫且忍耐痛苦,你也不想大嫂當寡婦的是吧?”

    “滾!”蕭景瑄沒好氣地踹了他一腳,嘴角卻帶着笑。

    事情真的發生了他心中也有些無法平靜,畢竟這麼多年一直以來渴望的事情發生,到現在還覺得如在夢中,但心中更存着期望,希望這次真的能夠解毒。

    他不想死,他還有很多的事情想做,還有想疼惜的人,更不想杜若兒傷心。

    外面傳來敲門聲,杜若兒端着點蜂蜜水過來,見林秋白跟他正鬧着,沒好氣地道:“縣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體不好,怎麼還鬧他?”

    林秋白忙擡手撫額告饒:“行行行,我的錯,大嫂你好好照顧大哥,我這就回去了。”

    林秋白笑嘻嘻地跟蕭景瑄告辭,蕭景瑄笑吟吟地看杜若兒端着蜂蜜水過來給他,一邊埋怨他:“你也不注意身體,明天還要受罪呢,趕緊喝完早些歇着吧。”

    蕭景瑄聽話地喝完蜂蜜水,忽然伸手擁住她,目光深情而溫柔:“若兒……”

    他的脣吻在她的額上,溫柔纏綿:“若兒,等我毒解了,我就跟你成親好不好?”

    杜若兒哼了一聲,挑眉帶着幾分挑釁地道:“不然你還想娶別人不成,休想。”

    說罷,她擡頭主動吻住他的脣,蕭景瑄目光一暗加深了這個吻,直到感覺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才停下。

    他的手指穿過她的發,低喃道:“今天我很高興,我不想你傷心,沒想到一直以來尋找的東西居然就這麼出現,世事就是這般無常。若兒,這都是因爲你,不然我根本沒有這次的緣法。”

    “總有機會能夠找到那個蒼梧老人的,不過沒想到這位老先生也會——”

    “他就是蒼梧老人。”蕭景瑄低聲在她耳畔說道,看到杜若兒驚訝的目光。

    片刻後她有些訝異但又理解了:“難怪,我說怎麼這麼巧遇到的人就能夠解這奇毒,原來他就是那位神醫啊。所以之前你們沒找到他,是因爲他已經離開河東縣到開陽縣了。”

    “是的,他脾氣古怪,若非今日投了你的意,否則怕是不會出手相助,若兒,你便是我的福星,若非是你,怕是我永遠都難找到他。”

    杜若兒仰起頭笑吟吟地道:“不會的,我都想過了,要是一直找不到他,我就將來把我所學的農學知識貢獻出來,求皇帝發皇榜尋找他,再拿醫術當條件,沒想到沒用到,現在就遇見了。”

    蕭景瑄聽到她的話心中一股暖流滑過,只覺得心臟緊縮,他深深地擁住她,目中帶着感動,聲音暗啞地道:“傻丫頭——”

    她說的這番話讓他無法不動容,原來她竟抱着這份心思,只爲了她願意把自己的本事都貢獻出來,他是知道她多熱愛農學的,她願意把這些都貢獻就爲了發皇榜,讓他感動得無以復加,只恨自己還不夠疼愛她,恨不得將自己所有擁有的東西都捧給她,給她世上最好的。

    他下定了決心,等自己解決了家事,便娶她爲妻,一輩子疼愛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