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21章:神祕的老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21章:神祕的老者字體大小: A+
     

    杜若兒凝眉看了一眼這位老者,半信半疑,沒有說話便繼續救人了。

    不過一會功夫,那地上一直沒有反應的農夫真的清醒了過來,旁邊的人立刻驚訝地大聲叫了起來。

    “活了,活了,真的救活了!”

    杜若兒也鬆了口氣,看那人呼吸漸漸恢復了正常,好歹算是真的救了回來。

    旁邊那老者上前給他身上按揉了幾下,那人的臉色也比之前好了不少,又喝了些加鹽的水,緩了過來。

    杜若兒挑眉看了眼那老者,感謝道:“多謝老丈幫忙。”

    “老夫沒出什麼力氣,都是姑娘的法子起作用了,不然這人也不會醒來。”老漢笑呵呵地說着,一邊打量了眼杜若兒,笑眯眯地道:“老漢只是知道點土法子而已,姑娘那法子瞧上去纔好,能把一個沒了呼吸的救活,這可不是誰都行的。”

    旁邊的人羣一陣驚歎稱讚:“是啊是啊,這可是神仙手段,杜姑娘真厲害,沒想到還會救人呢。”

    “就是啊,剛剛要不是杜姑娘,等大夫來恐怕人早就不行了,要是不渡氣那肯定得死了。”

    一羣人在議論紛紛,這時候男人的老婆也趕了過來,他們就是這邊附近的村民,聽得消息過來,感激地要給杜若兒跪下,被杜若兒阻止了。

    “還是先扶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看這位大哥是不是平時有些其他問題,所以纔會心臟驟停,還是好好看看大夫纔好。”

    男子的老婆聞言一臉難色,杜若兒看了看便知道他們爲難什麼,這年頭的窮人幾個看得起大夫,真有什麼疾病也都自己忍了就算了。

    旁邊的老者問道:“你平日可經常會覺得疲倦無力,精神緊張,心悸失眠?”

    農夫點了點頭,忐忑道:“小人是又有這個問題,但不知道是因爲啥,大夫您看這還能治不?”

    老者點點頭:“能治是能治,你回家按我說的抓些草藥煎煮就是。”

    老者說了個方子,都是常見農家就能採摘到的草藥,很是便宜,農夫夫妻二人這才感恩戴德地又感激了一番。

    杜若兒讓他先回去休息,旁邊幾個技術員學徒正在漱口,這幾個少年之前幫忙渡氣,現在頗還有些不能接受,不過到底救活了一條人命,他們都面帶喜色,正有人問杜若兒怎麼知道的這個法子。

    “聽來的土法子而已。”杜若兒並沒有解釋的意思,主要是解釋了太多醫學名詞他們也不明白。

    旁邊那老者聽到她的話,目光一亮,上得前來,詢問她剛剛那法子:“姑娘,能否告知老朽這法子如何起效?你也知道老夫是個郎中,冒昧相詢,還請姑娘不要介懷。”

    杜若兒看到老者問,這老者之前給那農夫開方子,分文不取,而且看着醫術不錯的樣子,杜若兒對他也頗有好感,見他問,便回答了。

    “他心臟雖然暫停跳動,但不是真的就死了,我以前聽過這法子,人呼吸暫停之後用那種方法按壓心窩,讓心臟按壓之下繼續跳動,再一邊渡氣,心跳說不定就能漸漸恢復,所以我就想用剛剛的法子試試看,到底能不能行我也不確定,畢竟也可能真的救不回來。”

    老者聽到她的話若有所思,“是這樣?不錯,素問裏面說……”

    他小心嘀咕着什麼,似乎沉浸在剛剛杜若兒說的話裏面,在思考什麼課題一般,一邊還拿起樹枝比比劃劃。

    杜若兒見這老者的樣子也笑了笑,這也是個醫癡呢,她自己也是碰到專業上的問題廢寢忘食的人,見到這老者的模樣很感親切,便沒打擾,叮囑工頭準備些綠豆水來讓這些工人喝,便帶着學生繼續忙碌去了。

    老者研究了半晌,似乎想通了什麼,滿眼愉悅,讚道:“真是學無止境,學無止境啊。”

    他起來看看這正在施工的地方,跟人打聽了一下,知道是修建的排水蓄水渠,修建了這種水渠之後,可以基本上做到旱澇保收。

    農人跟他誇讚設計建造這一切的杜若兒,又提到杜若兒在農事上面的貢獻,別的不提,杜若兒能讓他們的糧食增產,能多賺些錢財,這就夠讓農民對她感恩戴德了。

    老者聽罷也不由得讚歎,如杜若兒這樣能夠直接對這些貧民帶來好處的人,太少了,救貧扶弱,這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老者去附近的村莊轉了一圈看了些病人,所出的法子都是極爲簡單實用不必花費多少錢的,讓村子的農人很是感激。

    逛了一圈挽留了農人要請他吃飯的建議,老者又轉了回來,看到杜若兒仍然帶着人在田間忙碌,一個女子也不顧髒累,正指導旁邊那些年輕人。

    “拔穗期是最重要的,這時候要注意抽水灌溉,再培些肥,一季糧食能不能豐收最重要的就是這個時候了。要知道對於農人來說,他們一年的收入大半都要指望這些,所以你們一定要謹慎小心,因爲你們身上肩負着的是他們的期望。”

    杜若兒嚴肅地說道。

    這時候的她,帶着專家學者的氣度,作爲一個有良心的學者,她雖然不是什麼聖母,也想把自己的所學傳播開來,讓天下的農民都能受益,也算學以致用。

    對於專業上的事情,她絕不會允許任何人犯錯馬虎。

    “是,老師。”

    學生們也點頭應是,他們都知道杜若兒一向要求嚴格,但從來不敝帚自珍,有什麼不懂

    敝帚自珍,有什麼不懂的她都會說,從來不會藏什麼技能,這樣的老師是現在很少見的,跟着她是真的能學到本事。

    不管這些人本身原來是抱着什麼目的,但是至少現在他們的確是認真想學好這些本領。

    旁邊圍觀的老者讚許地點點頭,見天色向晚,杜若兒便跟學生們一道坐了大車要回縣城去了。

    老者走了過來,問能不能帶他一程,他也要去縣城。

    杜若兒一聽便請他上來坐,有學生好奇地請他把脈,老者只是笑着隨便說幾句便不再多話,問杜若兒那之前救治時的細節。

    反正無事,杜若兒便跟他細說了些如何如何,老者一邊聽了記下,見杜若兒並不敝帚自珍,也是感嘆:“這種東西姑娘都肯說,真是心胸開闊之人。”

    “這些都不算什麼,我也希望能多人知道,能救更多的人。”杜若兒真心地說道:“要是人人都不敝帚自珍的話,很多古老的方子和醫術也不會失傳,那樣說不定很多疑難雜症也有了辦法治療了,也不會……”

    她說到這裏聲音低了下來,目光有些晦暗,想起了蕭景瑄。

    他跟林神醫去河東縣幾天了還沒消息,從那邊傳來的消息還沒找到那位蒼梧老人,杜若兒心情自然不好,擔心蕭景瑄的身體。

    老者聽到她的話目光微動,他人老成精,看杜若兒的神態就知道可能是她的親朋中有人得了疑難雜症無法治療,要不然也不會發出這種感慨。

    老者沒有開口,等到了縣衙,衆人都下了車,學生們各自散去,杜若兒正打算回家,見林三娘從衙門裏出來,看到她忙過來道:“姑娘,公子要回來了。”

    “回來?是沒找到人?那個蒼梧老人不在河東縣了嗎?”杜若兒蹙眉,心中有些失望所以在外面說了出來,等看到旁邊還有人才停住不說,衝老者點點頭,帶着林三娘準備離開。

    老者聽到她的話目光閃了閃,笑着問道:“姑娘剛剛可是說那叫蒼梧的大夫?”

    杜若兒回眸,點點頭:“老丈也知道這位神醫麼?”

    “呵呵,他可是很少能見到呢,姑娘可是家中有人得病,要找到他治可不容易啊,這世間的大夫也多,何必非要找他呢。”

    杜若兒苦笑道:“若是有別的法子,也沒得非要去找這位神醫了。”

    旁邊的林三娘疑惑地打量了一眼這老者,見他相貌平凡,乾癟癟的樣子,就像路上隨處可見的老頭子,也沒看出什麼不同來,要不是杜若兒給她解釋這是個郎中,她早就拉着杜若兒離開了,免得泄露了自家的情況。

    “是這樣啊——”老者點點頭,“但想請這位治病可不容易啊,若是貧民他是分文不取,若是富貴之人,非得有打動他的條件纔會給看病。”

    杜若兒蹙眉道:“我倒是能拿出點他感興趣的東西,可惜啊,找不到人。”

    說罷便打算離開,杜若兒也奇怪自己怎麼跟這個老者談了這麼多,大概是之前見到他也是個醫癡惺惺相惜所以纔多回答了幾句。

    老者看她轉身離開,笑着走過去,問道:“姑娘要是不嫌棄老夫醫術不精,老夫願意幫姑娘看看,以還姑娘方纔賜教之情。”

    杜若兒一愣,隨即搖搖頭道:“不必如此,我說是我自己願意,老丈不必記着。”

    老者見她如此說目光帶着幾分讚許,“老夫也治過些疑難雜症,姑娘要是不嫌棄就讓老夫去看看,要是不行再找那位神醫就是了。”

    杜若兒有些訝異,想起之前這位老者出手的情況,覺得這人醫術倒是不錯,只是蕭景瑄的情況不是普通的生病而是中毒,這位老者擅長嗎?

    “這是誰?”林三娘警惕地看着他,低聲跟杜若兒道:“姑娘,還是小心些,萬一是探子就麻煩了。”

    杜若兒頷首,對老者道:“老丈,倒不是不信您的醫術,只是我家那病人情況特殊,跟醫術又不太一樣,一般人怕是沒法子治好。”

    老者目光一閃,說道:“蒼梧大夫除了醫術就是毒術最擅長,難不成是毒術?這倒是普通大夫治不好的,不過,老夫也懂一點毒術,姑娘,你若是信我就讓我去瞧瞧病人,若是不行再說便是。”

    杜若兒有些訝異,這老者看起來好像知道的東西很多的樣子,杜若兒看着他的目光,想了想,答應了:“好,那就勞煩老丈您去看看,不過現在他還沒回來,等他回來了我再去找您。”

    林三娘有些不贊同,這普通的民間大夫怎麼可能解了公子的毒?

    她沒抱什麼指望,但是既然杜若兒說了她也沒開口反對。

    老者輕咳一聲:“那個,老夫居無定所四海爲家,暫時還沒有去處。”

    杜若兒一愣,古怪地看着面前的老者,要不是之前在鄉間這位老先生表現得不錯,她都要懷疑對方是騙吃騙喝的騙子了。

    “那行,老丈跟我們回去吃頓便飯吧。”

    “好,老夫正好跟姑娘再討論些醫術上的問題。”老者沒有半點害臊,笑着說道。

    旁邊的林三娘忍不住側目,這都什麼人啊,怎麼感覺這麼不靠譜呢。

    傍晚,老者吃過晚飯又跟杜若兒討論醫術問題,杜若兒把一些現代的醫學上的發現說了幾個,讓老者驚爲天人,追着杜若兒問個不停,但杜若兒自己也不是專家,只是知道點常識而已,也還沒說出個多少。

    正說話,這邊廂外面門響了。

    林三娘去開門,把蕭景瑄和林神醫迎了回來,在外面說了家裏有個老者說要給他治病的事兒。

    蕭景瑄蹙眉:“知道是什麼身份嗎,這樣放進來未免不好。”

    林三娘說:“我看老者倒的確是個大夫,一直追問姑娘一些醫術上的事,跟個醫癡差不多。”

    “若兒,她怎麼會懂醫術?”蕭景瑄奇怪,擡腳走了進來,杜若兒已經聽到動靜迎了出來,看到他面色還好,但是風塵僕僕的樣子,莫名有些鼻酸,但還是笑着迎接了過去。

    “身體可還行,這麼幾天我一直擔心呢,沒找到人沒關係,將來總有機會的。”杜若兒上前關切地問道。

    蕭景瑄握住她的手,雖然有些疲倦但還是笑道:“沒事的,有林老跟着,我還好。這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他的消息,所以也沒什麼失望的。”

    說着他看向院子里正慢條斯理喝茶的老者,老者雖然外貌古樸尋常,但直覺讓蕭景瑄覺得這個人似乎不簡單。

    他仔細打量了一番,跟林神醫對了個神色,林神醫上前拱手道:“這位同道說擅長毒術?”

    老者看向他沒有開口,只是轉頭打量起了蕭景瑄,忽然咦了一聲,“一點紅,倒還真是稀奇。”

    旁邊幾人頓時震驚地看着這老者,他居然知道這毒?

    他到底是什麼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