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19章:誰會參加自己的葬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19章:誰會參加自己的葬禮字體大小: A+
     

    蕭景瑄頭上戴着斗笠,站在二樓的窗戶前觀看着那一行人漸漸離開了視線,場面盛大而哀榮無雙,這本該是不吉利的事情,但蕭景瑄卻彷彿從其中感覺到荒謬的可笑。

    誰會參加自己的葬禮,親眼目睹旁人給他送葬,這也算是奇事了吧。

    直到送葬的隊伍漸漸遠去,蕭景瑄才收回視線,看了眼旁邊的宮洛。

    “已經安排好了,這一趟回去他們不會輕鬆。”

    “嗯,回開陽吧。”他擡腳轉身離開。

    送葬的隊伍離開了臨城縣城門,蕭景雲回頭跟送別的官員們告辭,看到林秋白冷着臉帶着點哀意仇恨的目光,心中冷笑一聲。

    到底林秋白沒再鬧事,只是他再跟蕭景瑄好,勝利者也是自己,將來若有機會,他少不得報一報今日之仇。

    蕭景雲心情不錯,命令人啓程,上了路,問身邊的人跟趙彥談的情況,得知趙彥要再考慮考慮,蹙眉道,“儘快解決這事,要是他不識擡舉,你就……”

    那些水泥之物,可是他現在急需的東西。

    趙白臉點點頭應下了。

    “公子,這路上可得注意,您可是知道世子以前手下有不少能人的,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幹出什麼事來。”

    蕭景雲冷笑道:“他們若是聰明歸順我,我還可以給他們個機會,要是不識擡舉,你該知道怎麼做。”

    他早就眼饞自己大哥手下那些能人了,現在他們的主子沒了,說不定能收攏些人,這不,已經有人向他投靠了麼?

    一行人馬向京城方向的官道行去,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林秋白目露寒光,心道:就好好上路吧,這一路可不好走。

    他跟各位同僚告辭,轉身上了馬車,回開陽縣去了。

    蕭景瑄回到開陽縣時,已經到傍晚時分了,剛回到家中先看到林三娘,沒見着杜若兒。

    “若兒呢,還在忙?”幾日沒見到杜若兒,蕭景瑄心中有些思念,此刻沒見到她頓時有些失望。

    林三娘笑吟吟地道:“公子進屋看看不就知道了?”

    蕭景瑄睨了她一眼,進得客廳,便聞到一股飯菜香味,看到杜若兒正在隔壁的隔間忙着擺盤子,看到他進來,笑着迎了過來,帶着幾分驚喜:“你回來了,正好我馬上上菜,餓了吧?”

    蕭景瑄心中一陣溫暖,屋中燭臺上已經點亮了蠟燭,暖黃的燈光下杜若兒臉上帶着幾分笑意正盈盈地看着自己,飯菜的香味傳開,讓這屋內的氣氛頓時有了家的溫暖。

    蕭景瑄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不管周圍還有人直接將她擁入懷中,深深吸了一口她身上的氣息。

    幾日不見,他竟是如此想念她的氣息,此刻在這裏,他才感覺自己回到了家,只要有她的地方在纔是家。

    杜若兒一愣,看到旁邊人驚訝的目光,忙推了推他,嗔道:“幹什麼呀,還有人呢,快點洗洗過來吃飯——”

    蕭景瑄輕笑着答應了,洗了手來吃飯,給她介紹了身邊的宮洛等人。

    宮洛還是第一次見到杜若兒,見她落落大方,行事有度,見到他們也是客氣地招呼來吃飯,又去廚房多炒了幾個菜。

    想起這女子的一些傳聞,對於一個女子能這般能幹,宮洛也很是好奇,蕭景瑄這麼正式地把他們介紹給杜若兒,顯然十分看重這個女子,他也從林三娘那聽到這個女子的決定,明知道蕭景瑄身上有毒無法解,還願意陪伴在他身邊不管不顧,對此宮洛是十分敬佩的。

    飯菜都是家常便飯,可是蕭景瑄卻吃得很開心,飯後洗漱之後也不想談別的,陪着杜若兒說話。

    天氣漸漸快到夏季,日漸炎熱起來,杜若兒跟蕭景瑄坐在院子裏的葡萄藤下,看着天上的星斗璀璨生輝,靜靜地說着話。

    蕭景瑄沒提在臨城縣的事情,杜若兒也沒問,只跟他說些最近做的事情,兩個人不用多說什麼甜言蜜語,便是幸福了。

    杜若兒不知道自己還能陪伴他多久,如果真的不幸失去了他,那麼她也要在這最後的一段時間好好地陪伴着他,讓他快樂幸福。

    接下來的一陣子一切倒是暫時都平靜下來了,蕭景瑄雖然還安排了些事情,但這些事情都不必讓杜若兒知道煩心,杜若兒則忙着自己的事情,生活暫時恢復了平靜。

    而晉王府那邊則不平靜,蕭景雲護送靈柩回京的路上一路並不平穩,遇過山賊,損兵折將不說,更還發生了半夜靈柩鬧鬼的事情,弄得所有人人心惶惶,不時有人用怪異的眼神看向蕭景雲,弄得蕭景雲發了好一通火,罰了好些人才讓這風聲止了。

    只是剛回到京城,他沒想到這靈柩又再次出問題,光天化日之下就鬧鬼了,這一下整個京城是議論紛紛,紛紛說晉王世子是被人害死的,而懷疑的目光直接指向了蕭景雲。

    蕭景雲爲此事急得頭髮都快白了,心中也有些有鬼,靈柩停放在晉王府之後立刻請了高僧來做法事,想趕緊超度亡魂,免得再出事。

    而除了這種事,皇帝那裏也無限拖延了他父王請封他爲世子的建議,甚至派人去查探蕭景睿的死。

    蕭景雲一時間無暇他顧,暫時都顧不上跟趙彥之前談的生意了,更顧不上別的。

    蕭景瑄收到消息只是淡淡一笑沒說什麼,看着面前剛風塵僕僕趕來的林神醫,恭敬地道:“林老,讓您大老遠地辛苦跑

    ,讓您大老遠地辛苦跑這一趟,真是過意不去。”

    林神醫擺了擺手,他六十多歲年紀,面色紅潤,鬚髮並不如何白,看着就是養身有術,此刻聽到他的話笑道:“世子不必如此,你也是老夫從小看着長大的,再說,秋白侄兒跟你又是好友,這都是應該的。”

    杜若兒陪在旁邊,有些訝異,原來林神醫跟林秋白還有關係?怪不得蕭景瑄說可信,原來是林家的人。

    蕭景瑄見她表情,介紹道:“林老是秋白的五叔,以前在太醫院做過院正,如今退下了,平日遊走四方,這次他本來是在南方,旅途勞頓纔剛剛趕過來。”

    杜若兒忙上前見禮,一邊關切地請林神醫幫忙看看蕭景瑄的情況,林神醫淨手之後仔細把脈詢問了一番情況,面色嚴肅起來。

    “有什麼情況,林老你就直說吧,什麼情況我自己也清楚,早有準備。”蕭景瑄神色平靜地說。

    林神醫嘆了口氣,“本來我想着這毒若是調理得當興許沒什麼大礙,直說或許是上次世子你受了重傷,如今竟是有些控制不住了,我瞧着公子你眉心那硃砂痣比之前要越發鮮豔了。最近是否常有控制不住脾氣的跡象,性子會有些暴躁?”

    蕭景瑄怔了怔,點了點頭。

    杜若兒看向他,她竟不知道,蕭景瑄在她跟前一直都是很平靜,她還以爲他的情況還好,原來他只是自己控制住,怕她擔心而已。

    她心中一酸,“你怎麼不讓我知道,若是你覺得不舒服,就要告訴我纔好。”

    “無妨,我都能控制住的。”

    林神醫蹙眉道,“這情況是越發嚴重了,不能再不當回事,我會給你重開方子,先暫時控制住毒性再說。”

    說罷他重開了方子,杜若兒忙讓人去抓了藥回來熬藥。

    只是她的心情卻是沉重,回來聽到屋內蕭景瑄跟林神醫的話。

    “林老,如果解不了毒,多久會毒發身亡?”他的聲音很冷靜,甚至很平靜,像是在說別人的生死,直讓杜若兒心中揪起。

    “這——”林神醫沉默了片刻,說道:“如果沒有辦法解毒,那樣最多三年。”

    “三年……”裏面的聲音低沉下來,帶着幾分欣慰:“那樣也好,她不用浪費太多青春。”

    杜若兒握緊了拳頭,眼眶頓時紅了,這個王八蛋,什麼浪費時間,他巴不得自己早死嗎?

    她聽不下去了,轉過身跑出了院子,一時心亂如麻。

    要是他真的不在了,她怎麼辦?

    她真的能忘記他然後安安心心地嫁給別人嗎?

    她做不到,她一向倔,做了什麼決定一輩子就認定了那個人,既然如此,怎麼能看着他離開呢?

    杜若兒想到這裏擦乾了眼淚,還有時間,她絕對不會就這麼認輸的。

    她想到了自己的本事,如果她能通過自己的本領爲朝廷所用,興許能求得皇帝佈告天下尋找奇人來給蕭景瑄解毒,不一定就非得找到那個什麼老人。

    杜若兒的目光堅定下來,她站起來,平靜地去熬藥了,回來時林神醫正給蕭景瑄鍼灸,杜若兒沒打擾,看他鍼灸完睡着了,請了林神醫出來,仔細詢問。

    “林老,能不能求你告訴我實話,除了選擇這些法子可是真的沒法子了?”

    “這……”林神醫猶豫了片刻,才道:“姑娘就不要追問了,不是沒有辦法,只是那法子不能用,所以我也沒說。姑娘還是不要問了。”

    杜若兒蹙眉道:不甘心道:“不能用,什麼法子,是太危險?但如果能有一點機會,我覺得還是要試一試纔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