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18章:謀反的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18章:謀反的瘋子字體大小: A+
     

    他想勸杜若兒不要跟蕭景瑄這麼危險,情況複雜的人在一起,但是不免自嘲,說了又有什麼用處,她顯然早就知道了,也不會因爲他說句話就不跟蕭景瑄在一起。

    之前他就知道蕭景瑄不那麼簡單,但也沒想到他的身世那麼複雜,現在還牽扯着這樣的事情,說不準就有什麼風險。

    可是明知道她不會聽,他又能如何,只能盯着她免得她出事。

    杜若兒感激地道謝:“多謝,我會注意的。”

    告辭了趙彥,杜若兒想了想,現在她也不知道蕭景瑄是在哪,只有聯繫林秋白了。

    現在府衙的人她也不太能信得過,只有鐵奴被林秋白留下,杜若兒忙寫了信叫鐵奴送去臨城縣。

    當天晚上林秋白收到消息,臉色沉了下來,看着外面夜色正濃,甩開了人自己去了蕭景瑄那邊商議這事兒。

    蕭景瑄還沒睡,見他來了,說明了情況,目光閃過一抹怒色,旁邊的宮洛已經開口請罪:“是屬下的錯,沒想到他另派了人去開陽。”

    這事兒蕭景雲怕被林秋白知道,都是暗中進行的,是以躲過了他們監察的人,也是他們失職了,幸好只是去談生意,若是查到了什麼盯上了杜若兒給她造成什麼危險,那纔是可怕的錯誤。

    “立刻派人回去保護她,讓三娘回去跟着她免得出事,如果再有什麼事情,我便拿你們是問。”蕭景瑄臉上烏雲密佈,蕭景雲跟他之間如何爭鬥無妨,他也從來沒把他們放在眼裏,但要是傷害了杜若兒,那便是觸碰到他的逆鱗了,他絕不能忍。

    “大哥,我這就讓三娘跟鐵奴一起回去。不過那邊並不知道情況,還顧忌着開陽是我的地盤,沒敢大張旗鼓的行事,我看是忌憚林家,但有眼紅這份利益,所以才找上趙彥,想暗中得到方子,不過這趙彥倒算可信,沒有多說什麼。”林秋白說道。

    蕭景瑄看了他一眼,輕哼了一聲,趙彥那人雖然是他的情敵,但他也不得不承認他倒也不是那種心胸狹窄的小人,知道他是個聰明人,不會摻和這事,當然,這事兒說白了還是爲了杜若兒,趙彥是不想杜若兒牽扯進麻煩中。

    “那這事怎麼回那邊?”

    “先不要拒絕,態度猶豫點,拖點時間,他們不是想在京城開窯麼,大可將計就計,前期的投資資金就讓他們來好了。”蕭景瑄淡淡道。

    林秋白頓時明白了他的話,本來他們也打算在京城辦窯的,只不過這前期的投資也不少,現下先讓蕭景雲忙乎去,回頭晉王府的風雲落幕,這些東西早晚還是他們的,並不耽誤什麼事。

    林秋白豎起大拇指:“還是大哥精明,這借雞生蛋的法子好,我回頭便讓趙彥那邊拖拖,不能馬上答應,先讓他們立刻再說,免得狗急跳牆。”

    蕭景瑄嗯了一聲,叫了林三娘來,又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回去好好跟着杜若兒寸步不離。

    第二天一早,杜若兒便見到了林三娘,忙問了些情況,知道蕭景瑄無事才放心。

    “姑娘別擔心,公子已經安排了,那些人不會來打擾到您的。”

    “我不是擔心這個,你們請的那位神醫到底幾時纔到,他的身體不能老這麼硬撐着。”杜若兒皺着眉頭道。

    “這幾日便到了,路途遙遠,林神醫年紀也不小了,不能趕得太急。”

    “那好,這兩日我正忙着,你跟着我幫幫忙吧。”

    杜若兒也沒多少空閒的功夫,第二日忙着帶着學徒技術員們下鄉去了,看冬小麥生病或者其他狀況指導教學,又指導各種農作物現階段的問題,忙了一日,第二天便派各人去分派好的各鎮實踐,回頭彙報狀況,她則還指導人種了些江南弄來的玉米和紅薯,經過之前培育挑選之後種植下去,這種作物一般成熟時間都短,不過數月功夫就能成熟,到時候也好看看產量如何再行培育。

    杜若兒這邊忙碌,那邊趙彥回了消息,跟蕭景雲派來的人虛以委蛇了一番,讓他們回去覆命了。

    “這麼說,那個姓趙的商人是有意合作了?”蕭景雲並不怎麼意外。

    “聽那意思,只要咱們給的分成多點,他倒是願意合作。不過他還擔心林家那邊,還在猶豫。”

    蕭景雲嗤笑一聲,輕蔑道:“這些當商人的總是如此,一點好處就能收買,等我回去成了世子,以我們晉王府的身份,他該知道怎麼選擇。聽說他還有個大哥考上了進士在翰林院當侍讀學士?”

    “是的,三年前考上的。”

    “要不是這一層身份,本公子才懶得跟他一個商人談,告訴他,搭上咱們晉王府,他大哥的晉升就有望了,我可以給他多一點分成,但他也要知道分寸。”

    “公子放心,他一屆商賈,該知道怎麼做才最好。”綽號趙白臉的趙白開口道。

    正說話間,一個黑衣侍衛悄無聲息地進來,在蕭景雲耳畔說了些什麼。

    蕭景雲眉頭一斂,拿了黑衣人給的信看了起來,越看臉色變越發陰沉下來,到最後眉頭都皺成了山字。

    “人呢?”

    “已經來了。”

    蕭景雲不動聲色地收了信,看了眼下面,幾個屬下便退了下去。

    不多時,便有個容貌十分普通,扔在人羣中很快便會忘記的中年男人悄然而入,近來給蕭景雲行了禮。

    “怎麼回事,瑞皇叔怎麼這

    麼回事,瑞皇叔怎麼這時候派你過來,要知道現下正是風聲緊,瑞皇叔在秦州鬧成這樣,朝廷正戒備,你這麼冒險過來萬一被人發現,我可擔待不起。”蕭景雲臉色有些難看地盯着下面的人。

    “雲公子,您也知道現下風聲緊,往京城傳消息難免麻煩,您到這邊倒是不必那麼擔心,並沒有人盯着,也方便議事。”

    “有什麼事快說,這裏也不是說話的地方。”蕭景雲讓人在外面守着,跟這人祕密商議了半晌那人才悄悄離開,留下蕭景雲神色陰沉不定。

    不一會,他叫了心腹來,吩咐他們去跟趙彥聯繫,條件可以再談,但要儘快達成合作,辦個水泥窯之類的東西。

    趙白驚訝道:“公子怎麼這般急?”

    “我要這些東西還有些用處,再說,早點辦完省得被別人瓜分惦記。”

    蕭景雲沒有說真正的理由,趙白看了他一眼沒多說什麼,隨即去辦了,又叫人去找了趙彥談條件,願意多分成給趙彥,這倒讓趙彥也有些奇怪,按理說他們不該這般急迫,除非是有所求。

    事情再度傳到蕭景瑄耳中時,他也有些奇怪,這時恰巧收到了前往秦州的冷西城祕密送來的信,蕭景瑄打開,沉聲道:“看來瑞王是真抱着不臣之心了,現下已經在虎口關大量調防兵馬,西邊大同城已經被他藉口防寇給佔了,現如今正忙着私下打造兵器,收集糧草。”

    宮洛凝眉道:“這事兒還得儘快報給皇上纔是,要早做準備。”

    “他一時半會不敢冒這個風險,回了皇上再說。”

    正說話,外面來人急忙稟報,還是緊急的消息,蕭景瑄一見那消息臉色便是微微變化起來,最終趨於冷笑。

    “他是真瘋了,竟敢摻和此事!”

    這消息是他一個極其隱蔽的內應探子得來的,對方一直潛伏在蕭景雲身邊,平時不是大事絕對不會傳消息過來。

    宮洛疑惑地看着他,蕭景瑄卻並沒有開口解釋,只是冷聲道:“讓趙彥先拖他一段時間,就說林家這邊也在爭取,讓他繼續開條件。”

    “是。”

    等人都散去,他看着絕密的消息,把紙張在蠟燭上點燃燒成灰燼,目色卻帶着幾分思索。

    蕭景雲跟瑞王的人接觸密談消息,這是那邊送來的消息,也是一條非常重要的消息。

    瑞王是他們的二伯,多年經營秦州,看到當今皇帝登基年少,意圖謀反,跟瑞王接觸,能是什麼好事,蕭景雲做的這件事要是暴露出來,晉王府都要按罪論斬。

    他冷笑了一聲,這是想左右逢源麼,可惜這種牆頭草不是他想做就做的。

    到此刻,蕭景瑄忽然聯想起之前蕭景雲想收購建造水泥窯的事情,水泥這東西不僅能修路還能夠修建城牆房屋,乾燥很快所消耗的費用少得多了,也很堅固。

    這種軍事上的用途一旦被人發現,立刻就會變得趨之若鶩。

    瑞王那邊怕是讓蕭景雲收購這些東西用來做修建之用吧!

    這件事,不可能是蕭景雲一個人能做主的,晉王到底知不知情?

    蕭景瑄沉默片刻,安排了下面的計劃,既然他們想作死,那就送他們一程。

    第二天一早,縣衙門便熱鬧起來,早就準備好的各種弔喪人員進入安排,有和尚道士安排了送葬到京城的法事,蕭景雲一早也戴了孝,一羣人按禮節安排把屍體裝裹上,準備出發前往京城。

    早就有不少純爲圍觀,一早便有人等着的。

    既然派的人多,那還敢嫌棄?

    弔喪的人按照安排開始了忙碌,隊伍從縣衙門出來了。

    在不少百姓的圍觀之下,這倒是因此了一些人的注意。

    蕭景瑄呆在這邊都能看到蕭景雲帶着一行人護佑着車馬準備離開。

    而其中就是他的屍體。

    誰會參加自己的葬禮,說不定他就能看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