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14章:秀恩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14章:秀恩愛字體大小: A+
     

    蕭景瑄聽到她的話,目光也是溫柔下來,他握住她的手,輕嘆道:“若兒,即便如此,你還是要跟我嗎,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你素來不愛牽涉麻煩之中,我家的事情的確複雜,我的身份,也不那麼簡單。況且我可能命不久矣,你真的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嗎?其實,趙彥那個人的確不錯——”

    杜若兒目光一凝,有些惱怒,見他這會兒還提起趙彥,還要勸她,便不管他反對不反對,直接吻上他的脣,堵住了他的話。

    “蕭景瑄,你若是再說這種話,我就吻你一次,反正我就是賴定你了,我杜若兒說話算話,你將來若是真的死了,也不耽誤我嫁給別人,不用你操心,要是你敢不好好活下來,我就真的嫁給別人氣死你。”

    她黑眸燃燒着火光,霞彩分明,帶着幾分執着和倔強,話語雖然過分卻不過是激將,蕭景瑄心中痠軟,他知道杜若兒只是故意這麼說的,目的不過是爲了讓他好好活下去。

    “傻若兒——”蕭景瑄伸手摟住她,緊緊地將她擁入懷中,力道之大彷彿恨不得將她揉進骨子裏一般再也不分開。

    他喜愛這個女子,她的獨立聰明自信,她的專一執着倔強,她的心胸廣博和眼界開闊,是他身平所見最讓他動心的女子。

    所以即便真到了這等地步,他也捨不得放開她。

    明明知道放開纔是最好,然而他又怎麼捨得,怎麼捨得放棄她,放棄生命。

    這輩子他從出身起就一直處在朝不保夕的日子裏,從沒有過過什麼好日子,這一段因爲意外而流落杜家村認識了他,是他人生中最快樂輕鬆的一段日子。

    而他最大的意外是認識了杜若兒,收穫了自己的愛情,這在他陰謀詭計不斷的人生中,是一段最美好的經歷。

    “好,若兒不放棄,我又怎麼會放棄,你一個女子都肯爲我犧牲,我若還矯情,還算是個男人麼?”他斬釘截鐵地道。

    杜若兒趴在他懷中,擡頭看向他:“這是你說的,以後不準後悔。”

    “不後悔,我這輩子最不後悔的就是遇見你。”蕭景瑄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他低頭輕吻着她的額頭,鳳目流露出幾分柔情,“這輩子遇見你,是我最大的幸運。”

    杜若兒哼了一聲,眼睛一挑,嗔道:“那你不準再嚇我,玩之前那一套了,說什麼讓我跟趙彥好,你今晚說那些話,太讓我傷心了。”

    蕭景瑄沉默了片刻,才幽幽地道:“若兒,你可知道我看到你跟他在一起有多嫉妒麼,我嫉妒他有健康的身體可以毫無顧忌地跟你在一起,可就算是我自私吧,我終究也無法看着你跟他在一起,今晚說那些話,我自己又何嘗好受呢?”

    “傻瓜,我都是氣你的……今天你早上生氣說那些話氣着我了,你總說我對趙彥好,爲了他母親的生日做蛋糕費心思,可是,對我來說那些都是外人,對外人我才客氣,而你不一樣,你是自己人。”杜若兒這話說得他心中熨帖,蕭景瑄怔了怔,苦笑道:“是我糊塗了,也對,我不該跟個外人計較的,只是我看得出,趙彥是真心喜歡你的。”

    杜若兒沉默了片刻,凝眉道:“往日我只以爲他是當我是合作伙伴,今日我才知道他對我有別的心思,我會跟他說清楚的,趙彥也是個好男子,只是我只當他是朋友,不想耽誤他。”

    蕭景瑄心中有些泛酸,他撇過頭在牀上躺下,悶聲道:“隨你怎麼處置吧。”

    杜若兒見他這番樣子有些好笑,這傢伙說着不在意其實還是吃醋,她扳過他的臉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笑吟吟地道:“好啦,別胡思亂想了,我心裏只喜歡你一個人,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蕭景瑄哼了一聲沒再說什麼,只說讓她回去休息。

    杜若兒見時候也不早了,見他睡下了這才轉身離開。

    從屋裏出來見到站在外面的林三娘,林三娘關切地問道:“怎麼樣,你跟公子……”

    杜若兒噓了一聲讓她噤聲,把她叫進屋裏說話。

    “事情他都告訴我了,我也知道了他現在的身體情況還有他的身份。”

    林三娘一怔,她沒想到蕭景瑄居然把身份告知了杜若兒,要知道蕭景瑄的身份十分尊貴,更不能隨便說,只是看杜若兒這平靜的樣子,顯然並沒有因爲他的身份就如何驚訝。

    “那,姑娘你是怎麼打算的,公子他的情況你現在也知道了,他之前那麼說也是爲了你好,不想你爲了他而耽誤,我從來沒見到公子爲了哪個女子如此上心,他是真心喜愛你的。”

    “我明白他對我的情意,所以我也不會放棄他,哪怕他真的病危我也會一直陪着他。這就是我的決定。三娘,我知道你是他的屬下,知道的事情比我多,我就想問你,他現在的狀況,是否非常危險?”

    杜若兒的話讓林三娘有些沉默,她對杜若兒不肯放棄蕭景瑄的行爲很是感動,但是對他的身體狀況,她的確比其他更知道厲害。

    “公子的毒以前一直靠着林神醫壓制的,只是林神醫也說這毒性不好控制,說不準因爲什麼緣故情緒過激就會發作厲害,這次的發作也是我沒想到的厲害,我已經讓人傳信找林神醫了,先壓制住毒性,但要徹底解讀就要尋找別的辦法。”

    “那個林神醫可靠嗎?”杜若兒蹙眉問道。

    杜若兒蹙眉問道。

    林三娘點頭:“可靠,林神醫絕對沒有問題。”

    “那個蒼梧老人你們就沒有一點線索麼,既然他還在人世間,那就該有痕跡,爲何一直未曾發現他?”

    林三娘苦笑着道:“姑娘不知道,這位蒼梧老人是個怪人,他看病素來隨心所欲,若是他想看哪怕你是個乞丐也給看,若是不願意給你治病,便是皇子王孫也是無用。而且他不止醫術毒術好,便是武功也是高強,這往往我們聽聞各地有出現什麼聖手就去尋找,可往往才發現是他人就已經不見了。這天下多得是深山大澤,誰又知道他去往何處。能被他治病,真是看運氣。”

    杜若兒一時無語,那要指望這個什麼蒼梧老人就完全是靠運氣,她對這種不確定的事情並不想抱希望。

    “你們想辦法再尋找,除此之外,就不能有別的辦法嗎?”杜若兒問道。

    “若是真的有別的辦法,我們早就用了,這毒性只能抑制下去不能解除,而且這些年過去之後毒性也是越聚越深,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解決的。”

    杜若兒皺眉想了想,片刻後認真道:“我不信會沒有辦法,天無絕人之路,我想老天總會給我們留一線生機,你們也不要太過憂慮,車到山前必有路,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

    林三娘愣了下,看着面前的少女一時有些恍惚,其實一直以來她對杜若兒就有些漫不經心的態度,因爲蕭景瑄跟杜若兒之間的身份差距太大,所以她也懷疑這兩人真能合適嗎?

    可是此刻看着那一臉積極執着的少女,她卻覺得有些愧疚,若非她胡鬧,這二人還不會像今天吵起來,搞到如此地步。

    而杜若兒沒有嫌棄蕭景瑄的病情,還願意陪伴他身邊,並且從不自怨自艾,只是努力想辦法,這樣的女子真是讓人不得不敬佩和稱讚。

    這是個胸襟廣闊目光遠大能力出衆的女子,怪不得公子這樣優秀的人也會被她迷住,跟她在一起會讓人感覺安心和舒適,永遠那麼生機勃勃積極向上,讓人的心情都跟着變好起來了。

    “姑娘——”林三娘低頭給她鞠了一躬,誠懇地道歉:“以前是我態度不好,給你和公子添了不少的亂子,姑娘仁義,是我之前小看了姑娘,沒想到姑娘這般重情義,知道公子的情況還要陪伴他左右,三娘給你道歉了。”

    杜若兒擺擺手,她能看得出這林三娘剛來時有些想法,不過那只是出於對她這個農家女子當主母的不認可,並非是對蕭景瑄有情,她也並不介意,她也是忠心之人,杜若兒不想跟蕭景瑄的手下計較,都這個時候了,還要靠他們幫忙。

    “不必如此,三娘,你家公子的情況你們清楚,還要麻煩你們聯繫大夫,本來他也是爲我才今日淋雨病發的,我跟他是未婚夫妻,照顧他是應該的。”

    雖然杜若兒說得雲淡風輕,但是林三娘卻不能真當是無所謂,對於女子而言,守着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亡的未婚夫,怕是沒多少人願意犧牲自己的終生。

    何況,杜若兒跟蕭景瑄的未婚夫妻身份還沒過了明路,杜若兒有能耐有相貌,還有趙彥那樣優秀的追求者,她本來完全不必陪着蕭景瑄消耗青春的。

    可是她還是這麼做了,俗話說患難見真情,到時候纔看得出杜若兒對蕭景瑄是真心的,林三娘再不會懷疑她的感情,更是認可了她主母的地位。

    “姑娘的心意我們都記在心上了,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找到大夫治好公子的。”

    杜若兒擺擺手讓她回去休息,再心緒起伏也要好好休息,她是個做事有條不紊的人,一旦決定了什麼就會做好。

    蕭景瑄現在病着,她便打算自己多忙點把之前的一些事情處理,等處理好她打算花費更多時間在研究和陪伴蕭景瑄上面,治好他是她現在的當務之急。

    第二天一早,蕭景瑄的情況好了許多,至少不再像昨日那樣渾身無力,只是臉色還有些蒼白,而眉心的那顆紅痣也越發紅豔了。

    杜若兒自從知道這毒叫一點紅之後心中就一直記着,眼下見到蕭景瑄眉心的紅色的硃砂痣,才清楚明白這詞的意思。

    之前這硃砂痣還不是這麼明顯,現在這情況,明顯是病情加重了。

    見杜若兒盯着他眉心看着,蕭景瑄道:“放心,我現在沒事,只不過現在內力都用在壓制毒性上,是沒什麼法子用武功了。”

    實際上他現在的狀況比普通人身體還不如,只是怕杜若兒擔心纔沒說。

    林三娘熬了藥來,杜若兒看着蕭景瑄喝了,沉聲道:“你身體不好,好好在家休息,礦上那邊我去處理,等處理完這些事情,我就陪你好好找人治病,到你病好爲止。”

    蕭景瑄一怔,見她目光堅決,知道她是決定了,便也不再反對,杜若兒是個有主見的人,一旦決定了什麼就是什麼,他知道她熱愛農業研究,一心撲在這上面,但爲了他她甚至願意放棄這些陪伴他身邊,他心中如何不感動,卻只是記在心底,只握住她的手,面上一派淡定地調侃道:“好啊,那就有勞娘子辛苦了,爲夫的在家等着娘子。”

    杜若兒沒好氣地睨了他一眼,都到這時候了,這傢伙還貧嘴。

    吩咐林三娘好好照顧蕭景瑄,杜若兒直接去了水泥窯指揮,好在經過昨天失敗的經驗,今天燒製水泥終於成功了。

    了。

    杜若兒讓人去通知趙彥,一邊吩咐人把這些水泥取了部分,打算送到縣城。

    剛回到家中,便看到了換裝的林秋白在家中跟蕭景瑄說着話,看到杜若兒,林秋白也是連忙起身,他已經從蕭景瑄口中知道杜若兒的決定了,心中也很是感激佩服。

    “嫂子,大哥他的事情有勞你了。”

    “縣尊不必如此,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不照顧他照顧誰?”杜若兒面色淡定,然後把水泥燒製成功的消息告訴了他們。

    看到她拿來的水泥,林秋白閃過一絲喜色,“那這樣能加快速度燒製的話,這河堤工程就不愁了,最近大河鎮的排水渠要修建了,正可以用上。”

    “嗯,這工程是我親手設計的,我會過去看看情況,之前各鎮的排水渠工程我也實地看過跟劉典吏商量過了,工程圖也快畫好了,到時候照着施工就沒多大的問題,這些事情本來不是我的專業,希望縣尊派人好好處置,我這邊之後只負責技術員和良種培育的事情,其他時間不管事。”

    “若兒,我的情況無礙,你若有事情要做只管去做。”蕭景瑄在旁邊開口道,“天下的名醫我看過許多,如今我還有事,也不能離開開陽縣,你只管做想做的事。”

    杜若兒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我只是不想管那麼多事情,好好專心研究,纔不是爲了你呢。”

    蕭景瑄笑盈盈寵溺地看着她,這丫頭早上還說要好好陪他,這會當着外人的面倒不好意思了。

    林秋白看這二人秀恩愛哪有什麼悽風苦雨的樣子,忍不住咳嗽一聲,笑道:“這是當然,大嫂你最近勞心勞力實在辛苦,良種培育也是國之大事,只要專心此事就好,我已經請了一些水利方面的能人,專門來負責此事。”

    “那就好,畢竟我對這些不是多懂,術業有專攻,我只管我自己的研究,其他商業上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眼看到了中午,杜若兒親自下廚做了菜請林秋白吃飯,杜若兒不時給蕭景瑄夾菜,看得林秋白頻頻側目。

    往日裏杜若兒可不會如此親暱地對待蕭景瑄,至少在外面是絕對不會的,而杜長友跟杜衡都知道往日是蕭景瑄給杜若兒夾菜的多,現在倒是反過來了。

    杜衡忍不住偷偷看去,心中奇怪姐姐今天是怎麼了,昨天還跟未來姐夫吵架,這纔過去一晚上,是又和好了?

    他不知道昨晚的事情還以爲是和好了,看到杜若兒給蕭景瑄夾一筷子排骨,張口道:“姐,我也要。”

    杜若兒瞪了他一眼,“自己夾。”

    說完回頭對蕭景瑄則是溫聲細語,“來,吃點排骨,好好補補。”

    旁邊的的林秋白差點忍不住噴飯,這差別待遇要不要這麼明顯,杜若兒現在這樣子簡直像在對待一塊很容易碎裂的玻璃似的,看着蕭景瑄碗裏堆得高高的飯菜,林秋白好笑,心道這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蕭景瑄有些無奈,按住她的手,“我的菜夠了,讓杜衡吃吧。若兒,我好好的呢。”

    她平日裏絕不是這樣的,蕭景瑄知道她只是緊張自己,所有才這般照顧,可是他畢竟不是易碎的琉璃,雖然心中享受她的照顧,但並不想當病人。

    杜若兒這才住手不給他夾菜了,一擡頭見衆人正看着她,挑眉道:“怎麼了?”

    林秋白笑道:“大嫂對大哥真好,我這是羨慕呢。”

    杜若兒理所當然地道:“他是我未婚夫我當然對他好了。”

    這話說得理直氣壯,杜若兒是個有決斷的人,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改變,既然決定了要跟蕭景瑄在一起,那她就不會介意在人前承認他的身份,不會再擺什麼矜持,她喜歡誰就是赤誠的一顆心喜歡,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的感情。

    蕭景瑄心中喜悅,杜若兒以前還有些矜持,但是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她對他的態度更加親密了,是一種對待自己所愛的人的關懷,帶着誰都能看出來的感情。

    她喜歡他,所以不介意讓所有人知道,他也喜愛她,愛她的這份赤誠和專一。

    一個人一輩子能被人如此真心以待,那還有什麼多求的?

    林秋白被她的話噎着了,現在這世上的女子總是矜持,很少會有人這般旁若無人地表達自己的愛意,本來林秋白還有些不習慣,但此刻見杜若兒理直氣壯的表情,忽然對蕭景瑄有些羨慕起來。

    能得一女子如此真愛,也是一種幸福,蕭景瑄真是好運氣,能夠遇到這樣的好女子。

    一頓飯還未吃完,外面來了馬車,馬車在杜家門外停下,吃飯的人往外一看,便是神色各異。

    原因是來的人,是趙彥。

    杜若兒看了眼蕭景瑄,手在桌子下握住他的手,笑道:“來客人了,我去迎接一下。”

    說罷便站起來迎了出去。

    蕭景瑄眸光一閃也跟着站了起來,林三娘神色古怪,想起昨晚的事情,看了眼近來的趙彥,一時間倒不知道是不是該同情他。

    趙彥下車時是滿面笑容,待看到杜家客廳內吃飯的衆人一時有些愣怔,尤其杜若兒跟蕭景瑄兩人,昨晚可是鬧到那等地步,此刻怎麼倒如此平靜了?

    他心中正有些奇怪,便見到杜若兒迎了出來,忙上前笑道:“若兒,我知道水泥窯燒製好了水泥,特地過來看看,怎麼,打擾你們吃飯了?”

    “正要吃完了,三公子可用飯了麼?”杜若兒態度帶着幾分距離,笑容有禮但也只是對待朋友客人的態度,趙彥素來聰明,頓時察覺到了她的反常。

    昨日她跟蕭景瑄鬧翻的時候還不是這般對他,今日怎麼……

    他正奇怪,便看到蕭景瑄出來了:“趙公子。”蕭景瑄嘴角揚起笑容,淡淡道:“趙公子是來看水泥窯的吧,我家若兒已經燒製好了水泥,趙公子去礦上看便可。”

    趙彥眸光一凝,目光在蕭景瑄跟杜若兒之間來回掃過,見杜若兒沒有反駁蕭景瑄的話,甚至點頭道:“水泥窯那邊還在燒製呢,三公子過去看便是,我下午還要去縣裏一趟處理水渠的事,就不能陪你過去了。”

    趙彥神色微變,脣瓣動了動,只是深深地凝視着杜若兒,目光變幻不定。

    她,這算是拒絕他了?

    昨晚他們鬧成這樣,如何現在竟是和好了一般?

    他不知道他走後發生了什麼,但是蕭景瑄昨晚那態度顯然不是鬧着玩的,現在這又算什麼?

    “杜姑娘,我有事想跟你商議一下。”趙彥很快恢復了平靜,正色道。

    杜若兒想了想,看了眼蕭景瑄,見他沒有反對的意思,便道:“好,我們去外面說吧。”

    趙彥是個不錯的合作伙伴,她本來並不想談及感情,誰想到趙彥喜歡上她了,偏偏因爲昨晚的事情他跟自己表白了,而她昨晚也沒有給出答案,現在,她既然決定了,就不想拖延下去,是該說清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