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12章:苦命鴛鴦再訴衷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12章:苦命鴛鴦再訴衷情字體大小: A+
     

    怪不得剛剛蕭景瑄會說得那麼絕情,只怕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狀況,發現情況惡化了。

    可是那個能治蕭景瑄的老傢伙不知道跑哪去了,誰也沒法找到他,而林神醫也不過只能暫時壓制而已。

    林三娘不由得後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聽冷西城的過來了,也不會讓蕭景瑄跟杜若兒吵起來,最後鬧成這樣。

    現在到了這一步,公子顯然是不想耽誤杜姑娘才那麼說的,可她怎麼看得下去?

    真這麼走了,公子心中又真的開心麼,她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歡那個杜若兒。

    蕭景瑄不讓她說,是爲了什麼她清楚,可是,真就這樣離開,她於心何安?

    林三娘想了片刻,便起身打算出去找杜若兒說清楚情況,說她自私便自私吧,她只是爲了蕭景瑄着想,何況,她也不覺得這樣對杜若兒就好,她應該有知情的權利。

    剛擡腳走了幾步,便聽到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去哪?”

    聲音有些沙啞,林三娘頓住腳步,她回過頭去看到蕭景瑄睜開了眼睛,那雙烏黑的鳳目似乎能夠洞徹人心,讓她瑟縮了下,咬了咬嘴脣,道:“我去給公子熬藥。”

    蕭景瑄咳嗽起來,他看着她,一邊道:“你別騙我……我知道你想去找若兒,不準去。”

    林三娘急了,忙道:“公子,你這又是何必這樣自苦?還是把這事情告訴杜姑娘吧。”

    蕭景瑄閉上眼睛,他今日這次發病的確嚴重,他耗費了全部精力去控制毒素,身體無力,此刻便幾乎像個廢人一樣不能動彈,只能躺在這裏。

    他自嘲道:“我這樣的情況,何必害她?是如今我的命令你都不聽了麼?”

    林三娘沉默了下來,低垂着腦袋,有些沮喪。

    外面杜若兒從屋裏出來,然而沉浸在心事中的兩人誰也沒注意到她已經走到門外了。

    正打算推開門,只是到了門前她還是猶豫了起來。

    燈光還亮着,可能蕭景瑄還沒睡,也可能睡了。

    只是進去之後說什麼,罵他一頓,打他一頓?

    她自然沒那個本事在林三孃的面前如何他,她只是想去問問清楚,做最後的了結。

    剛想推開門,便聽到裏面傳來林三孃的聲音,帶着幾分哭腔:“可是,公子,你是真心喜歡杜姑娘的,她也是真心喜歡你,何必這樣隱瞞她,她心中未必開心,不如就告訴她實情吧。”

    杜若兒一愣,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隱瞞什麼?

    屋裏陷入沉寂,似乎一時沒人說話,杜若兒想起今晚的事情,越想越不對。

    蕭景瑄雖然跟她制氣,但是平日裏他對她真的很好,就算今天生氣還去水泥窯幫她監督,若非是這樣也不會淋雨生病了。

    他能爲她做到這步,想想晚上他說的那些話,那麼無情,實在跟他平日的樣子反常……

    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隱情?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屋內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聲音中帶着幾分黯沉,像是沉寂在黑暗之中的嘆息。

    “她沒必要知道,又何必拖累她,讓她爲我擔憂?我的身體我知道,你應該也發現了我這毒怕是壓制不住了,若是找不到蒼梧老人,毒性只會壓制不住爆發,到時候便是我有驚天之能也不能保全性命,不過能支撐數年罷了。我還有仇要報,該殺的人還沒殺死,我還不能死,在死之前,我要把我該做完的事情做完!”

    他平淡的語調裏透露出強烈的殺氣,帶着不顧生死的執念,還有對她的眷戀。

    杜若兒如遭雷擊,她杏眼圓睜,雙手緊握,屋裏傳出來的話讓她無法平靜下來。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蕭景瑄到底是爲了什麼纔會跟她說出那樣的話來,原來他竟然中了毒,甚至命不久矣,今次毒性發作他纔會如此虛弱,而他爲了不拖累她才選擇離開,傷了她的心也要那麼決絕地分開。

    “不會的,公子我們會加緊想辦法找蒼梧老人給您醫治,一定不會到那一步的,杜姑娘那裏若是當真只怕以後就再無機會在一起了,萬一她跟趙彥成親了,將來公子便是好了,後悔也來不及了——”

    屋內沉默了片刻,蕭景瑄啞聲道:“她是個好女子,她若真跟別人在一起,只要過得幸福,我也開心——”

    說到最後卻說不下去了,只要想到杜若兒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情形他心中便如萬蟻蝕心,疼痛不已,他怎麼捨得看着她嫁給別人,說是祝福,不過違心而已,實際上他嫉妒極了,今天看到她跟趙彥一起出現,他表面平靜,心中早已如油鍋翻滾。

    然而再如何不捨,他自己清楚自己狀況,他已經很難壓制體內的毒性,找不到蒼梧老人,這毒性絕不可解,而找蒼梧老人找了多年都沒有找到,他早就不指望那不知道是生是死的老傢伙出現了。

    他還有仇要報,更不想因此拖累杜若兒,不如還她平靜,讓她好好過日子。

    他從來聰明,做事更是果決,一旦決定就不會拖泥帶水,察覺自己狀況無可挽回之後,他便下了決定,藉着今日的機會選擇了斷這份感情,看到她傷心他如何不心疼,可是有什麼辦法,長痛不如短痛,便讓她以爲他負了她,從此開始新生活吧。

    林三娘張了張嘴,正想說話卻聽得砰的一聲門被人推開,接着就看到杜若兒臉色鐵青地推開門

    若兒臉色鐵青地推開門大步走了進來,她的眼中正燃燒着熊熊的火焰,滿臉憤怒,像一隻噴火的母豹子闖了進來,帶着怒火衝到了他們面前。

    “蕭景瑄你個王八蛋!”

    她衝到牀邊抓住蕭景瑄的衣領把他拽了起來,啪的就是一巴掌甩在男人的俊臉上。

    林三娘急忙衝了過來阻攔,“你幹什麼,快放開公子!”

    “我放你妹,我就是要打醒他,不然他還覺得自己是聖人,瞞着我自己去等死,讓我好好過日子!”

    杜若兒的怒火幾乎要衝頂了,今晚她被這傢伙的冷言冷語傷透了心,結果一轉眼就聽到這種逆轉的話。

    杜若兒反而更氣了,她最恨別人騙她,尤其是這種事情,他自己當聖父一副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樣子,有沒有想過她怎麼辦?

    她真的以後能過得開心嗎,將來要是知道他死了,她會開心嗎?

    蕭景瑄被她這麼拽起來甩了一耳光,先是震驚接着便反應過來,這輩子他還從沒有被人打過臉,然而此刻他卻生不起氣來,只剩無奈,到底沒瞞住她,居然被她知道了。

    他咳嗽幾聲,蒼白的臉色吸引了杜若兒的注意,她雖然拽了他起來其實動作很輕,眼見他劇烈咳嗽,忙立刻放開了他的領子一邊給他拍背,一邊拍一邊怒道:“你憑什麼瞞着我,你覺得這樣很偉大麼,然後自己默默地死了也不讓我知道,蕭景瑄,你混蛋——”

    她說着說着眼圈便紅了下來,眼淚簌簌滾落,看到他虛弱的樣子,想到他可能命不久矣,她如何不擔憂傷心?

    見她落淚,蕭景瑄目中閃過一抹心疼,他伸出手想要去撫摸她的臉頰,然而終究是停了下來,收回了手,靠在牀頭,低垂眼眸說:“是,我便是混蛋,你便不要再念着我了,以後忘了我吧。”

    杜若兒聽到他的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然後安心過日子,等着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死了的消息?蕭景瑄,你覺得我杜若兒是這種女人嗎?”

    蕭景瑄看向她,就是知道她重情重義,他才更不想告訴她,否則她肯定會一直陪在他身邊,女人的青春又有多久,他不想耽誤她,不能娶她,更不能讓她守寡。

    “若兒,我不想耽誤你,沒有我,你一樣可以過得很好,我知道你志向遠大,想爲天下百姓做些農事,將來一定能做一番事業,你不必爲這些兒女私情費心,將來……”

    杜若兒打斷了他的話,撲過去抱住了他,“我不要什麼事業就要你——蕭景瑄,你休想甩掉我,我就要陪着你!”

    她說到後面咬牙切齒髮誓一般。

    她性子一貫執着,認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從小完不成的課題她可以不眠不休地解決,完不成的研究別人都認爲難她卻一定要想辦法克服。

    她是好強,她是有理想,可她同樣面對愛情有自己抉擇。

    蕭景瑄這個男人讓她的心都疼了,她做不到對他不管不顧,做不到看着他去去死,她喜歡他,第一次看到他就喜歡,這麼久了,他曾經爲她做了許多事情,現在換她爲他做些什麼了。

    蕭景瑄目光晦澀,“不要因爲同情而這麼做,女子青春不久,我不想你耽誤自己,再說你我還不是夫妻……”

    話音未落,忽然脣上傳來一陣溫熱的氣息,杜若兒忽然擡頭直接吻住了他的脣。

    她的舌撬開他的脣糾纏,不管他的反抗直接強吻。

    一旁的林三娘直接看呆了,忍不住想給杜若兒豎大拇指,女神,居然敢強吻她家公子,杜若兒不清楚,她可知道蕭景瑄的手段多狠辣。

    她悄悄退了出去,看這情形,這事情還有轉圜,她還是別在這礙眼了,雖然那倆人好像早就忘了她。

    蕭景瑄開始是想推開的,然而他此刻身體無力推不開,而且眼前是自己喜愛的女子,他終究捨不得,回吻了過去,二人一番糾纏,直到都氣喘微微才分開。

    杜若兒霸道地抱着他的腰不放,一邊仰頭說道:“未婚夫妻就不算夫妻了?我們可是有婚約的,我剛剛給你蓋了章了,不許你耍賴!”

    蕭景瑄哭笑不得,看着面前目帶挑釁霸道宣誓的女子,心中軟成一片,恨不得把她揉進骨子裏。

    “若兒,你不清楚其中的緣故,我這毒,怕是撐不了幾年,我不捨得你跟着我,將來我死了你——”

    杜若兒忙捂住他的嘴,呸呸幾聲,“別亂說話,蕭景瑄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死,我就嫁給別人氣死你!”

    蕭景瑄靜靜地凝視着她,輕聲道:“若我死了,那樣也不錯。”

    “你——”杜若兒心中一酸,他的眼眸像深邃的海洋藏着溫柔的波光,帶着深情,讓她的心也跟着沉浮。

    她俯下身子靠在他懷中,聲音發悶:“我不管,不許你死,本姑娘青春年少,等你幾年又怎麼樣,你還怕我嫁不出去啊,想娶我的人從城門排到城尾——”

    她說着說着聲音哽咽起來,蕭景瑄只感覺胸口一陣熱燙溼潤,似乎是被淚水浸溼了,那淚似乎燙着了他的心,讓他的心也跟着戰慄疼痛起來。

    “若兒——”他伸手擁住了她,恨不得將她緊緊箍進懷中。

    他的寶貝,他心愛的女人,他怎麼捨得她難過傷心。

    兩人一時間情難自已,都沒有再說話,只是這般靜靜地相擁着,感受着彼此的溫柔。

    過了許久,杜若兒才擡頭擦乾了眼淚,目光堅定地道:“我下定了決心的事就不會改變。蕭景瑄,你一個男人,難得還不如我一個女子有勇氣嗎,我都不在乎願意陪着你,難道你還要推開我?”

    蕭景瑄被她的話說得語塞,許久他伸出手輕撫着她的臉頰,神情漸漸冷靜下來:“好,既然如此,那我如何能辜負你的情意,就讓我們一起走一場吧,也不枉我來此一生。”

    是的,他捨不得她,如何能狠心地拒絕?就當他自私一次吧,在死之前想要她陪在身邊,她都有勇氣陪他,他再說什麼拒絕,還算是個男人麼?

    人這一輩子總要瘋狂一次,他從小生活在陰謀詭計之中,沒有哪一天不是在算計,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是他這一輩子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他寧願瘋狂這一次,哪怕過後就是死,他也樂意。

    杜若兒露出笑容,然後神情嚴肅地問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開誠佈公地跟我說清楚一切吧,瞞了我這麼久,你是不是也該跟我這個未婚妻說清楚了?”

    蕭景瑄微微一笑:“好,我都告訴你,以前不想告訴你是不想你牽扯到這些事中煩心,現在我就都說清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