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10章:發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10章:發病字體大小: A+
     

    “公子,這一窯燒失敗了,是不是之前配的比例要調整?”旁邊管事的問道。

    “重新配比,再小量燒一次。”蕭景瑄蹙眉道:“注意溫度,仔細檢查。”

    林三娘打着傘從遠處走過來時就見他整個人都淋溼了,臉色陰沉,還在忙碌着跟處理事情。

    她吃了一驚,急忙走了過去,把傘給他打上,一邊急道:“公子你怎麼傘也不打,這樣會生病的,還是趕緊換身衣服喝點薑湯吧。”

    “無事。”蕭景瑄擺擺手,仍然叫人忙碌着處置之前的事情,直到工匠再次開始重新配比燒製水泥的配方,他這才被人勸到房子裏換衣服。

    林三娘看他臉色蒼白,急忙給他送來叫人熬好的薑湯,蹙眉道:“公子,這事情又不急在一時,您怎麼能不愛惜身體,您的身體又是——”

    蕭景瑄正喝着薑湯,忽然臉色漲紅,劇烈咳嗽起來,手中的薑湯也灑了。

    “公子!”林三娘嚇了一跳,忙把手貼在他背後想度真氣過去,蕭景瑄卻推開她,本來黑色的瞳眸染上幾分血色,蒼白的臉色帶着幾分詭異的血紅,本來被掩蓋的硃砂痣也似乎發熱一般更加的紅了,他壓着聲音啞聲道:“你去外面守着,我自己調息一會。”

    他這病外人度真氣都只是無用,林三娘也知道這個道理,但見他如此情況,如何不焦急。

    “公子你這情形不好,要不先回杜家再說。”

    “無事,我吃了藥調息一會就好。”蕭景瑄打發她出去,自己盤腿調息。

    然而這次的病情似乎比以前都要嚴重得多,身體之中有一股鬱氣堵塞,讓他血脈更加不通暢,因爲跟杜若兒之間的爭吵更讓他氣鬱難平。

    他這病本來就不能情緒過激,如今一旦動情,更是無法剋制體內的毒素,血流加速,心臟跳動得幾乎快要蹦出嗓子眼,整張臉也呈現詭異的紅色,那雙眼睛更是彷彿要入魔一般血紅得嚇人。

    以前出現這境況他便要剋制不住殺人的衝動,只能用藥控制,然而今日因爲種種負面的情緒這種衝動更是放大了。

    而在殺人之後他便會整個人虛弱許多,彷彿消耗了許多生命力,所以曾經給他看病的神醫告訴他必須剋制這種衝動,否則他的壽命會大爲減少,英年早逝。

    蕭景瑄吃下藥,努力調息,然而左衝右撞的真氣卻讓他身體承受不住,拼命壓制之下,雖然暫時控制住了情緒,卻昏迷了過去!

    林三娘臉色大變,慌忙找人把蕭景瑄送回杜家,杜長友見此情形也是六神無主,林三娘心中焦急,自己給蕭景瑄把脈一看,見他體內真氣混亂,忙把自己真氣輸入,小心替他梳理混亂的真氣,耗盡了內力,才見蕭景瑄情況好了些,體內真氣平息許多,臉色仍是糟糕至極。

    而此刻杜若兒還在趙家並未歸來。

    杜若兒賭氣不想回家,趙彥向來會察言觀色,她才變了點主意就被他察覺,自然是小意溫柔,陪杜若兒去見趙夫人和趙玉珠,硬是留她吃完晚飯再走。

    這會兒雨已經停了,外面天色已晚,杜若兒不好再待下去,便提出告辭。

    “我送你吧,你跟杜衡兩個回去我不放心,正好也順便去礦上看看。”趙彥說道。

    杜若兒怔了怔,想想看並沒拒絕,她存了氣氣蕭景瑄的心思,便點頭道:“那就多謝了。”

    杜衡晚上貪喝了幾杯米酒竟醉了,杜若兒把他扶到自家馬車上,趙彥道:“讓他好好睡着,你坐我的車吧,正好我們商量些事情。”

    “也好。”杜若兒便上了他的車,旁邊等着駕車的鐵奴奇怪地看了眼杜若兒,悶不吭聲地駕着馬車先回去了。

    趙彥的馬車中點了兩盞氣死風燈,光線倒是明亮,馬車裏擺放着坐榻和案几,櫃子裏藏着茶盞,可以放在特製地有淺沿的案几上不會掉落。

    趙彥給她倒了杯茶,見她坐在坐榻上揉了揉太陽穴,關切地問道:“是不舒服麼?”

    “沒事,可能你家的米酒喝多了有點兒醉。”杜若兒嗔道:“你跟玉珠兩個剛剛一個勁的灌我酒,是故意的吧,下回我可得找回來。”

    趙彥見她因酒意略染上薄紅的俏臉,燈下越發顯得嫵媚起來,眼波微轉水波粼粼,百媚千嬌地勾人心。

    他呼吸一窒,一邊笑着說:“你不是愛喝麼,我瞧你沒拒絕,便以爲你酒量不錯。”

    “酒量再不錯也不是這個喝法,回頭下次再喝酒我非得灌醉你不可。”

    趙彥輕笑着調侃起來:“好啊,那便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我等着。”

    二人正說着話,馬車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個歪斜大晃動起來,杜若兒沒坐穩,直直往前面栽倒過去,趙彥眼疾手快,急忙伸出手摟住她,杜若兒便栽到了他懷中。

    馬車直接停了下來,趙彥急忙問杜若兒有沒有事。

    杜若兒捂着額頭,腦袋差點撞到車壁上,她蹙眉問道:“我沒事,外面是怎麼了?”

    趙彥見她無事才朝外面詢問。

    外面有車伕下車的聲音,不一會兒傳來解釋的聲音:“公子,是剛剛路上有塊石頭硌着路了,馬車輪子過不去,小的把石頭搬開了,現在沒事了。”

    很快馬車又繼續前進,杜若兒這才發現自己被趙彥摟在懷中,兩個人此刻離得極近,他的手還攬在她的腰間沒有分開,而杜若兒此

    沒有分開,而杜若兒此刻幾乎窩在他懷中,此刻一擡頭兩個人幾乎是近在咫尺,她幾乎能看清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感覺到他噴薄的呼吸。

    趙彥心跳失速,這一瞬間幾乎感覺自己要窒息了。

    她就在他懷中,掌下是她纖細的腰肢,懷中軟玉溫香,女子身上淡淡的馨香傳來幾乎讓人迷醉。

    他向她靠近了些,漆黑的眼瞳閃爍着灼熱的光芒,聲音更有些暗啞:“若兒——”

    杜若兒被他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觸電一般忙伸手推開他從他懷中掙扎開來,躲到了馬車一邊,深吸口氣,凝眉道:“子謙,你醉了。”

    趙彥目光微怔很快反應過來,神色恢復了正常,他臉上再度掛起平日常見的溫雅的笑容,只是那笑帶着幾分溫柔:“大抵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現下的確是醉得不輕,若兒別生氣。”

    杜若兒被他的話弄得心中起伏,他話裏的意思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雖未明說,也是表達了對她的愛慕。

    杜若兒現下已知道他對自己有想法,但趙彥既然沒明說,她便也不好明着拒絕。

    這邊也是趙彥的聰明之處,他若是此刻真的告白了,怕是杜若兒一時還真未必能接受。

    雖說跟蕭景瑄吵架了,然而兩人之間的感情哪是說斷就斷的。

    “你喝些茶醒醒酒吧。”杜若兒神色恢復了,倒了杯茶給他。

    兩人默契地都沒再提剛剛的事,然而趙彥也並未多失望,好歹杜若兒沒有開口明確拒絕他,那他就還有希望,他從來做事都是謀定後動,耐心,他是從來不缺的。

    既然如此,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回杜家村的路並不算多遠,不過半個鐘頭功夫就到了。

    此刻天色已晚,暮色沉沉了,林三娘照顧蕭景瑄,又餵了藥,蕭景瑄這才終於清醒過來。

    “公子,你這樣不行,你這病如今瞧着是越發重了,我看還是離開開陽縣,安心靜養纔是,要不我再找林神醫看看……”

    蕭景瑄醒來之後一直在沉默,聽到她的話搖頭道:“便是他也沒什麼法子了,除非找到那個一直不見蹤影的老傢伙。我的病我自己清楚。”

    “那起碼公子你也安心靜養纔是,那什麼水泥礦的事情你就別管了,這事情本來都是杜若兒的事情,您替她操心生病,她呢,跑去趙家到現在還沒回來,她還有沒有點良心,我看公子別管這些事情了,去縣城安心靜養吧!”

    林三娘心中氣急,她是親眼所見,知道蕭景瑄對杜若兒可算真的用了心思的,爲她操心費力地主持水泥窯的工作,今天跟她吵架也沒撂挑子,她倒好,跑去趙家祝壽就罷了,居然到現在都沒回來,她派人去找,也沒見回來,這人簡直太狼心狗肺了!

    林三娘不由對杜若兒生出怨氣,話語裏就帶着不善,現在她倒希望蕭景瑄不要再跟杜若兒在一起了,那樣他只會情況更加糟糕。

    蕭景瑄斂眉,眼瞼低垂,讓人看不清他的情緒。

    他的情況其實比林三娘見到的還要糟糕,面上他一片平靜,只是心中卻是波濤起伏。

    再有下一次,他真的能撐住麼?

    “而且公子你現在的情況真的很不好,我怕下次……”林三娘話音未落,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車馬喧鳴,她蹙眉哼了一聲:“終於回來了啊!”

    結果等她到了門口一看,瞧見趙彥扶着杜若兒下車的樣子,頓時氣了個倒仰。

    杜若兒擡腳朝門口走來,見到她,輕咳一聲,狀似不經意地問道:“怎麼就你一個人?”

    蕭景瑄哪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