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08章:竊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08章:竊玉字體大小: A+
     

    趙玉珠見他突然掀開紗帳嚇了一跳,上前正要說話,被趙彥伸手示意噤聲,這才走了出來。

    “我在這守着她,你出去吧。”

    趙玉珠聽到他的話嚇了一跳,驚訝得瞪着他:“什麼,三哥你在開什麼玩笑,孤男寡女的,要是被人知道——”

    趙彥定睛看着她,黑眸微眯,忽然問道:“玉珠,你想不想讓若兒當你的嫂子?”

    趙玉珠吃了一驚,驚愕地看着兄長,“三哥你的意思是——”

    她心神一轉便明白了過來,隨即駭得瞪圓了眼珠子:“可是若兒姐姐是有未婚夫的啊,那位公子哥哥你也見過的,這怎麼行?”

    “未曾成親又有何不可?有些事情你也並不清楚,好了,你先出去,我在這兒陪她。”

    “哥,你不會是想做什麼吧?”趙玉珠緊張地問道:“這我可不答應,而且孤男寡女的,我可不讓你在這陪着她。”

    趙彥有些無奈地搖頭:“你個傻丫頭,我能做什麼?我只是想陪她待一會兒。”

    趙玉珠將信將疑地看着他,看了眼牀上睡熟的杜若兒,一時間有些糾結。

    按理說她該攔着自己哥哥的,可不知道怎麼回事,聽了他說的話,她倒是又覺得這樣似乎也不錯,她很喜歡杜若兒,她的爲人處事家裏人也很喜歡,身爲妹妹,自己哥哥這麼喜歡她,她要是反對,似乎又有些不好。

    “那這樣吧,我在門外等着,你可不能做什麼啊。”她有些不放心地道。

    趙彥擺擺手讓她出去,他倒也並未打算對杜若兒如何,只是單純想陪着她而已。

    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即便被人說是不君子,他卻也不在乎了。

    趙彥掀開紗帳,在牀邊坐了下來,牀上地杜若兒正在沉睡,此刻似乎睡熟了,只有輕微起伏的呼吸聲。

    他伸出手,在她臉上停了下來,頓了頓,終究剋制不住自己的心緒,伸手撫上她嬌豔的臉頰。

    沉睡中的少女像醉臥的海棠,臉頰上還浮沉着胭脂般的色澤,脣瓣因爲醉酒燃着鮮豔的紅,讓人忍不住想上去採擷。

    他的指尖停留在少女的脣瓣上,柔軟的觸感讓他流連忘返不捨得離開。

    杜若兒並沒有醒過來,而此刻是在他的家中,她就躺在他身邊,如此私密的場景讓他可以暫時放縱自己的情緒放肆一次去靠近她。

    “若兒——”他的齒間傳出她的名字,目光沒了平日裏的溫和文雅,此刻卻是帶着雄性的掠奪氣息。

    佳人在側,怎麼能不讓人動容?

    趙彥呼吸有些急促,今天他同樣也喝了不少的酒,同樣有些醉意,此刻便有些忍不住,低頭下去,控制不住地停頓在她脣上,輕輕地將脣偷偷印了上去。

    脣齒間淡淡的酒香讓人迷醉沉迷,杜若兒卻眉心皺了皺身體動了一下,讓他頓時縮了回來,但見她未曾醒來才略放下一顆心。

    趙彥有些懊惱,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呼吸有些凌亂,看着面前的佳人一時間有些神思不屬。

    她的味道果然一如他想象中的美好,讓他有些欲罷不能地想嘗試,然而他終究忍了下來。

    他不想在這種情況做得太過分以至於引起她的反感。

    他可以用手段潛移默化地去讓她接受,但並不想當表面上的惡人,免得讓她厭惡他。

    趙彥便停了下來,坐在旁邊看她入睡,目光沉沉。

    這樣的機會也是難得,他可不想浪費。

    杜若兒這一覺便也睡了不少的時間,待她轉醒的時候,便聽得外面傳來一陣淅淅瀝瀝的雨聲,皺眉睜開眼睛,她有些慵懶地朝外面看去,模糊間瞧見身邊坐着人。

    “三公子?”杜若兒定睛一看,便看到趙彥坐在不遠的圈椅上,拿着本書正看着,見她醒了他回眸看過來,眸光盈盈帶笑,“醒了,頭疼麼,我讓人給你準備了醒酒湯。”

    杜若兒一怔,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片刻過後纔想起來自己這是在趙玉珠的閨房,趙彥怎麼會在這兒?

    “我沒什麼事兒,多謝了,你怎麼在這兒,玉珠呢?”她朝外面看了看,珠簾低垂,外面放下的茜紗窗外隱約能看到風雨如晦,正下着雨,她看了看四周,怎麼房子裏只有趙彥?

    “我過來看看,見你在睡着,便想等你醒了說點事兒。至於玉珠,她在外面,剛剛叫丫頭去給你準備醒酒湯——”他眸光不動聲色地轉了轉,起身笑着開口朝外面喊了一聲:“玉珠,你杜姐姐醒了。”

    外面趙玉珠應了一聲進來了,她先看了一眼趙彥,然後笑着跑過來走到牀邊拉着杜若兒的手道:“姐姐你這可是醉得狠了,怪我不該勸你喝那麼多酒的,沒想到姐姐酒量這麼淺。”

    “沒事,是那酒好喝,我自己想喝的。”

    杜若兒揉了揉眉心,旁邊趙彥見狀便憂心道:“可是頭疼了,來人,把醒酒湯端來。”

    杜若兒搖搖頭,“沒事的,多謝你們操心了。”說着便從牀上下來穿了鞋子,趙彥見狀便迴避出去了。

    杜若兒整理了下儀容,這會兒丫頭端了醒酒湯來她喝了,她今日的確喝多了點,高估了這具身體,只是點自釀的酒而已,度數很低,這樣也能有些醉意,大抵借酒消愁,她今日心情不佳便更容易醉罷了。

    拿了熱毛巾敷了臉纔算徹底清醒了,只是這會兒外面雨勢漸大,杜若

    兒外面雨勢漸大,杜若兒看了看外面,蹙眉道:“倒是誤了時間,外面竟是下起雨了,杜衡那小子呢,沒給你們添亂吧?”

    “放心吧,我讓人陪着他,杜衡性子也向來聽話,怎麼會添亂?”趙彥開口道。

    “外面這會兒正下雨,這會兒也是回不去了。看來這是天留客了,姐姐留下多待會兒好了,要是晚了,便陪我住一晚也不妨事。”趙玉珠拉着她的手挽留道。

    杜若兒張了張口,本來想說不用留下,先回去便可以了,但想到回到家裏難免要面對蕭景瑄,心中不免有些煩悶,她看了眼旁邊的趙彥,心中心緒翻騰。

    蕭景瑄那個傢伙不是動不動就懷疑她杜若兒跟趙彥有什麼嗎,只因爲她要給趙夫人慶生,他就嫉妒吃醋發火,也不管她跟趙家是合作伙伴,要怎麼能沒半點交集?

    這事情如今想來也只是讓她煩心,既然如此,她就如他所願氣氣他,真以爲她杜若兒非他不嫁麼?

    想到這裏,她眼眸微動,說道:“那我先待一會兒吧,等雨停裏再回去,倒要麻煩你們了。”

    “姐姐說得什麼客套話,你我是什麼關係,你留下我再高興不過了。”趙玉珠拉着她的手撒嬌:“姐姐不要走,今晚就陪我睡一晚纔好。”

    杜若兒好笑地點了點她腦門子:“怕了你了,留下怕是不行,家裏面還有事兒呢,我晚點再回去吧。”

    “外面正下着雨,也無甚事情,我記得前面花園裏涼亭那邊風景不錯,不如出去走走?”趙彥提議道。

    “好呀,姐姐一起去吧。”

    杜若兒索性無事,便跟這兄妹二人一道從趙玉珠的閨閣出來,沿着抄手遊廊穿過月洞門,往西花園走去。

    才走到一半,趙玉珠的丫頭過來說趙夫人找她,便把趙玉珠給喊了過去,留下趙彥跟杜若兒二人。

    “正好我還想跟你商量下之前的事情呢,今日倒是巧了——”趙彥怕她尷尬便找了藉口談起了公事,二人沿着抄手遊廊往前走去。

    杜若兒果然被他轉移了注意力,凝神聽他說的話,二人討論了片刻不知不覺就到了後花園裏。

    趙家的後花園平日只供自家人遊玩,柳暗花明處遍植花木,桃紅柳綠,一片小小的荷塘中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此刻雨中幾隻青蛙正不時叫幾聲蛙鳴,倒也頗有幾分野趣。

    一座八角涼亭矗立在花園中,四周用竹簾遮着,此刻身後跟着的丫頭上前擺上了茶點,杜若兒隨意坐了,趙彥自然地便在她身邊坐下了。

    杜若兒本來是現代人,也不是那種在意男女大防的人,因此便也沒在意,隨他坐了說話。

    “今天你做的蛋糕費了不少心思吧,知道你近日很忙,休息都少,還要讓你這般費心,真是讓我過意不去。”趙彥忽然轉移了話題,提起今天的事情來。

    “只是做個點心罷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杜若兒不在意地笑笑,挑眉道:“你們都跟我這般客氣做什麼?”

    趙彥目光灼灼地凝視着她,“那也是你的心意,這份心意我領了。”

    杜若兒一怔,忽然覺得他漆黑的眼瞳中似乎深深隱藏着什麼,讓她忽然有些不自在,側過頭輕咳一聲開起了玩笑:“知道就好,以後還不多給我點分紅,我可不幹了。”

    “好,你想要多少?”趙彥問道。

    杜若兒眼珠一轉笑道:“我要多少你都給不成?”

    “你想要什麼若是我能給的我便都能給你,便是你要我這個人的命我也可以做主給了你。”趙彥眸光深深,半開玩笑地說出了這句話。

    杜若兒一愣,這話怎麼聽着有些不對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