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07章:是喝醉了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07章:是喝醉了麼字體大小: A+
     

    “倒也不費什麼功夫,夫人生辰,趙老爺對我也有知遇之恩,不過做點蛋糕罷了,夫人開心便好。”杜若兒笑道。

    “杜姑娘真是客氣了,旁的不說,這蛋糕看着很是新鮮,以前可從未曾見過呢,光是這份心思就是不一樣,你可是咱家的財神爺,說什麼知遇之恩,老夫還要謝你呢。”

    趙老爺也很是高興,杜若兒這番做派讓他在大庭廣衆之下很有面子,現如今等着跟杜若兒合作的人可是不少,如今杜若兒這麼給趙家面子,也讓趙老爺安了心,滿面紅光。

    在場的其他生意人自然明白杜若兒這番姿態對趙家的重視,羨慕之餘也紛紛誇讚起了杜若兒。

    趙彥眸光溫柔專注地凝視着杜若兒,那目光像陽光融融,春風拂面的溫柔,杜若兒爲他的母親費這般心思,他心中自然感動,更有幾分不能爲人道的竊喜。

    他是知道杜若兒平日多忙碌的,沒想到她還費了這般心思做這蛋糕,一看便是花了不少功夫。

    人說禮輕情意重,她這番心意,怎不讓他動容?

    他沒注意,旁邊陳婉貞卻看到他的目光,神色微微一凝,在他跟杜若兒身上來回打量起來。

    當着衆人的面趙彥沒有開口說什麼,旁邊的人紛紛過來見識這新奇的蛋糕,趙夫人紅光滿面,杜若兒笑着讓人點了幾根紅色蠟燭插在蛋糕上,“夫人,先吹了蠟燭許個願吧,我做的這蛋糕也是聽說的西方的東西,那邊的人傳說生日時吹滅蠟燭許願可以上達天上。”

    “還有這種說法?”趙夫人興致勃勃地看着這新奇光景,畢竟人逢喜事精神爽,她也起了幾分嬉鬧心思,開玩笑道:“好好,我便許個願,希望菩薩保佑。”

    說罷她學着低頭吹滅了蠟燭,然後雙手合十唸唸有詞地祈禱起來,過了片刻才終於睜開眼睛。

    趙玉珠纏着問她許了什麼願,被杜若兒阻止了,笑道:“這可是不能說,不然就不靈了。”

    說罷,她讓人把蠟燭取下,讓趙夫人把蛋糕分給客人,說這能讓大家沾沾她今天的福氣和喜氣。

    “這麼好看的東西,就這麼切開,還真是捨不得呢。”旁邊一位婦人讚道。“杜姑娘這東西怎麼做,以後咱們也學着弄點。”

    “法子也不算特別麻煩,回頭我寫了方子,誰若有意學便學去。”杜若兒大方地道。

    她並不介意這點東西,本來也是很麻煩的製作法子,而且她也又不算靠這個賺錢,拿來賣個人情也無妨。

    趙夫人笑着讓人把蛋糕切開,每桌客人分了點嚐嚐,蛋糕不大,也就是嚐個鮮罷了。

    因爲這麼個事兒,杜若兒又是出了風頭,一時間衆人側目,她神色淡然,面上帶着笑容,慶完生,便坐下不再多說什麼,神色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看着便讓人心生好感。

    許多女眷因爲她之前的事情並沒有反感她,而是更加驚歎佩服,杜若兒爲人處事實在讓人挑不出什麼錯來,更何況許多人還打着主意想巴結她給自己家帶來利益呢。

    當着衆人的面,許多話不方便說,趙彥跟杜若兒只匆匆說了句讓她好好玩便陪着父親去招待客人。

    趙夫人心中高興,吃完蛋糕,各桌上開始上了點心,前面戲臺子唱了第一齣拜壽的戲,她開心地給了不少賞錢。

    杜若兒不懂看戲,也只是純粹看個熱鬧而已。趙玉珠倒是看得熱鬧得很,不時鼓掌,拉着她說哪個跟頭耍得好,哪個身段好。

    一場戲聽完,也到了午時,菜餚一道道上來,賓主盡歡。

    這面坐的都是女子,卻也上了點自釀的米酒,這東西度數不高,喝着口味甚好,杜若兒喜歡,便多飲了幾杯。

    然而她這身體並沒有什麼喝酒的經驗,哪怕度數這麼低的米酒,喝了幾杯還有些上頭,不過幾杯臉上便起了紅暈,有了幾分醉意,一張俏臉看着越發嬌俏可人。

    “姐姐可是醉了麼?”趙玉珠見她臉紅,便問道,此刻宴席也算到了尾聲,底下戲臺子上倒還熱鬧,一些夫人小姐們正目不轉睛地盯着戲臺子看戲,聲音吵鬧。

    “無妨,大概是你家的酒味道太好了,多喝了點有點上頭。”杜若兒笑道,單手撐着下頜,神色慵懶,繼續陪着聽戲。

    趙玉珠笑嘻嘻道:“那你就多喝點兒。”

    說罷給她倒酒,杜若兒對於米酒這種東西也從來沒當成過酒,只算飲料,便又喝了點兒,過了會兒便覺得有些醉了,她打了個哈欠,臉上紅霞滿面,硃脣皓齒,美目微微帶着水光,像雲山霧繞,水波瀲灩,朦朧多情,此刻姿容越發妍麗嫵媚,越見迷人,彷彿一朵盛放的玫瑰,只等人採摘。

    趙彥從旁邊過來時第一眼便看到了這樣的杜若兒,一看便是無法移開目光,眼中爆發出晶亮的光芒。

    眼前的杜若兒喝醉了酒,更美更迷人,幾乎讓他忍不住想衝過去把她擁入懷中恣意愛憐。

    深吸口氣,他緩步走了過去,柔聲問道:“可是醉了?”

    杜若兒微微仰起頭看他,漂亮的水杏眼兒微眯,眨了眨眼,待認出是他,她勾起脣角輕笑着帶着點調侃道:“嗯,醉了點呢,都怪你家的酒太好喝了,我這才喝了點兒就有點醉了。”

    因着醉酒她情緒有些隨意,說話有點兒調皮嗔怪,不同於平日冷靜或大方的杜若兒,透着幾分小女兒的嬌憨氣,她

    分小女兒的嬌憨氣,她下巴微微上挑,殷紅的脣瓣微微翹起,莫名顯得有些孩子氣。

    趙彥一怔,因她語氣的親近心中狂喜,更因她這般少見的樣子而心神迷亂,越發迷醉不可自拔,眼中光芒陡然亮起,像突然爆發的恆星。

    這個丫頭——此刻真是太可愛了,難得她竟還有這樣一面,真不知道平日私下裏她又是什麼模樣?

    她這番說話帶着點朋友間的隨性,然而旁邊的人有心聽着卻是感覺曖昧,尤其是旁邊的陳婉貞。

    她目光一閃,手指忍不住揪緊了絲帕,直直地看了過去,這兩人?

    一貫冷靜的趙彥也被她一句話撩撥得心跳加快,他往後退了一點,眼瞼低垂掩去眼中的炙熱光芒,臉上神色越發柔軟,聲音更是輕柔得不可思議:“我讓玉珠帶你去歇息片刻,這酒後勁不小,以後不要貪杯了。”

    “姐姐酒量不行呀,來,我帶你去休息會兒。”趙玉珠忙道。

    趙夫人見她有了醉意,囑咐趙玉珠好好照看她,這才讓趙玉珠扶她下樓去客房歇息。

    趙彥跟趙夫人稟報了什麼事情,便也匆匆離開。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跟旁人說什麼。

    等他們離開,一直端坐在旁邊的陳婉貞已經面色蒼白,拽着絲帕的手指骨節蒼白,脣上也失去了血色。

    她從來沒見過趙彥對哪個女子這般親近溫柔,平日裏趙彥總是溫和有禮的,包括對她這個世交之女青梅竹馬也是如此。

    她平日裏總覺得男女之間有禮教大防,如此自然正常,但今日見了他對杜若兒柔情萬千的態度,才發覺其中的差距,原來他不是對所有女子都那般守禮,對杜若兒竟是這般溫柔小意。

    他們兩家之前也曾有結親的打算,她也以爲必然是要嫁給趙彥的,然而如今見到這情形卻不確定了。

    趙彥他似乎竟是愛上了這個女子?

    也對,他們平日爲生意等事經常見面,杜若兒看着人又是如此出色,品貌出衆,趙彥怎麼可能不喜歡?

    便連她都很喜歡杜若兒,更不用說這樣經常見面的趙彥了!

    “陳姐姐怎麼了?”旁邊一個少女問道。

    “沒事。”陳婉貞勉強收斂神色,咬了咬嘴脣,壓下激動的心情起身道:“我去散散步,方纔喝多了。”

    說罷便帶着丫頭出去了。

    她怕再待下去自己要忍不住失色了。

    此刻,杜若兒已經被趙玉珠和丫頭帶着去了後院趙玉珠的閨閣,趙玉珠扶她到牀上躺着,“姐姐先睡會兒,我瞧你也是醉了呢,反正不着急回家。”

    杜若兒也當真有些睏倦,便閉上眼睡了會兒,誰知道因爲昨日疲倦加上酒意,竟是睡了一兩個小時。

    宴會早就結束了,趙彥送走客人,便也不管其他事直接去了後院看望杜若兒。

    杜若兒還睡着,趙玉珠帶他去瞧了一眼,笑道:“姐姐還睡着呢,看來真是喝多了。”

    杜若兒正睡在牀上,紗帳低垂,遮住她的面容,看不真切,只能聽到清淺的呼吸聲。

    趙彥忍不住上前掀開了紗帳,近距離地看到了心心念唸的玉人。

    此刻杜若兒正安靜地沉睡,秀美的臉龐帶着淺淺的紅暈,朱脣嫣然,被子下她的衣襟因爲熟睡滑落一些,露出內中纖細優美的鎖骨,脣齒開闔,清淺的呼吸彷彿都帶着蘭麝香氣,她就像醉臥的海棠,讓人心神迷醉,神魂顛倒。

    趙彥目不轉睛地盯着她,目光熾熱,只覺得心口密密滋生着一株大樹,那樹全因她而起,此刻正迅速生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