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104章:壽誕(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104章:壽誕(1)字體大小: A+
     

    蕭景瑄冷聲道:“先扶我進去,我沒事。”

    林三娘愣了下,想了想到底還是聽了他的話扶了他進去。

    蕭景瑄盤腿坐下運功吐息,過了半晌臉色纔不那麼蒼白了。

    林三娘擔心地問:“公子,您這樣不行,要不還是早點回京城吧,蒼梧老人行蹤不定,誰也不知道他在哪兒,京城裏好歹還有咱們的人——”

    “無妨,尋訪蒼梧的事情繼續加緊,其他我自己讓人配點藥,不生不死,這毒終究要不了我的命。”

    不過是讓他偶爾虛弱,他還能忍受,已經過了十幾年這樣的日子,再難熬又能多難熬?

    他咳嗽了一聲,俊美的臉上一雙鳳目幽暗。

    說是如此,可是又有什麼人會喜歡自己一直這般虛弱?

    他面上雲淡風輕,終究還是會擔憂。

    “是,屬下一定讓人抓緊,務必找到蒼梧那個老頭,該死這個老傢伙偏偏跑得沒影,就連我們的勢力都找不到他,真是奇了怪了。”

    林三娘看蕭景瑄這樣,也沒了別的心思,蕭景瑄都這樣了,誰還管別的事情怎麼着,蕭景瑄喜歡誰就是誰吧,她可不想再摻和這事了。

    林三娘打定了主意,等回頭杜若兒回來就解釋誤會,讓他們趕緊和好。

    “咳咳,公子,杜姑娘只是跟您制氣,等她回來好好哄哄就好,其實杜姑娘對您是真的有心的,我一個外人都能看得出來,只不過她不是普通女子,花費在事業上的心思也多,但是能看得出她很重情義,這樣的人不會隨便變心的。”

    蕭景瑄目光一閃,“那你是說她一旦變心就不會變了?”

    林三娘愕然,一雙媚眼兒此刻滿是驚愕:“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杜姑娘對那趙公子一看就是對待朋友,我是女子,更瞭解女人的想法,她對您真的是有感情的。”

    “是麼。”蕭景瑄淡淡問了一聲,他面色冷靜了許多,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直看得林三娘有些心虛,這才施施然起身站了起來。

    林三娘摸不透他的心思,有些擔心,心道她那點小心思不會剛好被蕭景瑄給看出來了吧?

    外面傳來喊聲,是水泥窯的人過來找蕭景瑄。

    蕭景瑄不管林三娘怎麼勸阻,一定要去,林三娘無法,怕他出事只得跟了過去。

    卻說這邊廂杜若兒跟杜衡兩姐弟坐了馬車往縣城去參加趙家趙夫人的壽誕。

    杜若兒還一肚子氣,杜衡縮着脖子,小聲道:“姐,姐夫他很好的,你這怎麼又跟他生氣了?”

    杜若兒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個吃裏扒外的傢伙,我倒要問問你誰是你姐,你怎麼就成天向着他了,明明是他惹我欺負我,天天就喊姐夫,我什麼時候說了要跟他成親了,別天天的亂喊!”

    杜若兒一肚子火,把杜衡給訓了一頓,杜衡忙閉上嘴不敢再問了。

    杜若兒翻了個白眼,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生活就被蕭景瑄給入侵了,她的家人,她的事業,她的生活中處處有他,根本無法擺脫。

    什麼時候他們的關係居然到了這麼緊密的地步了?

    杜若兒蹙眉掀開簾子,外面正是春夏之交的時候,風景正好,蜂蝶紛飛,草木蔥蘢。

    她不想再想那些煩心事,便把注意力放到外面風景上。

    不多時便到了縣城趙家的宅院,此刻已經來了不少賓客,趙彥和趙家二公子趙餘正在門前招待客人進去。

    見到熟悉的趕車的鐵奴,趙彥頓時眼前一亮,擡腳迎了上去。

    馬車在趙家門前停了下來,杜若兒微微掀開簾子見趙彥過來,輕笑一聲。

    “三公子早安。”

    “若兒——”

    杜若兒趙彥走到馬車前,臉上帶笑,他今日穿了一身硃紅織錦雲海紋圓領袍,很是富貴喜慶,這身衣服更襯得他清俊秀雅,眉宇飛揚。

    離得近了,他仰起頭去看杜若兒,這纔看清杜若兒今日的妝扮,頓時一怔,竟是愣怔在當場。

    今日的杜若兒打扮得尤其出色,清麗之中又透着幾分嫵媚,鳳目流波,香腮堆霞,烏雲堆髻,硃脣皓齒讓人醉。

    人若桃花,美不勝收。

    趙彥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抹驚豔,這樣盛裝的杜若兒是他從來未曾見過的,平日的她清麗秀雅,沒想到盛裝之時更是別有一番風情,那容貌氣度,便是整個開陽的大家小姐也比不過。

    “怎麼了?”杜若兒見他愣在那裏,笑着問道,一邊掀開車簾子踩着凳子下車。

    趙彥這才反應過來,走到車門前扶了她下車,然後又很自然地鬆開,目光卻始終不曾離開杜若兒分毫。

    “怎麼一直看着我,可是有什麼不對?”杜若兒問道。

    “不是,是若兒你今日太美,沒想到若兒你妝扮起來如此出色。”趙彥認真道。

    杜若兒挑眉笑道:“哪有那麼誇張,不過是想着來參加令慈的壽宴,總不能太隨便。對了,這是我的禮物,你且收着,還有一份是我特地準備的,待會想親自送給夫人。”

    趙彥讓人把禮物交給管家,“你倒如此客氣,你我豈是外人,便是你送什麼我母親也會喜歡的。再者,我誇你的話怎麼會是誇張,你倒是不知自己多出衆,總是太謙虛。”

    趙彥這話說得不假,杜若兒一出現在這裏,就吸引了衆人的視線

    ,就吸引了衆人的視線,便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但見她這一身出衆姿容氣質,便紛紛猜測她是否哪家千金,見趙彥跟她說笑,還以爲是趙彥外祖父家那邊的親戚。

    趙彥領着杜若兒跟杜衡姐弟兩個到了門前,趙家二公子趙餘是妾生的庶子,一貫又愛讀書,不理諸事,看着文質彬彬白淨清瘦,容貌並不怎麼像趙彥跟趙玉珠兄妹。

    杜若兒以前從未見過這位二公子,此刻倒是第一次見面。

    趙餘上前詢問,趙彥道:“這位是杜若兒姑娘,想必你也知道是誰,二哥你先在這裏招待客人,我先送他們進去。”

    杜若兒行了個禮,對趙餘微微一笑,趙餘竟不敢看她,面上有些微紅,退了一步回了個禮,忙道:“三弟你進去吧,小妹方纔還叫人看看杜姑娘來了沒有呢。”

    衆人這才知道她竟然是現在大名鼎鼎的開陽縣南名人杜若兒。

    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杜若兒,見她並不像外面有些人想象中是什麼母老虎之類或者容貌不出色,此刻見了才讓人驚訝,驚訝的是杜若兒竟是如此美貌,妍麗出衆。

    杜若兒任憑人打量,笑着點了點頭,隨着趙彥進了趙府。

    她落落大方的姿態,行走間不疾不徐,腰肢挺直,目光明亮自信,讓人忍不住就把視線聚焦在她身上,這讓看到她的人都忍不住心中生出讚歎,生不出半點懷疑心思。

    賓客們也跟着進了趙家,男賓都留在前廳,杜若兒是女賓,又是關係親近的,被趙彥領着去了後面趙家自己家人休息的花廳去了。

    杜衡抱着杜若兒做的蛋糕,東張西望地看着,趙彥見狀便一路跟他解釋周圍的環境,又詢問他最近學問如何,很是耐心細緻。

    杜衡不過一個少年郎,哪怕之前他那好姐夫蕭景瑄也跟他提過讓他少跟趙彥來往,但是這麼個溫和親切的人,杜衡怎麼討厭得起來,片刻便聊得歡起來。

    杜若兒心情不錯,到了花廳,這兒都是趙家親眷,已經有人報知了趙玉珠,這會兒趙玉珠已經從花廳裏跑了出來,遠遠瞧見杜若兒便興沖沖地迎了上來。

    “杜姐姐!”趙玉珠笑吟吟地奔過來拉住她的手,一邊驚訝地打量着她,“呀,杜姐姐今天好美呢,沒想到姐姐化妝之後竟是這般好看呢。”

    “就你小嘴兒甜,今天我可帶了好吃的,待會兒有的你吃了。”杜若兒笑道,見到趙玉珠,她心中也很是喜悅,趙玉珠性子天真爛漫,她也很是喜愛。

    “是什麼呀,杜衡抱着的嘛?”趙玉珠好奇地問道:“這個是你給我母親的禮物?”

    杜若兒神祕地噓了一聲,伸出食指在嘴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笑道:“這可是祕密,現在不能說哦,待會兒你就知道了,保證讓你驚喜。”

    “好了,先進去吧,母親還在等着呢,你這丫頭就冒冒失失的。”趙彥無奈道,一邊呆着杜若兒進了花廳。

    花廳內坐了不少女人,容貌年齡各異,趙夫人坐在正中,滿面笑容,見杜若兒進來了,她笑着竟是迎了過來。

    “夫人萬福,祝夫人青春永駐,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杜若兒忙上前見禮,一邊道了賀詞。

    “哈哈,我都這個年紀了,也不管它青春不青春了,若兒你也不是外人,快過來,到我跟前坐下。”

    趙夫人面色紅潤,笑着拉着她的手往凳子上坐下。

    屋子裏幾個女眷都好奇地打量着她,杜若兒道了謝,客氣了兩聲便坐下了。

    “這位就是咱們開陽縣的財神爺杜若兒姑娘吧?看着人品相貌,真是一等一的好。”旁邊一個四十多歲長臉婦人讚歎道,一雙眼睛上下帶着光一般,似乎能將杜若兒看個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