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一百零二章:你就是不信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一百零二章:你就是不信我字體大小: A+
     

    蕭景瑄心中頗爲鬱卒,旁邊三娘同情地瞥了他一眼。

    “吃飯。”蕭景瑄冷哼一聲,拿起筷子吃飯。

    杜若兒還毫不知情,忙着把蛋糕給收拾起來,用從城中購買的錦盒給包裝好了,還用錦帶綁好了帶子,準備第二天早上去趙家慶生時用。

    等一切收拾好,杜若兒回過頭一看,纔看到蕭景瑄不知何時站在門口,一言不發地看着她。

    杜若兒一愣,詫異地問道:“怎麼了,有事?”

    “蛋糕弄好了?”蕭景瑄淡淡問道。

    “是啊,折騰了半天總算是弄好了。”說着她想起什麼,忙道:“今天水泥窯那邊還好吧?”

    “燒製了一次,不過情況不太理想,明天還要再試試。”

    “哦?什麼情況?”

    杜若兒的注意力馬上就轉移到了這件事上面去了,跟蕭景瑄討論起了事情。

    “哎,我對這個也不是很瞭解,現如今讓你管着那裏,也是讓你操心了。”杜若兒見他面有疲色,不由得有些擔心,“別急,還是要注意身體纔好,你之前受過傷纔好,還是要注意將養纔是。”

    蕭景瑄握住她的手,凝眉專注地道:“我願意爲你做些事,並不覺得累。”

    杜若兒心中一暖,她能感覺到她這話裏面的誠意,感覺到這個男人對他的用心,聞言伸出手輕撫他的臉龐,心疼道:“不必這樣,又沒什麼要着急的,慢慢來吧,我不想你這麼辛苦呢。”

    “這是我甘之如飴。”蕭景瑄輕笑一聲,鳳目微眯,將她摟進懷中,調侃道:“只要我的若兒開心就好,我喜歡看你活力四射的樣子,可不捨得你累着,再說,別人都想學這技術呢,我倒是先學着了,日後學會了,可是要賺萬貫家財的。”

    杜若兒仰頭看向他,脣角忍不住揚起笑容,輕哼一聲窩在他懷中,“你這是偷師,那要交學費的。”

    蕭景瑄挑眉,低頭額頭對着她的額頭:“要交什麼學費?”

    說着在她脣上一吻,聲音暗啞:“這樣的學費可好。”

    杜若兒沒好氣地捶了他一拳,臉上紅霞滿天,嗔道:“你這是佔便宜。”

    “那我就要佔你一輩子便宜,讓你做我的妻子,若兒願意麼?”

    杜若兒歪着螓首杏眼兒一轉,笑眯眯道:“那我可要看你是否真的能夠始終如一了。”

    “我當然能做到,因爲我從來也不是花心風流的人。但是若兒你能不能做到只看我一個人?”

    杜若兒詫異地看着他,“你怎麼這麼說,我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蕭景瑄默然不語,目光凝視着面前的杜若兒,杜若兒此刻只穿着簡答的素白色布衣,烏髮用木簪束起,不施脂粉的臉龐清麗可人,眼睛晶亮有神,熠熠生輝,她看人時目光總是直視對方,自信,光彩奪目,學識淵博,奇思妙想,做起事情來不輸男子的優秀。

    這樣的她或許她自己還未察覺,卻跟這個時代的女子有極大的區別,讓她無論走到哪裏都是人羣中耀眼的那一個。

    這是個極其優秀的女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怎麼可能沒人欣賞這樣的女子?

    趙彥是其中之一,他也是,只不過他佔了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優勢,先得了杜若兒的好感和感情。

    但蕭景瑄不是那種因爲杜若兒優秀就不悅忌憚的人,他爲杜若兒的優秀而驕傲,也欣賞她的一切,支持她的一切。

    然而他畢竟只是個男人,終究無法看着杜若兒對別的男子分心。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竟對杜若兒有了這樣強烈的佔有慾,他從未動過情,此刻纔是第一次明白什麼叫感情。

    那是強烈的無法用理智去思考的東西。

    “你是不是又在吃醋啊?”見他一直不開口,杜若兒想起什麼,撇撇嘴,無奈道:“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嗎?那要我怎麼樣,總不能以後都不見趙彥吧,畢竟以後生意上還有來往的,你現在這是懷疑我麼?”

    杜若兒想到這裏有些心中不快,她退後了一步,從他懷裏掙開,目中帶着幾分火光:“什麼叫我在外面能不能做到,這話算什麼意思?”

    蕭景瑄凝視着她,“對,我就是吃醋了,我就是不喜歡趙彥接近你,更不喜歡你爲了討趙夫人喜歡費心費力做糕點。”

    杜若兒一愣,沒想到他會真的這麼說,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拜託,我跟他真的沒什麼啊,還要解釋多少遍呢,你這話是不信任我麼?我給趙夫人做個生日蛋糕而已,這怎麼就叫討好了呢,趙玉珠跟我是好朋友,她孃親的生日我費點心思怎麼了,再說也沒怎麼費心思啊,只是個蛋糕而已。”

    “可,我就沒有吃過,不是嗎?”蕭景瑄忽然開口道。

    杜若兒驚訝地看着他,張了張嘴,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說什麼爲好。

    看着面前這個俊美無儔的男人,男人還是那麼俊美,眉間的硃砂痣襯得人越發妖孽起來,此刻他莫名讓她覺得有些疏離遙遠。

    蕭景瑄剛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這話說出來未免小家子氣,他蕭景瑄往日也並非如此心胸的人,如今竟是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爲——

    杜若兒心中有些發悶,她咬咬牙,有些委屈,氣道:“我以前沒做過飯給你吃嗎,以前每天難道不是我做飯?蕭景瑄你個沒良心的,你這是懷疑我不信任我是嗎,對對,我就是特地做給趙家的人吃的,纔不要給你這個混蛋吃!”

    說罷她氣沖沖地跑了出去。

    蕭景瑄臉色一變,急忙追了出去,“若兒!”

    杜若兒根本不理會他,氣沖沖跑進自己屋內,蕭景瑄忙追了過去。

    杜若兒才進去就被他給捉住了,“抱歉,剛剛是我不對,我只是——”

    杜若兒咬牙回頭瞪着他,冷言冷語道:“那不就是你心裏想說的嗎?既然你覺得我杜若兒是那樣的人,又何必多言?”

    蕭景瑄眸光微沉,開口道:“之前的話是我說得不對,我並非是懷疑你,也從來認爲你不好,是我剛剛說話太不理智。”

    “那不就是你心裏話麼?”杜若兒冷笑道。

    蕭景瑄沉聲看着她,沉默片刻道:“我是吃醋了,若兒,我想吃你親手爲我做的東西,但這不是因爲我不信任你,只是我太在乎你。”

    杜若兒甩開他的手,冷聲道:“在乎我?我對你的好你感覺不到,天天亂吃飛醋,我現在不想跟你說什麼,要是你不能接受我這樣的工作,就不必找什麼藉口!”

    “我不是這個意思——”

    “怎麼回事?”杜長友聽到這兩人的爭吵聲,拄着柺杖走了過來。

    “沒事,只是跟若兒商量點事。”蕭景瑄開口否認了。

    “怎麼了,公子?”三娘也走了進來,到蕭景瑄面前站定,疑惑地問道。

    “沒事。”

    三娘眸光一閃,看到杜若兒跟蕭景瑄面色都不好,她剛纔可是看到這兩人在吵架呢。

    她忙笑道:“這是怎麼了,姑娘,剛剛我還做了點糖水呢,公子也一直喜歡喝的,我端來大家一起嚐嚐吧。”

    蕭景瑄想着緩和下氣氛,便道:“去端來吧。”

    杜若兒聞言挑眉看向蕭景瑄,看三娘柔媚一笑,轉身要去端糖水,心中發澀,仰頭看向蕭景瑄,嗤笑道:“原來你不是不愛吃甜食,是不愛吃我做的吧,既然你這麼喜歡吃林娘子的東西,讓她留你身邊好了!”

    說罷她就直接氣沖沖轉身進了臥室,連給蕭景瑄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就把門給關上了。

    幾人頓時面面相覷,尷尬不已,三娘一臉驚訝,慌亂道:“這是怎麼了,公子,是奴家說錯什麼了嗎?”

    蕭景瑄眉心微蹙,面色有些微慍,這個小丫頭就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麼?

    “跟你沒關係,去把糖水端來,我要喝!”他語氣有些森然。

    三娘目光一閃,看了眼緊閉的房門,心中咋舌,這位杜姑娘真個脾氣頗大,竟然這麼甩她家公子的臉子,她這是不知道蕭景瑄的手段纔敢這麼幹吧!

    看來杜若兒這真是誤會了呢,這算是她刺激到了?

    蕭景瑄臉色難看,他是她的未婚夫,一直以來對她可算是一直寵溺着,她所作的事情他都願意給她解決,尤其最近忙碌,連兩人獨處的時間都不多,聽聞她跟趙彥一起吃飯還言談甚歡,他心中怎能不吃味?

    他並不是真缺那口吃的,不過是在乎他在她心中的地位而已。

    可是這丫頭卻是認爲他懷疑她,不信任她,直接甩臉子走了。

    杜若兒脾氣不好,他蕭景瑄一直以來難道不是尊貴出身不曾被誰忤逆過?

    “這丫頭說什麼話,胡鬧,我說說她!”杜長友一聽就火氣直冒,想要進去教訓杜若兒卻被蕭景瑄攔住了。

    “不用了,只是一點小事而已。”蕭景瑄把杜長友拉到他屋內,“杜叔,你不要操心這些,也不要跟若兒說什麼。”

    他面色已經恢復冷靜,他跟杜若兒的事情並不想讓其他人摻和其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