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一百零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一百零一章字體大小: A+
     

    杜若兒不甚滿意,弄了點糖漿,想塗個圖案,但技藝不精,倒是讓三娘出手幫忙畫了個童子獻壽的圖案來。

    杜若兒因此對她這廚藝倒是刮目相看,至少這點這女子倒是比她厲害得多。

    “你的手藝倒是真不錯呢。”杜若兒道:“正好,今天幫我打下手做好這個蛋糕,現在這樣子還不怎麼完美,待會兒我要去衙門辦事,回來再做個新鮮的蛋糕。”

    “姑娘客氣了,這是我該做的。不過這蛋糕瞧着已經很好了,姑娘還要做麼?”

    “送人的壽禮自然要盡善盡美的,怎麼能隨便呢。”杜若兒說着道:“你留下,不用跟我着去衙門了,幫我在家準備些材料順便練習下怎麼做得更好。”

    “可是之前公子吩咐了讓我跟着姑娘——”

    “沒事,有鐵奴呢,我去去就回來的。”杜若兒不以爲然地道,這邊讓人套了車就直接去了衙門了。

    三娘見她這番重視這趙家的壽誕,心中不由得也有點懷疑起來,難不成杜若兒真對那趙彥有個什麼心思麼?

    她研究了一番這蛋糕的做法,心中驚奇,這杜若兒倒真有些奇思妙想,怪不得能做出那許多奇事,其實若爲男子,當可做一番大事業。

    即便是身爲女子,也同樣是女中英豪。

    這般與衆不同的女子也怪道她家主上如今這般上心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管如何,即便從利益角度考慮,這個女人也是一定要是她家公子的纔好。

    她也敏銳地察覺到杜若兒的這些技術能夠在朝廷產生多大的變化。

    林三娘從杜家出來,不多時便跟着到了水泥窯。

    這水泥窯的燒製以磚瓦窯的燒製來製作的,製作起來倒談不上多少難度,如今剛剛建好,今天正在調試按照杜若兒說的配比來燒製水泥。

    其實從一開始杜若兒也都沒怎麼管過這事兒,畢竟她也不算這方面的專家,具體的還是蕭景瑄跟工匠等人制定的。

    林三娘到了水泥窯附近,見工場之內工人正在忙碌着,自家公子穿着一身布衣白衫,他出門時總有微妙的化裝,此刻他的臉龐不像平日那般出色,看着不過普通清秀書生,並不至於讓人驚訝的地步。

    蕭景瑄正認真聽着身邊工匠的說明,他看了眼正在燒起的窯,沉聲道:“現下已經準備妥當,那就準備燒製吧,先試試看再說。”

    “是,那我們這邊就試試吧。”

    蕭景瑄正忙着,扭頭看到林三娘,鳳目微眯:“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說讓你跟着若兒麼?”

    “杜姑娘現在去衙門了,讓我留下幫着做蛋糕。”林三娘開口道。

    蕭景瑄蹙眉:“她讓你弄的?做好了嗎?”

    “東西做了,不過杜姑娘不滿意,說等她從衙門回來還要再重新做個,好明天送去給趙家祝壽。”

    三娘觀察着蕭景瑄的臉色,見他目光略有些陰沉,便識趣地沒敢再多說什麼。

    “呵。”蕭景瑄低笑一聲,眼中卻毫無笑意,周身的空氣頓時有些壓抑。

    他看了眼三娘,“所以你這是特地跟我告狀來的?”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林三娘頓了頓,有些猶疑道:“之前屬下在縣城瞧見杜姑娘跟那趙公子相談甚歡,知道公子你對杜姑娘上心,屬下只是擔心——”

    “擔心什麼,擔心她移情別戀?”蕭景瑄冷冷睇了她一眼,淡淡道:“我的事情還用不着你們多管,記住以後少管閒事。”

    林三娘忙低頭認錯。

    “公子說得是,是屬下逾矩了。”

    “回去吧,沒事不必過來,我讓你去是保護她不是跟着我。”

    林三娘正要離開,蕭景瑄卻叫住了她,頓了頓,側過臉只能看到他挺拔的鼻樑。

    “好好跟着她,別讓她發生什麼意外,若有什麼事情一早報於我知曉。”

    三娘柳眉一揚,嘴角勾起,低頭應了,走出老遠才搖搖頭。

    蕭景瑄說得一臉不在乎,到底還是在意,讓她跟着杜若兒,恐怕也不僅僅只是想讓她保護她那麼簡單吧。

    他真的不介意趙彥麼,怎麼可能呢?

    蕭景瑄見她離開,想起她剛剛的話,心中微微起了波瀾。

    最近一段時間他跟杜若兒關係也是穩定,只是感情上面並沒有大的進展。

    他本來以爲這段時間杜若兒比較忙碌,便想着過陣子京城這邊事情過了,暫時穩定下來之後便跟她說清楚身世來歷。

    沒想到那趙彥倒是個不死心的,居然一直還不肯放棄,纏着杜若兒。

    杜若兒真的跟他談笑風生麼?

    雖說他相信杜若兒的爲人,知道她是說話算話的人,但是他如何真不介意趙彥!

    看到杜若兒還特地爲趙彥的母親過壽做蛋糕,如此費心費力,這份心思讓他如何不嫉妒?

    他覺得自己該好好跟杜若兒談談才行,這樣下去可不行——

    蕭景瑄這邊想着,水泥窯燒製過程中屢次出現問題,他便放了這心思,忙碌起來。

    等杜若兒下午早早回到家中做蛋糕,到傍晚忙完了,終於做出一個像模像樣的兩層生日蛋糕,收藏起來。

    其他不能吃的全都讓杜若兒給了杜衡和鄰居送了去嚐嚐。

    等忙完了她纔想起蕭景瑄。

    “咦,你蕭大哥呢?”杜若兒奇怪地問杜衡。

    “姐夫一直在窯上呢,今天在那燒水泥。”

    “聽說燒製不很順利呢。”旁邊林三娘插了一句。

    “是嗎,怎麼現在還沒回來?我去瞧瞧。”杜若兒擔心窯上有什麼事情,便準備過去看看,剛剛出了門便遇上了踏着風塵月色歸來的蕭景瑄。

    他身上衣服還沾了些灰塵泥土,瞧着很有些風塵僕僕的樣子,有些疲倦地踏進院門。

    “沒事吧,怎麼現在纔回來?”杜若兒上前迎接道,見他一身灰塵,叫杜衡去取了水盆過來給他洗洗。

    蕭景瑄眸色一暖,伸手握住她的手,“無妨,一點小事,不用擔心。”

    “辛苦你了,快點洗洗手吃飯吧。”杜若兒見他這位世家公子爲她操心勞累,心中也頗爲感動,忙拉着他洗漱換了衣服吃飯。

    蕭景瑄見她爲他忙碌的身影,脣角的笑容就沒消去過。

    林三娘偷笑起來,心道這麼看來這位杜姑娘瞧着對公子也挺上心的啊。

    “吃吧,這還有我留的蛋糕你嚐嚐。”杜若兒笑着道。

    蕭景瑄眸光一閃,看着她端過來的蛋糕,笑容斂起,他看向她問道:“這是你之前做得不滿意的蛋糕?”

    “是啊,總不能丟了,除了造型不好看,味道還是不錯的。”杜若兒並沒有注意到蕭景瑄的表情有些不對,直言說道。

    “咳咳。”林三娘忍不住咳嗽起來,她撫額轉頭,忍不住想同情自家公子了。

    杜若兒這是聰明還是愚蠢,要做蛋糕你直接給蕭景瑄做個,做個殘次品還是送給其他人的,這讓蕭景瑄怎麼想?

    真是覺得無所謂麼?

    “你快嚐嚐看,這還是我第一次做蛋糕。”杜若兒還笑吟吟地邀請他嚐嚐,“看看口味如何,我還不知道明天大家喜歡不喜歡呢。”

    蕭景瑄鳳目凝視着面前的少女,眼角直抽,他咬了咬牙,笑吟吟地低頭吃了一口蛋糕,蛋糕做得果真味道不錯,甜而不膩,有種獨特的口感,他雖然吃過許多山珍海味,這種口感倒還未曾品嚐過,跟普通的糕點很有些不同。

    “味道好嘛?”杜若兒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問道。

    “好。”蕭景瑄咬牙嚥下蛋糕,聲音有些冷硬,面上笑意也有些僵硬:“味道不錯啊,若兒你真是用心了呢,明天趙夫人和趙彥一定會很喜歡。”

    “時間太短,要不然還能做得更好。”杜若兒毫無察覺地說道,笑眯眯地說:“那你就多吃點,把這些吃完。”

    “什麼時候若兒再做些糕點?我樂意嚐嚐。”蕭景瑄一臉陽光燦爛地問道。

    “你不是不愛吃甜食嗎?”杜若兒奇怪地問道。

    “……”

    “姑娘,公子肯定喜歡你做的甜食的,今天做得不好,回頭咱們可以作別的嘛,奴家會很多點心,到時候讓奴家做吧。”林三娘看了眼蕭景瑄,溫聲道。

    杜若兒柳眉微蹙,“這倒不必了,我自己會給他做。”她回眸問道:“你想吃什麼?”

    “你做的我都喜歡。”

    杜若兒睨了他一眼,“好啦,回頭我得空想法子做點別的。對了,明天我就不去衙門了,要去趙家。你呢,要去麼?算了,你還是別去了,那邊魚龍混雜的,別再讓人發現你了,到時候才麻煩。”

    說着她便風風火火地出去準備洗漱了。

    蕭景瑄張了張口,見她出去了,神色陰沉下來,俊臉在半明半暗的夜色中顯出幾分森冷和鬱卒之氣。

    該死,他當初爲何要給自己定個這種計策,本來即便他現在露面回去京城,頂多麻煩點,也不用像如今這般隱姓埋名躲躲藏藏,如今竟然不能光明正大地以對杜若兒未婚夫的身份出現。

    只是如今他便是想光明正大露面也不能了,皇命在身,行事再不能隨性而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