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九章:暗藏殺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九章:暗藏殺機字體大小: A+
     

    杜若兒瞪了他一眼,見蕭景瑄只是挑眉一笑,彷彿剛剛做了壞事的不是他一樣,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二人這邊把杜長友送到屋內,天色已晚便是準備吃飯了。

    “來,別天天忙着不顧及身體,多吃點飯。”杜長友一邊招呼着讓杜若兒吃飯。

    “爹,你放心吧,我沒事的,最近都不怎麼忙了,過了這段時間就好多了,我到時候主要就負責研究方面的事情。”

    蕭景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目光低垂下來,手中的筷子還是繼續杜若兒夾了一筷子菜。

    “那就好,你看你一個女子,好好的還是相夫教子的好,現在天天讓人給你幫忙,成什麼樣子。你孃親當年也不是這麼教你的,真是怪了,你這都是跟誰學的?”

    杜若兒不想因爲這種陳年話題跟杜長友起什麼爭執,跟古人爭執這種話題完全是沒有結果的。

    飯畢,杜若兒想起今天的事情,本來打算跟蕭景瑄商量下那個天波商行的事情,沒想到礦上那邊又傳了消息過來,說是出了點事情,讓杜若兒過去看看,杜若兒只得馬上過去。

    蕭景瑄見她離開,本是要跟去,偏這時路邊來了個討飯的婦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婦人看着臉上髒兮兮的,衣衫襤褸,手中拿着一個破瓷碗,正一邊嘴裏喊着行行好乞討。

    蕭景瑄目光微眯,凝眉看了過去,鳳目中幾分冷意閃爍,朝那乞討的婦人看了過去。

    “公子給口飯吃把--”乞討婦人朝他挪了過來,伸出手拿着碗乞討起來。

    蕭景瑄的目光朝那雙手看去,雖是暮色已沉,仍然能看出這是一雙不像乞丐的手。

    “給什麼飯?”他目光掃過婦人的眼睛,看到那雙眼睛,他周身的緊繃才收了回來,鳳目微眯,開口問道。

    “公子隨便給口吃的吧,哪怕一口米湯也行。”婦人開口哀求道。

    旁邊鐵奴正要開口,蕭景瑄擺擺手,淡淡道:“好,倒不少你一口吃的,進來吧,給她端點吃的。”

    鐵奴一愣,目光掃過這婦人,似乎明白了點什麼,便不再多問,進去盛了點飯。

    蕭景瑄把人叫進院子內,在樹下坐下,杜衡早被他打發去跟杜若兒過去幫忙,剩下的杜長友又是自己人,倒不必瞞着什麼。

    “誰讓你來的?”院門一關上,蕭景瑄臉色一沉,轉身盯着那乞丐婦人,冷怒呵斥道。

    婦人咳嗽一聲,彎腰駝背哀憐的樣子爲之一變,站起來拱手行了一禮,“三娘見過公子,屬下這次是來有事要稟報公子,順便保護公子的。”

    原來這婦人竟然就是三娘,這會兒變成了一個乞丐婆子,竟是讓人完全看不出來。

    若非蕭景瑄對她太熟悉,這些屬下都是他一手培養出來,太過熟悉,否則也不一定能從她的僞裝之中認出她來。

    “保護?”蕭景瑄目光銳利地逼視着她,漆黑的瞳眸中滿是冷意:“我還不需要你來保護,之前我早已經說過讓你們不要過來,如何敢違揹我的命令,若無要事,你自己知道結果。”

    三娘咳嗽一聲,聽得這番話頓時臉色緊張起來,忙分辨道:“公子,屬下是真的有事,您下午應該收到了密旨吧?”

    她聲音壓低說道。

    蕭景瑄目光陡然凌厲起來,看了看四周,直接講她拉進自己屋內,讓鐵奴封鎖四周。

    “此事你從何得知?這消息說林秋白派人送來給我的,莫非消息是皇上讓你們轉交的?”

    “是的,公子,消息是陛下交給我們的,由冷西城帶來了。”

    “冷西城現在在開陽,他如何這時候拋頭露面?”蕭景瑄鳳目一轉,想起什麼,問道:“是否是爲了秦州之事?”

    三娘看了看四周,擦去臉上的灰塵,這才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

    “公子,自從你出事之後,京城裏頗爲不穩,我們天波樓裏也有些人乘機想鬧事都被蕭一解決了。而且秦州那邊瑞王有些動靜,屯兵自重,陛下不能忍受,如今讓冷西城去德州不過掩人耳目,真正目的還是秦州,現如今秦州除了天波樓的力量,其他人在那邊完全沒有祕密可言,更別想隨便傳遞消息出來。冷西城去也就是探探情況。”

    蕭景瑄在一邊椅子上坐下,聞聽此言,撩起眼皮,俊美的臉上是一片肅殺之氣。

    “不要打草驚蛇,秦州那邊瑞王翻不出山來。我安全的事情現如今那些人還不知道,既然如此,正好趁此機會辨別忠心,看看到底什麼牛鬼蛇神冒出來鬧事,等我事情辦完了自會在合適時機回京。”

    “那秦州那邊?”

    “讓冷西城去秦州便是,其他事情我自有安排。”蕭景瑄淡淡道:“你去告訴他,去那邊只管吸引人目光,其他無須多問。”

    “公子要另做安排?”

    “嗯,你先回去吧。”

    三娘點點頭,轉身出去,偷溜出了房門,騎馬回了縣城去。

    蕭景瑄見三娘離開,神色莫測。

    他一手敲擊着扶手,一邊沉思。

    今日下午他便收到了密旨,內中有皇帝的旨意,秦州的事情不過是其中之一,聽得冷西城到了,他便立刻想到了其中關竅之處,做下如此安排。

    瑞王是當今陛下的皇叔,先帝在時巡守邊疆,掌握軍權,如今邊境的秦州便是他經營得鐵桶一般的地方,等閒藏不進人。

    而蕭景瑄卻並不擔心查探不到實情,若果然連這點都做不好,那他也不可能從這些年的風雲之中活下來。

    蕭景瑄沉思許久,又想起皇帝詢問的事情,杜若兒的事情沒想到連皇帝都知曉了,如今讓他確認此事,將來爲朝廷所用。

    本來這倒是蕭景瑄的目的,然而此刻見杜若兒被皇帝給記上了,心裏反倒不甚痛快,明知道杜若兒喜愛研究不喜這名利場,偏他非得把她給拉進了這種地方。

    若是杜若兒將來怪罪他,他還真不知道如何解釋。

    再有其他的事情,一直以來蕭景瑄本以爲自己早已經心硬如鐵,不過看到自己父親這自己“屍骨未寒”的時候就急着想給那個好兒子請封,便覺得十分可笑。

    雖則早已經不在意什麼親情,但人心總是肉長的,多少讓他不悅起來。

    只希望將來杜若兒不要怪他纔好。

    蕭景瑄沉吟許久,直到杜若兒從礦上回來,才收回思緒,過去迎接。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他又看到了打扮得邋里邋遢,靠在牆邊一邊嘴裏乞討。

    村中的人有早起的正在圍觀它,議論紛紛,直到蕭景瑄打開了門。

    見到來人,他瞳眸收縮,也是有些驚訝。

    “公子行行好吧--”

    蕭景瑄臉色微沉,面上不動聲色地讓她進來弄點吃的給她。

    有人議論也只能議論他有善心。

    “爲何再來?”蕭景瑄冷聲問道,俊美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瑕疵,面上甚至帶着微笑,讓外面看熱鬧的百姓以爲他正和氣地跟乞丐說話呢。

    三娘忙道:“是讓我來照顧您呢,何況我是女子,許多事情我來更好。”

    “回去。”蕭景瑄蹙眉,“別給我添亂。”

    “公子,屬下留在這邊可以幫您照顧杜姑娘啊,您就不擔心她在外面遇到危險?”

    三娘一句話頓時戳中了蕭景瑄的要害。

    他目光暗下,沉吟片刻,揮手道,“鐵奴,帶她下去。”

    三娘嘴角微勾,心道這個冷西城素來鬼主意多,她只提杜若兒果然蕭景瑄答應了。

    看來那姑娘在主上的心中地位不低啊,不然怎麼可能爲了她而冒險讓她留下。

    天色剛矇矇亮,不過多時便是大亮了,等到杜若兒起來洗漱,出去跑步,剛出來便迎面撞見一個穿着破舊藍布襖裙的年輕女人,容貌有幾分姿色,雖只是清秀,眼睛生得卻是嫵媚。

    看到她,女人抿嘴一笑,有些緊張,侷促地走了過來,喚了一聲杜姑娘,然後便站在一邊用手指絞着衣角,低眉順眼的樣子帶着別樣的溫柔。

    杜若兒嚇了一跳,驚訝道:“你是誰?”

    看到蕭景瑄出來,她忙用疑惑的目光看過去。

    蕭景瑄解釋道:“這是個乞丐,方纔乞討過來,你不是最近正要收人用麼,便收下當個雜役便是。”

    杜若兒驚異地看着他,然後回頭看向那陌生女子,目光微微暗沉下來,拉着蕭景瑄走了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你怎麼收了個不知根底的乞丐回來?”

    “這人尚算可靠,我這點看人的眼光還有,你不必擔心。”蕭景瑄道。

    杜若兒狐疑地看着他,心中奇怪,蕭景瑄什麼時候需要收個乞丐保護她了,除非有什麼別的事情。

    “就這麼簡單?”

    “是,別多想了,若兒,你總是想太多了。”蕭景瑄顧左右而言他。

    杜若兒蹙眉,總覺得不對勁,再如何也不該讓人住自己家吧?

    這女子是給他灌了迷魂湯了嗎?

    她看了下那女子,心中莫名覺得不悅,蕭景瑄是下幹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