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八章:越來越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八章:越來越迷人字體大小: A+
     

    杜若兒取了那帖子回了衙門,林秋白那邊便過來尋她議事。

    “縣尊有事?”

    林秋白打發了閒雜人等下去,笑道:“這不是之前你要些種子什麼的,如今收集了些,據說都是當地高產作物,到底什麼情況,還要你去看過纔好弄清楚。還有修水渠的事情,現今曹典吏管着,但還有些事兒要你處理。”

    “好,我這就過去瞧瞧。”杜若兒便跟林秋白去看收集來的種子,大多是些當地特產的水稻,有南邊產的占城稻,聽說一年三熟,畝產產量比普通高出不少,雖然在杜若兒而言一般,但畢竟現下沒有雜交水稻可用,她打算自己想辦法培育,這稻子倒可使用一二。

    林秋白又道:“現如今修建水渠之事已經報於省府,不過這嘉獎現在還不會下來,要等水渠修建起來確定了效果再說。那水泥窯可要加緊了,最近可是不少人跟我詢問此事。”

    杜若兒想起之前的事情,便開口問哪天波商行的事。

    “天波商行?”林秋白明顯一愣,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眼杜若兒:“你說是個叫冷西城的男人問你的?”

    “是,怎麼,你也認識他?”

    “咳咳,這個天波商行——”林秋白輕咳了一聲,眼珠子轉了轉,“這個商行的確很是有名,算是數一數二的商行,生意做得也很大,遍佈全國。那個冷西城便是商行的東家。”

    “哦?這麼說他倒沒算說錯,實力倒是的確強大。”杜若兒凝眉,想起之前那個冷西城說的話,蹙眉道:“這人什麼身份,來這兒突然找到我,總覺得不懷好意,是否是蕭景瑄仇家?”

    “咳咳,這個,應該不會是的。他們跟這件事無關。”林秋白臉色古怪,忙問道:“那個冷西城現在住哪兒?”

    “這是他剛剛給的拜帖,說是住在客棧。”

    “我先找人打聽下他打算幹什麼,別擔心,若真是什麼仇人,當不至於光明正大出現,畢竟我跟老大的關係可是人盡皆知的。”

    “這倒也是,若有什麼問題再說,這人倒是給我提供了些良種,正是我現在需要的。”

    “這倒是無妨,回頭他若送來,我使人看看再說。”

    林秋白有些坐不住,把杜若兒送了出去,便是面色難看起來。

    “這個冷西城,好好的是想幹什麼,居然跑這兒來了,是真不怕人知道!”

    林秋白急忙招了心腹出去傳遞消息,轉身自己換了身便服,便火急火燎地出去了。

    不多時,等他到了開陽客棧,遞了暗號,店主便送了他前往後院那不開放的閣樓內。

    “他來多久了?”林秋白神色不善,“還有誰一道過來了?”

    “這個,林公子,您就別爲難小人了,去了主人自會跟您解釋。”

    林秋白冷哼一聲,通過假山一路到了一座精緻小巧的院落之中,修竹幾桿,花木蔥蘢,院中涼亭內此刻正有一男一女對坐飲酒,一樣的出衆外表,好似天上客。

    林秋白打眼一看認出人來,徑自走了進去,面色不善,“冷西城,你怎麼來了,還有你,三娘,你不好好呆在臨城縣,跑來這邊湊什麼熱鬧?”

    “主上落難,我們這些做屬下的焉能不來?自主上失蹤,這許久一直未曾有消息,我這心中如何不擔心,一知道消息,我立刻快馬加鞭趕來,來來,小白白,你快點跟我說說公子怎麼樣了?”

    冷西城吊兒郎當地說着話,惹得林秋白翻了個白眼,臉色黑了黑:“你再敢亂喊小心爺敲死你。姓冷的這麼久了你還是這副欠揍的德性。你該知道如今多少使人盯着開陽縣附近,你這麼過來,身爲天下第一大商行的東主,一舉一動都引人注意,你是怕別人還不夠關注這兒?”

    冷西城嗤笑一聲,懶洋洋的拿着扇子輕搖着,斜睨了林秋白一眼:“半月前我便定了要往德州去,剛好路過這邊,這事兒人盡皆知,倒是不怕人懷疑什麼。”

    “你說得輕巧,好端端的你去找杜若兒幹什麼,你該知道自己一舉一動都會引起很多有心人注意,現在還敢去找杜若兒,怕老大那邊不被人發現是嗎?”

    “放心吧,生意要做,當然也不會是現在了,不過是提前打個根基。”冷西城笑眯眯地道:“我做事你放心。”

    “我放心個鬼,你這廝一貫不靠譜!”林秋白有些頭疼,這傢伙做事向來散漫慣了,說一出是一出,不關生意上的事情他總是很隨便。

    旁邊的三娘看了眼冷西城,撇撇嘴:“可不是,這傢伙今天可沒少做蠢事呢,之前就說不讓他來了,偏偏他非得要來。”

    冷西城擺擺手,讓人下去,忽然笑容一斂,從袖中莊重地取出一塊金色絹布,沉聲道:“我也是身受皇命,這是陛下要讓我交給主上的。”

    林秋白嚇了一跳,慌忙躬身施了一禮,這才微微撤開身體,蹙眉道:“陛下傳的密旨?”

    “對,是讓主上接的,具體是什麼,我便不清楚了。你也知道他突然出事,天波樓上下都是擔憂,也頗出了點亂子,不過都被解決了。陛下這份密旨,多半跟目前情勢有關。”

    林秋白凝眉,替蕭景瑄接了這密旨,小心收了,打算回頭派人送去給蕭景瑄。

    “好,冷西城是來辦事,三娘你來作甚?”

    三娘咳嗽一聲,顧左右而言它。

    “嗨,這個糕點不錯啊——林公子,這個我是陪着冷西城來辦事的。”

    三娘笑吟吟地嫣然一笑,滿目生花。

    林秋白冷哼一聲,“不准沒事過來,不然的話回頭等着刑堂處置你們!”

    三娘眼波流轉笑聲婉轉,咯咯直笑:“我這不是有事嘛,我說林公子,我就去見見公子不行嗎?”

    “不行,說了不準去見他,若是被人發現如何?”林秋白急道。

    “這你就放心吧,我易容之術不會被人發現。”

    “你們想做什麼?”林秋白警覺地察覺到什麼。

    “能做什麼,肯定是幫忙。”冷西城笑吟吟地把扇子收起,看向三娘:“這可是個不錯機會,千萬要試試。”

    “你們到底是想做什麼?”林秋白逼問道。

    ……

    這邊廂開陽客棧內風波乍起,而杜若兒這邊確實簡單多了。

    在府衙忙了半日,杜若兒便打道回府,來接送的都是鐵奴,這傢伙看着孔武有力,五大三粗,尋常人等不敢隨便靠近杜若兒,免得被這大漢用冷眼掃過。

    待回到家中時,天色已經是黃昏。

    蕭景瑄正在院子裏教杜衡讀書,不敢此刻他略有些神思不屬,只讓杜衡練打字,自己一個人指尖輕點着桌面,似乎在沉吟什麼。

    夕陽的微光灑落在他神上,帶來淡淡的光暈,俊美的臉龐因而染上了金色,彷彿廟中的神像,高貴,冷漠,帶着幾分難以言喻的疏離。

    這樣的蕭景瑄是高高在上的,讓杜若兒一時有些愣怔。

    聽到車馬聲他扭頭看了過來,神色微斂,臉上那種淡漠的疏離煙消雲散,取而代之是脣角揚起的笑容,俊美無儔的男人起身迎了出來。

    到得車前,他伸出手扶她下來,牽着她進院子,見杜若兒一直盯着他,調侃道:“怎麼,如何一直盯着我,可是覺得看不夠我麼?”

    杜若兒啐了他一口,沒好氣道:“誰看不夠你了,你可就別自戀了。”

    “說謊可不是好習慣。”蕭景瑄點了點她鼻子,鳳目中點點笑意:“是有什麼事?”

    “能有什麼事?哦,對了,後天是趙彥母親生日,我買了禮物,不過打算再做點東西,到時候送給她。”

    “生日?”蕭景瑄鳳目微斂,頓了頓,道:“你打算做什麼東西,時間不多,怕是來不及了吧?”

    杜若兒側首看向他,柳眉上挑,黑眸熠熠生輝,“放心,來得及,我只是打算做點吃的而已,雖費些功夫,勝在樣式新奇。”

    “是麼?”蕭景瑄輕嘆一聲,目光有些哀怨:“我說若兒,你都沒有做給我吃過呢。”

    杜若兒一怔,見他哀怨的目光心中好笑,“好嘛,到時候一定讓你第一個嘗好不好,這可是我第一次在這兒做這個呢,你是第一個嚐到的。”

    “好。”蕭景瑄因爲她的話而心中愉悅,嘴角也跟着飛揚起來,便連剛剛纔看到的消息都不能讓他心情更惡劣些了。

    趁着外面沒人注意,低頭在她脣上偷了一個吻,低聲道:“就知道我家若兒最是愛我。”

    杜若兒啐了他一口,臉上一紅,“自戀吧你,我纔沒有愛你呢。”

    “那你便是最愛我。”

    “你這是狡辯。”

    蕭景瑄笑吟吟地跟她拌嘴,正好杜長友從外面回來,被人攙扶着,他現在腿傷好了許多,已經可以下地行走了。

    杜長友是個急性子,一直想趕緊走路,這便等不及了。

    杜若兒忙從蕭景瑄身邊掙開,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去迎接杜長友。

    蕭景瑄見她這副一臉我不認識小樣兒,心中但覺有趣,便過去扶住杜長友,一邊趁機捉了她的手捏了捏。

    杜若兒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這傢伙最近越來越會勾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