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七章字體大小: A+
     

    自然盯着杜若兒的人也多了,還有不少人去杜家試探一番,都被杜長友擋了回去,這事兒蕭景瑄和杜長友都沒跟杜若兒提起。

    這麼個香餑餑怎麼有人肯放棄,自然無主的好。

    “話不是這麼說的,那杜姑娘既然有了未婚夫,就該注意男女之別,怎麼能跟趙公子如此親暱,莫非是想攀附榮華富貴?”

    有人就嫉恨杜若兒,開口諷刺道。

    “就是不嫁給那書生也輪不到你。”有人出言反諷過去。

    這一下子衆人便爭吵起來,議論紛紛之中那之前開口詢問八卦引起話題的人卻是悄然出現在二樓雅間內,身上氣質一變,恭敬地朝一個輕裘緩帶華服錦衣的年輕公子開口稟報。

    “西城公子,那兩人現在還在雅間內,內中還有趙家小姐。”

    那年輕公子手中摺扇輕揮,俊俏宛如好女,一雙桃花眼兒水波瀲灩,薄脣天然帶着上翹的弧度,臉上彷彿總帶着笑意,春風含笑柳含情。

    此刻他正撥弄着手中的扳指,神色慵懶地對對面的紅衣明媚俏麗女子道:“三娘,看來這位杜小姐追求者可不少呢,嘖嘖,瞧瞧這場面,看來你們的瞭解還不夠多啊。”

    紅衣女子容貌俏麗,膚如凝脂,丹鳳眼兒上挑,修身纖腰,波光流轉間幾分風流多情,彷彿盛開的牡丹芍藥,豔光四射。

    此刻聽得西城的話,她哼了一聲,翻了個白眼兒,優雅地端起茶盞品了品,冷笑道:“你纔是無聊,讓人下去試探爲何,什麼情況我們難不成不比你清楚,公子說了不讓人管他的事而已,這回聽說可是公子難得認真。”

    西城玩味道:“真的假的,這女子的確算是個奇女子,但公子素來所見美人無數,怎麼就真的栽在她身上了?看來她倒是個厲害角色,我倒要會一會。”

    三娘蹙眉道:“你別胡鬧,公子護得緊,可不許人胡鬧對付她,再說了,她爹也算是舊人,這關係也算親近,既然公子喜歡她,就別戲弄人家,不然惹怒了公子,可有的你受的。”

    西城嘖嘖稱奇,一臉興味地道:“難得主子對個女子如此上心,不查她個底掉我怎麼放心呢。別擔心,我只是想試她一試。”

    三娘似乎想起什麼,撇撇嘴瞭然地道:“莫非又想使你那老辦法麼,真以爲見過了公子那等美男還能看上你麼?”

    “我跟主子是兩種類型,也許她不喜歡主子偏喜歡我呢?”西城笑吟吟地搖了搖摺扇,招呼手下過來,讓他出去盯着去了。

    “你不是想去見公子麼,我倒有個法子,只看你樂意不樂意了。”

    三娘挑眉道:“你這廝怕不是又有什麼壞主意了吧,小心着點,若是惹惱了公子,有的我們受的。”

    這邊廂杜若兒進了雅間見着了趙玉珠,點了菜相談甚歡。

    趙玉珠道:“姐姐不需要擔心,母親喜歡什麼,我豈能不知,一會陪你去買些禮物便是,不需破費太多。”

    “是呢,你可是我們趙家的上賓,這些事不必客氣,只管把我們趙家當做自己家便是。”趙彥也在一邊附和。

    “這怎麼行,回頭我想想,送夫人一份特別的禮物。”

    趙家畢竟是她現在的合作對象,自然要多盡心纔是。

    “好啦,我陪你去挑選就是,說得我們都很想從姐姐這裏討要禮物一樣。若兒姐姐,我是請你吃飯的,好不好?”趙玉珠撅起嘴巴撒嬌。

    杜若兒忙投降道:“好了不提了,來吃飯。玉珠妹妹,最近過得如何?”

    “不好,姐姐都不來看我,要不是哥哥說你最近忙的連家都沒空回,我早就請你去家裏玩玩了,姐姐你怎麼這麼能幹,如今城裏的都說你是一等一的奇女子呢,我也要成爲姐姐這樣的人。”

    趙玉珠滿臉崇拜地說道。

    杜若兒點了點她嬌憨的小臉蛋,調侃道:“我算是什麼能幹的人,能投身在趙家這樣的好人家纔是妹妹能幹的,你瞧瞧,投胎我都沒爭過你。”

    “哎呀,好姐姐,你可別調侃我了,我平日裏什麼事兒也不會做,要是跟姐姐一樣的處境,怕是早就被磋磨死了。”趙玉珠感慨道。

    “你只要好好等着嫁人就是,不必操心這些。”趙彥開口一臉寵溺地摸了摸妹妹的腦袋。

    “是啊,倒不必刻意想做什麼呢。自然盯着杜若兒的人也多了,還有不少人去杜家試探一番,都被杜長友擋了回去,這事兒蕭景瑄和杜長友都沒跟杜若兒提起。

    杜若兒感慨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只要自己活得精彩就足夠了,不必管他人生活如何,那跟自己有何關係?”

    趙彥訝異地看向她,點了點頭,目光激賞地說;“若兒說得對,這世間做事只要不愧於心也就足夠了,倒不必凡事都要求爭強好勝,你倒是看的通透,尋常人許多人終其一生怕都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杜若兒搖搖頭,見小二上了菜,淡然一笑:“知足常樂,來,吃飯吧,我可是真餓了。”

    幾人用了午飯賓客融融不提,飯後閒談一番,也是相談甚歡,杜若兒想給趙夫人買些禮物,趙彥便陪着她跟妹妹一道離了太白樓去往金樓買些首飾等物。

    見得人離開,雅間裏便有了動靜,派人跟了上去。

    趙玉珠陪杜若兒在金樓選了一樣赤金紅藍寶石飛鳳簪子,打算回頭送給趙夫人,杜若兒還跟趙玉珠說會特地送一件生日禮物給趙夫人。

    “到底什麼禮物,姐姐怎麼不肯說呢?”

    杜若兒神祕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一定新鮮。”

    “好吧,姐姐你總是有許多新鮮東西,到時候我就等着看。”

    二人說了會話,杜若兒見時候不早了,還要回衙門處理些事情,便約好了後日趙夫人生辰再見。

    趙彥本欲送她回衙門,偏有事情,這裏離衙門也不過一條街,杜若兒便揮手告辭,自己一個人回去了。

    纔剛剛走出不遠,杜若兒在街上便被人攔住了。

    “敢問前面是不是杜姑娘?”

    杜若兒轉身一看,目光微訝,面前竟是個十分美貌的年輕男子,當真稱得上如畫中人,雌雄不分,風流倜儻,搖着一柄摺扇,好不瀟灑。

    這人的容貌竟不比蕭景瑄差多少,只氣質不同,面前男子氣質風流懶散,逍遙人間,蕭景瑄則是氣質高貴中略帶些霸氣和殺氣,邪魅腹黑。

    她略有些疑惑地問道:“閣下是?”

    那男子走上前來,擡手行了一禮,笑道:“在下冷西城,從京城而來,聽聞姑娘事蹟,很有興趣,想跟姑娘做些生意。”

    生意人,從京城來?

    杜若兒目光陡然警覺起來,她暗自打量了這男子幾眼,心中略起波瀾,生出警惕。

    如此出色的男子不可能是什麼尋常人,如此突兀地出現在這裏,而非是禮貌地送上拜帖拜訪,不能不讓她疑心。

    何況,她可是知道蕭景瑄也是從京城來的,現在從京城來的人指不定是敵是友。

    她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一步,左腳往外,隨時保持着逃離的姿勢,一邊朝着大街上的人羣,一邊說道:“這位公子說笑了,我只是負責一些事情而已,如果想談生意,你該去尋趙家纔是,那些都是他們在負責。”

    西城笑吟吟地輕睨着她,像是沒看到她的動作一般,見她如此警覺,他臉上的笑容更加親和。

    “姑娘,是在下唐突了,本來該先送拜帖前去拜會的,但是剛巧在路邊遇見了姑娘,便想着過來先跟姑娘打個招呼,我沒有別的意思。”

    說罷他特地退後了幾步,拱手深深施了一禮,彬彬有禮的樣子,俊美瀟灑的容貌引得不少路人注意。

    杜若兒此刻也算是城中名人,見路人指點,微微蹙眉,便道:“公子若是打算談生意便去趙家商談便是,目前的事情我都交與他們,我只負責研究。”

    “在下也知道此事,不過姑娘是否有意把生意往京城或者天下其他地方擴展,在下也頗有些經營人脈,倒是比趙家能更幫姑娘的忙。杜姑娘,是否可以移步我們去那邊坐一會兒商談一番,聽聞姑娘一直在尋找高產種子,在下在南邊經商時倒是有些這些東西。”

    “哦?”杜若兒本來想拒絕這人,但聽他最後一句話停了下來。

    聽他的話意思是生意做得很大,想跟杜若兒直接合作她的那些生意,畢竟現在趙家也不可能把全天下的生意都吃下,有些人就都在打這個主意。

    只不過因爲現在參與這事兒的是林秋白,他沒開口,背後有林家在,其他人也不敢擅自過來搶肉。

    不然的話,杜若兒哪能像現在這樣清閒。

    其他人的她倒不關心,偏這人說他有高產作物的事情引起了她的注意。

    “高產作物,公子說的是什麼?”杜若兒來了興趣。

    西城見她果然停了下來,笑道:“我在南邊邊城經商時,那邊有從西方傳來的作物,聽說是西人從船上帶來的,當地人喚作地瓜,種了許多,還有些名喚玉米的東西,不過產量不如那地瓜。”

    杜若兒瞳眸微睜,喜道:“你說的是土豆麼,黃色的皮,煮熟了可以吃的那個?玉米也有,太好了,是什麼地方?”

    “姑娘知道,果然,聽聞姑娘一直博學多聞,竟是連這個都知道。沒錯,那就是如姑娘說的那樣。”

    “你有種子?”

    杜若兒急忙問道。

    “種子我有些,若是姑娘需要,我還可以派人從那邊找人幫你種植。”

    西城笑吟吟地說着,一邊看了看四周,拱手道:“杜姑娘,要不我們去那邊茶樓詳談?”

    杜若兒蹙眉,猶豫了一下,想了想,找了路邊巡邏的衙役,讓他們去衙門回一聲她跟西城在茶樓議事,晚些回去。

    西城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彷彿沒察覺她剛纔的警覺一樣,一派瀟灑地伸手請杜若兒去旁邊茶樓詳談。

    杜若兒跟西城進了旁邊的茶樓,杜若兒選了個開闊的隔間,能直接看到樓下大堂,十分敞亮。

    “不知道這位公子剛剛說的事情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也是真心想跟姑娘做生意。聽說姑娘一直在研究高產的作物,在下十分樂意替姑娘尋找這些東西,好幫助姑娘。”

    杜若兒蹙眉,冷靜下來,沉聲問道:“公子爲何如此慷慨?先說一下,生意上的事情我管的不多,之前跟趙家也是分成,我只管技術,若是你想談,那我要回去再行考慮。”

    “不着急,姑娘先回去好好考慮下在下的意見。至於別的,這種子若是這能培育出來,可也算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在下能幫則幫,倒不是爲了談生意的事,畢竟就算我不提,回頭姑娘也能得到這些種子的。”

    杜若兒打量了這人一眼,心內衡量了一下,道:“冷公子,不知道你說的種子在哪?”

    “姑娘若是想要,在下明日便讓人送去您家中如何?正好在下也好前往古城鎮上拜訪。”

    “這倒不必了,收集種子的事衙門也在做,麻煩你明日送來衙門便可。至於生意,我回頭再商議一番再與你回覆。”

    “好,那在下就等姑娘的好消息了,我現在正住在開陽客棧,姑娘可使人前去詢問,這是我的帖子。”

    說罷,冷西城把自己的拜帖送了上來,杜若兒收了起來,見上面寫着天波商行,點頭道:“好,我回頭會使人回覆你,不知道公子是想做什麼生意?”

    “知道姑娘現在正做着水泥和磷肥,蜂窩煤,這些生意在下都有興趣,當然,若是不能合作,姑娘有別的新主意在下也樂意合作,天波商行行銷天下,姑娘若是想做大,不妨考慮跟我們合作,分成和利潤都是極佳,便是姑娘想尋找什麼稀罕物,只要這世間有,我便能替你尋到。”

    冷西城一派雲淡風輕,出口的口氣卻是極大。

    杜若兒挑眉,心中驚奇,她對這時代的事情不甚清楚,聽他這麼一說,倒要打聽打聽了,這天波商行莫非是個極其厲害的商行?

    “哦?我所要之物公子都能尋到?”杜若兒輕笑一聲,黑白分明的瞳眸轉了轉,打開那帖子觀看,帖子製作精緻,金絲織就,檀白紙上字跡瀟灑飛揚,如他的人,給人的感覺是隨性而爲。

    “冷公子,這世間不可知之事太多,莫要口出大言。我若要自動耕種之器械,畝產萬斤之良種,公子也能尋到麼?”

    冷西城笑容微凝,收起摺扇,笑容正經了一些:“姑娘可不要爲難在下,我說的是這世間本就有的東西,姑娘真愛開玩笑。”

    杜若兒放下帖子,說道:“公子若是想跟我做生意最好實言相告,我做什麼事情都講究個有理有據,若是公子想說服我合作,便要拿出誠意和數據,確定你們能夠做到我的要求。”

    冷西城桃花眼兒微眯,笑吟吟地拱手道:“姑娘說得是,在下一定拿出誠意,像姑娘這樣聰慧無雙的女子,冷某也是一向佩服,本來在外地聽聞還不敢信,今日一見才覺得傳聞還不及姑娘三分,姑娘這般姿容才華如今這天下又有哪個女子能及,若非縮在這小小一城,而是在京城之中,怕是便連朝廷也要嘉獎於你,便封個誥命也不難。到時候也能榮耀先祖家人,便是想要研究什麼,朝廷也有更多的條件幫助你。”

    杜若兒斂眉,喝了口茶水,眸光轉向大廳,略有些漫不經心地問:“冷公子說這些是何意?”

    “杜姑娘冰雪聰明,一定明白在下的意思。姑娘跟趙家合作,想做一番大事怕是很難。在下的天波商行,在天下是數一數二的大商行,在朝中也有不小的能量。姑娘跟我合作,能夠更方便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姑娘願意,在下願接送姑娘去京城發展,那裏纔是姑娘發展的地方。”

    說着冷西城俊臉微微低下,替她斟了杯茶,那雙桃花眼兒淺笑盈盈,凝視着她,溫聲軟語,聲音悅耳迷人,目光專注,彷彿整個眼睛裏都只有她一般認真。

    杜若兒柳眉微蹙,推開茶盞站了起來,“冷公子,若你是打算合作,我會考慮。但是,除此之外的事情就不勞閣下費心了。”

    “姑娘誤會了,在下倒不是要替姑娘做主,只是爲姑娘着想而已,若是姑娘不喜歡去京城發展,那倒也無妨,畢竟以姑娘這樣的人才早晚朝廷也是要徵召的,在下這麼說,只是想先替姑娘在京城鋪鋪路,將來也好行事。”

    冷西城一派坦然地說着,滿眼真誠的樣子像是他沒任何鬼蜮心思。

    杜若兒輕笑了一聲,“冷公子,在商言商,其他的事情我自有主張。好了,我還要回衙門辦事,這就先告辭了。”

    “好。”冷西城很快恢復了神色,起身相送,熱情又不讓人覺得煩悶,一直送出了門去,並未再提方纔的事情。

    杜若兒一直沒有開口,直到離開遠了,見不到那人才停了下來,凝眉想着剛剛的事情。

    這突然出現的天波商行的人又是什麼勞什子,他一直慫恿她去京城發展是做什麼?

    杜若兒從沒有打算現在就去京城,以她現在的情況,做出了成績,將來發展去京城,榮耀天下也不過早晚之事,不必現在急功近利就前去京城。

    杜若兒完全沒意識到剛剛有人在使用美男計。

    而冷西城此刻站在茶樓門口,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若有所思地看着杜若兒離開的方向。

    “怎麼,吃癟了?”三娘嗤笑一聲走到他身後,此刻她的臉卻完全變成了一張極其平凡的臉孔,完全看不出之前嫵媚的樣子。

    “這位杜姑娘果然難纏,一點兒也不上當,也不慕虛榮,真夠冷靜理智的,看她也沒有急着想跟我合作,一直提起趙家,倒還算是個知道恩義之人。說起話來,更是像個積年的商人,吹捧是半句不聽,只看實務,連我的美色都不爲所動,真不敢相信她之前竟只是個村女。”

    三娘噗嗤一聲咯咯直笑,“你的美色,嘖嘖,人家天天看着公子那麼張臉,還能被你打動?都跟你說了你這主意不靠譜,可不是什麼女人都吃膩這套的,我可跟你說過這姑娘是個厲害人物,是你自己非要試試,難道公子看人的眼光你還不信?”

    冷西城嘆了口氣,跟三娘兩人回了茶樓,倒了杯茶,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說道:“難怪公子看得上她,公子素來討厭那些哭哭啼啼只知道對着他花癡的女人,這麼個性的女子倒是對了他喜好,原來公子好這一口。奇怪,你跟着公子這些年,那他怎麼沒看上三娘你?”

    說着他上下打量了三娘一眼,嫌棄一般地搖搖頭:“你這麼個蠢笨腦子,公子那絕頂聰明的人怎麼瞧得上,還是這位杜姑娘比較配他。”

    “冷西城,你說什麼,老孃今天不砍死你!”三娘氣得跳腳,撲過去朝冷西城臉上抓去。

    “打人不打臉啊!”冷西城一邊喊着一邊不慌不忙地拿扇子靈巧地抵擋三孃的爪子,兩人雞飛狗跳鬧了一通,直到冷西城求饒才罷休。

    “好了,說正事,你也瞧見今天的情形了,公子的情況不大妙啊。正好你去辦事,就試一試無妨,免得她總不把公子當回事,成日跟那姓趙的廝混。”

    三娘翻了個白眼,“公子什麼手段,我看她對那姓趙的沒什麼,你們想太多了而已。”

    “試一試不過是刺激而已,又有何妨?到時候公子說不準還要感謝你呢。”冷西城在她耳邊說了什麼,三娘撇撇嘴,沒好氣道:“就你鬼點子多,我先說好了啊,若是到時候事情公子怪罪,你承擔去,我可不管這事兒。”

    “放心,不會有什麼事的。”冷西城眸光微閃,輕笑起來,滿臉興味。

    這接下來可要有好戲看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