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六章:香餑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六章:香餑餑字體大小: A+
     

    “吃飯?”杜若兒笑道:“怎麼突然想起來要請我吃飯了?”

    “一直受教於先生,我等也未曾有什麼考慮,便想着今日請先生一敘。”

    杜若兒看了眼略帶拘謹的幾個少年,挑眉道:“怕不只是如此吧,若是有什麼事情就直說便是。”

    王青臉上漲紅,很是羞臊,“先生,是我們家裏有事想找先生,現在那水泥很是稀少,我們家族中也想要一些,只是市面上買不到,所以想詢問先生是否能夠開恩賣我們一些,當然價格一定不會差的。而且我們也是早就想請先生吃飯了,先生博學多聞,我等是真的想拜先生爲師。”

    杜若兒輕笑了一聲,掃了幾人一眼,幾個年輕人都是面色有些忐忑,雖則杜若兒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容貌也甚是秀麗,但她爲師長氣質便是端方嚴肅,治學態度跟研究態度都是極其嚴格,在她面前,沒有多少人敢有多言。

    “若是這等事,倒不必如此,水泥市面上售賣的就是所有,我實話告訴你們,即便是我,現在也拿不出更多,也還在研究,保證官府所需之外便所剩不多,等過陣子投產應該就會多了,若是你們家中不急,便稍等些時日便是。”

    幾人面上訕訕的,王青道:“杜先生說得是,我回去便跟家人說清楚,他們也是對那水泥倍感新奇,所以纔想多家詢問。不過我們是真心想請先生吃飯,就在附近的青雲樓,先生可否賞臉給學生等一個面子?”

    杜若兒正想開口回答,便聽得身邊傳來一聲笑聲:“不巧,你們先生約了我了。”

    杜若兒一怔,回眸一看,竟是趙彥。

    趙彥一身寶藍色直綴長袍,腰束玉帶,冠帶青玉,緩步走來意態風流,俊眉秀目,風度翩翩,倒像個文士,半點也不像經商之人。

    他脣角含笑,如月色融融,自帶一種讓人如沐春風的柔色,上得前來,幾個少年人都被他氣度所懾,忙上前見禮。

    “趙公子——”

    趙彥上前拱手,笑道:“諸位,杜姑娘這邊已經跟舍妹約好了,怕是不能赴幾位的約了。”

    杜若兒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而是默認了。

    王青幾人聽了這話先是一愣,接着便道:“原來先生跟趙小姐有約,那改日學生再請先生吧。”

    杜若兒微笑說道:“不必客氣,你們只要好好學習便是。”

    王青衝趙彥眨了眨眼笑了起來:“趙公子可得好好照顧我們老師纔是,我們這就不打擾了。”

    “那是自然。”趙彥脣角勾起,笑容燦爛,眸光微動,這王青倒也是個識時務的人。

    王青拱了拱手,帶着幾個人轉身離開,一個個面色帶着幾分莫名其妙的笑容。

    杜若兒蹙眉,怎麼覺得哪裏怪怪的,他們笑什麼啊?

    旁邊的趙彥脣角勾起,見杜若兒略有些疑惑地看過來,笑道:“抱歉,知道你不想赴約,我便替你回絕了,何況,玉珠的確是想邀你去聚聚。”

    杜若兒笑道:“最近忙碌,也是好幾日未曾見到玉珠妹妹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隨你去見見她。”

    說罷她便收拾了一下轉身隨着趙彥往府衙外走去。

    一路上不少人跟杜若兒打招呼,見到她跟趙彥在一起,一個個也是神色各異,待二人離開便悄然議論開來。

    杜若兒自己未曾察覺這些目光,於她而言,一個女子出來做事,總是無法避免他人的目光。

    倒是趙彥意識到這些人的目光爲何,他也無意澄清或者刻意保持距離,站在一尺之地,跟杜若兒之間在外人看來便是十分親密。

    世人都知道她跟趙家本來就有合作,兩人又都是未婚男女,年輕少艾,站在一起十分般配。

    杜若兒雖然答應了蕭景瑄不會跟趙彥如何,只是把他當朋友看,態度自然磊落,卻不知道她用現代對男性朋友的態度對待趙彥,談笑風生,於這時看來卻是不同。

    這縣城之中不少人非議杜若兒的,都對她這個年輕女子出來做這番大事有些不敢置信,多有關注她的動靜,見她跟趙彥如此親密,少不得議論一番,傳出消息去。

    “知道你近來忙碌,便是礦上的事情也少管,我本來倒也不想打攪你,不過後日是我母親生辰,正好給你發帖子。”趙彥一邊走着一邊說道。

    “啊,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這事。”杜若兒拍了拍腦門子,忙道:“真是抱歉,我差點忘了這事兒,之前便聽玉珠說起此事,我還說準備禮物過去拜壽,三公子怎麼不早說,怕我是來不及了呢。”

    “三公子?你倒什麼時候與我這般生疏了,爲何不稱我子均,偏要這般喊?莫非我最近得罪了你?”

    趙彥面色微變,忽然略帶幾分嘆息地說道。

    杜若兒頓時語塞,忙分辨道:“不是,我只是喊習慣了,子均,不是故意的——”

    要她怎麼說,難道要真的說是爲了避諱嗎?

    “那好,以後便記得還是喊我子均,不要那般生疏,你若是當我是朋友,就不必如此避忌,莫非是因爲吳兄麼?”

    杜若兒連忙否認,“你誤會了,不是的,跟他沒關係,好啦,子均,我以後不那般喊你便是,我還要準備給夫人的壽禮呢,你幫我參詳一下吧。”

    趙彥眸光一閃,面色舒緩道:“你不是與我生疏便好,來,上馬車吧,去太白樓,玉珠在那等着呢。”

    杜若兒這便跟趙彥上了馬車,往太白樓去了。

    “時間這麼短,怕是來不及準備呢,唉,最近發生太多事了,竟是忘了這個,真是抱歉。”

    杜若兒上了馬車忙跟趙彥道歉。

    趙彥給她倒了杯茶,溫聲道:“不必擔心,你只要自己去便好,我母親那裏都不會怪罪。”

    “那怎麼行,一定要準備好壽禮的,不知道夫人喜歡什麼?”

    “別擔心,來得及的,我母親的喜好我會告訴你,若你想買些什麼,只管隨意,去的是這個人,我母親看重的也是你這個人。”

    趙彥說話永遠這般討人歡心,而且言辭真誠,即便是杜若兒,本來都想着跟他避嫌的,每每見到,卻總是不自覺地對他態度很好。

    這麼個人物又有誰能討厭得了呢。

    “話是如此說,我怎麼能不知禮數呢?子均,你怎麼不提醒我呢?”杜若兒抱怨道。

    趙彥目光直盯着她,目中隱含憐惜,嘆道:“你最近氣色都不算好,怕是勞累過度,我又怎好再讓你煩心,我母親那邊,隨其他賓客送些禮物便是,不必費心,你好好休息纔是。”

    杜若兒心中感動,“放心,我沒事的,現下一切也都步入正軌,後面等我培養出一批人,也就能空下來了,幾個礦上的事情也都能順其自然。”

    “你萬萬要注意身體纔是,不然我——我跟玉珠都會擔心的。”他言辭懇切,話語中的溫情讓杜若兒無法抗拒,點頭答應了。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二人這邊說着話便到了太白樓,杜若兒跟趙彥下了馬車,進了樓中,正是中午飯點的時候,樓中不少賓客,許多人都認識兩人,見他們一起過來,都起身招呼,直到二人上了二樓才停下竊竊私語。

    “那不是趙三公子跟那個杜若兒麼?他們這是一起來吃飯?”

    “這有什麼稀奇,那杜姑娘便是替趙家做事,那磷礦便是趙家的。現下那水泥等物都是趙家的,這趙彥倒還真有眼光,如今可是賺大發了!”一箇中年商人感嘆道。

    “還有這等事?我剛回縣內知道這個女子幹了一番大事,還道人誇張,今日見了,瞧着那氣度儀態果非一般女子,沒想到這般年輕,容貌也甚是出色,聽說是村女出身,真是不敢相信。”

    一個看着行色匆匆的旅人問道。

    “聽說她那外祖父也是讀書人,從小看着長大的,她如今在授課教那種田學問,我那一門親戚家的兒子在那聽課,都說這位杜姑娘博學多聞,學識淵博,治學嚴謹,竟像個學問大家。”

    “真是個奇女子呢,我瞧着這趙公子跟她形色甚是親密呢,莫非?”那旅人目光帶着幾分八卦地問。

    “這倒不清楚了。不過這才子佳人,郎才女貌,不正匹配嘛!”

    廳堂內衆人一陣議論,這八卦緋聞自然是人人愛聽,有人言之鑿鑿說杜若兒這般品貌,趙公子若不喜愛才怪,再說這麼顆搖錢樹,趙家怎麼會放棄。

    “但是不是聽說那位杜姑娘有未婚夫麼?”

    有人就說道。

    “什麼未婚夫,聽說是個窮書生,杜姑娘的爹前陣子救回來的,聽說是杜大叔想要他當上門女婿的,這不現在杜姑娘自己都能撐門立戶,一個樂意當上門女婿的人怎麼配得上杜姑娘?”

    一個年輕男子不滿地道,這人倒是之前參加過縣衙的幾次會談,親眼見識過的杜若兒的風采和能力,對傳聞中倒插門的未婚夫自然看不上。

    自從杜若兒的本事傳開,少不得許多人窺探她的婚事,這麼顆搖錢樹也有許多人想娶回家中,好處還能都讓趙家佔了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