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五章字體大小: A+
     

    杜若兒此番話並非無來由,其實一直以來她對蕭景瑄的感情就不太有信心,大抵是這古人的社會規則總是跟現代有許多不同之處,這裏的男子三妻四妾太過普遍,讓她很難接受。

    蕭景瑄身爲王孫公子,這樣的男人身邊怎麼會少的了女人?

    一直以來她也沒有考慮這個問題,可是現在是需要說清楚的時候了。

    蕭景瑄聽到她的話沉默了片刻,一直沉默到杜若兒臉色微變,心道難道這廝心中還抱着什麼三妻四妾的想法所以不肯回答麼?

    杜若兒冷哼一聲就要掙開他,卻被蕭景瑄伸手攬住,擁在懷中。

    “若兒,你若是擔心我將來三妻四妾,大可不必。我這輩子早便發下誓言,絕不做這等事情。”

    杜若兒一愣,驚訝地看着他,“你不是在開玩笑?還是在哄我的?說實話,你這樣的人家,如何肯答應你的要求?”

    蕭景瑄側首看着天上閃爍的星辰,沉聲道:“這是我當初答應了母親的,我父親生來花心,我母親也因此而死,我從小更深受此害,三妻四妾又有何用,若是找到一個知心的愛人,我願只取一瓢飲。”

    杜若兒一愣,看着他,心中閃過諸多念頭。

    這豪門深宅,總是有許多故事,蕭景瑄出現在杜家村,顯然是被人所害,多半妻妾爭產一類故事,總不新鮮。

    他一個嫡子,母親還去世了,若是有什麼繼母,那便是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想來從小沒少的了陰謀詭計暗害。

    “對不起,我不知道——”

    蕭景瑄轉眸看過來,目光帶着幾分認真地道:“這想法我從來沒跟別人透露過,因爲以前也從沒有哪個女子能夠讓我心甘情願愛上,我不想欺瞞你,從小我身邊來往女子衆多,少有人是真心,多半是陰謀詭計要害我,便有真心的卻也不是我所愛,我也不曾對哪個女子動過情,唯獨你是例外。”

    杜若兒被他深情如海的眼眸注視着,一時間心潮起伏,忍不住有些臉紅,她啐了一口,沒好氣地道:“誰知道你以前有沒有對別的女子動心的,身邊既是那許多美人兒,如何看得上我的?”

    蕭景瑄見她拈酸吃醋,眸光閃動,輕笑起來,伸手將她摟入懷中,嘆道:“若兒,你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好麼,你是我見過最與衆不同的女子,你有男子一樣的才華和遠見卓識,爲人又不講究錢財,對許多事情其實你看得很清楚,不慕虛榮,我知道你之前一直躲着我,拒絕我,是因爲你知道像我這樣的人家,真嫁入了雖是風光,說起來日子反倒不如現在自在,你看得太通透了,其實我真的沒把握能說服你,幸好,你對我並非全然無情。你肯如此垂青我,我又如何還會在乎什麼其他女子?更何況,我一貫潔身自好,素來不做那些風流之事,你不需擔心這些。”

    杜若兒挑眉看過來,黑眸裏閃動着幾分調侃:“難不成你還能沒有經歷過女子不成?我可不信。”

    蕭景瑄身體僵了一下,旋即恢復正常,他輕咳了一聲,伸手捏了捏杜若兒的鼻子,無奈地道:“你一個女子,誰教你問這些的?”

    杜若兒撇撇嘴,臉頰微紅,難得任性地道:“女子怎麼就不能問了,你們男子平日裏要求女子忠貞,倒不許女子問一句了。”

    蕭景瑄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他轉過身,俊美的臉龐首次出現了難得的尷尬,莫名的沒有解釋說明,讓杜若兒大爲驚異。

    “時候不早了,回去睡吧。”

    他開口轉移話題。

    杜若兒見他竟然轉移話題,心中更好奇了,想着莫非竟然被她說中了,這廝居然真個就是個童子雞?

    杜若兒來了勁兒,人類的好奇心誰都不能阻止,蕭景瑄以爲自己不提杜若兒一個女子肯定也不好意思再提起的,但他沒想到杜若兒臉皮這會兒就是那麼厚,就敢問古人不敢問的事兒。

    “別轉移話題,怎麼,莫非是被我說中了?”杜若兒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難不成她運氣這麼好,居然還撿着這麼個稀罕的寶貝男人?

    蕭景瑄沒料到她竟又來問,一時好氣又好笑,回過頭見這丫頭一臉探究的盯着他,像是他要是不給個回答她就要問到底一樣。

    蕭景瑄忍不住想頭痛地撫額,這都什麼事兒,剛說她與衆不同,她就做出個與衆不同的事兒來了!

    “杜若兒!”蕭景瑄咬牙,上前給了她一個腦瓜崩,俊臉鐵青:“你一個女子總問這個羞不羞,還有不準隨便問男子這種事!”

    “羞什麼,這事關我的終身大事,當然要認真問清楚了,再說你又不是別的男子。”

    “……”

    蕭景瑄盯着面前一臉執着的女人,忽然俯身封住了她的脣。

    杜若兒沒想到他突然襲擊,嚇了一跳,支吾着想掙開,卻被他緊緊摟住不得分開。

    直到一個長吻結束,杜若兒輕喘着聽到男人在耳邊暗啞地警告:“你要是想知道我行不行,我馬上就讓你知道。”

    杜若兒耳尖充血,感覺到男人身上傳來的灼熱溫度,才意識到剛剛自己是在玩火。

    她上輩子也沒正經戀愛過,從不知道男人這方面的事兒,直到此刻,她才意識到剛剛蕭景瑄理解的意思跟她不同。

    “我不是這個意思……誰,誰想跟你那什麼了,不要臉!”杜若兒狠狠地掐了他腰間的軟肉一下,哼了一聲轉身跑開了。

    風拂過她通紅的臉頰,她急匆匆離開,這要是再留下來,說不定真的要發生什麼也未可知了。

    蕭景瑄見她羞憤地跑開了,輕笑一聲,也鬆了口氣。

    他當然知道這小丫頭是想問什麼,但他怎麼能讓她知道他這種事兒呢,那未免太過丟人,到時候還怎麼壓服這個丫頭?

    幸好她被他嚇跑了——

    他咳嗽一聲,胸腔內涌動的血液讓他有種失控的感覺,蕭景瑄皺了皺眉,最近身體越發不受控制,大抵是情動情緒太過激動的緣故,多少年來清心寡慾,如今動了情,才知道男女之歡帶來的影響多大。

    這件事不解決,他如何跟杜若兒繼續下去?

    蕭景瑄想到這裏,未免有些煩悶,他從來多智聰敏,偏這點上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這讓他很是不快。

    看來,是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才行。

    卻說這邊廂二人忙碌一番,杜若兒纔將將把修建水渠的事情弄了總綱各交代下去,還未喘口氣,這邊林秋白讓人招募來的一些想要學習的技術人員也招募來了,杜若兒便又忙着投入培訓技術員的事情中去。

    之前林秋白也曾經讓人招募,但那時許多人對拜一個女子爲師並不樂意,多少存了幾分看不起的心思,只有寥寥幾人報名。

    直到現在真見了杜若兒的本事之後纔有各處各家的人踊躍報名,妄圖從杜若兒這邊學到些本事,也能發家致富。

    因此報名者現在衆多,杜若兒還需要從他們這裏挑選一番才行。

    她倒也真挑選了不少認真想學習的,杜若兒不在乎這些人能學去多少,本身她也從來沒想過要藏私,農業發展如果都藏私的話早晚只有敝帚自珍衰敗的地步。

    水泥窯有蕭景瑄處理,杜若兒忙得很,只去看過一回,說實話她能說的都說了,後面能怎麼造出來她也沒報太大希望,但是沒想到,即便是如此,蕭景瑄還是能找人真的弄出些頭緒出來,讓這件事現在越來越明朗,這古代的工匠水平也超乎她所想,她只是提出個想法,他們就付諸實施了,簡直不可思議。

    事情一一步入正軌,就連之前她弄出來的省柴竈也在全縣推廣開來,化肥的銷售也是步入新高,杜若兒爲了化肥又把煤球蜂窩煤改造的法子拿出來,趙家本就有煤礦,用專門的煤球來供應化肥生產,打算再供應市場銷售煤球,配合即將生產的煤爐,到時候又是一筆很大的進項,且也是很大的方便老百姓生活的東西。

    時光荏苒,不過數日功夫,許多事情卻是變化多端。

    這日,杜若兒剛剛跟招募來的學徒教授化肥施肥的法子,到中午方歇下。

    “杜先生,您這是要去哪吃飯,我們幾個想做東請您去吃頓便飯,不知道先生有沒有時間?”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膽大地上前詢問,攔住了她。

    杜若兒回頭一看,見是隔壁鎮的王青,這少年便也是出了錢物修建水渠的王氏家族送來的,想來是存着想學到什麼的心思,但杜若兒並不怕你想學,怕的是你不學,說什麼總是從來未曾隱瞞,博學多聞,見多識廣,這些人本來對聽她一個女子講課還不服,聽過兩次課便心悅誠服,打心底認真起來,並且稱呼也從開始的杜姑娘,變成了現在的杜先生。

    杜若兒知道無論男女師長都是喊先生,但對此稱呼,還是頗不習慣,但那是這些人的一番心意,她也不好多說便聽之任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