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三章:假戲真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三章:假戲真做字體大小: A+
     

    蕭景瑄點亮了屋裏的燈火,隨手把燭臺放在一邊,這才轉身看向旁邊等待的黑衣男子,神色慵懶目光卻帶着幾分銳利,像暫時休眠的豹,他打量了一眼來人,脣角勾起:“是宮洛啊,我還以爲會是蕭五那個急性子的。沒想到這次你也心急了。”

    來人一身書生打扮,容貌秀雅,長眉秀目,看着便像個書生公子,一臉書卷氣,着實讓人想不出跟夜闖的人有關係,看那聲音,竟是先前在臨城縣出現的書生,容貌卻全變了,不再平凡。

    “是屬下心急了,好在終於見到了公子,是屬下等無能,上次纔會讓人害了公子,讓公子落入這等險境。”

    提起之前的事情,蕭景瑄也是目光微沉,淡淡道:“也是我失算了,當時剛巧病發,被人算計利用了。當時的事情不必再提,此事全因我而起,跟你們無關。”

    “當時公子病發了?”宮洛臉色微變,“公子現在身體如何,是否要——”

    “不必,現在還可,我自己能夠控制住,這次幾個人來了?”

    “三娘和蕭五都來了,現在都在臨城縣內,爲免打草驚蛇,只有屬下過來,之前跟林二公子見過。”

    “嗯,把京城的情形跟我說一說——”

    二人低聲議論起來,半晌後蕭景瑄聽了現在的情況,低哼一聲道:“既然如此就將計就計罷,他們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弄出什麼幺蛾子來,也看看都有什麼牛鬼蛇神。”

    蕭景瑄如此說,宮洛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什麼,問道:“公子打算怎麼做?什麼時候回京城,時間太久屬下怕人心不穩,而且皇上那裏是否也要交代一聲?”

    蕭景瑄淡淡道:“你們先留在臨城縣,把這齣戲演完,陛下那邊自然要交代一聲,我會讓人通傳消息,。至於你們,先配和他們,不必故意跟他們作對,把我交代的事情安排好。”

    “是,只是最近底下人心惶惶,公子打算何時回京,這裏到底也不是長久之地,雖說杜長友是舊人,但是——”

    宮洛話未說完便見蕭景瑄擺擺手,“正好趁這個機會看看誰忠心,若是有人心裏有別的想法,那這樣的人我也沒必要留着。回京還要看時機,若是到時候時機合適我自然會回去,現在我還會留在這裏。”

    宮洛點頭,片刻後說道:“要不要派人過來,派人過來伺候您也好,您一個人留在這裏也不好辦事啊。”

    蕭景瑄沉吟片刻道:“留些人手也不無不可,但要靠譜,不能被其他人知曉,我身邊倒也需要點人手。”

    “好,我會安排人留下來不會給您造成麻煩,對了如果不出意外,過幾日京城那邊二公子他們就會過來,等確認屍體之後就會送葬回京城。”

    “那不正好,這齣戲倒是越發有趣了呢。”蕭景瑄起身走到門口,看杜若兒房間燈光暗了下去,這才放心,想到什麼,回眸道:“你把三娘留下,我這邊正好缺個女子,其他人確定了再安排。至於蕭五他性子直爽,容易露餡,暫時便安排他離開京城,先去晉城吧!”

    宮洛有些詫異,林秋白並沒有跟他說別的,因此上他們還不知道杜若兒的事情,只知道蕭景瑄在杜家是以女婿身份留下的,他們都以爲這只是權宜之計,完全沒有想過蕭景瑄是假戲真做。

    “是。”

    宮洛這邊呆了會兒聽了交代,便告別離開了。

    黑暗裏蕭景瑄目光黯沉,走到杜若兒房間,見屋內人兒已經沉沉入睡,輕笑一聲這才轉身離開。

    今日跟杜若兒之間有了進展已經讓他很是開心,至於別的事情完全都在他掌握之中,只唯獨一件事情是他的隱憂,那就是他的隱疾。

    夜色中,他的臉色略有些蒼白,眉心的硃砂痣彷彿越發鮮豔,透出血色的紅,讓他整個人變得很是妖異。

    他輕咳了一聲,感覺血液的流速似乎在凝滯,低咒了一聲,盤腿坐了下來打坐,因爲今日情緒過激,他的病又有些犯了,只得暫時靠內力壓制下去。

    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早,杜若兒睡了一個好覺起來,先去外面跑了兩圈步纔回來洗漱,路上碰見她家招的短工李良的婆娘端了盆河蝦回來,看到她熱情地招呼起來。

    杜若兒看到她,目光一轉,李良一家最近一直在給她家做活兒,她之前買了些地,開墾種植,也是招了些人幫忙,李良一家是外來戶,在本村只有一畝地,平日多靠給人做些短工做活。

    杜若兒考察了些日子覺得他們人品不錯,有意長期僱傭。

    最近她分身乏術,家務也沒人幫忙,有些時候是請張嬸幫忙,但這也不是長久的事。

    “李嫂子這是才捕的蝦嗎,好手藝。”杜若兒讚了一聲。

    李良家的笑道;“嗨,平時也就弄點東西打打牙祭,也就手藝還可以,妹子要是不嫌棄,待會我做完送你嚐嚐鮮。”

    杜若兒笑着應了幾句,等回了家裏做了早飯,果然李良家送了點紅燒蝦子過來,味道很是不錯,讓杜衡一個人就吃了不少。

    杜若兒見狀就動了心思,想着最佳沒人做飯,便提了一下,李良家的平日也沒什麼事做,現在杜若兒僱她做飯幫忙家裏漿洗,每月給開一錢銀子,這對普通人家是不小的數目,想了想回去商量了一下便答應下來。

    畢竟杜若兒工資給的不少,向來大方,在杜家村威望也高,他們現在替她做事,多少人羨慕還羨慕不來。

    杜若兒也是鬆了口氣,總算從家務瑣事中解脫了。

    “請了也好,也免得你忙於這些小事,多休息纔是。”蕭景瑄並沒有吃蝦,而是都遞給了她跟杜衡。

    杜若兒剝了個蝦子,看他不吃,打量了一眼,“你昨晚沒休息好麼,怎麼氣色不太好的樣子?”

    蕭景瑄眸光一閃,“沒事,大概昨晚太激動了呢。”

    杜若兒臉上一燥,啐了他一口,把剝好的蝦子遞給他,“趕緊吃飯!”

    蕭景瑄低笑一聲,直接張口接住,舌尖無意舔過她的指尖,杜若兒手指觸電一般縮了回去,杏眼圓睜,羞惱得瞪了他一眼。

    這廝吃個東西還玩兒花樣,這妖孽,存心勾人是嗎?

    蕭景瑄眸光一暗,看她羞紅的臉頰,飛過來的眼刀卻笑了起來,因爲身體原因而略有些低落的心情都跟着好轉了起來。

    他鳳目微眯,脣角勾起,似笑非笑地吃完了蝦子,“味道真是極好呢。”

    那意味深長的笑容讓杜若兒差點沒跳起來,她端起碗喝粥,不跟他對視了,再這樣飯還吃不吃了?

    蕭景瑄低笑一聲,旁邊的杜衡撇撇嘴,還沒成親呢這就秀恩愛,有人考慮過他這個未成年的心理嗎?

    幸好杜長友在屋裏吃沒過來,不然看到了還不知道怎麼想。

    杜若兒吃完了飯交代了家裏的事情就落荒而逃了,並沒有注意到蕭景瑄之前臉色不太好的情況。

    “姐夫你沒事吧?”杜衡看他吃完飯跟鐵奴交代了事情,又有礦上的事情要處理,見他臉色有點蒼白,不由得有些擔心。

    “無妨,只是昨晚沒休息好,別告訴你姐姐,免得她瞎擔心。”

    蕭景瑄開口無所謂地道。

    “哦,我知道了,姐夫你也別太累了,你之前才受了那麼重的傷,好好養身體纔對,我也能幫忙啊!”

    蕭景瑄拍了拍他肩膀,語重心長地道:“你要是想幫忙就多學着點。”

    杜衡並非是那種頑劣少年,這段時間跟着蕭景瑄,他是極佩服這個未來姐夫的,知道他本事大,能力強,隨便什麼難事找他總沒有問題。

    見他身體不好還要做事,不由得責任感爆棚,仰起頭說道:“姐夫你讓我跟着你吧,我一定認真學。”

    “好,那你要自己好好看着,做得不好我不會給你機會。”

    蕭景瑄語氣嚴厲起來,他調。教人自有一套,對付杜衡這樣的少年更是手到擒來,不費什麼力氣便能拿捏住。

    於是他便帶着杜衡去了礦上處理事情,杜若兒不在這段時間,磷礦的事情除了趙家的人就是他在管,作爲杜若兒的未婚夫,他算是杜若兒派來的人,這磷礦杜若兒有一份,趙家自然不能拒絕他。

    他剛到礦上,便有許多人打招呼,蕭景瑄笑着回了,俊美的臉龐因爲稍作裝飾讓人看着平凡了些,臉上帶着得體溫文爾雅的笑容,讓他顯得很是溫和,並不像平日的模樣。

    剛剛纔到便有趙家的管事過來詢問他最近新到的一批買賣發貨出了點問題,蕭景瑄點點頭,不疾不徐地過去處理,不過一會兒便解決了問題。

    這也是爲什麼他能在這裏待下去的原因,因爲他能力足夠出衆,讓人心服口服。

    對蕭景瑄而言,這些談不上什麼大事,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

    恰巧趙彥也來了,見他在,上前行了禮,兩人面上一片和氣,各是君子風度,看不出之前大打出手的樣子,趙彥邀他在礦上待客的客廳坐下,說道:“剛巧你也在,便想跟你商議件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